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女主她天天想離家 第10章出師不利



    看著那被他們洗好的鑽骨風,月武不用想也知道,月夏是想把他們藏起來。

    沉思了一下,接著手一指

    “那,就那地主家的荒地里,好像在那上面的茅草叢有個坑,平時也沒人去,你把這些放過去,然後用茅草鋪蓋起來就好。”

    每月初,因月亮與太陽的運行,並沒有月光,月夏也看不清月武說的是哪處,只得道

    “二哥,要不你帶我去吧。”

    “好,好吧。”月武應了,然後起身,不用月夏開口,就幫拿著鑽骨風去藏。

    也幸好湖田村去鎮上,是過這條溪,接著是從山下的路,上官道,不然的話,月夏就算把鑽骨風藏這里,也很難找機會去賣。

    很快的,兩堂兄妹,就把鑽骨風藏了起來。

    等二人回到洗葛根的地方,將葛根剛洗完,月老二就過來了。

    看著坐在一旁的閨女跟佷子,月老二直接丟下一句“你們在這里守著,等下我拉了柴過來,再回去。”

    “知道了爹(二叔)。”

    兩堂兄妹乖巧的應下,月老二也就上山了。

    等他拉著又一推車柴,以及月老頭領著一群娃下山時,月老二提起那明顯少了許多葛根的麻袋,他一聲怒呵

    “兩個兔崽子,這是偷吃了多少?”

    面對月老二的怒吼,月武是本能的縮了縮,當眼光撇到月夏時,他又準備保護她。

    只是。

    他還沒來得及護,月夏就已經將麻布袋打開

    “爹,我們沒有,真的,你看,前面我裝葛根時,是胡亂塞的,所以沒裝實。”

    “現在,我們時間充足,放的整整齊齊的,就自然看起來少了。”

    “還有,你看這葛根,洗的多干淨哪,若爹不相信,女兒可以當場發誓。”

    說著,就舉起手,做發誓狀

    “我月夏指天發誓,若我今天偷吃了葛根,或者偷藏葛根,那就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藏的是鑽骨風,這誓怎麼發都可以。

    瞧著連毒誓都發的閨女,月老二看向月武

    “二郎,你也發。”

    藏的是鑽骨風,月武也就沒有一絲猶豫,學著月夏的樣子,發了一遍同樣的毒誓。

    看著月武也發,月老二有些拿不準的思考了起來

    “難道真是我多疑了?”

    再次提起了麻袋“不對,這重量不對。”

    如果說麻袋裝的不同,會產生裝多裝少,可這重量,總不能輕這麼多吧?

    月夏想撫額。

    極品爹未免也太精了吧。

    那葛根可是經過一天的太陽曬,然後自己又泡在水里發了的,沒想到這樣也能感覺到。

    “爹,這葛根沒洗前,有泥巴,這泥巴沒了,就自然輕了。”

    “是這樣嗎?”月老二拿不準,也不是說他易被忽悠,而是帶泥的東西,洗過之後,卻實會輕一點。

    到是一旁看著的月老頭,這時候才不慌不忙的開口

    “好了老二,這時辰也不早了,三兒說得也有道理,趕緊回家,明天還得干活呢。”

    兩個孫子孫女都發毒誓了,就說明肯定沒偷吃,也沒偷藏。

    月老頭一開口,月老二有再多的懷疑,也就此打住。

    亥時到家後,大家洗了洗手,就去正屋廂房吃晚飯。

    月大牛不是天天盯著月老頭,這月夏去了一天山上,村里人不說,他也不知道。

    至于月大伯跟月三叔,則是沒回來,所以吃飯的人,只有十六人。

    人多,分兩桌坐。

    孫子除了兩個最小的在女桌外,其余的,都是男桌。

    看著那稀粥,以及那被克扣的蛋羹,月夏都想咬牙切齒了。

    真的。

    極品爺爺太極品了。

    居然除了她的那份沒克扣外。

    其余的孩子,全部克扣一半。

    而被克扣下來的蛋羹,全數到了月老頭跟月老二的碗里。

    別說三個兒媳婦沒有,就是月老太太也沒有。

    丫的,你若是每人分一點,還說的過去。

    可你們兩個大男人,打著給孩子吃的名義,卻吃獨食,就不地道了。

    難不成,家里的女人沒干活嗎?

    好想吼一吼,可,終究,還是低頭默默吃自己的。

    晚飯過後,月老頭把大家叫到了堂屋。

    在主位上坐好,煙桿子一敲,便開始了明天的分工

    “明天上午,小三跟武兒去鎮上賣葛根,老二把山上的柴拉回來,我呢,依舊是同老二帶著孩子們在山上砍柴。”

    “下午,等小三跟武兒回來後,若是葛根真能賣錢,我跟老二就帶著孩子們挖葛根,至于家里跟地里,以及田里的活,依舊不變,由你們娘領著幾個媳婦做。”

    湖田村靠南方,水稻收了後,是種冬麥的。

    而讓月夏跟月武去賣葛根,一是鎮上不收生柴,家里沒干柴,去縣城,浪費時間,生柴也便宜。

    二呢,葛根不知道能不能賣錢,這讓大人去,不劃算。

    月夏有傷,肯定得干輕松活,讓她一個人去鎮上,怕被村人亂傳話,到時候堂哥會管,所以抽月武,可以抿了別人的嘴。

    月夏听到這吩咐,差點興奮的尖叫。

    這是逃跑的絕佳時機。

    至于堂屋里這些可憐的娃,等她安定後,再回來接他們走。

    壓制住興奮,同在場的人,異口同聲道

    “是,爹(爺爺)。”

    事情一吩咐,月老頭就讓大伙兒散了。

    ……

    翌日一早,昨晚興奮了一晚的月夏,那是天蒙蒙亮就起來了。

    洗漱過後,就到了正屋廂房吃早飯。

    吃過早飯,也就是卯正二刻(注︰早上了6點30分的樣子)月夏跟月武把月老頭過了稱的葛根,搬上單輪小推車,接著往鎮上去。

    單輪小推車,是干農活時,孩子們專門幫著推稻谷這些糧食回來的。

    平時,家里在拉一些小東西時,也會用,因為這樣的好處,就是比推柴的手推車方便。

    當兩堂兄妹路過小溪時,兩人就把昨天藏的鑽骨風,裝了上去,為了不讓人發現,月夏還特意用葛根蓋了起來。

    一個半時辰後,當月夏感覺腳是不是起水泡時,總算到了那只有一條街的麻園鎮。

    今天的天,算是陰天,鎮上也不是趕集日,所以街上的行人,不是很多。

    二人很快的,就將小推車推到麻園鎮唯一的李氏醫館,醫館伙計是職業性的招呼道

    “二位哥兒姐兒,你們這是抓藥,還是看病?”

    月夏笑得甜甜“大哥哥,你們家醫館收藥材嗎?”

    伙計看了看月夏跟月武二人,心想,他們的家境肯定不好,不然一個頭上包著繃布的娃,也不會出來賣藥材,好心道

    “對不住二位哥兒姐兒,我們家醫館有專門的藥商采購,平時一般不收散藥材,就算收,也會提前貼告示出來。”

    “若你們真有藥材散賣,不如去縣城的醫館試試,雖希望不大,但縣城大,你們也可以到市場擺個攤,試試運氣。”

    真不是他忽悠月夏跟月武,而是醫館有醫館的運作。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女主她天天想離家”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