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八零之改嫁隔壁老王 第156章 第156章民族自尊心



    156章民族自尊心

    接下來幾天, 冬麥陪著孩子在附近玩,順便觀察下周圍門店的人流情況,她喜歡帶著沈楷, 沈楷這孩子記『性』好, 過目忘, 而且觀察力也驚人,看似沒怎麼在意,但可以隨便說出附近幾個門店里的客人情況, 數目男女大小都說清清楚楚。

    冬麥心里暗暗感嘆, 想起最近公司里購置的一批電腦, 當時她覺電腦很厲害, 現在發現, 自己兒子腦子里簡直是有一台小電腦。

    沈烈則過參加展覽會,結交客商,會見朋友, 幾天下來,倒是結識了好幾位國外紡織客商, 並邀請了對方過陵城參觀, 甚至拿到了兩個小的訂單。

    陸靖安這幾天顯也有些收獲,偶爾大家踫到,他是頗有些意。

    沈烈讓鋼球查的事情已經有了初步進展, 知道陳繼軍前些年出獄後, 行騙,賣黃『色』錄像帶,給人家充當打手,反都是務業的事,直到年, 陳繼軍遇到了陸靖安,為陸靖安收為己用,幫著陸靖安干一些黑白的事。

    至于孟雷東的情況,到底是在內蒙,一時沒消息。

    但是查到這里,沈烈已經起了疑心,內蒙的醫療條件並一定是最好的,為麼一直在內蒙,與其就這麼耽誤在內蒙,如直接首都,首都距離陵城比較近。

    冬麥听到這個,開始猜測︰“說定那個小男孩就是他在外面的私生子,算一算,那就是八年前外遇的?那個時候陸靖安已經孟雷東工廠里做,且有了一些地位,孟雷東忙著開拓國外市場,根本沒時間搭理他,好讓他養小三養私生子。”

    沈烈覺這個猜測雖離譜,但倒是有可能︰“他家只有他一個兒子,這些年,孟雪柔只生了一個女兒,且姓孟,他家竟沒鬧騰,這里面肯定有麼安了他們的心,如果私底下有個兒子,一切就說通了。”

    冬麥蹙眉︰“如果這樣,那太惡心了,私生子都八歲了,孟雪柔蒙在鼓里呢,這次孟雷東出事,如果能恢復好,如果好了,那豈是孟家的家業全都落孟雪柔手里了?”

    沈烈想起過的種種︰“這件事好說,當年孟雪柔想開服裝店,買了門面,後來兄妹兩個知道怎麼鬧崩了,孟雷東把店面給撤回來,孟雪柔怕是一直對自己哥哥滿,我听說這幾年孟雪柔也時時找孟雷東,想為陸靖安爭取更好的位置和股份,就憑這個,如果這件事背後真有陰謀,孟雪柔是否知道,我們真猜準。”

    冬麥一想這事,免後背發涼,如果孟雷東的車禍是意外,而是和陸靖安有關,孟雪柔又參與其中的話,那也太違背人『性』了,孟雪柔竟是這種人?

    她對孟雪柔沒好感,也覺孟雪柔這個人人品怎麼樣,但是謀害自己親哥哥,也有些超出她的想象了。

    夫妻二人分析了一番,沈烈警惕起來了,有些人,他能干出一樁,就可能干出二樁,當下讓冬麥和兩個孩子要再出酒店了,畢竟陳繼軍和自家有仇,萬一對方伺機報復呢,防勝防。

    冬麥自是听著,她想到孟雷東的出事可能和陳繼軍有關,也是後背發涼,一時又想起來路奎軍。

    路奎軍判了十年,今年總算要出來了,听說也就是下個月,上次沈烈過看他,他說出來後打算自己做做小買賣,掙點錢,回頭上梳絨機梳絨掙錢,說現在環境好了,他想踏實干,掙錢,把過欠人家的錢上。

    這幾年,他在監獄里也堅持利用空閑時間學習,倒是沒怎麼落後,對外面的行情也有了解。

    同樣是坐牢,人和人的差距就是這麼大。

    **************

    這次和沈烈一起來參加展覽會的頗有幾個陵城羊絨同行,彭天銘也過來了,她比大家伙晚來了兩天,招待一個客戶耽誤了。

    如今她已年近四十,女兒已經上高中了,過並沒有再結婚,一直投身于羊絨事業中,她的羊絨公司已經頗有規模,為陵城羊絨業的排頭兵。

    她見到沈烈後,和沈烈聊了聊如今的形勢,說起以後進軍行業下游的打算,其實之前兩個人就聊過這個問題。

    到了下午的時候,沈烈認識的那位意大利客商傳來消息,終于可以為他們引薦意大利服裝大亨皮特生了。

    跟著意大利客商過的是沈烈和彭天銘,大家穿過華麗的大廳,前會見這位意大利服裝巨子。

    意大利作為世界上最著名的時尚國度,擁有著享譽世界的服裝知名品牌,九十年代中國改革開放,意大利知名品牌陸續進入中國市場,這位皮特生旗下擁有三大知名品牌,目前已經在中國奢華服裝市場佔有一席之地,且在中國大陸投資建造了紡織制衣一條龍的服裝廠。

    沈烈和彭天銘想嘗試進入紡織和服裝行業,最大的困難自是設備,把羊絨紡織高支高密的羊絨紗線需要精密的設備,中國目前的紡紗設備比起國外來到底是落後一截。

    只是當沈烈和彭天銘踏入那間優雅的咖啡廳時,當意大利朋友幫忙引薦了這位皮特生的時候,沈烈腳步頓了一下。

    這位意大利皮特生是頭發花白的人家,戴著黑框眼鏡,模樣嚴肅內斂。

    就在這位皮特生的身邊,是一位滿頭銀發的白人太太。

    這倒是沒麼,讓沈烈震驚的是,太太的身邊,竟是一個熟悉到讓他一眼認出來的人。

    這個人穿著時尚貴氣的西裝,留著一頭黑發,脖子里戴著一條閃閃發光的鑽石項鏈,臉上抹了些許脂粉,裝扮出白淨清雅的模樣,就那麼坐在那里,神情淡淡地看著自己。

    這是林榮棠。

    盡管十年過,他早已是當年松山村那個會計家的兒子,盡管他身上包裹著昂貴的西方時尚感,沈烈是一眼就認出來了了。

    和自己一起長大的,曾經意氣風發,也曾經抑郁冷漠的林榮棠,因為被劉鐵柱拆穿了一切,而無顏面對眾人,離家出走,再見人。

    彭天銘也認出來了,彭天銘更是震驚。

    沈烈和彭天銘對視一眼後,很快平靜下來,面『色』如常,和皮特生見面,握手,並介紹了旁邊的太太。

    原來旁邊那位太太其實是英國人,姓史密斯,這位史密斯太太是皮特多年的朋友,也是從事服裝生意的,早年就曾經幾次來過中國。

    而林榮棠,則是太太的“朋友”。

    說是朋友,但是林榮棠和太太神態親昵,且一直十指緊握,怎麼看怎麼是普通朋友,倒像是情人。

    彭天銘著痕跡地看了沈烈一眼,沈烈感覺到了,他明白彭天銘心里的感受。

    太太看樣子都要八十歲了,頭發全白,臉上的皺紋堆在一起了,林榮棠和沈烈同年,今年過三十六歲,結果竟能像情人一樣親密。

    過好在沈烈這些年大風大浪也見了少,當下面『色』改『色』,含笑和史密斯太太並林榮棠握手,神態從容。

    大家寒暄一番後,便談起生意來。

    同于意大利服裝帶給人們的浪漫和好,皮特生是一個嚴肅古板的人,在和沈烈對話的過程中,他很認真地听了沈烈的自我介紹,並一針見血地問了幾個問題。

    顯,皮特生對沈烈的精梳羊絨也很感興趣,他旗下的服裝加工自能缺少羊絨這種高端面料。

    旁邊的史密斯太太也表示感興趣,這麼說著的時候,她突記起來了,笑著問身邊的林榮棠︰“tang,你的家鄉在哪里,我記就是陵城?”

    林榮棠點頭,淡淡地看了沈烈一眼︰“是的,陵城,我的家鄉。”

    史密斯太太便笑起來︰“太好了,tang,你來幫我,幫我收購羊絨,和這位沈生合作。”

    林榮棠微微頷首,笑著說︰“好。”

    彭天銘面『色』就好看了,她想罵娘,這都叫麼事,一個上了台面的癟三,出賣『色』相,以身侍奉八十歲太太,終于衣錦鄉?

    大家時也算是相談甚歡,沈烈趁機和皮特生聊起來紡紗設備,現在意大利的四梳四紡在國際上是最進的,沈烈頗有興趣。

    誰知道提到這個話題的時候,皮特生看了沈烈一眼︰“你們並需要這個。”

    沈烈笑著說︰“目前中國確實沒有這種高精密度的設備,以想了解下,如果有機會,我們考慮采購幾台四梳四紡的設備來嘗試一下。”

    誰知道皮特生笑了。

    他一直很嚴肅,如今這麼一笑,並讓人覺友善,反而有一種別樣的輕蔑感。

    皮特生看著沈烈和彭天銘,意味深長地道︰“中國目前根本無法紡織出六十支以上的紗,以你們要那種設備有麼用?這種高精密的設備來進行低劣產品的制造,是對高精密設備的侮辱。”

    這話一出,沈烈的笑消失了。

    和客人談生意,放低一些姿態和人家好好溝通,他覺沒麼,況且人家年紀大有一定社會地位,這是對人家的尊。

    但是現在,皮特生言語中對中國的鄙薄,是加掩飾,便突破了沈烈的底線。

    彭天銘也惱了,猛地起身,當即就要拍桌子。

    沈烈抬手,阻止了她。

    之後,終于笑著對皮特生道︰“皮特生,是中國紡織出六十支的紗,是因為中國人沒有紡過六十支的紗,今天皮特生既說出這種話,那我們就以拭目以待,並必進口高端精密的紡紗設備,中國人也可以紡織出六十支的紗。”

    當下,他再多言,起身,略整理身上的西裝,神『色』肅沉︰“後會有期。”

    *************

    走出咖啡廳後,彭天銘氣手都在抖︰“這個人是來中國掙錢的嗎?既這麼看起中國,回他們意大利了!你剛才竟攔著我,我恨上給他一巴掌。”

    沈烈︰“彭姐,你冷靜下。”

    彭天銘冷笑︰“冷靜,怎麼冷靜,他說的那叫人話嗎?”

    沈烈神『色』沉郁,抬眼︰“但是人家說是事實。”

    彭天銘一下子說出話來了。

    確實,人家說的是事實,中國目前確實沒有六十支的紗。

    過她是辯解道︰“那也能這麼說,太尊人了。”

    沈烈︰“要想別人尊,必須自己立起來,與其和人家揪扯人家有沒有尊我們,如紡織出六十支甚至更高的紗,讓全世界的人看看我們的能力,這個世界弱肉強食,只有擁有實力的人才能到尊敬,技如人,處處落後,就算討來了表面的尊,也過是落人笑柄。”

    彭天銘徹底說話了,她想起來剛才,她必須承認,自己剛才確實沖動了,雖皮特生態度輕蔑,但人家說的是事實,自己如果一言合就毆打外賓,後果堪設想。

    她嘆了口氣︰“你說有道理。這件事我們必須從長計議,盡快上馬紡織設備,攻克目前的難關,我就信,我們能一直如人家。”

    沈烈其實也有這個意思,只過眼前困難,需要解決的問題很多,設備,技術壁壘,全都是一道道難關。

    說著,旁邊一個人影走出。

    精貴的手工制作西裝,白皙的皮膚,頸間的鑽石項鏈輕輕自鎖骨垂下,散發出動人的光芒,這是林榮棠。

    沒有了皮特生和史密斯太太,他望向沈烈的眼神中也就沒有了掩飾。

    他挑眉,淡淡地望著沈烈︰“你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煩。”

    沈烈收回目光,連看都想多看他一眼。

    林榮棠輕輕把玩著手指頭,手指頭上是閃亮的鑽石項鏈︰“如果需要幫忙,你可以開口,我們都是熟人,興許我能幫你。”

    沈烈揚眉,之後嗤笑出聲︰“我謝謝你了,過幫忙就算了,以『色』侍人,你也容易,我怕你累死在床上。”

    林榮棠臉『色』微變,別人知道,但是他明白沈烈話中的意思。

    他磨牙,眸中泛起居高臨下的傲氣︰“沈烈,我即將代表史密斯生前往陵城收購羊絨,你要記住,我現在也是歸國華僑、外國客商了。”

    沈烈只是輕蔑地看了他一眼,連理都懶理了。

    只是一條在外國人面前奴顏婢膝的狗罷了,關鍵這條狗知道用了麼法子侍奉人家八十歲英國太太。

    想起來也夠惡心的。

    收拾心情,沈烈過國際服裝紡織品貿易博覽會,和公司的幾位銷售人員會和,談了談這次貿易博覽會的情況,又遇到了幾個陵城羊絨業同行。

    同行中有知道他見皮特生的,紛紛問起來談怎麼樣,他沒細說,只說並好,大家看他臉『色』,也就問了。

    誰知道恰好陸靖安過來,倒是一臉意洋洋︰“听說沈總前會見意大利的皮特生,知道可有斬獲?”

    沈烈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沒理會,之後徑自和別人說話。

    陸靖安見,討了個沒趣,冷笑一聲,也就走了。

    ****************

    想著安全問題,這兩天冬麥和兩個孩子就在酒店附近熱鬧的地方游玩,也沒怎麼外出,天稍微一晚就趕緊回來酒店了。

    這天傍晚時候,冬麥陪著沈杼玩撲克,就見沈烈回來了。

    沈烈一進來,她就感覺到對勁,這情緒明顯對。

    “怎麼了?”

    “沒怎麼。”

    冬麥看了他一眼,也就沒再問,這個時候冬麥和孩子沒吃飯,于是一起出吃,因為孩子想吃點一樣的,最後找來找,干脆了紅房子西菜館,吃了西餐。

    吃完後,一家子就在黃浦江畔漫步,涼風習習,給兩個孩子買了氣球有熒光小玩具讓他們玩兒,又用相機拍了少照片。

    過冬麥可以感覺到,沈烈雖也是笑著陪孩子玩,但其實並開心。

    晚上回到酒店,洗漱過後,兩個孩子各自回房間睡了,冬麥和沈烈躺在大床上。

    冬麥輕捏著他的手指頭︰“說吧,到底怎麼了?”

    沈烈微微側身︰“冬麥,我和你說過,我今天要見皮特生。”

    冬麥︰“太順利?其實也沒麼,我們現在自己也有紡織廠了,一切都可以慢慢來,並一定非要進口外國的紡織設備。”

    沈烈︰“我見到林榮棠了。”

    冬麥本來準備了一肚子安慰他的話,現在听到這個,微驚︰“啊?他也在上海?他——”

    她突明白過來︰“他認識皮特生?”

    沈烈點頭︰“今天我們見皮特生,皮特生身邊有一位來自英國的女士,史密斯太太,林榮棠現在是史密斯太太的朋友,史密斯太太是英國的服裝商,目前也打算陵城收購精梳羊絨。”

    冬麥蹙眉︰“林榮棠當年離開,從見蹤影,我之前和霍姐有聯系,听說林榮輝也找過他,根本沒找到,沒想到十年時間,他竟混到了和外國服裝商做朋友。”

    沈烈淡淡地道︰“他和人家史密斯太太關系親近,一直十指相握,他親了史密斯太太的臉頰。”

    冬麥恍,明白了︰“他挺厲害的……”

    要知道林榮棠根本行,是個天閹,竟交了一個外國女朋友,能說人家有本事。

    沈烈側首,淡淡地補充一句︰“史密斯太太今年估計有八十歲了。”

    啊?

    冬麥驚訝說出話來了,八十歲英國太太?

    沈烈︰“林榮棠說了,人家要陪著史密斯太太回陵城收購羊絨,到時候陵城羊絨局親自接待外賓。”

    冬麥更加無言以對。

    她知道改革開放後,大家的許多觀念變了,人變開放了,以前能接受的事大家都接受了,離婚的,包養小三的,有一些別的麼事,大家見怪怪了。

    但是一個三十六歲當壯年的男人為一個八十歲外國太太的情人,她真是沒見過,關鍵人家以為恥反以為榮,要風風光光回陵城,可能昭告天下了。

    沈烈淡淡地補充了一句︰“也算是衣錦鄉了。”

    這句話一出,冬麥差點笑出聲,她拉著沈烈的手︰“你至于嗎,就為了這個?他願意傍八十歲太太,嫌膈應他就傍,就算人家因為傍太太了萬貫家財,咱也嫉妒,畢竟人家能忍別人能忍,人家理應到回報,好了,咱眼紅,嫉妒。”

    沈烈低哼一聲︰“我高興也是因為這個啊……”

    被冬麥這麼一哄,他聲音無辜委屈,甚至有些撒嬌的意思了。

    冬麥收了笑︰“那是因為麼,誰給你氣受了?”

    沈烈沉默了一會,才把皮特生說的話說給冬麥。

    冬麥听到後,也沉默了。

    過了好一會,她才新抱住他︰“這種話,如果我听到,我也會很生氣很難過,我們有些方面確實比國外落後,但是這些年中國改革開放,已經進步了很多,我們自己知道,我們的生活可以說是日新月異,現在既人家這麼鄙薄我們的紡織業,我們既做這一行,肯定要努力做出個樣子來,爭口氣。你現在打算怎麼做,我都支持你。”

    其實沈烈現在已經好受多了,被冬麥抱著那麼軟軟地安慰,原來的低落情緒消散了許多,再說他已經有想法了。

    他反手抱住她,知道是沐浴『露』是香水的味道,她身上有一絲甜甜的桃子香,香軟舒服,他抱著她,埋首在她頭發中深深吸了口氣,才緩緩地說起自己的打算。

    “前幾個月我們投資的紡織廠,投資額大概是七百多萬,上的是精梳羊絨條和精仿羊絨紗,和英國道森公司合資的公司,上的是針織橫機,目前看,效益確實錯,但我們的紗線確實達到六十支,前一段我曾經和上海紡織學院的校領導接觸過,我想聯系一下上海紡織學院,和他們合作開發新的羊絨紗線和羊絨面料,如果這一塊能搞好,突破了目前的技術限制,我們就開始進一步投資上針織橫機,再上全套的縫合整理設備,到時候,從原料深加工到制作衣,一條龍制造全都拿下。”

    如果他的構想真能功,可以請設計師來設計羊絨服裝品,設計原料制衣銷售一條龍,到了那個時候,誰稀罕麼英國意大利的服裝商?自己賣自己的,錢全都自己掙了!

    冬麥︰“那咱就干啊,又是沒錢,投產,建廠,請高級技術人員,外國人能干的,咱們就一定能干!永遠要忘了,你是在村里的小手工作坊里把梳棉機改造了梳絨機,分梳出了現在名揚海內外的精梳羊絨,咱們現在麼都有了,怕這點技術困難嗎?”

    沈烈︰“其實我們目前具備技術熟度,條件允許,我本來想過兩年再考慮這個事情,但是現在,我有些等及了,現在提前投入建廠,可能投入比較大,因為面對一些技術難關,風險也比較大,如果研究功,可能一切投資都打了水漂,公司也會將面臨現金流危機。”

    冬麥嘆道︰“想想十年前,我們一無有,你要貸款兩萬塊錢,雖我們現在會把兩萬塊錢當回事,但是那個時候,兩萬塊錢幾乎是我們想都想到的錢,如果賠了的話,我們會怎麼樣?當時村里人听說我們貸款兩萬塊錢,又是怎麼說的,有的人都覺我們瘋了,但是你給我解釋了,我並沒有阻攔你啊,也沒有怕麼,因為我覺你懂這個,我也願意陪著你冒險。十年前,我們窮家徒四壁敢貸款兩萬,今天我們擁有了幾千萬的資產,了遠近聞名的企業家,這點投入又算麼,就算血本無歸,我們也至于窮到要飯是是?”

    她安慰道︰“就算我們投入巨大,血本無歸沒功,那也沒麼,四十多年前唐山的梳棉機改造實驗失敗了,但是你就是靠著這個失敗實驗的信息,才改造功的啊。”

    沈烈听了冬麥這一番話,低頭輕輕親了一下她的額頭,後笑了。

    他其實已經打定了主意,這件事要做,有了想法,但是有了想法的時候,難免有些徘徊,畢竟時機確實熟,現在做,等于為了爭一口氣硬上。

    但是他從一個名一文的窮小子走到了今天,身為一個知名企業家,只為了自己公司健康穩健發展,就束手束腳嗎?

    他是一個企業家,是一個中國的企業家,既做到了這個位置,那肩膀上就可以承擔更多責任和道義,修橋鋪路做慈善,投資學校圖館,這是為民,除了這些,有振興民族產業的責任。

    他抱緊了冬麥,低聲說︰“謝謝你,冬麥,這件事,我們回就開始干。”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八零之改嫁隔壁老王”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