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全國觀眾都盼著我們鎖死 第69章 報應來了毀容。



    伴隨著這一聲, 眾人視線都投『射』了過去,就見鄭若彤勢洶洶要沖過來,旁邊齊御風連忙拽住她。

    “鄭若彤, 你干什麼!”

    他頭皮發麻,完全想管她,任由她去作死,可是在別人眼里, 他和鄭若彤是一起,這階段仍然是捆綁,鄭若彤什麼ど蛾子,他形象也會受牽連。

    反而在他拉住鄭若彤,可能會給霍顏他們一個還錯印象。

    “你助理呢?干站著做什麼, 難道真任由她打人啊?”

    齊御風很快就想通了這點, 立刻喊起人來,一旁被嚇呆助理, 立刻攔住了鄭若彤。

    “霍顏, 你發那條微博是什麼意思?我要告你,你等著接傳票吧。”鄭若彤眼楮通紅,顯然要被哭了。

    霍顏沖著她冷笑了一聲, 走到她面前︰“你去告啊,我說可都是事。還有做人要太雙標, 是你先招, 我只過是回擊而已, 有本事你反擊回來。”

    她這話一, 更是火上澆油狀態,鄭若彤張牙舞爪要抓她,可是被助理死死地攔住了, 哪怕胳膊伸得長也沖過來。

    霍顏說完這句話就轉身就走了,鄭若彤急敗壞對著助理道︰“你放開我!你到底是誰助理啊?你是霍顏派來間諜吧?”

    鄭若彤看了一眼四周,卻見家都用一種看熱鬧眼神看著她,頓時猶如一盆冷水澆下來,瞬間就嚷嚷著要退。

    “我錄了,導演,我要退!他們都欺負我。”

    她臉『色』青白交加,完全羞憤難當,與其在這里丟臉,還如直接走人。

    “若彤,你別沖動,休息一下。”畢成峰眉頭緊皺,心底雖然覺得她事兒多,但還是言語勸著。

    “我說錄就錄了,了賠違約金。”鄭若彤明明是在跟霍顏置,可這會兒她既能打霍顏,也能罵她,只能沖著節目組撒。

    像她這會兒直接扭頭就走,似乎就彰顯自己有多了起一樣。

    畢成峰血壓直接拉滿,他平時對這嘉賓都非常客,成天笑呵呵,剛剛鄭若彤耍脾,他也是以哄為主,但是這回顯然是徹底被惹惱了。

    “毀約是吧?賠違約金走人沒問題,但是得等這次拍攝結束,你才能結束。”

    “憑什麼?之前馮雨萌也是直播完就走,那期拍攝內容都沒開始,還是請我來救場,別以為我記得了。”鄭若彤立刻揚起下巴,據理力爭。

    “那是因為她提前告訴我了,你和御風也是早就談了,有能救場人。在你甩手走人了,我去哪兒找人去。還有正是上次解約讓節目組吃了訓,所以當時跟你們簽約時候,上面寫清清楚楚,如果當期節目已經開拍,拍到一半除了受傷意外,其余一律許走人。拜托你有點契約精神。”

    畢成峰直接把她路給堵死了,鄭若彤立刻看向助理,就見助理沖著她點了點頭,證明了畢導說話是真。

    鄭若彤明顯遲疑了,當畢導態度強硬時候,她也是有虛。

    過當她下意識地掃向霍顏時,就對上霍顏似笑非笑那張臉,完全充滿了嘲諷表情,甚至在兩人眼神對視時候,霍顏還搖了搖頭,頓時她又像是充滿河豚一樣。

    “你們這是霸王條款。我說拍就拍,在就聯系律師。”鄭若彤邊說邊要掏手機,完全擺剛到底態度。

    “行,小劉,你馬上聯系直播平台,就說我們在要直播小花旦鄭若彤耍牌場,讓他們給個封推。”

    畢導揚高了聲音喊了一句,又對著旁邊攝像師揮揮手道︰“你們愣著做什麼,都對準她開拍啊。這以後放到網上,可是珍稀畫面。”

    “你敢!”鄭若彤吼道,過她聲音雖然喊得,可是雙手卻擋住了自己臉。

    “你都敢違約,我還有什麼敢。你在走人也沒事,待會兒直播開了,我就當主持人,挨個采訪節目組里跟著你工作人員,細說你平時是如耍牌。”

    畢導顯然是被得狠了,絲毫留情面。

    鄭若彤徹底敢吭聲了,她站在那里,周圍都是靜悄悄,沒有人說她什麼,可是她知道所有人打量她目光都帶著異樣。

    “畢導,若彤就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可以繼續拍了。”這時候還是鄭若彤助理站了來。

    “休息。”畢導沒為難她,直接揮了揮手。

    看了一場戲霍顏,這才注意力放回手機上,她順手點開了微博,她微博直接竄上了熱搜前三,熱度是一般高。

    霍顏︰【看著網上這似是而非消息,我都要被你們感動了。鄭先生只是一位可能犯過錯,但是卻改過自父親,王女士也是一位把親生女兒和繼女一視同仁繼母,錯是我。

    我該一直記著,我生母去世後一年,鄭先生和王女士登記結婚了,那時候他們進入鄭家門時候,懷里抱著鄭若彤已經會流著水喊媽媽了。

    那個場景,我到死都會忘。

    還有我也是想通,為什麼王女士買東給鄭若彤,永遠會少了我那份,就是繼母形象了。難道我是外人嗎?我是寄人籬下孤女嗎?所以日常生活用到東,跟鄭若彤一樣,我都得感恩戴德嗎?

    過這也怪王女士『露』餡,畢竟她是故意,她之前就是這麼想,所以網上這所謂爆料都帶有這樣偏向『性』,繼母人設立得太穩啊。

    我想給你們介紹一下我生母,她是一位非常有才服裝設計師,鄭氏服裝每兩年都會版“釵頭鳳”旗袍就是她設計。

    鄭先生年輕歷練時創建了一家小型服裝公司,我母親與他相識,一手公司壯,就是在我名下公司——摯愛。在想想,這個名字也真是諷刺至極。

    我在成長期那有關于家庭事情,我一件都想去回憶,也想去提。

    家只知鄭氏小公主,這也算是我們之間默契了,誰都提,鄭先生有嬌妻愛女在側,又必打擾我這個改了姓外人呢?

    我和爺爺一直都有聯絡,半個月前還去看望他,無需您費心。最後懇請育您愛女,讓她學會閉嘴,否則遲早坑爹。】

    ——臥槽,這也太惡心了。

    ——顏顏媽媽尸骨未寒,這位渣爸和別女人孩子都有了。

    ——這是早就搞到一起了吧,婚內軌逃掉了。

    ——要說那麼堪嘛,萬一鄭若彤是他親生呢?他都能干這種事兒來,綠帽子憑什麼能戴!

    ——這男人真沒有心,他和小三你儂我儂時候,自己妻子還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管住褲-襠里東,跟畜-生有什麼區別。

    ——我天吶,前幾天還有up主扒各服裝公司款式,提到鄭氏時候,只說了三個字︰吃老本。原來鄭氏每年版款式都是霍顏母親設計,嘖嘖。

    ——細思恐極,之前都理會霍顏,在忽然要跟她扯上關系,還弄什麼鄭氏公主,是是就是看中了她設計稿?所以才想用孝道壓著她回鄭氏。

    永遠缺腦洞網友,有猜測直戳要點。

    總之因為霍顏這一條毫留情長微博,直接就把鄭家三人打入了萬丈深淵。

    哪怕後面鄭志帆一直買通公關,想要引導輿論走向,甚至連鄭若彤是早產兒都說來了,可是得到是一波比一波強烈嘲諷。

    ——我媽呀,這位鄭先生腦子是是啊。霍顏母親去世一年,鄭若彤都會叫媽媽了,少說八九個月,就算去世第二天,王女士就懷上了,那鄭若彤在肚子里三四個月就生了?這生來能活?

    ——牛『逼』,擱這兒侮辱人智商呢。難怪鄭若彤總是賣蠢,原來根兒在你身上啊。

    ——家伙,我直呼家伙,我以為你能找個什麼借,沒想到竟然扯到早產兒。你還如直接承認,鄭若彤是你娃,你是接盤俠。

    ——幸霍顏更像親媽,這要是像你話,嘖嘖,姜寶得打光棍了。

    ——鄭家父女還真是一個模子里刻來,目中無人,自以為是,蠢而自知。我就等著看你倆投資仙俠劇能有啥劇,看這副沒下限樣子,能能拍完都是個問號。

    很快,鄭家人恩怨情仇就徹底登上了熱搜,霍顏沒有繼續爆料,也拒絕了一切記者采訪邀請,鄭志帆那邊更是悔得腸子都青了,想要控制局面,停地刪除話題。

    可是完全控制住,到了這種時候,他們想隱瞞完全可能,無數網友就開始主動扒皮了。

    加上有無數同行盯著,別看網友嘲諷鄭氏吃老本,可依然是服裝業巨頭,要是趁機把鄭氏搞垮了,那得空多少利益啊。

    說鄭若彤這邊,她被畢導給震住了,哪怕心生怨言,仍然敢撂挑子走人。

    拍攝仍然在繼續,可是她完全就是破罐子破摔態度。

    後面幾項還都是男嘉賓用布條蒙著眼楮,背著女嘉賓,由女嘉賓言語指路闖關。

    地上鋪著是指壓板,看見路,背上還背著人,那真是各種煎熬,哪怕是姜導這種愛面子男人,都忍住哼唧了兩聲。

    本來就是困難重重,加上鄭若彤各種配合,讓齊御風幾乎寸步難行,僅是最後一名,還和前面兩對相距甚遠。

    鄭若彤還知收斂,嘴上嘀嘀咕咕讓他快一點,真是站著說話腰疼。

    其他人早就到了終點,就在等著他們倆了,終于磨磨蹭蹭到了最後一項,還是要讓背上人去吃用線吊在欄桿上餅干。

    這就需要女嘉賓非常仔細地指明位置,對準了才行,可是鄭若彤早就沒什麼耐心了。

    “哎呀,往左往左。”

    “過了過了,往右。”

    “就這麼幾步路,怎麼走。行了,差多了。”

    鄭若彤試圖伸長了脖子去夠,然而他們站得位置其是正下,還是短了一截。

    “你往上跳一跳啊,別光杵在這兒——”

    齊御風早就耐煩了,他咬緊了牙,要是因為四周都是鏡頭,他早就翻臉了。

    可是哪怕忍耐到在,他也是憋住了。

    行,讓我跳,跳就跳。

    他確是听話跳了,可是卻悄悄地松開了抱住她雙腿手。

    鄭若彤本來就整個人往上撐,有齊御風護著她,她腿也沒纏在人腰上,當齊御風松開雙臂,又整個人往上跳時候,鄭若彤完全腰下完全沒有著力點,瞬間就摔了下來。

    她摔得挺狠,胸前戴著話筒里傳來清晰一聲悶響。

    “咚”一聲,似乎砸在了眾人耳膜上,讓人牙酸。

    幾位工作人員最先反應過來,瞬間往前涌。

    鄭若彤已經完全被摔暈了,之前還嫌棄著齊御風,在摔在地上,卻是一句話都說。

    等她被人扶住時候,已經完全站起來了,而且滿臉都是血,別是鼻子處鮮血淋灕。

    齊御風也是一慌,他只是想消極反抗一下她,並沒想把她坑成這樣。

    過事情已經發生了,他肯定是會認。

    鄭若彤叫他跳得,他也只是听話,跳得用力了一點又怎樣,又是搞突然襲擊,怪到他頭上來。

    “若彤,你沒事兒吧?”想清楚這一點之後,齊御風很快也圍了上去,急聲詢問著。

    很快,就有醫生和護士抬著擔架來了,這里雖是私人海島,可是各種條件都很優厚,還有個小醫院呢。

    “看樣子要聯系整形醫生了,這島上醫生沒有精通整形這一塊兒,要是把她鼻子做毀了,還得賠呢。”姜海深看著一行人抬著擔架離開,輕聲感慨了一句。

    “呵,看你『操』心。過這島主人也真是倒霉,場地借去,還攤上這事兒,嘖嘖。”霍顏搖頭,對于鄭若彤受傷,她既幸災樂禍,也憐憫同情。

    她巴得這輩子都跟鄭若彤沒有關系。

    “行了,這次錄制就到這兒吧。家可以在島上玩兒兩天走,島主人很。”畢成峰揮了揮手。

    雖然他說這話是讓家放松,可是他本人卻眉頭緊皺。

    他都有後悔了,早知道之前鄭若彤要走,他就立刻讓人滾蛋,也至于在了意外,他還得跟著擦屁股。

    ***

    這座島嶼真愧盛名,確足夠夢幻,而且四周都是海,他們隨時去海邊玩耍。

    過理想很豐滿,卻很骨感。

    離海邊這麼近,本來以為怎麼著一天都得去兩趟散散心什麼,然而並沒有。

    兩人天天在房間里,玩兒床,各種玩。

    結果等容易擠時間,去海邊晃悠時候,竟然沒發一個熟面孔,遇到人都是島民。

    “他們人呢?”

    “坐飛機走了啊。”

    霍顏听到這個回答,瞬間眼楮都瞪圓了︰“王柯然也走了?”

    “走了啊,她今早走,臨走前還來敲門匯報。過那時候你睡得正香,我就沒讓她進來。”

    “你在才說?那我們為什麼走?”她很激動。

    男人張了張嘴想說話,就听身後有人喊他。

    “先生,有私人電話找您。”

    姜海深一听這話,立刻對著霍顏道︰“我去去就回,你在這兒等我。”

    “哎,什麼電話能一起回去听?”她皺了皺眉頭,男人跑得太快,她根本追上,“而且這都什麼年了,能打手機,還用座機。”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全國觀眾都盼著我們鎖死”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