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我在荒島上直播修仙 第110章 用谷子練的鐵砂掌可還行?



    “簽到打卡!系統……”

    晃了晃腦袋,周懷星繼續每天的日常簽到。

    “叮咚!恭喜宿主簽到成功!得到紅土*1,靈水*3……”

    如往常一樣,周懷星把簽到得來的東西放在了自己的空間里,周懷星默念了幾句,然後自己的屬性面板就出現在面前。

    ……

    【人物】︰周懷星

    【年齡】︰25

    【天賦】︰最強(系統輔助)

    【資質】︰最強(系統輔助)

    【修行境界】︰練氣三層

    【法術能力】︰馭獸術,基礎仙術,百發百中術,感知,御風大法御劍術

    【自學成才】︰八極拳

    【道具】︰紫銀槍(靈品一級),劍胎(無品),白骨弓(凡品)

    【寵物】︰灰狼(凡品),海東青(凡品),蜂王(凡品)鯊魚(凡品)

    【系統空間】︰靈水??81,紅土??16

    靈水和紅土都在穩步增加,與此同時,修行那個模版上也到了練氣三層。

    這倒是一個意外收獲。

    “天賦最強,資質最強的輔助功能還真是強大,這還一個月不到,我就從一個硬化癥痛苦的病人,搖身一變成了一位練氣三層的修仙人士……”

    周懷星把劍胎從木屋里取出來,坐在屋里開始修行。

    現在練氣變成三層後,周身的仙氣更濃了,從他的手掌上穿過,緩慢注入劍胎之中。

    在周懷星的可以看到的視線範圍之內,劍胎里的劍氣,似乎有了生命,就像一顆有力的心髒,在仙氣的澆灌之下,一下又一下有規律地跳動著。

    但是等她把手中的靈氣注入進去之後,劍胎又不動了。一切都歸于寂靜。

    與練氣二層相比,周懷星現在注入靈氣精神力消耗比之前又要低很多。

    這不過是閉目養神了幾分鐘,那種熟悉的眩暈感,不久就消失了。

    “嗷嗚……”

    彼時睡的正香的灰狼,在周懷星起身後,渾身抖動起來。

    剛剛它很敏感地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息,就在附近。而且壓的它根本一動都不能動。

    海東青認同地點頭,用一樣的警惕目光看著周懷星的身影。

    “剛剛那氣息太恐怖了,也不曉得周前輩到底具有怎樣的真正實力……”

    靠在青石上的白天,被周懷星的爆發力給震驚到了,一下子就醒了過來。

    本來周懷星也是想安靜的,不要驚擾了周懷星的修煉。

    萬萬沒想到,周懷星全身的氣質都變了,給人一種暴風雨前的寧靜之感。

    但是此刻,

    剛剛周身都是周懷星的那陣氣息,現在都沒了,溫潤如玉的樣子,根本不能和剛剛氣勢逼人的那個人聯系到一起。

    但是白遠察覺到,現在的周懷星,似乎已經沒有了。

    要不是能夠存在在視線範圍之內,就根本不能確定周懷星是否還在那。

    “周哥哥,好早啊……”

    醒後的白染從屋子里走出來,打了個哈欠,有伸了個懶腰。

    這個時候周懷星正好在水田那邊,觀察著水稻的生長狀況如何。

    在歷經一天的時間,上次來還不是特別飽滿的谷子,現在已經全都飽滿了。

    而且看顏色也都也夾雜著金黃。

    尤其是在這個陽光的午後,更加看起來金黃一片了。異常的乍眼好看。

    “嘖,我怎麼記得這里的水稻昨天還是情侶情侶的,這怎麼才過去一晚上,就成熟了?”

    白染十分好奇,一直盯著水稻看,

    她清楚的記得,昨天晚上還是綠的呢。

    這現在倒好,只過了一晚上,怎麼就變了這麼多?

    一旁的白遠听到後,也看了過來。

    和白染的神情差不多,都是在看到後愣住了。

    直播間里,

    “不可能吧?我怎麼記得昨天晚上,這片水田明明就是綠的,這就變成金黃色了?成熟這麼快?”

    “我擦,這是真的嗎?就過了一夜?我懷疑我在夢里還沒有醒。”

    “那個什麼,你們說有沒有可能是因為光線的問題啊?現在不正好是太陽最毒辣的時候嘛?”

    “樓上說的還挺有道理的嘛。我覺得你說的對。”

    “雖然不太明白但是很牛逼就對了!”

    ……

    “周先生,這些水稻就是您上次送小姐回去的時候……”

    過了一會,白遠這才回神說道。

    “嗯嗯……”周懷星隨意地肯定說。

    白遠的呼吸都沉重了一下。

    沒記錯的話,自從上次離開到今天來,也就是十天不到,不管怎麼說,這就成熟了根本不可能。

    哦對了,也有可能是周前輩移植的時候,把苗也帶回來了。這也就是為什麼會成熟這麼快?

    嗯!一定就是這樣的!

    白遠給自己發現了一個完美的理由,終于能解釋清楚這個困擾了他一早上的問題。

    為什麼周懷星在這里開闢了一塊水田。

    “周先生,這麼多的水稻,你打算什麼時候收割啊?現在就是收割的最佳時機,……”

    白遠被自己給說服了,視線又落到了周懷星身上。

    周懷星問道︰“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正好現在很閑,還能把稻谷給烘干了……”

    把稻谷烘干?

    白染一臉問號地站在那。

    谷子收回去,不都是暴曬嘛?

    周懷星卻也沒有解釋什麼。

    畢竟在這座島嶼上,可不能相比外面的大環境。可以有地方用來曬糧食。

    如果收了谷子,就直接放在地上曬,那到時候都得和土地混合在一起了,壓根就不能分開。

    白遠說道︰“周先生,讓我們一起幫你吧,反正現在天色還早。”

    “那就多謝了。”

    周懷星正犯愁自己一個人要忙活到多久呢,沒想到白遠倒是先開口了。

    水田旁邊的白染,挽起袖子,一臉激動地開始摘谷穗。

    白遠把鞋子脫掉,然後卷起褲腳放到膝蓋上,便往田中走去,手里還拎著一個竹籃子,方便把采摘下來的谷穗放在里面。

    周懷星拿著短刀綁上一截樹枝,就當做是鐮刀,然後把采摘下來的水稻。從貼近水面的地方割斷下來。

    因為這樣可以便于在下一季節的時候,繼續栽種。

    早飯吃完的一個小時後。

    說水稻田里的所有谷穗,。在白家兄妹的協助之下,已經全部收割完畢。

    白染拎著一籃子的水稻沿著岸邊都堆放在了一塊用竹子編成的,遮雨板上。

    這樣的板子既然能遮雨,就不用擔心谷子會落到地上。

    “我丟!沒有想過,這樣野生的水稻,產量居然還能這麼多,我看怎麼也得有兩三百斤吧,就算不能比上袁老的雜交水稻,貌似也不差啥了。”

    “你在開玩笑嗎?這里至多也就有半畝田。一個多星期的時間,谷穗全都成熟了,如果把這樣的時間差距的得失情況也加上的話,我想雜交水稻,未必趕得上這野生水稻的產量吧……”

    “我操!那是不是就是說,如果周神一季又一季的種植,那麼還沒吃完第一季,第二季的水稻就跟上了?”

    “太六了!按照這個邏輯推算,周神不就有吃不完的大米了?我操!”

    “我認為別的主播,現在應該要氣的吐血了,就在他們,還苦逼的吃著野菜,野味的時候,周神,都已經能吃上大米了……”

    周懷星的直播間里,幾百萬的粉絲算過之後,被徹徹底底的嚇了一大跳。

    一季又一季的收割種植,全年不會斷。

    “周哥哥,接下來要干什麼?我們需要把這些骨子放在哪里曬啊?”白染,抹了把額頭上的汗水,隨意的問道。

    這附近除了石堆就是泥土打谷子,放在任何一個地方曬的話,不用做都知道肯定收不回來了。

    更何況,這地面上的泥土,起起伏伏。等到曬完谷子里全都是泥土了。

    “這樣,你們就負責把谷粒和睫干區分開,然後別的事情交給我就好。”

    周懷星,拿起一根做了一個標準的示範。

    一只手捏起谷穗的睫干,穿過小竹筒,使勁向上一拉,谷粒就會脫落。

    白家兄妹照周懷星所說的去做。

    周懷星拿著斧子忽略掉白家兄妹疑惑的目光,朝叢林外走去。

    等到他的身影叢林回來的時候,手中還拿著兩個青石。一個像一個圓柱,長約半米,直徑有三十多米。

    另一個則是橢圓形的,看起來直徑超過一米二,厚度也得有一尺左右。

    這兩塊石頭加起來,看上去最少,最少也得有四百元可是在周懷星的手中,就像海綿一樣,一手一個,就能輕松,拎起來。

    白家兄妹的直播間里,已經有不少人瞠目結舌。

    “好牛的力氣!這兩樣東西加起來最少都有四百斤了吧,他居然就這麼給冰回來了?”

    “這也太牛逼了吧!我起初還在懷疑那個長槍,有其他的可能是假的,現在我信了,那玩意兒可能真的有一千二百斤!”

    “不過你們說他是在哪兒找到的石頭?圓的,也太正好了吧?”

    “你那個什麼,這博主剛才不是拿了一根斧頭出去的嗎?能不能是他自己弄的呀?”

    “不可能!這才過去半個小時,怎麼可能用斧頭鑿出來?”

    盯著周懷星手中的這兩塊大石頭,很多人都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其形狀,看上去,全然不像是自然形成的。

    砰!

    周懷星走到了木屋外面,把兩塊石頭放在地上。

    他拿起隕鐵長槍,槍尾在圓柱石和圓形石的中間都鑽了一個圓孔。

    剛剛還不明所以的白家兄妹,現在徹底看明白了,周懷星,采用這兩塊石頭和幾根木頭,組裝成一個石碾子。

    以至于想讓十年只固定在地上,做完形就把長槍拿得出來,在底座的圓形石頭中間穿了個孔,整個石頭釘在地上。

    貫穿了圓柱石上用的木頭,這個時候,也在隕鐵長槍身上穿過,只要輕輕推動長槍,十年之就會繞著大圓盤滾動。

    ………………

    直播室里。

    張雨徹底被周懷星給迷上了。

    用斧頭去找青石就能鑿出一個石碾子,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好好的神器,竟然被他用來固定石碾子,還真是物盡其所。

    對于這個時點的作用,張雨猜測,肯定和白家兄妹摘取的稻谷有關。

    第一。稻谷殼必須要脫掉以後才能成為大米。

    但是在遠古時期,還沒有打米機的出現,想要脫殼,就必須要用水車帶動,或者是讓驢推著石碾子進行。

    周懷星現在身處荒島,打米機肯定不會有,那就只能用石碾子了。這是給水稻脫殼的必殺技。

    現在只要把谷粒都曬干了,在平鋪到上面時,輕輕滾動幾下,就能脫殼了。

    “哎我去?周先生為什麼要把谷子倒大鐵鍋里?”

    川上喜江十分疑惑。

    水稻收割,不是需要曬干嗎?

    為什麼周懷星要把白家兄妹好不容易弄好的谷子,都倒入大鐵鍋中?

    其他人對水稻的收割,知道的並不多,所以那三人也只是坐在那里安安靜靜的,看著直播間。

    但是一旁的張雨,感覺腦袋很木,十分看不懂,周懷星的這一波操作。

    “我去!周神這是在作甚?谷子說過了,不去曬干?”

    “不會吧,不會吧,他想直接炒熟吃了?”

    “誰家大米不用脫殼,就能直接炒熟吃?你家怎麼這麼牛逼?”

    “我還是搞不懂,誰能出來給我們解釋一下?”

    無人機還在鍥而不舍的跟著周懷星的動作,而是隨意的調整拍照的角度。

    看到他毫不猶豫的把谷子倒進鍋里,很多人就引發了好奇。

    根本沒有人能猜出他到底想要干什麼。

    “哥,你說這個,他到底想要干什麼呀?”

    白染滿臉問號。目光又再一次放到了周懷星身上。

    可是她怎麼都想不明白周懷星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白遠搖頭,說道︰“我也搞不清楚,周先生的想法總是那麼清奇,或許只有周先生自己才會明白。”

    “哦……”白染失望了一下。

    正在此時,周懷星升起火焰網在下面放了一些木柴。

    挽起衣袖又在鍋中試了試溫度。

    等到下面的火開始熊熊燃燒起來時,周懷星這才五指並攏,好似把手當作了鍋鏟,在鐵鍋中,上下來回的翻炒。

    “我擦!我明白了。周神,這他媽是在練鐵砂掌啊!”

    “鐵砂掌?!我的媽!還能這麼玩兒,就用剛剛采摘的谷子?”

    “難道是因為。炒沙子會難受,所以周神這才選擇用谷子替代?”

    “我的媽媽!什麼時候,咱們的谷子也能收啊?我也想練鐵砂掌!”

    “太溜了,太溜了,這就是周神解鎖的新方法!”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我在荒島上直播修仙”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