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四百零二章水天一色



    第四百零二章水天一色

    孟贏說完,長劍已然出手,而王禪當然一躍而起,卻是向著大江飄飛而去。

    在他們的身後,一個姑娘家的劍也悄然而至,竟然比孟贏的還要快一些,一劍刺向倒退著向大江飄風的王禪。

    來人正是青裳,而剛才王禪知道青裳已經追來,不想讓她知道這些事,也是不想傷害青裳,所以說一些惡事故意激著孟贏,讓她主動出劍,這樣青裳就不會猜出兩人的關系,也就更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大江依然明亮如鏡,一老一少師徒兩人同時向王禪擊去,劍氣之中沒有絲毫謙讓,在這一刻就連孟贏都想趁機殺了自負的王禪,而王禪卻依然如故,瀟灑自如,在大江之上如履平地。

    剛才王禪在一躍的同時,順手還把臉給蒙上一塊黑布,此時面對著青裳與孟贏的劍也不敢大意,因為他還不想使出天問九式。

    兩把劍一上一下,孟贏在上,而青裳反而在下,師徒兩人到是配合得天依無縫,可這大江如此寬闊,任何人的氣力都有限,若兩人如此追擊,那麼任誰在氣力減弱的那一刻,就會掉進大江,而那時就是最好的機會。

    可王禪當然不會如此不留余地,他見兩劍來襲,身子故意向下一落,腳向後一踏大江之水,人反而如一條躍出水面的魚一樣,掠過水面,如一只燕子掠水一般,用劍一劃水面,人卻如箭一般的向堤壩之處飛去。

    而回飛的身子卻正好從青裳的裙擺之下輕輕掠過。

    “師傅,他就是九宮連環殺手,不能讓他逃了。”

    青裳身法快捷,雖然一時羞澀,可還是不忘提醒師傅,務必要師徒聯手,為楚都除害,一副為國為民的俠女情情。

    她的身姿見王禪從自己身下掠過,卻也不急不慌,身形一個倒轉,在江面之上扭動一下,腳尖輕點江面,踏波而行,朝著王禪追去。

    而孟贏則一劍擊在江面之上,人才得以轉過身來,一劍斜刺王禪。

    三人這一追一回,在大江之上,那巨大的明月映在水中,身影如同三個飄飛的神仙,穿梭在月空之中。

    只是孟贏那一劍斬下,巨大的月影瞬間變成數不清的銀色碎片,像是一片玉鏡被擊碎一般,鋪滿了整個江面,江面上也是銀光閃動,像是炸開了一樣,可慢慢的一圈一圈的這些銀光又向中間收了回來。

    水中的月光,縱是你再強的武技于他而言,並不損半分銀色,當水面平靜之後,月亮依然還是月亮。

    “你這老賊,如此下流,竟然把本姑娘的裙擺都給劃破了,還不拿命來。”

    青裳在水上踏了三步,發現竟然比先前更靈活了,這才知道自己裙擺竟然在剛才那王禪一閃而過的瞬間,被王禪的劍給劃了一個口子。

    原本大周的裙子,只有高貴的世族大富人家才會穿得起,所以裙擺也相對要小一些,這樣若是走路也就限制了步伐,讓女孩子天生就只能小步輕移,看起來十分妖嬈。

    可若是較量起武技來,那麼就要吃虧了,許多人都會把裙擺向上提一些,這樣有利于大步向前。

    剛才王禪在那一瞬間也是靈光一現,童心一起,所以才朝上撩了一劍,這樣把青裳的裙擺給劃了兩個口子,這樣青裳在江面踏波而行也就方便得多了,而且王禪也怕青裳因為穿著裙子,所以步履小,若是氣息不夠悠長,那麼掉在水里就不好玩了。

    可青裳那管那麼多,因為邁步忽然就大了起來,所以這才發現自己的裙擺初劃破了,所以一急之下未經大腦思慮就罵了出來,可這一罵反而讓自己羞得臉紅。

    幸好人已到堤壩之上,若不然就憑這一句怒罵,就有可能影響氣息,而掉在大江之中。

    可後面依然在高處回飛的孟贏就不一樣了,一听之下,撲哧一笑,人在高處,卻已無力回飛到堤壩之上,卻一時跌落,人就更加驚慌,雙手在空中亂抓著,就怕在兩個娃娃面前出丑。

    “徒兒救我。”

    這是快跌落水中的最後一聲,可孟贏還是最終沒有掉落江中,只是一身給濕透了,因為王禪一劍刺向大江,大江之中銀光四濺,自然激起一片浪花,而這片浪花卻帶著一股無形的內勁,托住孟贏把她一送,這才穩穩的站在堤壩之上。

    “師傅,你沒事吧,都怪徒兒一時口誤,讓師傅見笑了。”

    青裳也顧不得再殺王禪,一躍奔了過去,扶著孟贏。

    “徒兒,你是個姑娘家,以後說話可得注意些,莫讓這老賊笑話了,師傅教你的劍法今晚就盡數使將出來,我就不信憑我師傅兩個的劍法,還贏不了這老賊亂七八糟的下流劍法。”

    孟贏明明知道是王禪,可話卻依然說得十分難听,而且說王禪的劍法亂七八糟,可她卻一點辦法也法了,一招之間險些落水,如此尷尬,心里怎麼也不舒服。

    “好師傅,不過等徒弟問他兩句話再殺他也不遲。”

    王禪此時站在一枝蘆葦之上,隨著微風飄蕩著,劍卻別在腰後,如此英姿倒也不失風流倜儻之色。

    “老賊,還不快自己報上名來,鬼鬼崇崇,竟然敢闖入楚國令尹府,偷听本公主與師傅的私話,既然如此你今夜免不了一死,你還是自己報一下自己的姓名,本公主可以給你留一個全尸,若不然本公主一定會把你碎尸一十八塊,以報楚都十八個無辜百姓的仇。”

    青裳說得義正辭嚴,可心里卻也沒底,因為若是與人真的對敵,憑剛才王禪所表現出來的武技,就那上撩的一劍,就可以把她劈成兩半了,可她現在還活著,心里也不知是憂是喜。

    “哦,青裳公主,你竟然想知道我的底細,我的名號,這到奇怪了。

    我年歲這麼大了,已對你這樣的小姑娘不感興趣了,可名號還是可以告訴你的,不過就算我說出來,你真的會相信嗎?”

    王禪冷笑一聲,身體沒有半分動靜,話卻說得有些讓人難受。

    “老賊,你若是不敢說就算了,反正也是藏頭露尾之人,本公主知不知道都無所謂了,今天有師傅在此,想來你想逃也別妄想了。”

    青裳還是有些疑惑,她一路追來本來應該追得上的,可不知為什麼,卻總是差了許多,而且王禪知道這個地方,她卻不知,而她的師傅也知道這個地方,所以她總是奔過了頭,再回首時才又重尋方向,這才給二人有機會聊了這麼長時間。

    剛才她從蘆葦上飛來時,看著兩人才開始動手,也就有了疑惑,現在听王禪故作老沉的話,而且說得如此露骨,心里暗想,說不定這黑衣人與自己的師傅是認識的,那自己也不能搶了她師傅的風頭。

    “好吧,我就告訴你,我就是楚國左相鬼谷王禪,你怕了吧。”

    王禪自報家門,只是依然裝作老沉的語氣,可青裳卻是冷哼一聲道︰“你是鬼谷王禪,我還是鬼谷王禪他娘呢!”

    這話一說完,人都已飛出三丈直取王禪的腹部。

    青裳也有自知,知道眼前的黑衣人武技了得,而且輕身功夫精湛,所以不敢大意像刺普通人一樣,直取煙喉,而是腹部,用意十分明顯,就是殺不死,那麼只要刺傷一點總算是好的。

    而身邊的孟贏本來想笑的,可見青裳居然不信,還一劍刺出,她也不得不趕忙一劍再取王禪的腳下。

    這是一種密切的配合,一個用劍刺人難與躲避的腹部,一個刺人的腳下。

    由此一來就算王禪能避開青裳的劍,可若是孟贏的劍刺到他的腳上,也不是一般好受的,縱然刺不到他的腳下,那麼腳下的蘆葦也會被斬斷,王禪必然失去支撐的蘆葦,若師傅徒兩人一直佔據著下方蘆葦,那王禪就會處于下風,再高的輕身功法,可也得落足呀。

    而孟贏剛才也是一楞,未曾想王禪一點也不避諱,竟然真實的說出自己的名字,可也正是如此,而青裳卻是半點不信,反而更加怒火中燒,就像是少女心中那一股藏著,壓著的戀情,忽然之間遇到了一種挑恤,一點火苗,蹭的就竄了起來。

    如此說明,青裳雖然壓制著,畢竟她與白公勝有情在先,可對于王禪這種人的感情,只能自己騙著自己。

    可王禪卻不說別人,卻自己報自己,這就讓青裳覺得黑衣人想嫁禍王禪,心里生氣,這一點就燃了。

    “你們的劍法不錯,老朽就陪你師徒兩人玩幾招,只是不知這套劍法叫什麼名字。”

    王禪一劍下挑,擋住裳的來劍,順勢居然把自己腳下的蘆葦一劍斬斷數根,這樣縱是孟贏的劍攻來,也失了所有目標,就連想斬蘆葦都沒有機會。

    而他卻是縱身一躍,人卻向蘆葦叢中間奔去。

    孟贏與青裳再次一驚,王禪雖然語帶不屑,可就憑這一招料敵在先,先發制人的招式就有若天成,在她們眼里已是無可挑剔了。

    這種招式,就像是知道對手想打什麼地方的目標,卻在那一瞬間把目標所有的變化都撤去,讓一個壯汗一拳打在空處一樣,有力無處使,有劍無法變,空憋著十分難受。

    孟贏此時才真正知道王禪的厲害,搶先一步踩著一根蘆葦,奔王禪追去。

    “裳兒,這個老賊武功高強,千成小心,用水月劍法。”

    孟贏算是回復王禪所問,也是在提醒青裳。

    水月劍法該是師徒兩使得最精湛的劍法,所以在此時使出,也是想讓王禪出些丑,至于能不能真的殺了王禪,就連孟贏都不清楚了。

    王禪一听,心里也是嘿嘿一笑,剛才在大江之中,那才是真正的水月之境,可如今在蘆葦塘中,人都在蘆葦上飛躍,竟然施展什麼水月劍法,這不是失了先機嗎?

    可他還未得意完,只見整個天地之間已沒有什麼蘆葦地了,王禪險些一腳踏空,卻也憑著一股不息的陰陽之氣,再次躍升起來。

    此時天上有一個巨大的月亮,而腳下也有一個月亮,王禪發現天上地下全是月光,如此一來連他也分不清那里的月亮是真的,那個月亮又是虛幻的倒影了。

    這就是水月劍法的精要,水天一色,月在蒼穹,月在水中,有如兩個鏡想一樣。

    王禪此時感覺有些飄,像一雲一樣,飄在天上。

    可王禪知道這並非是因為他輕身功法高超,而因為青裳師德劍法之中本身就帶著陰符之術,劍法一施展開,就好像在天地之間布了一個鏡相的空間一樣,若是王禪破不了這個空間,或許他會死得很難堪。

    不是掉到蘆葦叢里,就會被雙劍刺死在半空之中。

    而他卻雙不能施展天問九式,因為剛才已經說了,孟贏也堵住了他的嘴。

    那麼怎麼辦呢?

    王禪在那一瞬間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知道水里月亮再怎麼亮,它本身就是一個映像,一個月亮的影子,在這個時候,人的影子只能是天上月亮所投射出來的。

    所以在那一瞬間王禪還是分出了方位。

    只是這個影子卻有失常態,並不在他的腳下,更不在他的頭頂之上,而是在他的正前方。

    王禪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一劍朝著自己的影子刺去,意圖一劍刺穿整個水月劍法的陰符之局。

    “拿命來!”一聲嬌斥正好從他的影子里沖了出來,一個姑娘家一劍刺向他的咽喉。

    王禪听著聲音就知道來者是誰,竟然是青隻,一身蘭衫,劍光閃閃。

    可而他的身後,身下,身上同時也有三把劍刺向王禪。

    王禪有些郁悶,不知為何這兩個敵對的女人,竟然在他的面前如此團結,而且似乎也熟悉這一套劍法。

    “徒兒,水月玲瓏。”

    這聲音當然是青隻的師傅田淑雅說的,這在提示青隻劍法的攻勢。

    玲瓏八面,在這一瞬間,剛才的水月劍法一瞬間變成八個面了,除了剛才的上下左右,此時又多了四個面。

    而且這四個面都是一樣的,都有一片巨大的月亮掛在天空,八面如一,八面一體,八面玲瓏。

    “哈哈,來得正好,老夫好久未與故人相見了,卻不想來就來了兩個老的,還有兩個小的,如此艷遇實在上天賜鴻福。”

    王禪一個側身,避開青隻的劍勢,木劍在鐵劍之上一蕩,人已越來青隻,換了一個位,他想從青隻這個空位穿出去,說實在的,如此變幻,王禪在不用天問九式的情況之下保不準為落敗。

    所以他想借青隻的身位逃出此局。

    “誰要你來的,老娘與你是敵非友。”

    孟贏還是從月光之中一劍刺向王禪的頭頂,卻還是回了一句話。

    王禪知道這一句話並非對他說,而是對著青隻的師傅,田淑雅說的。

    “哼,憑你怕拿不住他,還不變陣。”

    “裳兒,水天一色。”

    王禪本想逃出水月劍法之局,可一出去,卻遇到了孟贏的劍,而其它七面,同樣有鐵劍襲來,王禪在空中一抖,不得不逼著自己創出一劍八式攻出,劍勢完全籠罩在自己身邊,八式分別擊向八個玲瓏之面的來劍。

    對于王禪來說,在吳國雁落峰,他一劍刺出三劍天問九式的招式,那時一劍的幻化就是八十一招式,現在只是一劍八式,算起來也並沒有什麼,只是現在的是自創,而天問九式卻是已習會精要的大成劍法。

    可當他劍法刺出之後,發現身子忽然之間變得空蕩蕩的,剛才還八面玲瓏,八面月光,可現在只有一個月亮,而自己像是身處虛空一樣,自己在圍著月亮在轉動。

    此時八面無向,似乎變成一個方向。

    王禪心里還是驚異,如此劍法當不比在吳國南海婆婆的天地乾坤劍法差,只是此水月劍法更加幻化,而天地乾坤劍法更加剛烈一些。

    而現在四把劍可能變成無數把劍,從無數個方向刺向自己,就算自己此時使出天問九式怕也沒有了方向。

    “老朽就不陪你們玩了,孟贏,淑雅,老夫走了。”

    王禪邊說邊左手從腰間忽然抽出鐵劍游龍大吼一聲︰“游龍出鞘”

    只見一團火焰像無數火龍一樣,向四面八方奔去。

    而王禪當然不想再跟她們再玩了,心里也明白,順著火焰一躍而出,縱出了這水月劍法之局。

    水月劍法之局,剛才本就在一片蘆葦地上布的,那麼無論如何布置,都無法改變它的存在。

    所以王禪其實早就有所準備,這游龍劍一出,火焰大作,那麼自然會焰起地上的蘆葦,而不管這水月劍法如何變幻,只要蘆葦一著火,那就像火克水一樣,幻局變得真實。

    而王禪當然趁此機會溜之大吉,面對四個女人,王禪沒把握在不傷人的情況之下,全身而退。

    而且他也知道孟贏與淑雅之間只是因為自己這個共同的敵人才團結一起對敵,可若共同的敵人一消失,那麼她們的矛盾自然會顯現,這些矛盾只能她們自己處理了,王禪可沒有興趣听,也不想過多知道別人的秘密,因為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