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九十二章四塊畫布



    第三百九十二章四塊畫布

    王禪帶著四幅錦布走了進來,選還是朝著楚王一揖道︰“王上,小子只是憑猜測畫此四幅畫作,並沒有明確的指示,大概也只能猜出一個身形,年齡而已,至于相貌就全只是隨意而為了,還請王上看了勿要見怪。”

    王禪說完把四匹錦布遞給楚王,自己則坐在位上,開始喝著茶,此時阿大也跟了進來,開始給幾人換茶斟水。

    楚王首先打開第一副,只見布上畫著一個佝僂的老人家,穿著灰布衣裳,頭發花白,一臉皺紋,可有一點卻十分突也,卻是這位老人家的眼神十分凌厲,像是帶著深深的仇怨,讓人映象深刻。

    楚王一看,知道剛才王禪已經說過,應該是一個老奴,與普通的老奴並沒有兩樣,而且似乎年歲比普通大富之家的老奴還要大得多,畢竟在楚都若是如此年歲的老人,要麼已死,要麼也不會再有精力出來做事了。

    此畫看起來普通,但在王禪的筆下似乎又不普通,因為王禪是在畫殺人凶手,可布上卻並沒有標注是那一起的殺人凶手。

    可楚王還是望了望子西,子西此時正盯著楚王,他對此也十分關心,見楚王望來也是有些疑惑。

    楚王再看第二副,同樣是一個老奴,身姿與第一副一模一樣,只是臉型似乎不一樣子,而且眼神也有了變化,卻是一副得意之笑,得意之中卻又帶著詭異,沒有剛才第一副那般明顯,卻讓人難與明白其意圖。

    楚王心里也是嘀咕著,剛才明明王禪講過,只知其身形,這一點該有可信之度,畢竟以王禪之能,若要推測出凶手的身形,力度還有姿態應該不是難事,所以剛才王禪特意說明,只重其形,不重其像,可兩副圖唯一的區別或許就是這佝僂身材之外的面貌與表情。

    楚王心里疑惑,可卻並不說話,而是再次看了看子西。

    如此一看,到讓子西心里更加不好受了,剛才王禪明明為他開脫了罪行,難道此時又會借畫像來反水,這讓子西也是有些著急,畢竟此時畫在楚王手中,他縱然是楚王的叔父也不可直接讓楚王拿與他先看。

    楚王面色是越來越凝重,再掀開第三副時卻是一笑,可這笑意里卻又多了一份憂慮。

    因為第三副里的人像是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十分漂亮,也十分端莊,身材豐盈,玲瓏有致,更難得的是,其五官十分標致,皮膚十分白淨,而且略帶微笑,儀態萬千,身上的衣服卻只著一件青衣,像是王禪沒有彩泥一樣,衣服都十分普通,此女雙手合在腰間,卻是在作揖的樣子,身姿讓人心憐,表情讓人失魂,而那淺淺的笑卻又讓人見之難忘。

    楚王摸了摸頭,思慮著。

    心里在記憶里盤算著,似乎覺得此女似曾相識,可卻又有些悵然若失,畢竟此女依畫上年歲要比他大得多,算起來只是豐盈猶存,可年華已逝,因為她的頭發也略顯蒼白,眼角幾道魚尾之紋十分明顯。

    楚王再次看了看子西,接著又看了看子閭。

    此次兩人同時有些恍忽,不知楚王如此連番來看到底是什麼意思,更弄不懂王禪畫此畫作何意。

    心里都有些忐忑不安,雖然近在咫尺,卻不能湊上去看,生怕畫像里就是自己,這會不打自招。

    第四副畫只有一個背影,一身青衣,衣裳節儉,腰間挎著一把鐵劍,雙手後背,發鬢高束,身材修長,端正而平穩,衣裳似有飄動,看起來所畫意境該是臨江而立,目視前方。

    楚王此次的疑惑卻又更重了,眉頭卻更加緊蹙。

    此次楚王不看子西也不看子閭,而是盯著王禪在看,此時的王禪發髻也是如此,衣裳也是青衣,身形到也相似,只是此時坐在椅上,而劍卻在桌上,若是王禪臨江而立,與此副畫實是難分真偽。

    楚王一看,也是悠悠一笑,把四副畫遞給子西道︰“兩位叔父,你們也一起看看,本王到看不出什麼所以然來。”

    楚王說話卻是對著王禪,可王禪一臉悠然,連楚王都不理,只顧著輕撫茶碗,在吹著茶水,那傲慢的樣子實在是天下無一了。

    子西十分鎮靜的雙手接過畫布,把畫布攤在與子閭相接的茶幾之上,兩人一看,見是一個老奴,十分佝僂,心里像是舒緩了許多。

    可子閭再看這佝僂的面容之時,還是一驚,盯著子西。

    “二哥,這人怎麼有點像你呀,實在太像,若是你佝僂的著身體,再弄一件下人的衣服穿上,左相大人的畫布之人還真就是你。”

    子閭表現出一種異常的興奮,說完看了看一臉憂慮的子西,再看看王禪卻是露出詭異的笑,有些感嘆王禪的筆竟然畫得如此如生。

    “放屁,你今日是不是喝醉酒了,老夫怎能如此,剛才左相大人也說過,他只能推測身姿,並不能畫出其容貌,若是連容貌都知道了,還用得如此麻煩嗎?

    再說了,老夫腰桿可直得多了,難道你是覺得老夫像布之上佝僂磕背如此不堪嗎?

    若是你現在不好好躬身自省,至你老了,或許就是此番模樣。”

    子西說完連自己都是一驚,在子閭眼中像是子西,可在子西眼中這個人的容貌又有些像子閭。

    而子閭也是再次一看,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摸著臉上的胡須,端詳著畫中之人,若不是眼神不一樣,若不是這里實在沒有準備一塊銅鏡,子閭還真會對鏡自視,這畫像中人還真的有幾分與他相似之處。

    “左相大人,你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子閭說完,王禪並不言語,只是略一伸手,示意其再往下看。

    可子西卻是有些躊躇,他不比子閭,其實他能從畫像之中想到畫中之人,所以此時他並沒有發火,若說他認為畫像中人是他,那麼他早就跳將起來了。

    這一切的變化與表情,當然也逃不過看似無意的王禪眼中。

    “你喳喳呼呼的做什麼,就算畫得是你,又有如何,難道你就是九宮連環殺手,如此荒唐之事,你這麼大年歲了還想得出來,就算說給楚都三歲小兒也知道你沒有這個本事。”

    子西的話還是透著心里的一種震驚,所以借說此怒氣之話的同時,也在故意掩蓋著自己急促的氣息,邊說也邊把第一副抽開,再看第二幅。

    第二副畫,與第一副並沒有多大區別,所以兩人也不吭聲了,只是盯著畫中之人的容貌。

    “二哥,這第二幅我又不明白了,與第一副幾乎一樣,只是第一副像是你在仇怨我而罵我的樣子,可第二副又像是你藏著什麼好東西不給我的樣子,可他們看起來就是一個老奴。”

    子西听著子閭如此兒戲的話,半響都沒有發火,只是看著畫中之人,連理都不理子閭,可見第二副畫給他的震憾還要比第一副深。

    “二哥,為何不說話呢?

    對對對,左相大人剛才說過,只知身姿,凶手年歲已大,左相大人也不知其容顏,所以就用想著在下的與二哥容顏畫在一起,這看起來也有點像在下老的時候,佝僂著背。

    可在下就算老了,也不會有如此莫名其妙的表情呀!”

    子閭還是有些醒悟過來,也猜想王禪本來只知身姿,卻不知容顏,所以一時就把自己所見的人畫了上去,這說起來對于一直喜歡搞怪的王禪來說也不算奇怪,畢竟少年人的喜好無常。

    一邊的屈江平卻是有些驚異,他也算是楚國的賢才,對楚國的歷史多少也有些了解,此時听著二兄弟說起,知道王禪決不會因為不知凶手的面容而隨便就把子西與子閭畫在畫布之上,而是另有其它原因,他的心里隱隱察覺出一絲猜測,卻又不是十分明確。

    子西把第三副畫打開,只見里面的女人像是對著他在笑一樣。

    子西此時身形一震,無意之中,左手的茶碗竟然掉落在地上,可他卻無動于衷,只是盯著畫中之人。

    子閭一看,卻又有些莫名其妙了。

    “二哥,你為何如此失態,連茶碗都掉落了,難道你真的認識畫中之人?”

    “放屁,我怎麼會認識畫中之人,這種婦人在楚都不知有多少,難道你認為我堂堂楚國令尹會對此有意,越說趙沒體統。”

    子西說完,把第三幅畫抽開,留下第四幅畫。

    “二哥,我還沒看清楚呢,剛才只是看了一眼,怎麼覺得如此眼熟,快給我再看看。”

    子閭也是真性情之人,而他心里也有疑惑,伸出手想讓子西給他第三幅畫。

    因為第四副只是一個男人背對著,並沒有什麼可看之處。

    “一點出息都沒有,見個女人長得三分姿色就如此不顧身份,第四副難道你沒有興趣嗎?”

    子西不給子閭第三幅畫,卻指著第四副畫在說。

    王禪一看,悠然一笑,也不言語。

    “二哥你說那里話呀,我只是看剛才那婦人有點眼熟,所以想多看一下,不給就不給,我也能想得起來。”

    子閭有些不解,以前年少的時候嘛,兄弟如此到也正常,可現在都是楚國重臣,不知為何子西卻處處針對于他。

    “對對對,我想起來了,這個婦人有些像青隻,不對,不對,有點像青裳,反正就是像她們倆姐妹。”

    子閭的話像一塊石子,一時之間在堂屋里拋出,激起了一圈圈浪花。

    可畫此畫的王禪依然沒事一樣,任誰也猜不透他的心思。

    楚王此時也是領悟過來,剛才他一直在看子西與子閭,是因為前兩副其實與他們還是相像的,第三幅這婦人之像,其實並非一個人,而是青隻與青裳的合體,剛才他未想明白,可此時一此子閭提起,也是松了一口氣,與他所想還是沒有出入。

    子西呢听子閭一提,心里一驚,可還是像是得到提示一樣,此時才抬起頭來看著王禪。

    “少年人就是不一樣,剛才都已說是只知其身姿,可卻也太過頑皮,太沒氣度。

    第一副像看似像我,其實更像萬財賢弟才是。

    第二副與老夫還有些像,也像四弟,看起來左相大人就是依此而畫。

    至于第三幅實讓老夫失望,剛才見你對著葉女望穿秋水一般,還以為你喜歡葉公之女,對其戀戀不忘,可弄了半天,竟然把小女與青隻佷女的容顏合體在一起來畫,難道這都是左相大人所喜歡的人嗎?

    實讓老夫難與接受。

    這最後一副,就畫得更離譜了,竟然把自己的背影畫在上面,難道你是想讓司敗府依此來捉拿左相大人嗎?”

    子西此時竟然把自己的想法全盤托出,也是為了掩飾心里的震驚。

    因為王禪說過,潛藏在楚都的妖人是子西的舊識,所以子西看一副比一副更加驚駭,因為他也能猜出畫中之人。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