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九十章舍我其誰



    第三百九十章舍我其誰

    楚王一听,到是十分體貼屈江平的良苦用心。

    “屈愛卿,你一直是司敗府副職,就由你來說說吧,剛才本王對相國大人所說,也實在有些疑惑,什麼夢魘妖人,什麼九宮連環殺手,實在有些復雜。”

    楚王說完看了看王禪,見王禪也是回之一笑,再看令尹子西。

    而子西也覺得剛才與王禪的針鋒相對始終于己不利,他心里有鬼,難免心虛,況且王禪所言的夢魘妖人,實也讓他放心不下,所以此時也並不反對。

    “回王上,昨夜四位同僚被刺身亡,實是不幸。

    今日清晨我在司敗府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幸得司敗子閭大人提醒,所以就來相國府向左相大人匯報案情,不想左相大人已得其下屬匯報,算得在下會有危險所以輕身而出,在半路之上救下微臣。

    來行刺微臣的是一個老奴,身形不高,但身法卻十分詭異,若是沒有左相大人,微臣現在也已橫尸楚都了。”

    楚王一听,微皺眉頭,此時他也知為何王禪會如此光火,原來刺客竟然光天化日之下行刺楚國重臣,而屈江平顯然一直支持于王禪的革興,也是楚王此時十分依重之人。

    楚王看了看子西,見子西也是有些驚慌,知道此事怕連子西也不清楚,所以才會心里緊張,再加上剛才王禪的話,已讓子西失了最後的依托,所以听得屈江平一講,有些意外。

    “微臣出門之前,細思四位同僚之死,傷口處雖然類似楚都九宮連環案,可卻與其不一樣,這也是在來到相國府听左相大人分析後才知。

    這一次四位同僚之傷口雖然也呈三角三傷之口,可四個人的傷口長度並不一樣,這就說明此行凶之人,用的並非一把凶器,而且除致命之傷外,其它兩處傷口是後來補上的,這一點可憑微臣多年經驗證明。

    所以剛才左相大人所言,此案與楚都一十八人的九宮連環之案並非同一人所為。

    左相大人對此也有深解,一是引蛇出洞,說明今天欲圖行刺我之人,也就是昨夜的凶手也不認識九宮連環凶手,所以想借行刺四位同僚,把九宮連環殺手引出,至于他們什麼關系,微臣也不敢妄言。

    另外一點,有可能是想嫁禍于人,讓楚都再次陷入恐慌。

    因為這四位同僚身份實在特殊,此點王上與令尹大人應該清楚,于此大朝之後,此四人正將受王上重用之時被刺身亡,由此可見,行凶及幕後之人意欲何為,就是要破壞王上興楚大計,警告有心抱效楚國之人。

    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要警告其它信任左相大人的朝臣,要讓這些朝臣遠離左相大人,孤立左相大人。

    無論是何原故,相信最終只要楚都有左相大人在,這些妖人的奸計決不會得逞。”

    屈江平雖然沒有直說,可楚王也是听得清楚,嫌疑最大的還是令尹子西,較之剛才王禪的針鋒相對,讓子西听得更明白。

    此時楚王與子閭都同時看著子西。

    只見子西面色蒼白,汗跡隱現,氣息也稍有紊亂。

    “王上,剛才老夫已經把楚都九宮連環命案的情況向王上作了詳解,此案的死者都是費無極府當年的雇戶,若說與費無極同朝的,在楚國怕也只有我與申老大夫,若是王上懷疑盡可把我與申老大夫一起關押審訊,老夫沒作此案,並不懼有人誣陷。

    至于昨夜命案,剛才屈大夫也已言明,與九宮連環殺手並非一人,那老夫就更加疑惑了,雖然老夫與左相大人在朝堂之上時有不合,可于此關鍵之時,任誰也不會做也如此不義之事,自己陷自己于不義之地,若王上有疑,今日就由四弟把老夫關押,老夫並無異議。

    剛才老夫一時焦慮,錯把兩案當成一案,還望王上見諒。”

    子西此時也是失了方寸,這兩起案子若是依他剛才的判斷,那麼最後全都可能扣在他的頭上,連他也不曉得是誰會如此做,而回想剛才王禪的話,子西也是越想越是糾心。

    最後本是該向王禪道歉的,子西也掛不下面子,只得向楚王道歉了。

    楚王一听,也是面帶微笑道︰“子西叔父不必在意,本王是你的佷兒,你是楚國王族,本王知道就算在朝堂之上縱有嫌隙,叔父也不會與楚國為敵,與本王為敵的,本王相信叔父。

    剛才左相大人之語,實讓本王憂慮,若說兩案非同一人所作,那麼左相大人所言也並不離奇,說明楚都此時已有數個妖人在楚都潛藏,對我楚國忠誠臣工實是不小的威脅。”

    楚王慢慢的清楚王禪剛才的話中之意,畢竟剛才王禪算是先把結論說出,所以三人都听不太明白,唯獨屈江平因為已知道王禪的分析,所以才清楚。

    “王上,不必憂慮,剛才小子雖然說得是氣話,可話卻也算得數。

    若是這些妖人還敢在楚都謀害忠良之臣,小子定不會輕饒,血債還須血來償。”

    楚王一听,臉上尷尬一笑,卻不知說什麼,他是楚王,在楚國之內自然是依律而為,不可能鼓勵私斗,可面對如此行凶之人,謀害的是本該為他所用的布衣朝臣,若說用律,那也得查清凶手,可現在凶手是誰都不知道,或許也只有寄希望于王禪了。

    這一點楚王還是深有體會,剛才的分析已經說明,不止一個妖人在楚都,那麼他們的目的又是什麼,會不會危及他自己的性命,還真是難與定論,所以他對王禪的說辭,也並不反對。

    “令尹大人,你不必忙著避嫌,而且我也直話與你說了,九宮連環案凶手聰慧有加,所布之局十分精巧,並非凡夫俗子可布,不是在下小瞧令尹大人,你還不夠格作此殺手。

    至于,昨夜的殺手,剛才在下也已言明,絕不會錯,此人是因大朝之會而有殺人動機,那麼大朝之會于誰不利,子西大人該十分清楚。

    至于這行凶之人必與楚國王族有關,而放眼楚國,除了令尹大人,司敗大人、司空大人之外,有利害關系的,許多都已是‘死人’了,所以在下才敢斷定,行凶之人必是令尹大人相識之人。

    若此人不是相幫于令尹大人,那麼此人就是有意想害令尹大人,令尹大人可否想得清楚。”

    王禪此次說得十分緩慢,雖然也是在為子西洗白楚都九宮連環命案的嫌疑,可話卻說得十分尖刻,對子西是一點面子都不留,自認子西沒有如此能力布此九宮之局。

    “得左相大人高看,老夫到也欣慰,九宮八卦之局老身確實沒有這個能力,可不知左相大人既然通曉易理,這也是列國揚名之事,為何也遲遲破不了此案,難道說行凶之人比左相大人還聰明一些嗎?”

    子西雖然心里感激王禪為他洗脫兩案嫌疑,可話卻也不對王禪客氣,脾氣也是十分倔強。

    “哼,小小九宮八卦之局到也難不到在下,只是此案十分蹊蹺,在下還不敢輕易下結論,因為此案可能涉及一些往日仇怨,在下也是為楚國平穩才如此慎重。

    而且屈大夫也精于此道,也清楚九宮八卦的卦理,你若想知,不若就請屈大夫再解釋一下如何?”

    王禪還是不想說明此案,所以推給屈江平來講。

    “江平,你就說說吧,老臣身為楚國司敗,卻並不懂易理八卦,而那日左相大人也說得明確,此案九個命案現場一共可以組成八個卦像,我知道你也精于此道,就當著王上還有二哥的面說說你的看法,以免大家都誤會左相大人。”

    子閭此時插上一句,意思在為王禪解釋,卻也在為自己開脫,若連王禪都弄不懂,怕是尋遍楚都也無人可解了,而屈江平也算是略懂易理,可以把其中難解之處說出,這樣也給王禪破案爭取點時間,同時也給自己留點顏面。

    “回王上、令尹大人、司敗大人,依左相大人分析,此案一共九個作案現場,布成九宮之局,第一日至第三日為九宮之縱列,依死者陰陽關系,可組三卦。

    同理,每一日第一次行凶之地,其三地,也可組三卦,正是九宮之橫列。

    縱橫交叉也可組兩卦,一共八卦。

    其中縱橫交叉兩卦陰陽相同,所以實際上只是一卦。

    依此而論,第一卦是山風卦,意指風行山止,止惑制亂,意指根除惑亂,回歸正道。

    第二卦,為風水渙卦,為風水相依,風助水興。意指水得風助,可利于擴建基業。

    第三卦為水火既濟卦,為水火相融,事可成功,意指小狐拉車,可達彼岸。

    第四卦為火卦,上火下火,日月當空。意指

    第五卦為水雷屯卦,起始維艱,積蓄力量,意指萬物萌芽,初始道艱。

    第六卦為火雷噬嗑,剛柔相濟,小懲大戒,意指依法治國,獎罰分明。

    第七卦與第八卦皆為山雷卦,慎言節儉,頤養天下,意指外實內虛,治國以實。

    此七卦卦意似有所指,可微臣解完,卻並不明其意,似此七卦是征對楚國現狀,首教人清除惑亂,扶楚歸正,其次得遇賢才,水得風助,可擴建楚國大業,。

    其後只要水火相生,則可事半功倍。

    再其後講復興之路需要積蓄力量,以備萬物復甦,其後講的是治國之道,當以法治國,剛柔並濟,賞罰分明,以至小有所成,慎言節儉,以民為實,以君為虛,正是外實內虛之理。

    如此釋意,實讓人難與捉摸九宮連環殺手之意,以微臣之智自不能解此卦像。

    此局還需左相大人詳察才可破解。”

    屈江平說完,也是看了看楚王與子西,還有司敗三人。

    只見三人也是一直在沉思,對于屈江平所解都有些摸頭不著腦,如此七卦竟然會出自一個殺手所為,誰也不清楚這里邊還有什麼明堂,三人此時才知此案的復雜,也是面色難堪,子西更是顯得特別尷尬。

    畢竟剛才他一開口就責難于王禪,現在屈江平把九宮八卦之意解了,可他們卻也是毫無頭緒,那麼欲破此案,還只能靠王禪,別人連門徑都找不著。

    楚王沉默已久,看了看像是沒事人一樣的王禪,知道王禪心里其實已經有了譜,只是他不願此時說出,怕的或許是其它原因。

    “屈愛卿所言,確實難解,看來一切還只能靠左相大人了,不知左相大人對此有何見解,屈大夫的九宮之卦不知解得如何?”

    楚王還是比較信任于王禪,屈江平雖然也精于易理,可卻只是通俗之解,這一點楚王也知道,畢竟楚王對于易理也略懂一二,八卦這七卦的易像,他也清楚,所以剛才屈江平在解的時候,其實楚王也是回想,可他卻也跟屈江平一樣,解完之後不得要領。

    楚王一問,子西與子閭都抬起頭來,有些不願,卻也不得不看著王禪。

    而王禪此時也達到了目的,一種舍我其誰的感覺。

    剛才那些話已經在三個王族身上布下了恐懼,對楚都潛藏妖人的恐懼,而要解這些恐懼,也只有王禪能辦得到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