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七十六章朝堂弄權



    第三百七十六章朝堂弄權

    清晨,微風輕拂,楚都從夢中醒來,大江上吹來濕潤的潮風,夾在明媚的陽光之中帶著一絲絲微寒。

    楚國的朝堂大殿之上,眾臣再次雲集,穿戴隆重,隊列整齊,大家都在等待著楚王上殿。

    十天一次的大朝會是楚國處理國家大事的重要朝會,楚國與它列國不一樣,地域遼闊,城郡眾多,不可能隨時都聚眾參與,平時雖然也會舉行朝會,但卻並不會召集所有朝臣,而且一些城主也不會參加。

    上一次朝會是十天前,三城回歸,也是楚國的大事,援令新的城主,賜封楚國空缺一年的新的左相國。

    而且在上一次朝會上,楚王還依禮封賜了六位上卿,也是當今楚王第一次大賜朝臥,上卿之禮也只有王候列國才有資格冊封,一般諸侯甚至連上卿都不能算,上卿是大周天子當年所封朝臣最高的禮遇,時至今日卻也成為列王族對朝臣最主的爵位,在楚國也是首次。

    而今日朝會也是六位上卿第一次大朝之日,此時朝會已按規矩,在大殿兩側前列分置了三把莊重的椅子,還有六張茶機,受封上卿者可以見君王不行大禮,可以坐在朝堂之上,算是朝臣的重高尊享,如此尊享也向群臣示範,只要忠君愛國,為楚國而謀,自然可以達到受眾臣朝陳的尊寵。

    眾臣右首坐著當朝令尹,楚國百官之首子西以及楚國司敗大人子閭,中間的椅子空著,是留給楚國司空子基的座椅。

    左側首位同樣坐著楚國三朝元老,上卿大夫申包胥,曾經為救楚國于危難,只身前往秦國,大秦國大殿哭訴七日的楚國賢才。

    其次是為楚國贏回巢邑三城,出生就被楚王封為“楚國靈童”的新任楚國左相國鬼谷王禪。

    第三位是治城有方,戎邊安民,為楚國守北邊四城,守楚國北邊國門的葉城城主葉公沈緒梁。

    子西身後站著的是武將,駐守各處的將軍,還有一些遠來的城主,以及其它楚國王家世族權貴重臣。

    (在此時的大周列國中,武將的地位遠高于文官,雖然許多列國稱霸實際得益于治理內務的相國,但武將卻是可以征伐保國的基石,在諸多列國之中,依然以武將為首,楚國的令尹、秦國的左庶長,齊國、吳國、越國的中將軍等都是百官之首,而在楚國右側依然是最尊貴的一側,高于左側。)

    王禪一方身後列隊站著的清一色都是文臣,有子西、子基、子閭的屬下,大部分都是一些異性官員,這些人即不是楚國世族權貴,也不屬于任何一個權貴之族的圈子,現在所能依賴的也只有坐在前列的三位上卿了,算起來是王禪此次入楚之後革興楚國弊端,中興楚國最大的支持。

    這些異性朝臣,也都一心為楚國而謀,卻沒有太多機會一展所長,重要的職位都被權貴把持,所以他們站在也稍遠一些,幾乎都是一些偏遠卑下的職務。

    而王禪身後則站著一個人,此人王禪十分欣賞,這段時日他的下屬也與此人接觸較多,為破楚都奇案,也成為了王禪另類的助手,他就是司敗副職屈江平。

    他雖然是司敗副職,算是眾多異性文臣中職位較高者,可他卻並不與楚國權貴有過多交往,平時與那些權貴王族也拘于司敗府之事。

    而且在司敗府,大量案子司敗子閭還要仰仗于他,而他是文官,自然也只能站在王禪一側,此時他依著排位,站在王禪的後面,也算是一種支持。

    清晨的陽光,來得有些早,此時自大門而入,一道陽光正好射進大殿中間,把兩側的朝臣分開來,楚王正是踏著陽光,從大殿門口進入楚國大殿。

    平時楚王上殿都是從王座之後一則大殿後門走進來,這一道後門可以直通王宮後院,楚王下了朝就可以回去休息。

    可這一次楚王有意繞了個彎,從大殿正門而入,一切似乎都顯得不一樣,顯得莊重而神聖。

    楚王一進大殿,到讓一眾朝臣都有些不習慣了,只得躬身朝後作揖,隨著楚王向王椅跨去而轉著身子。

    堂中五位上卿也起身作揖,目送楚王登上大位。

    當楚王一踏入王座階著,除了五位上卿之外僅躬身作揖施禮之外,其它朝臣都跪地朝拜。

    齊呼︰“楚王威伍!”

    (這一點也沒有察到楚國禮儀,但至少呼萬歲不在這個年代,所以就隨便寫了這個朝堂用語,未經考證,請勿較真!)

    “眾愛卿平身。”

    楚王坐在王座之上,此地陽光正射到腳下台階之上,十分威嚴,巡視著一眾朝臣,臉上帶著欣慰。

    “兩位叔父,一切安好。”

    楚王還是十分有禮的先問了子西與子閭。

    “回王上,老身與四弟一切尚好,三弟子基出使吳國,此次就不能臨朝了。”

    子西站起身來回完話,這才坐下。

    “三位叔父,為楚國奔勞一世,本王十分欣慰,子基叔父代本王出使吳國,想來也不負本王所托,等他回來,本王定當親迎,再設宴款待,以謝叔父。”

    楚王說完,轉過臉來,看著左側的三位微微點頭道︰“申公看起來氣色不錯,老當益壯,是我楚國楷模。”

    楚王說完,申公也是起身作揖道︰“謝王上關愛,老身一切還好。”

    “左相國鬼谷先生年少有為,看起來氣色也很好,不知這幾日可還習慣楚都生活?”

    “回王上,楚國本是微臣故里,一切都習慣自然,謝王上關心。”

    王禪也是依著禮數,回復楚王。

    “葉公一直深在北方邊垂,為楚國戎邊,為本王守國,這些日子可否習慣楚都南方的飲食?”

    “回王上,微臣一生四處奔波,生為楚人,為楚國守邊護疆也是職責所在,南方北方都隨遇而安,十分習慣,謝王上關愛。”

    楚王面帶微笑,十分真誠,從申公的身體,王禪的左相生活,葉公的飲食,這些看似十分普通而且微小的事關心,也足見楚王對三位上卿的真誠關愛,也讓人听之心里舒服。

    楚王問詢完這幾位上卿,這才正看著大殿群臣。

    “今日大朝之會,煩眾臣前來,希望眾臣以楚國為重,以楚國百姓為念,本王在此先謝過大家。”

    楚王也是十分客氣,對著這一眾臣下致起謝來,也是列國之中十分罕見的場景。

    子西一听,心里還是嘀咕著,這兩次大朝會,楚王看起來一次比一次精神,一次比一次成熟穩重。

    剛才的逐一問詢,充分體現了楚王尊老尚禮,憐才愛才惜才的寬闊心胸,也給一眾朝臣作出了典範。

    現在又降低身份,致謝眾臣,比前任楚昭王,還有他的祖父都更懂得拉籠人心,由此可見,他一直沒把楚王放在眼里,覺得當今楚王尚未懂事,可現在看來,還是覺得自己有些大意了。

    當年尚在年幼之時的楚王就與李悝一道為救楚國,奔走越國,求得越國出兵,與秦國一同打敗強吳,保得楚國不滅。

    那時子西一直以為這一切都是相國李悝之功,畢竟要請得越國出兵抗吳,實非一個少年人可為。

    但也就是從那時起,楚王的威儀,一個少年英雄的形像就已在楚國建立,得到一眾楚國朝臣認可。

    而昭王在楚國恢復之後,未過幾年就撒手而去,留下一個年幼的當今楚王。

    正如昨夜夢魘之人所說,當時子西以為自己可以如願以償,再次有機會一登楚王之位,可在當時李悝的奔走之下,秦國與越國都只認當今楚王。

    而那時昭王臨死之時,當今楚王並不在身邊,在其身邊的只有子西三兄弟,而昭王有意傳位于子閭。

    子閭當時不知是否逼于形勢,還是本就有心,還是接下楚王之位,可一回到楚都,子西就就向他分析形勢,不得不派人接回了當今楚王,而三位王叔,也成為楚王的顧命大臣,得以重用,而且權傾朝野。

    (當然,這里邊也有子西的謀算,自己連續兩次當不成楚王,他當然更不願意比他弱,比他小的子閭當上楚王,而昭王的意圖也是十分明顯,不傳子西卻傳了子閭,似乎死時也謀算好了子閭沒有當楚王的本事,最後的結局當然還是傳位于他的兒子公子章,也就是現在的楚惠王,後面的故事會慢慢呈現。)

    現在子西看著已成人的楚王,做事穩重得體,威儀天下,心里也是百般滋味,一言難盡,萬分感嘆。

    “子西叔父,是不是國事操勞,身體不舒服?”

    楚王本來說完之後,就看著令尹子西,但凡大朝之會,為了便于簡單明了,都會由令尹把軍政民所有楚國大小事梳理一遍,著重要的在朝會上請示楚王。

    對于一些小事,由主管官員辦理,再難辦一些的,由朝中幾位權臣辦理,再重要的也只由令尹辦理即可。

    在大朝會上需要向楚王匯報的一般都是國計民生的大事,外交禮儀的決策,還有列國相交的兵事等。

    所以楚王說完就看著子西,見子西一時之間有點走神,才有意問起。

    子西一楞,還是恢復了常態。

    “回王上,老臣昨夜思慮過重,所以睡得有些晚,剛才走神了還望王上見諒。”

    楚王一听,十分關切。

    “來人哪,等朝會結束,送些安神補腦的藥材給子西叔父,本王年輕還用不著這些藥材。

    下次你們擔選王物資的時候,這些物資直接送與子西叔父,另外給子基與子閭兩位叔父也配一份。”

    楚王十分果斷,一听之下馬上安排,也算是體貼朝中重臣,而且他說完也看了看那空著的坐椅還有旁邊的子閭,顯得對三位叔父一視同仁。

    “謝王上,老臣經過匯總各地上報的呈報進行梳理,把這十日來送到楚都的呈報都查看了一番,各地民生到也順利,邊境邊關都還平穩,到並沒有什麼大事。

    只有一份呈報,還需王上親自查看,老臣也不敢自作主張。”

    子西說完,楚王後面的宮奴就已走到子西面前,接過子西的竹簡呈報,端送到楚王面前。

    楚王展開一看,臉上還是露出一絲微笑,細細品讀,以示對此事十分重視,可臉上卻又隱現憂慮,緊接看完呈報,又再看了一遍,這才抬頭看著令尹子西再恢復和顏悅色之態。

    “這個白城主也是心系我楚國安危,人才到巢邑三城不久,這治城方略就已呈報上來了,也夠迅速的,值得其它城主學習效訪。

    這呈報針對巢邑三城利弊,旨在穩固城防,安撫民心,增加三城民眾,讓楚國流離百姓回歸,再開荒拓土,增加百姓收入,實是利國安民的好辦法。

    削減三城富裕權貴農奴大家的家奴,賜予新回歸三城百姓與獨立身份,再開懇荒地與他們耕種,讓他們真正成為楚民,光憑這一點就讓本王十分欣慰,身為王族世家公子,能如此體貼百姓,實是不可多得。

    本王想我楚國雖地域廣闊,可一旦與列國發生糾紛,以至交戰,邊境城池,那些大富農奴之家,見風使舵,望風而逃,反而守城的全是那些農奴,可城一旦破了,這些農奴就會成為流民,成為勝者的奴隸。

    每次大戰之後,那些失了城的百姓、農奴實是苦不堪言,有家難回,讓本王心酸心寒,自責難當。

    白城主此舉甚得本王心意,也是安民的好辦法,看來白城主也下了一番苦心,對巢邑三城真是用心經營。

    只是他想就地征兵囤于三城,以防將來吳楚再次交兵,這樣可以穩固三城防守,制止吳軍西進,這一點似乎有違楚國一貫征用兵之規矩,也有違祖上外臣不可擁重兵之法。

    子西叔父,你是楚國百官之首,在外為楚國元帥,在內則是相國,掌楚國軍政大權,你來說說對于此點,有何見解?”

    楚王一直以一種晚輩尊重長輩的態度,首先問詢令尹子西,而且臉色表情,似乎是才剛剛收到時此呈報,所以也一時難與決定。

    “回王上,白城主此舉也是一心為楚國而謀算。

    剛才王上所言民生之略,實是三城百姓之福,老臣也無異議。

    至于三城自征兵甲再囤兵三城,以作邊境防務之用,若從祖上規矩來看確實有些不妥。

    可老臣經歷三朝,細數我楚國贏弱教訓,實也感懷良多。

    楚國地域廣闊,一旦與其它列國有爭,戰事一起,皆舉國調兵,耗時長久,可縱觀楚國周邊列國,都以騎兵、水師為主,縱橫千里不過十數日,兵貴神速,攻無不克。

    而楚國呢,只要邊境一開戰事,實有遠水不解近渴之危,邊境城池在敵軍鐵騎之下,難能防守,更別提等候援兵。

    而列國之交,以利為重,列國之間,無永遠的朋友,一時利得,一時為友,一時利失,化友為敵。

    吳國這百年來得晉國相扶持,國力大盛,與楚交惡多年,此時吳楚交好,也不得不防著它日吳王野心難控再次與楚為敵。

    而剛才所言祖上規矩,實與現如今大周天下形勢不符,也該勢隨時變。

    想當年吳國不開國門,窮困不堪,楚國先祖連兵事都不願與吳相伐,可這些年吳國改換門庭,革興舊制,重用異性賢臣,國力隨之大增,在列國之中也是強有匹敵。

    特別是重用孫武,強軍富國,與列國歷經百戰,從未有一敗跡,如此強盛,縱是當年先祖莊王時期也無此殊榮。

    吳國之所以能如此,也在于吳國能改祖上之規,不忌異性賢才,不僅不忌,而且把一國軍力交與異性,就連遠在南方的越國亦是如此。

    異性族人只要忠于楚國,為楚國而謀,想來用之亦可興盛楚國。

    若巢邑三城自征兵甲,再囤兵三城,就算吳與楚再交惡,吳國出兵,那三城兵力可隨時上陣,守得一時,就可等待援兵。

    若楚國大軍與吳國交戰于邊境之上,至少也避免前王之鑒,讓吳國大軍長驅直入楚國境內,在楚國境內交戰,大禍于楚國百姓,直接禍國而殃民。

    一次大戰,戰火焚燒數月,至楚民流離失所,毀村滅寨,楚國十幾年都不能恢復元氣,這就是因我楚國兵制所限。

    此次難得白城主以楚國為重,為保楚國邊垂,提出此策,實是忠心可鑒,老臣以為此法可允。”

    子西長長的一席話也是說得十分中懇,從歷經三朝的教訓說起,再從列國革興的大計來論,此舉都適合于楚國。

    此番言論雖然未出乎王禪意外,可如此分析得體,也讓王禪欣慰。

    楚王听完,見子西微咳,臉上十分關切。

    “來人哪,為六位愛卿上茶。”

    楚王說完,這才臉帶微笑,十分滿意的樣子。

    “子西叔父所言甚是,正所謂時也勢也,祖上的規矩也應因時而變。

    當年制訂此規之時,那時我楚國剛被封王,在列候中是第一強國,那時的大周天子威儀四海,四海之內諸侯無有不服,列國之間也友善來往,可這些年來,大周天子也是守著陣規陋習,以時不進,這才慢慢難與服天下諸侯。

    而天下諸侯也因此各自為據,征伐不斷,實是自殘自傷之行,我楚國也需有自保之策。

    想當年大周開朝,封七十三位列侯,其中只有十二位異性列侯。

    那些大周王侯一直不思進取,疏于革興,幾百年來,現在再看大周天下,又有幾個天子王侯?

    正是順時勢者得生,逆時勢者亡的道理。

    楚國封地廣闊,可這些年卻被小國欺凌,究其原因就是楚國歷代先祖墨守陳規,疏于變革,若不圖變,楚國危亦。

    此次有白城主提出,本王十分欣慰。”

    楚王說完,算是先肯定了白公勝所提的治城方略,可他卻並沒有說出肯定的旨意,卻還是看了看子西,以及中間空著的子基座椅,再看了看子閭。

    “子閭叔父,你對此可有異議。”

    子閭一听,臉上露出點笑意。

    “回王上,臣下對此並無異議,白城主所提實是對楚國利國利民之大計。

    只是只是——”

    子閭說了一半,卻並不明言,而是看著身邊的子西。

    “四弟,王上問話,你說了一半就不說了,身為長輩成何體統,你這樣看著我,難道我臉上寫著什麼旨意嗎?”

    子西也是沒好氣,他知道這個弟弟向來沒有主意,當年昭王傳位于他,他竟然也敢接了,只是後來子西把形勢講與他一听,他才嚇得主動去越國接回楚王,此時說話也是吞吞吐吐,讓子西惱火。

    “回王上,臣下在想的是三哥,他現在出使吳國,若此三城自征自囤,會不會讓吳國夫差覺得楚國無心交好,就此為難三哥,反而不利于吳楚邊境穩定。”

    子閭听得子西訓斥,這才把剛才的話說完。

    楚王一听,也是手撫下巴,沉思不語。

    “王上,此三城皆得益于左相大人之利,想來左相大人定然有解吳國疑惑之法,還是請左相大人說說再行定奪吧!”

    子西見楚王在猶疑,畢竟剛才子閭所說的正是可能導致的不利結果,若楚國同意此治城方略,那麼一旦讓吳國知道,那麼就會覺得楚國沒有交好的誠意,為難于此時出訪的子基。

    而子基也是楚王的叔父,所以楚王才如此憂慮,如此猶疑。

    而子西當然也考慮到此後果,但他覺得此三城得益于王禪而收回,與吳國交好之事,當然還是交由王禪來解決,況且王禪對吳國新王有恩,也是最適合解決此難題之人。

    楚王一听,這才看著王禪道︰“本王險些都忘了左相大人在吳國期間一直與吳王夫差相交甚好,而此三城也是因左相大人才得以回歸,不知左相大人對此有何看法?”

    楚王此時表現得沒有主意,當然還得問詢王禪了,而這也只是做個所有朝臣來看的把戲而已。

    這種大事,一直都只由王上與令尹定奪,畢竟王禪再能也是異性之人,並無發言之權。

    若說王禪支持,會讓人覺得他有意對抗楚國王族,若是不支持,那麼王禪口口聲聲的中興楚國就會被人恥笑,所以楚王繞了個彎,再借子閭之口把事引向子基,再由子基的安危,引向吳國與楚國的交好之上,再引向王禪,這樣事情就順理成章,王禪縱是同意與否都不會有人再苟言王禪了。

    這一切其實楚王早就謀算好了,王禪也是十分佩服。

    他善于謀算大的形與勢,而楚王卻功于心計,剛才上茶之時,在子基的茶幾之上也同時擺了果品與茶水,這就是意在提醒一邊的子閭,因為只要子閭一側目看著楚王或者子西,就會看見子基桌上的茶水,這樣子閭就會因此而想到他的三哥子基,那麼他此時說起此事關聯之處,也然也可以表現得兄弟情深,更不會讓人覺得他毫無見解了。

    而他剛才說了一半,听子西訓斥之後再說出自己的觀點,也讓人覺得他先有大局之念才會考慮兄弟私情。

    王禪看在眼中,心里卻是感嘆身邊的申公,還有端坐正中的楚王,只有他們這種歷經考驗之人,才真正算是善于朝堂弄權,而相對自己則要稚嫩得多了。

    楚王明明知道王禪的主意,可卻一直不問王禪,而且當子閭說完之後,表現與最初的興奮完全不同,一副尊重長輩,在為國為民與保證叔父安全兩邊考量。

    再通過子西,畢竟剛才子西說得如此多的大道理,若是不堅持,那麼子西百官之首的面子就會有損,而解決此事,子西卻也沒有可靠的辦法,畢竟對于吳國新王夫差,他並不了解,而這朝堂之中,也只有王禪最熟悉。

    並且此事實也是十分頭疼之事,昨夜他已答應了夢魘之人,沒有反悔的余地,而且對于白公勝此舉,他也是抱著一咱別樣的心態。

    他想依靠白公勝穩固權勢,卻又不得不防著白公勝,而也如他昨夜所說,白公勝野心初露,若同意他的此治城方略,那麼無異于把白公勝推向一條不歸路,這或許也是他想看到的結局。

    所以他十分支持白公勝的治城方略,同時也是給足了王禪面子,既算還了王禪之情,又算是給王禪出了一道難題,那就是因此治城方略給吳國帶去的疑惑和影響。

    可他不知道的是,王禪等的就是子西的為難,等的就是楚王親詢,而且如此親詢也是理所當然之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