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六十九章蘆花鬼影



    第三百六十九章蘆花鬼影

    楚都西側大江邊上,這里江面寬闊,灘涂平緩,四處都是蘆葦地,春天地蘆葦地,白花飄揚,整個一片江邊像是雪花鋪滿了,隨風舞動,此時正午到也平靜,正午的陽光落在蘆葦地中,斑斑點點,大江之上水靜流深,偶有船從江面駕過,也都靜悄悄的,順流而下,不需要唱著漁歌,這個時候可還沒到漁歌唱晚之時,也沐浴在烈陽之下,楚都的春天很短,一過清明似乎就已是夏日,金色的陽光曬在水面之上,泛著一層層魚鱗一樣的金光,讓大江與四周的蘆葦地形成鮮明的對比,若說風景到是這邊獨好。

    這一處蘆葦地外有一灘清水彎,里面鋪著些睡蓮,肆意的鋪展著如巨大蒲團一樣的蓮葉,水下是一些游魚自得的穿梭,享受著難得的平靜。

    堤壩上一排排綠柳,都已葉茂枝盛,低垂著,一條條柳枝,像是一個個姑娘家,在江中洗滌著她們的秀發,一縷一縷,偶爾還能听見風吹過後,那嘻嘻梭梭的說話聲,像是相互之間傾訴著閨中之秘,讓人興趣沛然。

    一個婦人靜靜站在江邊的岸堤之下,綠柳叢中,正端視著大江之上那過往的船只,還有那靜靜的江水,感嘆著歲月的無情流逝,看其樣子,已失去昔日的苗條身姿,一身青衣,卻也略顯臃腫,其身後十丈之外,堤壩之下同樣站著另外一個婦人。

    堤壩下的婦人著一身灰衣,也十分樸素,而且看起來年紀也不小了,與堤壩之上的青衣婦人該相差不大,兩人身材也相當,看起來都十分富態,而且雖然年歲已大,卻還是透著徐娘半老,豐盈猶存的成熟魅力。

    她們像一對姐妹,而且她們頭上都戴著斗笠,斗笠下面都圍著布簾,掩去了真正的容顏。

    兩人靜靜站著,都調整著氣息,這里沒有來的路,身後除了大江,就是大片的蘆葦地,離楚都已有些遠,人跡罕致,到是閑情賞景之所。

    而兩人看樣子也是精通武技之人,而且輕身功夫都十分不錯,一路趕來,竟是踏著那些飄揚的蘆葦而來,並沒有留下什麼痕跡,兩人腰間都挎著一柄長劍,從劍柄來看都是世間少有之劍,在大周天下,能配劍者,都是有身份之人,而女人配劍就更是少之又少,這兩柄劍也昭示著她們曾經不平凡的尊貴身份。

    “你追了我一個時辰,從楚都一直追到此地,現在已在大江邊上,前面已經沒有去路,你可以動手了。

    這里無人,正是你我一分勝負之地,我也想看看你有幾分本事。”

    站在岸上的青衣婦人並沒有回頭,想來是氣息已經平穩,所以還是先問起身後的灰衣婦人。

    而一身灰衣的婦人卻只是冷笑一聲道︰“我並不想與你動手,我只是想知道你究竟是誰,為何敢潛入相國府,偷窺兩個楚國公主敷藥,難道只是看到兩個美貌少女,心里妒忌嗎?”

    灰衣婦人就是青隻公主的師傅,她一直追蹤著眼前的這個女人而來。

    而這個女人自然就是剛才在相國府險些被青隻公主撞上的那個鬼影。

    “不錯,我是嫉妒她們,他們年輕貌美,正是豆蔻年華,懷春之際,無憂無慮,又姐妹情深,實在讓人羨慕。

    不過人都會老,誰都曾年輕過,包括你我,可我卻並沒有你想像的那種窺人隱私的想法,可你呢?

    又為何要如此周折,藏頭露尾,連自己的徒弟都不敢與真面目示人,難道你是一個丑八怪?

    怕你那美貌的徒弟見了你的真容不敢認你為師嗎?”

    青衣女子同樣冷笑著,語氣里充滿自信,卻損人不利己。

    “是丑八怪又何妨,一個人的容顏都會逝去,再美的容顏若是沒有男人喜歡,那又有何用?你覺得你比我漂亮,那也是你自己的事,與我何干?

    我在相國府,只是想保護著我的徒弟,至少還有充分正當的理由,可你呢?

    就像剛才隻兒所說,只是一個鬼影,見不得人的鬼影,若不是看在你並無惡意,所以才追你來此。

    我若要動手,如此多此一舉之事,你覺得會在此地動手嗎?

    只要在相國府隨便攻你一抬,以鬼谷王禪的武技與聰慧,你就算是練成夢魘幻影之術的輕身功法,想來在那小子面前也討不到好處,天問九式可非浪得虛名。

    所以你不必對我如此不友好,至少也該讓我知道你到底是誰,與青裳有什麼關系?”

    灰衣女子的話還是讓青衣女子有些意外,她說的也是實話,而且听起來十分真誠,並無敵意。

    “是嗎?我可以告訴你,我是夢魘之人,身形快一些這並不奇怪,你的好徒弟似有感應,所以忽然沖出來,到讓老娘有些意外,她要怎麼說老娘也不會跟她計較。

    就如同你說的,鬼谷王禪的天問九式,縱然是你的師傅離魂尊者都不得不服,想來你也怕讓他知道你的身份,你其實也是一個見不得人的人,自然不會跟我在相國府動手,此時又何必在此故作深沉呢?

    這個情面想賣給老娘,老娘可不吃這一套。”

    灰衣人一听,心里還是一怔,青衣婦人自報來路,而且已知道她的來路,這一點也是出乎她的意料,此時已落下風,只得向前走了幾步,縮短了兩人之間的距離,給青衣婦人一點壓力。

    可青衣婦人卻並不動,依然看著大江之上,心里只是計算著兩人之間的距離,也防著灰衣人偷襲,因為她揭露了灰衣人的離魂組織身份,她也怕灰衣人會忽然出手,她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哼,在老娘面前稱老娘,看來你的身份不簡單,能入夢魘之眼,必是身有仇怨之人,自然也是列國王族,至少也是夢二級別的。

    只是前幾日我與夢魘之人對峙之時,並不見你,如此說來,楚都這一十八人的命案是你做下的了,這到讓人意外。

    可我我弄不明白的是,難道這些普通百姓竟然還能引起王族貴族的仇恨,還是你想在楚都制造什麼陰謀?”

    灰衣婦人原來就是離魂組織之人,她自認與夢魘之人對峙,正是在王禪入了夢魘之局後,牽制夢魘的離魂刺客,听青衣人所說,竟然還是離魂尊主的徒弟,身份也不簡單。

    “你不用白費心思,更不必在此污我名節,我對那些楚都百姓還不感興趣,只是依你的智力,如何能看透這楚都奇案,只怕只有那個小子能破此案,而此案也是故意留給那個小子的。

    那些百姓可並非老娘所做,你不必在這里自作聰明,想佔得上風。

    做此案之人,武技身法自不在老娘之下,甚至比老娘更精通易理之術。

    老娘也不妨告訴你,老娘出去辦事,今日才回到楚都,當然不會做下此大案了,你要信也罷,不信也罷,反正老娘對你不感興趣。”

    青衣人一口否認,但也肯定做下此案人的功夫,並不在自己之下,看起來還是有些自知,並不一味因為稱著老娘就妄自抬高自己,或者也正因為如此,也不敢顯露身份,只能在口頭之上還留著一些過往身份尊顯的語氣。

    “那麼如此說來,夢魘此次派了三個夢二一級的刺客來楚都,不會是想看熱鬧的吧,看楚國靈童如何中興楚國,難道就只是為了一個十三歲的孩童,可我看他長得也不過如此,雖然不算丑,卻也難算英俊,實不該你這把年紀之人喜歡。

    可若真是如此,老娘也不意外,畢竟夢魘妖人一直都活在夢魘之中,回到現實,也難分虛幻,只是若讓人知道了,還真是讓人笑話。”

    灰衣人冷笑著,不知為什麼,她卻也相信了眼前這個青衣婦人的話,認定她不是楚都命案的行凶之人。

    可她卻也不會在青衣婦人面前落下風,一直激著青衣婦人,竟然開著一些不雅的玩笑,把青衣婦人入相國府,把夢魘在楚都說成與鬼谷王禪有關,而且還把男女關系說得如此不堪,若是換了其它人,自然會十分生氣,這或許就是灰衣婦人的策略,試圖激怒青衣婦人,讓她自己把目的說出來。

    “你不必把話說得這麼難听,老娘家就在楚都,老娘來楚都只是回家,與什麼楚國靈童並沒有什麼關系,至于喜歡不喜歡這個小子,也與你無關,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听說這個小子雖然其貌不揚,可喜歡他的都是國色天香,美貌無比的姑娘,你若想讓你徒弟讓這小子喜歡,我看你還得多加把力,說不定以你徐娘半老之身,半送半賣,那個小子會別有喜好也說不清。

    此時老娘我不想與你斗嘴,更不想與離魂的人有什麼瓜葛,並非是老娘怕了你,而是看你追了這麼老遠,老娘也可以告訴你一些事,滿足你的好奇之心。

    老娘對那個小子確實有興趣,能攪得吳都風起雲涌,把吳王闔閭都戲耍于股掌之間,更別提把越王勾踐與範蠡戲得團團轉之人,這世間怕也少有,老娘雖然沒有你那般**,可卻也有愛才之心,若他真能中興楚國,何償不是好事。

    至于作此案之人老娘也不認識,而且他並非夢魘真正的刺客,也有可能只是其它夢魘之人的木偶而已,他受命于誰,我也不知道,你若是遇上此人,不若你幫我也問問。”

    青衣婦人語氣懶散,似乎也想知道是誰作下楚都之案,可還是與灰衣人一樣,總是少不得譏諷幾句,而且說的話比之灰衣人更回難與入耳,她似乎也知道灰衣人的把戲,送青隻公主入相國府並非真的只是為了治青隻之病,還藏著其它目的,可她卻也女人的心思,特別是老女人的心思,暗地里不忘把身後的灰衣人貶得一無是處,半賣半送。

    “老娘可沒時間听你折損老娘,像我們這把年紀的人,還是有點自知的,至于我的徒弟青隻,這是她自己的緣份,老娘到不想干涉,她去相國府只是找鬼谷王禪治病,再說了鬼谷王禪現在也是她的師傅,為徒弟治病,傳徒弟一些武技,也光明正大,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不像有些人,偷偷摸摸,到現在了還不忘年輕之時,總覺得自己高人一等,現在怕是想賣想送,哼哼,我看也不會有人要了。

    我們離魂與你夢魘在楚都向來井水不犯河水,而且離魂做事,也還算光明正大,至少我親自去找了鬼谷王禪,也是他自願收青隻為徒的,不像有些人,大白天扮鬼,不過這也不能怪你,夢魘本就是一些鬼影子。

    不過老娘追你來,你不想說自己的身份,老娘也不愁,只是希望你能自重,不要讓年輕小輩笑話了。

    青隻是我的徒弟,若是你想打我徒弟的主意,就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怪我們離魂不客氣了。

    至于你們想在楚國做什麼勾當,老娘還一時沒興趣,鬼谷王禪這個青頭小子,你若是有興趣,老娘自然不會與你爭的,但若是要壞老娘好事,那萬萬不能容你,這也算是老娘追你來此對你的警告,希望你有點自知之明。”

    灰衣婦人語氣加重,也從不吃虧,而且也不忌諱讓青衣人知道自己的接近鬼谷王禪的目的,把青隻此時的身份說出,也是要氣一氣青衣人,在氣完之後,再略家講清,進水不犯河水,她也怕這青衣人壞她的好事,那麼也退一步,不問這青衣人及夢魘在楚都的陰謀,算是兩不相干,她也清楚縱然想摸清青衣人的身份,也不急于一時,況且她的心里也有猜測,只是不敢確認而已。

    “我若是要動那兩個丫頭,你難道覺得你何有本事與我對抗嗎?

    別人怕你們離魂,老娘可不怕,若是老娘看上你,說不定晚上會來找你,讓你成為老娘的夢魘木偶,為老娘辦事,這樣還省得你會像跟屁蟲一樣跟著老娘,也省了你對那兩個姑娘的擔心,而且老娘日後對你也會好一些。”

    青衣婦人,語氣淡然,可卻帶著一股殺氣,一種不懼威脅的霸氣,對于四大組織來說,離魂尊主可以說是輩份最高,武技邪術也最強,對于其它組織成員來講,四大組織的尊主,身份都不一般,講出來自然帶著威懾。

    “哼,夢魘之術三番兩次對付鬼谷王禪都不能置他死地,想來也沒有什麼可怕了,你不用恐嚇于我。

    你想讓老娘做你的夢魘木偶,也要有本事,可老女娘卻並沒有你這種愛好,剛才追而你來,你該知道老娘的武技不在你之下,若是輸你半分,自然追不上你,你不會連這點自知都沒有吧!

    況且尊主他老人家向來看不慣你們夢魘,若是惹急了他老人家,就算是你們夢魘尊主親來,我怕你們在楚都的陰謀也不會得逞,若是大事不成,那夢魘尊主只能怪你這些不識好歹的小 耍 鞘迸戮筒皇悄閂虜慌碌氖鋁耍 暈胰澳閬衷諛慊故鞘 ︵陌桑 br />
    灰衣人的語氣一直保持著一種進攻之態,就算損人也從不退縮。

    “離魂尊主,听說在吳國雁落峰九轉台上都對付不了鬼谷王禪,我夢二之人對付不了他,也沒什麼丟臉的,你若有本事,為何還要利用自己的徒弟想攏籠于他,不就是想通過他,多學一些陰符之術嗎?

    幸好老娘也學過一些奇門遁甲之術,你若是入我夢魘,成為老娘的木偶,再拜老娘為師,老娘說不定會傳你幾招,你何必如此周折去求一個少年人,若是說出去,怕也讓人笑話,就連離魂尊主的臉都會給你丟了。”

    青衣人一直站在岸堤之人,比灰衣人站得高,語氣也輕漫許多,卻處處都想壓制著灰衣人。

    “你真的不怕我動手嗎,還是你覺得夢魘之人不會死嗎,你折扣于我可以,我不與你一個老女人計較,可你若是折扣損我師傅,那就破壞了老女娘的規矩了。”

    灰衣人顯然是生氣了,畢竟這青衣人所言,似乎是戳到了她的痛處,而且有損離魂尊主的顏面。

    “喲喲喲,說到你的痛處了,看在你還有幾分對老娘的尊重,老娘也不提你的師傅。

    不過你想知道我的身份,也用不著如此著急,我們本是不同組織之人,你若拼死想殺我,那麼你的底細也會暴露,你與我同時暴露,又有什麼好處,只不過在此地只會便宜了它人。”

    灰衣人一听,也是一怔,她此時站在下方,並不清楚江面上的情況,可依青衣人的說辭,還有第三人藏在在此,若是自己身份暴露實在不值得,而她與鬼谷王禪還有關系,更不想讓鬼谷王禪知道她的身份,此時未曾想在這偏避的地方還會有人,而且讓青衣婦人都心有膽懼,自己也不敢再停留了。

    “既然如此,那老娘就不送你了,你好自為之,日後各行各道,可別栽在老娘手上。”

    灰衣婦人說完,人已向後躍去,大白天的也有如一個鬼影一樣,時隱時現,落在那些蘆葦枝頭,佷像一只灰鳥。

    而青衣人也不敢再停留,看了看三十多丈外一只小船,上面坐著一個釣魚的老頭,一身簑衣,全神貫注于手中的魚桿之上,剛才來時她仔細看過,並沒有船只,可與灰衣人斗了半天嘴,不知不覺才發現江岸邊上憑空多出一個老頭在釣魚。

    而此地江水雖緩,可卻非釣魚的好地方,如此看來此人並非閑著無事,而是有意而來。

    如此神秘的這樣一個老人,也讓青衣人有些膽寒,灰衣人一走,她自然也如同鬼魅一樣,很快消失在江岸後的蘆葦叢中。

    而身後卻只響起一聲嘆息之聲,卻是從船上發出,看來船上之人也該走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