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六十七章離為火卦



    第三百六十七章離為火卦

    王禪用過午飯,略作安排就回到臥房休息。

    相國府衙的事,由趙阿大去辦,若是有重要事宜,會回來稟告于他,若是普通事宜,就由下屬官員辦理,趙阿大從旁協助就可以,並不需要王禪親自呆在相國府衙。

    畢竟王禪還有破解楚都離奇命案在身,有理由呆在家里慢慢捉摸。

    想到剛才的事,王禪還是有些小得意。

    他雖然知道子西殺此十八人的可能性非常小,因為他沒有明確的動機,殺這一十八人對他並沒有什麼好處。

    盡管這一十八人從現在的分析來看是齊國細作的可能性大得多,可費無極已死,這些細作也就失去了支撐,那麼用不了多久他們也會自行離開,不會再呆在楚都,若是不離開,也會回歸普通百姓身份,子西犯不著動此殺人之念。

    他是楚國令尹,所以楚都若是人心恐慌對他也沒有什麼好處,再者子西是楚國令尹,權傾楚國,若要拘捕這一十八人,根本不是什麼事情,隨便找個理由,就可以把這些人送入大牢。

    若是一進大牢,那就算自身清白想洗清楚走出大牢,就是一件很難的事了,這些人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得被以各種理由處死。

    所以對子西而言,對于這些人是不是費無極的細作,其實並不重要,更不需要費此周折來處理此事。

    那麼子西若是要警告王禪,也並不需要如此,這樣反而畫蛇添足。

    以子西令尹身份,完全可以當著王禪的面警告于王禪,而且現在王禪雖然是左相國,可一切大事還需由子西這個真正的楚國相國來定奪,他完全不必如此。

    況且凶手所布九宮八卦十分復雜,隱意難測,王禪相信令尹子西還沒有這個能力。

    那麼王禪為何又要把此案的嫌疑燒向令尹子西呢?

    這就是王禪得意的地方。

    上面的分析皆是王禪自己內心的度量,非普通人能想到,可若依著剛才所調查的事實,那麼令尹子西實是此案最大的嫌疑。

    畢竟能夠了解費無極真正身份的人實在少之又少,而且對費無極如此熟悉的人,在整個楚國也怕只有令尹子西了。

    而且當年楚平王所涉及的那些陳年舊事,也就只有子西與費無極知道,而如今費無極一死,事情就變得更隱秘,也讓人更加懷疑。

    所以但凡不深加思慮之人,因為有楚國舊年的咱種疑惑夾在其中,都會把子西當成最大的嫌疑人,就像剛才的青裳公主一樣,只一經提點,就馬上想到了她的父親。

    如此一來,整個楚都離奇命案的火就會燒在令尹子西身上,而且經手的是他的女兒,當今楚國青裳公主,卻並非主事的王禪,讓王禪避開了對令尹子西不滿之嫌。

    而且此事也會纏上子西,司敗府主事是子閭,而此案是司敗府的職責,由此子閭當然也會懷疑他這個哥哥,也會追問那些陳年舊事,可子西該不會告訴任何人,那些舊事或許也是他自己的秘密,不會讓人輕易知曉,而他的嫌疑也會因此而難與洗清。

    那麼,最後王禪當然還是要破此案的,也就是會把真正的凶手及幕後主使察清,還令尹子西清白,這樣算是既表現了王禪的大公無私之心,而且又憑白的賣了一個人情給令尹子西。

    而這個人情臉面,對于王禪來說真的是太重要了,權利之爭很多時候需要利益交換。

    他要推行的所有革興措施都得有令尹子西支持,沒有令尹子西的支持,縱然是楚王頒了條令,也很難真正得到實施,若一個革興之舉得不到真正的實施,那再好也並沒有什麼實質之用。

    所以經此一事,把案子與令尹子西扯上關系,是王禪不得而已的“下作”之法,而且還利用了天真好事的青裳公主。

    剛才的戲演得十分真實,他的兩個下屬雖然不知道王禪真正的意圖,可卻來得夠及時,也配合得天衣無縫,而且一直引導著青裳公主自己思慮此案,最終把此案引向了她的父親子西。

    只要青裳公主一回到家,當然會向她的父親求證,那麼也間接算是向子西通報了此案的情況,把矛頭指向了子西,而整個過程王禪都沒有任何舉動,假手于它人,這就是高明的地方。

    所以王禪此時有些得意,躺在床上,臉帶笑意。

    可想到最後,心里又徒生了憂慮,這個憂慮自知道楚都離奇合案以來,王禪一直都無法摸去,也無法逃避,就是行凶之人很有可能真的認識自己,那麼最後要解開此案,或許將是王禪無法面對的事實。

    現在王禪也該加快節奏來解一解其它幾卦了。

    前面三卦,是第一日,第二日,第三日發生命案死亡之人在九宮之中按縱向排列所組成的卦像。

    而若把每一日第一個命案現場全部死者連起來,就會形成九宮橫向的第一卦。

    王禪拿出竹簡,記錄起來。

    這三日中第一起案子所組成的正是一個離為火卦。

    離為火是同卦,也就是上面是火,下面也是火。

    主卦是火,客卦也是火。

    也可理解為自己內部的因素屬火,外部在的因素也屬火。

    而離也可通“麗”,火可理解為光,理解為太陽,理解為正道。

    而離卦上火下火正是焰上有火,明上有光,光芒四射。

    火在五行之中,像征太陽,代表光明,若在人身體之上,那麼他就是眼楮,給人帶來光明之瞳。

    而此卦的上火與下火,也可以理解為君王與賢臣,相輔相依之勢,則光耀四野,正是一種依附之勢。

    光得光助,火得光勢。

    而象辭言︰離利貞,享;畜牝牛,吉。

    貞在易理里,解為堅持正道的意思,那麼上火而下火相輔之勢,正是互生互助之能,利于堅持正道,相互依附,那麼可獲得吉祥如願,就是享。

    其二畜牝牛,意指畜養母牛,而母牛處于此大周天下正是祭嗣上天的祭品。

    而畜養母年可以理解為,保持著對大周天子的尊重,保持著列國的身份不改變,時刻祭嗣,時刻依禮獻于大周王朝,這樣就可獲得吉祥順利,吉,就是萬事大吉之意。

    離,並非離別,離開之意,而是依附的意思,日月依附于天空而運行,百谷草木依附于土地而生存,君上臣下,堅守正道,弘揚美德,如同光明普照天地一樣,教化天下,才能促成天下昌盛,享通順暢。

    這是此卦的意思由此看來,這上火與下火,似乎又回到風與水之勢,渙卦里有,君臣正是風助水勢,水得風興之理,現在上火與下火正是君臣相衣相附相照之勢。

    王禪覺得此中之意卻也是越來越明白了。

    那還是以楚國為此卦之解,以君臣的道理來教化王禪,如何處好君臣關系。

    王禪聰慧有如光明,而楚王亦是如此,兩人正是相互依附之勢,那麼這天就是大周之天,只有常懷三恩之心,常懷美德之行,常祭天拜祖,不忘本色,這樣才會真正的享通。

    這也是要讓王禪與楚王尊大周天子之意。

    王禪解到此,也不僅嘿嘿得意一笑,看起來行凶者雖然行為可惡,卻還是帶著一點可受的樣子,這讓王禪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無論在他的心里認定誰是這起楚都奇案的幕後,或者行凶者也好,都無形之中給王禪添了那麼一份好感。

    王禪想至此再看接下來六卜之辭,這一次他不再孤高自傲,鑒于今天王五與趙阿二的表現,他知道,其實慢慢的听一听別人的話,或許對自己也有好處,那怕就是那麼微不足道的一點提示,或許都可以改變一個人的看法。

    初九︰履錯然,敬之,無咎。

    六二︰黃離,元吉。

    九三︰日昃之離,不鼓缶而歌,則大耋之嗟,凶。

    九四︰突如其來如,焚如,死如,棄如。

    六五︰出涕沱若,戚嗟若,吉。

    上九︰王用出征,有嘉折首,獲匪其丑,無咎。

    初九之卜,其實解起來很簡單,並非歷代之人所臆想的那麼復雜,至少對于王禪來說,那是十分簡單之事。

    履,為足,為行,為走步,錯然可解為走錯了,雜亂無章,沒有體統。

    可到了敬之,就是讓你認識到自己錯了,敬之讓你知錯能改,那麼最後的結論當然是無咎,無咎就是並沒有什麼可後悔,或者說,只要你做就不能保證不會犯錯誤,但只要你能知錯能改,隨時調整方向,那麼就算是一開始走錯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初九之辭其實就是安慰每一個人,無論你做什麼事,大膽而為,錯不可怕,錯而改之,則無咎。

    (後世曾有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偉大領袖也說過,懲前毖後,治病救人,意思都很明確,那就是一個知錯能改的轉變。)

    六二之卜,黃離,元吉,在大周天下,以黃為尊,黃是天子之色,離為依附之著,意思就更明確了,就是若能與大周天下為念,那麼你無論做什麼,縱然是錯一時,卻不會錯一世,都可元吉。

    就是從一開始做這些事就已經走向順利與吉祥,沒有人能阻攔。

    這似乎又回到縱向第一卦之辭“元享”,從開始就注定了事之走向。

    (若是拿到現代來解釋,黃為尊,為天,黃離就代表著只要你的行為與天地之道相符,那麼就會吉利,縱然你一開始走錯了路,只要知錯能改,一樣可以無咎。

    但相反的,若是你之所做不與天地之道相符,那麼縱然你起步沒有錯,最終的結果只會是背道而棄,最終而不吉。

    在後世里有‘勿與惡小而為之,勿與善小而不為’,這是出自劉皇叔之言,其實也是從這里引出。

    包括前蔣氏中正之名,也是從易經所出,所以今天哆嗦一點,就是要說明,學易理天地之道,並非就是信教,而是遵行自然法則而已,易理初衷並非佔卜,而是援人以理,援人以道。)

    九三,也就是自下而上的第三卜,字面之意十分簡單。

    日昃之離,大體意思,就是日已偏西,也講了從日出到落日的過程。

    那麼日已偏西,對人來說,那就是人已年暮,到了這個時候,對于人來說,應該是經歷而立,不惑,知天命,耳順,到了古來稀的階段。

    不鼓缶而歌說的就是若你到是人生的晚年依然不知滿足,不感謝天地之道的厚受,不敲鼓鳴 孕淮松 敲淳偷攪舜簣螅ㄆ呃習聳 ┬ 保 突帷霸虼簣籩 怠保 褪竊諛歉鍪焙蚧乖詬刑救松蝗繅猓 敲創吹慕 橢皇恰靶住繃恕br />
    九四之解,就要聯想起整個炎卦的意思了,其實整個火卦所講述的就是一個,得賢臣而擴張的故事,那麼一開始只要秉承正道,就算做錯也沒什麼,黃離,只要心中依符于當今天下,為天下而謀,自然吉利順暢,就算是行至暮年(可解為到了事情的最後),只要感恩戴德,那麼也算可以驅利避凶。

    那麼“突如其來如”,講的就是過程之中,所能遇見的一切不可遇見之事。

    同時也可理解為,突為一種凸出,一種煙沖,突了出來,十分偶然,也可以解為不忠不孝子歸鄉,突如,就是離鄉,其來就是回鄉,而最後一個如,代表著一種問話,“怎麼樣呢”。

    這就是卦辭所言︰“焚如,死如,棄如。”

    焚代表著燃燒,代表著焚滅,可解為因意外而失了方寸,脾氣火暴,離了初衷。

    而死如,就更直接一些,就是一切都會毀滅之意。

    最後被拋棄,死不得其所,為世人所棄。

    這是在告誡于人,面對過程之中的意外,應該坦然面對,然是焚,就會死,就會被拋棄。

    這是在過程之中處理不善所導致的結果,也是一種提醒,對于易理來說,是提醒所有人,而非征對某一個人。

    可對于王禪來說,就是當頭一棍,要讓王禪時刻保持著最初的尊敬,這樣才能從容面對過程之中的任何變故。

    六五所言,“出涕沱若,戚嗟若,吉。”

    這一句其實應了一個道理,那就是居安思危才能永保太平。

    對于整個過程,始終保持一種警惕,保持著正道自然之理。

    出涕沱若,可以倒過來解,簡單一點就是淚如雨下,那麼為何要淚如雨下呢,是因為感嘆一切都來之不易,就算是小有所成,也不能忘乎所以,要有居安思危之想,那麼日日小心,戚戚然之,反而會吉,反而十分順利。

    若反過來,一遇到事就沒了主見,一遇到喜就忘乎所以,那麼就不會吉,自然會走向反面。

    這一卜,看起來是告誡人,在完成一件事的過程之中始終保持一種不自得的狀態,這樣雖然看起來有些戚戚然,可卻會謀得吉順。

    上九,也就是一個卦像的總結,若說佔卜,那麼這是最重要的一句詰語。

    而火卦最後之辭“王用出征,有嘉折首,獲匪其丑,無咎。”

    卻正好把整個過程進行了一個結論,那就是一個肯定。

    王,在此時後天周易里,還是只代表周王,那麼周王出征,自然是得勝而回,若不然又如何有現在的大周天下。

    有嘉折首,其實可以有多解,就是嘉獎那麼出征有功之人,也就是論功行賞之義。

    也可以直解為周王獎勵那些打敗敵首之人。

    而後的獲匪其丑,其實是一種假設,那就是雖然打了勝仗,可並沒有俘獲太我的俘虜,就是指戰績不大。

    丑與好,多與少,這些詞在易理里,可以借用,表達一個意思。

    好自然是多,丑自然是少,那麼獲匪其丑,可以解為只俘獲少數敵人,但是最後的結語卻是“無咎”。

    這里的無咎帶著對整個卦的總結,那就是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反正只要贏就好,至于贏多贏少,其實都不重要了。

    這個火卦解到此,王禪也是一時欣喜一時急,就好像有一個人坐在他的對面,給他在講解著在楚國謀事的過程,還有時刻提醒著王禪該注意什麼,該坦然面對什麼一樣。

    最後對王禪還是十分放心,並且用無咎來說明,那就是與初卜一樣,縱然錯了,只要知錯能改,最終的結果無論大還是小,都無所謂,不必在乎。

    (對于現代人而言,此卦也可算是上上卜,告誡算卜者,選好目標,定好方向,行得正,就走得遠,只要去怒力,最後的結局,並不重要,而且此卜還為算卜者說了,不可得意而忘形,不可不知足,不可不居安而思危,要時刻保持著進取之心,不能因為一時之得而忘了形骸,至于事情最後取得成就,那都不重要了,重過程,而輕結果。)

    王禪把命案第一日與第二日,第三日的第一起命案的死都組成一離為火卦解來,如何也是高興不起來。

    這不像是在破解一起離奇的楚都殺人命案,反而更像是通過這些卦像,有一個影子就坐在王禪面前,為王禪娓娓道來,講解人生,講解在楚國謀事的過程。

    而這些所帶著的切是一片好意。

    當然這里也有一個背向而解之意,就是若一開始所確定的行凶者意在警告王禪,告誡王禪,那麼這火卦就又別當別論了,所有的享與吉都會走向反面,成為對王禪的威脅。

    可王禪還是相信這行凶之人是懷著一片好意,但卻是十分矛盾,所作行為與意圖之間,顯得是如此的反差。

    用的手段十分詭異,所做的結果十分殘忍,可所布九宮之卦卻是教人如何做人,如何做事,光這一點,就已讓王禪頭疼不已。

    雖然他是天賜靈嬰,可若真是解卦而通天意,那也是一件十分困難之事。

    此時的王禪已是筋疲力盡,昏昏欲睡,而此卦之意,以及剛才所設之局,似乎全都被他搬進了夢鄉,一只毛筆也滾落地上,只余那所書的幾個字還在昭示著王禪此時心里的矛盾。

    是什麼字呢?

    是“此人為何”四個字。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