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六十四章相府鬼影



    第三百六十四章相府鬼影

    “哎喲!”

    一聲嘶吼,響徹半個相國府。

    讓所有人為之一震,就連下人都紛紛走出屋里在張望著。

    誰也不知道是誰竟然如此痛苦,如此撕心裂肺。

    “青裳,真的有那麼疼嗎?”

    青隻手里拿著藥膏,有些顫抖,看著趴在床上的青裳,臉上十分緊張,她也不知道青裳竟然如此撕吼,看起來一副痛苦難當的樣子。

    “姐姐,是有那麼一點點疼,但還不至于要了本小姐的命,可若我不叫得大聲一點,不是讓人都知道此藥的療效很好。

    那以後鬼谷王禪還不自負得上了天,相國府還能有我們姐妹的立足之地嗎?”

    青裳一副十分自得的樣子,斜著頭看著一臉疑惑的青隻。

    她發現剛才這一叫,差點把青隻手中的藥都給潑在她的身上了,可見她這一叫,還真是驚人心魂。

    “虧你被家法處置還這般開心,鬼點子可真是不少,人家相國大人好心把如此良藥給你,你卻還在戲弄人家。”

    青隻此時也從被嚇中恢復過來,看著扭著頭躺著的青裳,臉上天真而傲嬌,卻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青裳與她自小玩大,小的時候常在一起,十分相配,也十分合得來。

    可兩人性格卻是天並地別,一個好動而果敢,一個好靜卻善謀。

    但凡遇到事情,青裳總是沖在前面動手的那一個,而青隻呢,總是一歪著腦袋思慮後果的那一個。

    只是兩人都是楚國公主,就算是做錯天大的事,也無人敢處罰她們。

    現在兩人都長大了,依然十分相配,而且一見面就會黏在一起,像是分不開一樣。

    昨日青裳被罰二十擊仗,雖然都是過場把戲,卻還是打了三下,所以青裳此時也有理由,更有理由需要治療了。

    只是整個楚國的醫師,她都嫌棄,沒有她看得中眼的。

    (這一點也是因為王禪說過,楚國的醫師都是庸醫,所以她也認定如此。)

    再說了,擊仗打屁股,受傷的當然還是屁股了,堂堂楚國公主,清白之身如此隱私之事,怎麼能隨便讓普通醫師來治呢。

    青裳公主就著府里的下人,把她抬到了相國府,說明情況,熬著王禪給她外傷之藥,所以這才在相國府別院之內,由正好前來讓王禪治療的青隻給她敷藥。

    可誰也沒想到竟然會弄出如此大的聲響。

    “听說鬼谷王禪聰慧無比,向來只有他捉弄人的,從來也沒有人能捉弄得了他,難道說我就不能捉弄他一下嗎?”

    青裳還是一副小孩子氣一樣,對王禪始終把著一種不服的態度。

    “你說得也是,你如此一叫,想來他很快就會過來了。”

    青隻一副十分贊成的樣子,想起昨日她師傅對她的訓斥,原本她一直以為她與師傅騙過了王禪,結果听師傅一講,其實似乎並沒有騙到王禪,而是被王禪忽悠了,憑白挨了頓訓斥,她對王禪也十分不服氣。

    “你急什麼,難道你想這個樣子,光著屁股去捉弄他嗎?”

    青隻此時已放下藥膏,半掩著嘴,一臉痴笑,因為此時青裳竟然站起身來就想朝外走。

    “哎,都怪你,竟顧著跟你說話呢,這衣裙還沒穿好。”

    青裳邊說邊擺弄著衣裙,而青隻則幫她穿系著。

    “你總是怪我,以前我們都還小,光著屁股還都去江邊玩耍,可現在不一樣了,你看你雪白無瑕,那個男人見了,都是上天賜的福呀!”

    “姐姐,你不是也和我一樣,只是你的雪大,我的雪小一些而已。”

    青裳說完,也是撓著青隻的癢癢,青隻一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人卻已向屋外跑去。

    而青裳則也跟著歡快的奔了出去。

    青隻沒頭沒腦的,可一出屋門,險些撞上了一個人,還沒來得看,一抬頭間,卻發現,門外卻什麼人也沒有。

    而青裳則已從里面奔了出來,抱住了青隻。

    “姐姐,你發什麼愣。”

    青裳有些驚愕,因為她本來是撞在青隻身上的,可她與青隻畢竟是姐妹,並不像其它人一樣,所以她就改了個方式,撞變成了抱。

    她看著青隻疑惑的眼楮看著前面,心里一下子就有些慌了起來,臉上的紅韻也是如彩霞一般。

    ‘剛才我差點撞在一個人身上,可現在一看,竟然沒有人,是不是大白天見鬼了。”

    青隻四處看了看,卻並沒有一人,而青裳一听,更是驚慌起來,兩人並排著站在屋門前,四處探尋著。

    這里是一個別院,也正是王禪為二人準備的,此時業已成為楚國青隻與青裳公主來相國府休息的地方。

    “姐姐,你別嚇我,鬼谷王禪的府里下人很少,我們這里更是不會有人來,剛才,剛才不會有人——。”

    青裳想說剛才青隻給她敷藥之時,她可是脫了下衣,半露出屁股,若真有如此神出鬼沒之人,那說不定她的清白已被人偷走了。

    “你別害怕,此人武功深不可測,輕身功夫更是了得,我一出門就感應到他,可他卻像鬼魅一樣在我撞向他之時一瞬間就不見了。

    可我敢肯定,他並沒有偷看,你還是放心吧。”

    青隻臉上也是疑惑,可卻還是安慰著青裳。

    “姐姐,你能肯定他是一個男的,而不是一個女人,畢竟你都沒有見過他。”

    “我不敢肯定,而且也不敢肯定就真的是一個人,所以讓你別害怕,就算有人,萬一是一個女的呢,讓她看一下又不會吃虧。”

    青隻的話還是讓青裳更加害羞,雖然她也不知道是男是女,女人看女人當然不會吃什麼虧了,可也並不否定會是一個男的。

    青裳听了,臉上羞紅,卻是帶著憤怒,剛想大叫喊人,此時院外已听見有人的腳步聲。

    “相國大人,不知小女經先生治療之後,現在是否好轉了一些。”

    “放心吧,青隻公主命長著呢,只要走的是正道之途,司敗大人就不用擔心了。”

    王禪的話是話里有話,此時他與司敗子閭兩人前後相繼走進院落,卻都看著青隻與青裳正呆呆的站在臥房門口,像是失了魂一樣。

    “你們這樣迎客,到讓在下意外,青隻公主,此時是不是覺得體內氣息要穩定得多了?

    青裳公主,你的外傷若是用了我的冰雪生肌膏,用不了三日包你傷退復原,比原來更光滑,現在怕是不痛了吧?”

    王禪兩句話同時說出,卻是盯著兩人。

    並非他不認識兩人,而是此時兩人並排站在一起,給王禪一種錯覺,那就是此兩人竟然如此相像,只是一個豐盈,一個苗條而已。

    “回相國大人,我的內息得先生指點並治療,此時已好得多了,體內聚集的陰氣,也好像沒有先前那麼重了,這還得謝謝先生內力療治之功。”

    青隻還是十分有禮,見是兩人先作揖行禮再回復王禪。

    而青裳則是盯著王禪,十分勉強的對著二人行禮,臉上卻是有些怒意。

    “青裳公主,為何這樣看著在下,難道在下今天沒有洗臉嗎?”

    王禪開著不成體統的玩笑話,卻也邊摸著臉。

    “相國大人,裳妹其實並沒有什麼,剛才我都與她敷過你的神藥,現在已經好許多了,所以她想來是對你有些感謝。”

    青隻為青裳打著圓場,她知道青裳如此模樣一定是懷疑剛才自己出來遇見的鬼影肯定是鬼谷王禪扮的。

    她在懷疑鬼谷王禪的人品,所以盯著王禪。

    “青裳佷女,好了就好,我看青隻氣色也好得多了,還真是該謝謝相國大人了。”

    “謝叔叔關心,你剛才與相國大人在一起嗎?”

    青裳此時也回復理智,畢竟若是王禪剛才在這里,那自己的叔叔總不會這麼快就跟來了。

    “那是當然了,不知青裳佷女為何如此問,我來找相國大人,在客堂里聊著楚都命案之事,可也關心你們姐妹兩人的情況。

    剛才坐在堂屋里,听到賢佷女的一聲驚呼,還真是嚇人,所以我們就趕來看看,不想你們兩人卻沒有事,這也就放心了。”

    子閭說完青隻與青裳的臉色更加難看,若說剛才的人不是王禪,那麼是誰這就讓人疑惑了。

    “兩位公主,為臉色一時羞紅,又一時泛白,難道剛才還有人來過嗎?”

    王禪听青裳所問,其實也猜出一些,可他也相信這光天化日之下,而且是在他的相國府,誰有那麼大膽敢私闖。

    而他與子閭的探討案情的時候也未察覺有人進入府邸。

    如此看來,若真有人來訪,那麼該是直接入了此後院府邸。

    王禪問完,子閭還是面色一驚,不等青裳與青隻回復,就急得看著王禪。

    “相國大人,你的意思?

    難道是那個凶手來了此地?”

    子閭問完,自己都冒著冷汗,此時他看著青隻,心里提心吊膽的。

    他想著鬼谷王禪插手楚都奇案,說不定會惹得凶手不高興呢,所以這才來相國府叨擾,這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回父親,剛才我出來之時,感覺有一個鬼影在小院之內,可我抬頭去看之時,卻並沒有人,所以剛才還懷疑是相國大人來察看,青裳妹妹才有此問。

    父親不必過于擔心,剛才我與裳妹在屋里打鬧,怕是一出屋里眼楮花了也有可能。”

    青隻還是怕子閭擔心,前些日子的離奇案子尚未破了,恐慌還在楚都漫延,這個時候若把此事與那行凶之人聯系起來,會讓子閭寢食難安的,她也有些過意不去。

    “司敗大人,你看你如此緊張,我早就跟你講過,那個制造命案的凶手,應該不會再行凶了,縱然是他,我看對兩位公主也不會有什麼惡意。

    想來兩位公主平時也未曾得罪過人,並且一直善待下人,與人不會有仇隙,而且來我此地也十分秘密,並沒有聲張,知道的人並不多,不會有什麼危險。

    況且楚都離奇命案的凶手,以其身法,該不會白天出現,若是如此還真是不把我鬼谷王禪放在眼里。”

    王禪雖然如此安慰說著,可他也不敢否認。

    他知道青隻的武技修為,遠在青裳之上,而所遇之人卻是青隻見到,那麼如此看來此人的輕身功夫,或者說其它妖術,實不敢小看。

    而且青隻與青裳兩人的身份十分特殊,舉足輕重,兩人同樣都來找王禪療傷。

    那麼若以兩個公主受到傷害,縱然是保得不死,王禪也難辭其咎,若楚都命案的行凶者是王禪的敵人,那麼來此也極有可能。

    並且剛才青隻沖出臥房之時,王禪也有察覺,可他卻並沒有察覺到還有它人。

    難道真的如同青隻所說,是一個鬼影。

    可這光天化日之下,實與大家普通認識的鬼大相徑庭。

    這一點也讓王禪不敢肯定,若依對楚都命案的分析,行凶者的輕身功夫,或者說妖術也好,都遠遠非常人可想,他若來此,定然也是有備無患。

    而剛才怕也是听出他與子閭的腳步聲,還有借著青隻沖出臥房之際才逃遁的。

    “哼,你總是如此自負,你還真以為大周天下沒有人勝得過你嗎?”

    青裳還是對王禪剛才所說有些懷疑。

    “青隻公主,剛才你該是察覺到有人監視才忽然沖出臥房的,對不對?”

    “相國大人,你是在懷疑我嗎,我可沒有你那麼大的本事,說不定剛才的人就是一個鬼影呢?”

    青隻不置可否,但的懷疑其實只有她自己知道。

    剛才她是有所察覺,而她認定的人就是她的師傅,可當她沖出之後,卻還是自己嚇了自己一跳。

    “既然沒事,我看此事也不必深究,若是兩位公主無事,可以到堂屋一坐,就不必站在此地曬太陽了。”

    王禪嘿嘿一笑,看著青隻,意在提醒。

    “謝相國大人了,明日再來拜訪,我與父親就先回府了,青裳你還有事嗎?”

    “我,我,我沒事,你先走吧,我還安排了下人送些陳設來,若不然以後我們在這個別院,如何住得下去。”

    青裳也是找著借口,她想單獨的問王禪,或者也是不想這麼早回令尹府。

    “那好吧,還請相國大人照顧青裳妹妹,父親我們就先回去吧。”

    “好,我送二位出門,青裳公主,還請在堂屋里休息片刻,小子隨後就來。”

    王禪說完,也是一笑,她知道青裳的想法,所以也不拒絕。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