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六十三章父女生隙



    第三百六十三章父女生隙

    楚國令尹府邸的堂屋之內,通敞明亮,令尹子西一個人坐在居中大椅之上,斜向著身子,微閉著眼。

    而整個大堂之內就只有一個人,並且還不是客人,而是楚國公主青裳。

    她就坐在右首第一個坐位上,算起來已經是離子西最近的位置了。

    可如此卻還是有半丈的距離。

    “你去那了,為何這兩天你總是魂不守舍的?”

    “父親,我還能去那,今日王上哥哥邀請相國大人去給青隻姐姐診療,所以我也就順便去看看青隻姐姐,都有大半年沒見過她了,怪想她的。”

    青裳知道自己父親是生氣了。

    昨日送別白公勝,她借著楚王在時,故意提起單獨送別白公勝,而楚王自然知道她的心思,所以不等子西拒絕就已經答應了。

    讓她的父親也是沒有話說,而且回來的時候,竟然還是王禪送青裳公主回府的,而當時子西曾問過王禪,可楚王及子閭都覺得王禪會在城外相送,如此一來,這就讓他更加生氣了。

    而昨日是因他確實疲憊,王禪新援左相之職,而且是他親自舉薦,得楚王賜牌,如此重視,他這個舉薦人當然不能不聊表祝賀。

    可他卻又不想親自登門祝賀,畢竟左相算起來也是他的下屬,並沒有什麼資格可以讓他親自祝賀的,但楚國人情禮數卻也不能少了,所以他也只能讓青裳代他送上三箱黃金,以表對王禪初登左相之職的祝賀。

    可青裳一出去,總是呆得很長時間,這讓他心里十分煩燥。

    今日也是未經他允許,青裳就獨自騎馬奔出,連一眾下屬都不顧,更不顧他作為楚國當朝令尹的面子,也不顧及作為一個楚國公主的形像。

    此時回到府里,子西直接讓下人叫青裳來到客堂。

    可面對自己這個女兒,子西卻也不好拉下面子來大罵一頓,所以這才躺在椅上細思了半響,這才問起青裳公主。

    “那左相大人一定是給青隻佷女治好好病了,所以你回來的時候才這麼晚,也才這般開心,是與不是?”

    “也沒有說什麼治療之法,只是左相大人已探清楚青隻姐姐的病因,是因為體內陰氣郁結,所以才會一熱就散發出惡臭之味。

    所以他希望青隻每日去相國府,由相國大人親自用內力為青隻姐姐治病,由此青隻姐姐這病也算是有了著落,所以我才十分開心,難道父親不為青隻開心嗎?”

    青裳還是說得十分小心,但卻也是事實。

    可子西一听,卻是冷哼一聲。

    “這有什麼開心的,楚國多少王宮醫師都是如此說辭,又有誰給青隻看好過,鬼谷王禪還不是故弄玄虛而已。

    再說了青隻這姑娘天生就得如此怪病,卻也並沒有什麼大礙,看不看得好又有什麼好開心的,只是子閭太在意而已。”

    子西說得十分冷漠,不僅不關心這個佷女的病情,反而說自己這個弟弟有小題大作之嫌,而若是青裳得了青隻之病,怕是他就不會如此說道了。真是痛不在己身,也就無法體會別人的痛楚。

    “父親,青隻也是您的親佷女,現在也與女兒一樣長大了,不再只是一個孩子,都是楚國的公主,若是天一熱就惡臭掩面,這何嘗不是丟了楚國的顏面,你為何竟然一點也不關心,更不關心青隻姐姐心里的痛苦呢?”

    子西一听,臉色陰沉,看著青裳帶著怒氣。

    “放肆,有你這樣跟自己父親說話的嗎?

    自小讓你習大周禮儀,難道連長幼不分,孝意不存嗎?

    青隻的病既然有王上操勞,又有你叔叔把持,更有楚國靈童診療,難道還要你去管嗎?

    你既然已知道青隻已長大,難道你不知道自己也長大了嗎?”

    堂堂楚國公主,竟然不顧禮儀,騎馬在大街上奔跑,成何體統,若是不知者還以為老夫教子無方,嬌寵于你,你竟然毫無自知,實讓老夫失望至極。”

    子西習慣了自己稱老稱尊,所以在自己的女兒面前,也不忘用口頭之語,顯得十分生分。

    可青裳卻是听得習慣了,自她認事以來,她的父親子西一直都是如此,並不喜歡她與青隻公主來往。

    以前青裳也從未問過此事,而且在她們這一輩的王族公子公主里邊,也只有青隻與她年歲一般,小時候到還常在一起玩,可自從王上登位以來,子西不知什麼原因就限制了她的外出,特別是去她的叔叔子閭府邸里找青隻去玩。

    以至于青裳在諾大的令尹府里,連個玩伴都沒有。

    當然也並非不是楚都真的沒有玩伴,而是身為楚國公主,又是當朝最有權勢的令尹子西獨女,能配得上與公主玩耍之人實在就不多。

    若說子閭的女兒青隻,與青裳本就是姐妹,而且兩家的府邸也靠得比較近,來往應該更加密切一些,來往也更多一些。

    可不知為何,青裳卻與青隻慢慢長大,子西卻一直有意的不讓青裳去找青隻。

    而青隻呢也因為現在身體的怪病,所以大都不敢出門,也不願出門,心里總有自卑之情,總是一個人躲在司敗府邸後院之中,若是兩家人沒有重大的慶典,或是王上有什麼特別的召意,那麼兩人在一些的時間還真是屈指可數。

    好在兩人自小就在一起,雖然慢慢分開的時間越來越長,可兩人關系也一直很好,彼此也都能夠理解。

    而昨日青裳送別了白公勝,原本兩人才建立起來的感情也隨著分開而讓人傷懷,青裳當然想找久未謀面的姐姐青隻說說話,此時子西如此責問,也是憋著一口氣,心里十分委屈。

    可子西回避著青隻的問題,卻拿她騎馬來說事,這讓她心里更是不舒服了。

    “父親,女兒騎馬上街也不是第一次了,而且騎馬之術還是父親教我的,可卻從來也未听父親如此發怒。

    難道只是因為我去看青隻姐姐,就惹得父親發怒嗎,這女兒就不理解了。

    為何子閭叔叔都可以時常來令尹府邸里與你相談國事,可我卻不能與看看青隻姐姐。

    難道你與子閭叔叔是兄弟情誼,就不可以我與青隻姐姐有姐妹情誼嗎?”

    青裳此時也是有些郁結,所以說話也有些失禮,這些年藏在心里的不解,今天卻是爆發了出來。

    “你,你你,青裳你竟然用這種態度給我說話?”

    子西也是十分氣惱,本想著像原來一樣訓斥一下就算了。

    他一直等在此地,就是為了讓青裳有所收斂,可卻不想青裳也慢慢長大也,與外面接觸得多了,對他的話也敢當面駁斥了。而且青裳一句話就讓他無語再說了。

    青裳知道自己父親生氣了,也十分自覺,不等子西責罰,自己已經跪在了地上,十分委屈,眼中含淚,卻是一臉的不服氣。

    于她而言,她今日去看了自己的堂姐青隻,也是姐妹情誼,而且在場的可不只她一人,還有楚王,還有王禪,當然還有子西的四弟子閭。

    可她一回到府邸,還是知道父親會生氣,只是今日卻又不比它日。

    子西語氣也較重,而這兩日青裳心情也不好,本就想在外面放松心情,可一回到府邸,還是要面對父親子西那般臉孔,心里也慢慢徒生著不滿,還有更多的是一種反抗,一種叛逆。

    “父親,我本也不想知道這個中原因,想來並非是因為子閭叔叔,也非是因為青隻姐姐之病。

    更不會是因為王上哥哥的原故,你若覺得女兒今日頂撞了您,女兒自願受家法處置,父親不必留什麼情面。”

    子西本來接著剛才的話,就是要用家法來威脅青裳,可此時青裳已經主動跪在地上了,一時之間也是氣結于胸,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個女兒也是最小的,原本子西王族權貴,若依常理,到此時該是兒孫滿堂,可偏偏多年之前,大哥太子建犯事,讓兄弟幾人也都受了牽連,也讓當時的平王十分不放心,特別是娶親上,嚴加管制。

    而當太子建的事情算是過去了,幾人也娶親生子,未及多年,平王駕崩,楚國又陷入王位空虛之時。

    若說沒有想法,任誰也不相信,可當時太子之位傳于平王最小的兒子昭王。

    可昭王一當位之後,算是重用了兄弟幾人,在楚國也是慢慢肩負重任。

    可這個時候吳國開始進攻楚國,一連打了多年。

    子西與其幾個兄弟不得不披甲上陣,久歷沙場,所以身為權貴反而不比普通人家,能得與妻妾日夜相處。

    子西本就三個兒子,大兒子與他一起歷經沙場,可楚國解圍之後不多年,就因舊疾復發而死。

    二兒子雖然一直留在楚都,卻不思進取,成為典型的紈褲子弟流連于煙花之地,最後染病身亡。

    三兒子在楚都破城之時,當時子西親率楚國大軍與吳軍周旋,卻未顧及其生死,最後楚都城破,都不知死于何處。

    也正因為如此,子西此時已無繼位之子,才會容忍白公勝,也一直想接白公勝回楚。

    而且白公勝回楚後,也一直親自帶在身邊,十分關照,對于與青裳的情愫,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

    三個兒子都先于子西逝去,此時面對著青裳,心里也是萬般無奈。

    “罷了罷了,你既然已經知錯,就罰你三月不得出府,你就在家里閉門思過吧!”

    “什麼,父親你竟然還是不想讓我出去,父親你如此絕情,還不如賜給女兒一個痛快。

    這諾大一個令尹府可有我青裳容身之地,三月不準外出,無異于囚禁女兒,天底下怎麼會有如此狠心的父親,只是可憐女兒,自小無娘,受此責罰,連一個哭訴的地方都沒有。”

    青裳邊大聲哭著,邊訴說著自己的苦楚,這哭聲一起,讓一頭白發的子西也是慌了神。

    外面站著的家奴也都不時的望向堂屋里,大家都不知道為何父女兩一向關系融洽,可今天說著說著就吵鬧起來了。

    青裳公主雖然脾氣 了點,也隨時帶著一些傲氣,可對下人卻並不苛刻,有時還十分體貼。

    但若說要讓她哭,卻少之又少,特別是這幾年慢慢長大了,一直都十分堅強,如此大哭,好像都從來未曾發生過,就算是小的時候也十分少見。

    “好好好,你既然這也不服,那也不服,那老夫就成全于你。來人哪,帶大小姐回去,按家法處置,擊杖二十,不得輕饒。”

    堂屋外一時之間進來了幾個侍女,還有家奴,看著子西一臉怒氣,再看著跪在堂中的青裳公主,都不知所措。

    “不用你們拉我,我自己去躺著,打死打活反正隨你們的便,本公主要是皺一下眉頭,就不是楚國公主。”

    青裳看子西像是鐵了心要處置于她,此時邊哭著,也邊語氣絕裂的說著,自己爬了起來,就朝外走。

    幾個侍女慌慌張張的跟在她的後面,扶都不敢扶她。

    其實這也是青裳故意求得如此懲罰,雖然听起來要打死人的節奏,可知道下人是不敢真的動手擊杖二十的,而她當然也躲開了被楚足的處罰,而處罰擊杖,實際上就是打屁股,若真的打傷了,她也會有理由出去看病,也就才有機會去相國府。

    所以此時青裳公主雖然哭天喊地的,可她的心里卻是暗暗高興。

    剩下一些家奴也都乘勢出了客堂,而客堂之中只剩管事的家奴。

    “老爺,公主一直呆在府邸乖巧溫順,只是現在長大了,也好奇外面,所以才會惹老爺生氣,只是這擊杖二十就算在軍中也是重罰,對小姐下此重家法是不是處罰有些重了,老奴也不敢執行,還請家主責罰。”

    老奴說完,也是跪在子西面前。

    子西一看,這個老奴也是一頭白發,與他的年歲也不相上下,這個時候也只有這個老奴敢如此相問于他。

    子西看著老奴卻是張嘴就罵道︰“老東西,難道真的想把裳兒打死呀,這都還要問,讓她長點記性,兩三天出不了府門就行了,還不快去,跪在這里,是不是想讓我一起收拾你。”

    子西也是沒有好氣的,自己在女兒面前軟的不是,硬的也不是,可這老奴此時偏偏又像公主一樣,未罰先跪請罪,實讓他更加惱火,可他也只有在這個老奴面前發發火了,要不然連個台階都沒得下的。

    “是是是,老奴這就去辦。”

    老奴一听,心里有數,趕緊的小跑著退出堂屋,只留下子西一臉苦笑,卻是無可奈何。

    正是女大難由父,舍不得又如何,面子過不去,可若真的打,卻又怕是打在女兒身上,卻是痛在己心。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