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六十章良醫庸醫



    第三百六十章良醫庸醫

    “鬼谷王禪,你胡說什麼,青隻姐姐只是有此小疾而已,楚國許多醫師都看過,都說沒事,只是陰陽失調而已,可你怎麼就斷定姐姐活不長了呢?”

    青裳此時也是十分著急,在其叔父子閭那眼淚還有嘆息聲里,也像是一下掉進悲傷的冰窖之中。

    “青裳,不得無禮。

    鬼谷先生,你神通廣大,善長卜算觀相,青隻妹妹的病由來已久,楚國醫師也看過許多,都說沒病,而且也和青裳妹妹說得一樣,只是陰陽失調。

    若先生診斷出有什麼病來,也不妨直說,本王縱是費盡萬力,也要保青隻無恙。”

    楚王也不知王禪的話中之意,此時看著王禪依然微閉著眼,像是要說出病癥十分為難的樣子。

    “王上哥哥,父親大人,不必如此,若是青隻無福,大家也不必為我擔憂,我來之不易,去之卻是容易,這到省心了。”

    此時王禪慢慢睜開眼看著失落的楚王,再看眼淚滿面欲哭的子閭,以及語帶哭腔的青裳,最後看著十分平靜的青隻。

    “你們怎麼了,難道我說錯什麼了嗎?

    青隻公主當然不止三個月的壽辰了,至于是七十還是八十,還是三年我一時之間又如何算得清楚。

    但有我在,青隻公主自然會無恙的。”

    王禪像是十分驚詫于幾人的表情一樣,反而十分不理解,又十分平靜。

    “你說什麼,為什麼剛才不好好說話,讓人急得。”

    青裳還是最先發話,可大家一想,剛才王禪確實沒有說,也沒有明確青隻就患的是絕癥,都只是臆想而已,現在听王禪一講,也都放下心來,卻也是疑惑重重。

    “相國大人實是讓人意外重重,那麼青隻妹妹的病疾可有救治之法。”

    楚王此時看著王禪那嚴肅的表情,反而領悟了王禪這種一驚一乍的處事方式,雖然心里也有些怪罪,可卻也找不得理由訓斥王禪,畢竟連自己都一時有些把持不住。

    “王上,剛才是不是怪罪微臣未與大家講清楚,我看幾位都面帶悲怯之意,實是不想讓大家傷心。

    青隻公主之疾,其實楚國醫師也診得明白,就是體內陰陽失調而已,說起來和普通之病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

    所以青隻姑娘體內才會陰氣郁結,而陰氣郁結就像一件物什一樣,時間長了就會變味,所以只要一熱就會散發出臭味,一種腐肉的味道,這並不奇怪,而且十分正常。

    王上與子閭大人還有兩位公主不必著急。”

    王禪這一次把話都一次說完,也不敢再故作深沉了。

    幾人一听,到也松了一口氣,畢竟王禪所說至少與其它醫師說得大體相同,更難得的是,王禪在未聞見青隻身上散發的怪味之時,就已說得清清楚楚,就是一種腐肉的臭味,光憑這一點,就足以證明王禪的醫術十分了得。

    其實王禪只是反著來說而已,他十分清楚面前的這位青隻公主,而且也知道她因熱會散發什麼味兒。

    有一點他一時還不明白,若依他的診斷,青隻應該發出一股幽香才對,而不是腐肉之味,那麼這里邊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他並沒有說出真話。

    因為說出真話,反而會讓人不相信他,他也只能裝作不知一樣。

    “有勞相國大人,想來相國大人也需要慢慢思慮診治之法,小女不如還是先行回避,以免讓王上及相國大人難堪。”

    此時陽光已照了進來,堂屋里氣溫也慢慢在升高,青隻剛才听王禪一講,心里到是松了一口氣,臉上也帶著欣慰,十分自然,就像病的人不是她,而是王禪一樣。

    此時如此說起,到是讓人覺得她十分懂事,而且也體貼別人的感受一樣,就怕自己的怪味發出而浸擾到別人。

    “青隻公主,這到不必,在下現在是醫師,自然不會在意。

    只是公主的病雖然說只是陰陽失調,可若是不急時救治,隨著公主女兒身的成長,此病會更加嚴重,甚至可能危及性命。

    正是小病不治,必成大患之理,幸好青隻公主遇到我,若是依然靠其它醫師,怕會耽誤了治療之期。”

    王禪再一次把自己的想法說出,讓幾人又再次陷入沉默。

    大家都略懂一些,楚國醫師及王禪所說到也相符,一個人若是長久陰陽失調,自然會影響性命周全。

    而青隻公主自小就是如此,可少小之時,本身性別難分,所以還不會十分明顯的傷及本體,只會散發出一股臭味。

    可現在青隻已慢慢變成一個成熟的女人,陰氣自然會加重,這是一個最普通的道理,就像一個小伙子一樣,長大成人,都會說一個字陽剛,而女孩相對著就是陰柔。

    那麼若依所有醫師所言,青隻本身就陰氣郁結,若是因長大了再增陰氣,自然會傷及本體。

    所以王禪所說,也正是子閭所憂,而楚王顯然也明白這個道理。

    “那怎麼治你到是說呀。”

    青裳眼巴巴的看著王禪,一直等王禪說出治法。

    “裳妹,不可如此為難鬼谷先生,姐姐的病你也知道,不知看了多少名醫,都是束手無策,而這道法之理卻也是相通的,醫理自然大體如此,不可強求鬼谷先生。”

    青隻一直都十分淡然,語氣也不急不燥,似乎是看淡了一切,對自己的病反而更坦然一些。

    “姐姐,你可不能喪氣,相國大人武技高超,內力修為深不可測,昨日我就見他能化水為冰,與其它楚國醫師自然不可相提並論,一定可以治好姐姐的。”

    青裳剛才還十分著急,可他一想王禪之能,此時到反過來安慰著青隻,用王禪的所表現的本來來寬慰大家。

    此時大家又再次看著王禪。

    王禪看了看青隻公主卻是一笑道︰“青裳公主總算是為在下說了一句好話,在下雖然不懂太多醫理之識,可在下對陰陽易理卻是十分在行,與楚國那些庸醫自然不可相提並論。

    他們只會診斷一般疾病,又如何能診斷青隻公主的心思呢?

    所以青隻公主不必擔憂,只要青隻公主自今日起,每日去一次在下的府邸,小子自然可以用內力為公主治病,雖然可能不會徹底根除,至少也可以探查到病因所在,對癥下藥,就是不知公主意下如何?”

    王禪主動提出,似乎是合情合理之事。

    雖然青隻是公主,可王禪也是楚國左相,當然不可能隨時來子閭府上為公主治療了。

    青隻公主一听,臉上微微一笑。

    “相國大人言重了,若能治好小女之病,小女自然願意,只是相國大人國事忙碌,而且很快過了春令,進入夏令,小女身上氣味難聞,實不敢如此叨擾,只怕會讓相國大人煩厭。”

    “不煩不煩,相國大人醫者仁心,自然不會煩厭你了,隻兒你就依相國大人之意,父親會下人每日送你去相國府,若是方便就算是住在相國府都不怕,只要能治好女兒的病,想來相國大人也能理解。”

    子閭此時一听王禪之語,而青裳所說王禪的本事,也是十分樂意,不論如何也要依靠王禪了。

    “鬼谷先生,剛才青裳妹妹所講,先生內力修為極高,能化水為冰,實也是本王第一次听說,可有一點本王不太明白,青隻妹妹體內陰氣郁結,難道先生還要用寒氣來治嗎?”

    王禪微微一笑,知道剛才楚王听出了王禪的言外之語,所以此時又有了新的疑惑。

    “王上放心,微臣內力修為雖然還遠示達到青裳公主所講的高深莫測,可化水成冰,再化水為氣該不是什麼難事,微臣體內真氣,除了陰寒之氣之外,還能變為熾熱之氣,只要能為公主治好此疾,微臣當盡心竭力,萬死不辭。”

    王禪也是說得輕松,一語就化解的楚王的疑惑,而他心里的謀算,也只有他才知道,而他此時也不願讓任何人知道,就算是楚王,還有青隻公主。

    “原來如此,既然這樣,那本王也就真的放心了,隻妹你就依相國大人的安排每日去相國府讓相國大人為你治病,一切皆听從相國大人吩咐,若有什麼不便之處,想來相國大人也會考慮周全,不會讓隻妹難為。”

    楚王雖然不知王禪的意思,但從王禪一進此門為青隻公主診療至今,一直都若隱若藏,話里似真似假,而此時王禪主動提出,那麼楚王當然樂于成全,至于王禪如何謀算,他並不急著知道,他相信王禪必然有其道理,所以此話一出,也算是把此事給下了定論。

    “青隻一切听王上哥哥之意,日後還要多有勞煩相國大人,在此請受小女一拜。”

    青隻也是適時之機,站起身來對著王禪一揖,算是感謝王禪的診療。

    王禪卻也不敢托大,站起身來伸手一扶。

    “王上哥哥,如此正好,這樣我也可以經常去相國府看青隻姐姐了,省得她住在家里,雖然跟我們令尹府很近,可父親卻不讓我常來看青隻姐姐,反而越來越生分,若是在相國府,父親也就管不著了。”

    青裳的話似乎是把青隻都給安置在王禪府上了,而不只是每日去相國府治療。

    “沒關系,反正相國府很大,小子也用不過來,小子明日就讓下人再收拾一個獨立的院落,權卻當作兩位公主下臨時下榻之處,兩位公主若是願意,可以作日常休息之用。”

    王禪到是考慮周詳,顯得十分大方,也順了兩位公主之意。

    “老身在此謝過相國大人,若能治好小女之疾,老身定不敢相忘相國大人之恩。”

    子閭一听,心里也是十分歡悅。

    青隻雖然是他的女兒,可自少年時這個疾病開始之後,越長大身體的氣味就越重,現在青隻只能獨自住在司敗府的後院里,也成了子閭心里最大的憂慮。

    作為父親卻也難與承受那股難聞的氣味,所以父女雖然同在一個府邸,相見的時日卻並不多,特別是進入夏令之後,天氣炎熱,有時想見女兒更是倍受煎熬。

    現在若能把這塊心病治愈,也算是了了一樁心願,更難得的是王禪能主動提出,這樣反而省了他求人的不少麻煩。

    而青隻似乎也不反對,臉上的表情,透著一種讓人難與揣測的心思。

    而王禪呢,卻也在聰明與糊涂之間讓人更是難與捉摸了。

    “子閭叔叔,你到是省心里,如此一來,你日後也可以常來相國府探望青隻姐姐了,只要讓相國大人化水為冰,多擺幾盤在屋里,那麼屋里就不會熱了,這樣姐姐的身體也不會散發惡臭,比在你府上還要更加好一些。”

    青裳說完看了看王禪,只見王禪詭異一笑,臉卻一下紅了起來,她一時想起自己秘密,所以卻也害羞起來。

    畢竟她卻正好相反,只要遇到冰寒之時,體內卻會散發出暗香,可此事卻是她的秘密,到現在也只有王禪一個人知道。

    “王上,我看事情非一日可解決,小子已診知青隻公主病因,還需回去斟酌斟酌,這就告辭了。”

    王禪說著也是站起身來準備回府。

    “也好,既然如此,本王就代叔父送送鬼谷先生,青隻你就听從安排,無需擔心,在府里好生調養,本王也放心了。”

    楚王站起身來,看了看王禪,話已說出,子閭也不好強求,原本他想送王禪,以私下了解青隻此病的嚴重性,他內心還是不怎麼放心。

    可王上要親自送王禪,他也只能起身送客。

    “青裳,你難道還在在叔父府上坐坐嗎?”

    楚王看了看青裳,而青裳也是一笑,十分滿意的起身挽著楚王向外走去。

    “叔叔,我送王上哥哥回去,姐姐你還是快些回去休息,我看這天氣也越發熱了。”

    青隻十分感激,對著楚王及王禪一揖。

    “青隻恭送王上與相國大人。”

    “子閭恭送王上與相國大人。”

    子閭與青隻都送到堂屋門口,而青裳則挽著楚王,王禪走在後面,三人同出子閭府邸。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