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五十一章楚王送使



    第三百五十一章楚王送使

    清晨的陽光已在楚都г亂攏  鞜倒 奚榔  br />
    白公勝一身鎧甲,閃著金光,騎著一匹駿馬,十分威嚴的走在楚都東門的官道之上。

    在楚都東門,這一條官道可以直通巢邑三城,通往吳國。

    除了這一條官道,還可以從大江順流而下,可白公勝沒有選擇舟船,而是騎馬駕車而行。

    其身邊是楚國司空子基,身後是自己的一隊楚國兵甲,足有千余人護衛著楚國對吳國的回禮一百名楚國美女,還有黃金財物,隊伍也算是十分狀大,兩相得利。

    白公勝有子基親送,而且還有如此寵大的隊伍,自己臉面也是光彩,而子基有巢邑代夫相陪,千余兵甲護送前往吳國,也是神氣十足,況且一路之上也有使喚之人,心里當然也十分樂意。

    所以說楚王此次派子基出使吳國,而且順帶送白公勝入城,也算是同時給足兩人面子,考慮十分周全。

    楚都官道前方華蓋林立,紫氣掩陽,宮女奴僕族擁,鼓瑟齊鳴,正是楚王親自來送。

    當然楚王的身邊也少不了楚國令尹子西,還有司敗子閭,以及青裳公主,還有楚國十幾位朝臣。

    可在這些人中卻偏偏沒有新任楚國左相王禪。

    如此大的陣容來相送,也是出乎了白公勝及子基的料想,他們此刻也知道王恩浩大,對他們兩人的重視。

    白公勝與子基下馬步行,行致距楚王五丈之外,兩人同時跪下,向楚王行禮道安。

    “起來吧,勝表哥遠赴邊垂,子基叔父出使吳國,兼代本王親送,一路旅途迢迢,本王在此就祝你們一路順風,不負本王及楚國眾臣期望,不負年華,不負楚國生養之地。”

    “謝王上。”

    白公勝與子基異口同聲,兩人站起身來。

    楚王移步慢行向兩人走來,白公勝與子基一看,也都迎了上去。

    “王上如此恩寵,實讓微臣惶恐,還請王上留步。

    白公勝還是快子基幾步,此時已親扶著楚王。

    “勝表哥,以後你是巢邑三城大夫,本王也要稱你為白公了,你與本王是同代王族,現在去往吳越邊境為本王駐守,邊境城守民防,邊地民生民望,一切都交與你了。

    希望你時刻以楚國為重,以楚國王族為重,不忘朝堂之上的誓言,守好楚國一方土地,照顧好楚國一方子民。”

    “微臣定不負王上重望,為楚國中興,為楚國百姓,為楚國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楚王微笑著輕拍白公勝的肩,再看著司空子基。

    “叔父年歲已大,可卻還要為本王奔勞,為楚國奔勞,本王也是于心不忍,此次送白公駐守巢邑三城,還望叔父能體貼本王苦心。

    吳楚交戰多年,現在能相交和好,也是蒼天所佑,希望叔父以楚國為重,以兩國交好為長遠之計,把本王對吳王的一片赤誠之心帶到,把兩國人民止戰交好之心闡明,本王在此恭送叔父帶功而回,界時本王將率楚國文武同迎叔父凱旋。”

    “王上言重了,老臣是楚國王族,也算三朝元老,為楚國奔勞是老臣份內之事,能代王上送楚國重禮通使吳國,也是老臣的無尚榮譽,老臣不敢有怨,更不敢勞煩王上,只希望此次出使能圓滿完成王上所交任務,就已是老臣本分了。”

    子基還是說著老沉之語,更時刻把楚王放在首位,也是投楚王所好。

    “三弟此去吳國,一切以楚國為重,以王上為重,可不能丟了我楚國顏面,二哥在此也送你一路順風,圓滿完成王上重托。”

    子西此時也是十分慎重而且嚴肅的叮囑著子西。

    “二哥放心,三弟也不小了,自然會有分寸,二哥在楚都還要輔助王上,治理楚國事客車,中興楚國,二哥不辭操勞,小弟實有愧也。”

    子基也是話中有話,卻說得十分順暢。

    “三哥,一路好走,四弟也祝你一路順風。”

    子閭也跟在子西後面,對子基說著客套之話。

    “賢佷,此次你能受封巢邑大夫該感恩戴德,一切皆以楚國為重,不負王上所托,守好每一寸楚國封地,照顧每一個楚國子民。”

    子西再接著叮囑白公勝。

    “還望叔叔放心,小佷此次定不負眾位所托,不負百姓期望,不負王上及叔叔的恩典。”

    白公勝也是說得圓順,把子西與王上並列。

    “來人哪,為子基叔父與白公斟酒,本王為兩位愛卿送行。”

    侍女宮奴一听,即刻為楚王以及子西等人,還有一眾送行朝臣斟好酒。

    “來本王以酒敬兩位愛卿,一路順風,凱旋而回。”

    楚王也十分重視白公勝此次任巢邑城主,把一切能做的禮數恩寵都做全,就是要讓白公勝知道王上對他的厚愛,而不是因為有子西令尹。

    白公勝與子基一口飲盡,再次對王上及子西行禮。

    “王上,此路長遠,就不勞王上再送上,還請回宮,微臣這就出行。”

    白公勝馳馬駐在一邊,目送楚王禮駕之隊向楚都回去之後,這才帶著自己的一隊人馬,浩浩蕩蕩的離開楚都。

    “王上,為何不見新任左相國鬼谷王禪?”

    令尹子西還是一臉疑惑,雖然問得輕巧,心里卻是十分不滿。

    “哦,是本王疏忽,竟然忘了通知相國大人,不過想來相國大人也知道此事,而且他做事一直都出人意表,說不定會在城外相送白公也未亦可知。”

    楚王說完,微微一笑,卻已向楚都往回走,此時楚王並未上車駕,所以陪同官員也都與楚王同行。

    “二哥,相國大人昨日去了我的司敗府,已堪出破楚都奇案的關鍵,行凶之人在楚都布了一個九宮八卦之局,想來相國大人該是忙于破此局之謎,所以才未來相送。”

    子閭也是為王禪說著好話,楚王卻是臉上帶笑,心里十分滿意。

    他也未曾想王禪之能,竟然在回楚的短短幾日里,就已贏得這位子閭叔父的好感,也是實屬不易。

    可子西一听,卻是瞪了一眼子閭,心里也無法怪罪,畢竟他也知道這個弟弟的本事,若真讓他破此案,比登天還難,而且听子閭所言殺手布的還竟然是一個九宮八卦之局,這就更是玄乎了。

    他心里也有分寸,若是如此,以其讓這個弟弟丟人現眼,真的不如讓王禪幫他破此奇案,至少還能保得住王族顏面,為子閭保得司敗一職,不給外人落下話柄。

    所以縱然子閭如此明顯的為王禪說話,子西也只得默認。

    “但願如此吧,左相大人精通易理,這到是合他的口味,也算是人盡其才。

    王上我們還是坐車回去吧。”

    子西令尹對王禪也是矛盾重重,一提起王禪心里就會煩燥,所以此時也不想再步行,想早些回去。

    “王上,父親,勝哥哥遠赴巢邑不知何時才會回楚都,青裳想去送送他,也想去看看那個鬼谷王禪是否如王上所講會在路上送別勝哥哥。”

    青裳剛才一直未說話,而白公勝也不敢多看她一眼,此時白公勝已帶隊遠離,心里卻十分失落,所以借此機會,想著多送白公勝一程。

    子西一听,心里有些氣惱,可卻不露聲色。

    他知道這個女兒已是豆蔻年華,也到了嫁人的時候,他也不便多問,而白公勝與青裳若算起來也十分相配,但是子西也捉摸不透青裳公主的心意。

    因為她提到王禪,前些日子青裳公主在撫江樓與王禪到是一直相對,時有斗嘴,這些情景當然有二個弟弟匯報與他。

    此時青裳要送白公勝,連子西也弄不明白。

    若說鬼谷王禪說起來也還不錯,若青裳能嫁與鬼谷王禪,那也算是為他擴充了實力,得到強援,正當子西猶疑之時,楚王卻已發話了。

    “青裳,你若願意那就去吧,你也大了,白公也是你的堂哥,至于鬼谷先生你若能與他多相處,也不是什麼壞事。”

    楚王說完,看了看身邊的護衛道︰“來人哪,調一隊護衛護青裳公主送白城主,一路之上務必保護好公主的周全。”

    青裳一听,再看子西,子西臉上也微露一笑道︰“既然王上應允你就去吧,不過可不得貪玩誤了回來吃飯的時辰。”

    子西說完,青裳縱馬就向後奔去,而十幾個護衛只得跟著她的身後。

    而子西卻只得無可奈何的看著女兒馳馬而行的身影,實已是大姑娘了,還真有些女大不中留的感覺。

    “王叔何故嘆氣。”

    楚王見子西臉有愁悵還是有意問起。

    “回王上,青裳這個女兒呀,也是老臣老來得女,寵得有些嬌了,實在任性而為,老臣也拿她沒有辦法,可王上卻又為何放任著她。”

    子西也是把事往楚王身上一推,顯得自己這個當父親的十分無奈。

    “叔父,青裳是楚國公主,嬌寵一些又有可防,更何況青裳自小也是知書達禮,非蠻橫嬌寵之人,此時也算不小了,你就不要再過多束縛于她,也讓她做些自己想做的事。

    再者她與白公勝也是堂表之親,年輕人的情意,送送又何防,再者若她能遇鬼谷先生,我看也是兩相得益之事,叔父就不要操心煩憂了。”

    楚王說完,卻也回首看了看青裳的背影,臉上帶著一絲惋惜。

    “就是還是王上理解青裳佷女,她都十六歲了,天天被你關在令尹府里,難得此次出了楚都,就讓青裳多玩一會兒,又有何妨,我看二哥你是多虛多憂了。”

    子閭此時也插上一句話,對他而言,若鬼谷王禪能與青裳發生點什麼關系,那對他這個叔叔來說,自然會是好事,所以楚王一說,他就湊了上來,也不管子西會不會煩怨于他。

    “四弟,你也是說哥哥的家事有理,自己卻做得不成體統,青隻不是比青裳還大一歲,可你卻一直把他關在你的府邸,我做她的伯父怕也有年余未見她了,你竟然還敢埋汰于我。”

    子西在楚王面前也不好直接訓斥子閭,畢竟一來兩人是兄弟,二來在君王面前,縱然是兄弟有隙也不得亂發脾氣,還得照顧楚王的面子。

    “二哥,青隻身有頑疾,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也想讓她出來走走,可卻又不敢。”

    子閭提起自己的女兒,也是心里哀傷。

    “子閭叔父,我听聞鬼谷先生不僅善長易理,更難得也善長卜算觀相,而且還精通醫道之術,而本王確實也有些時日未見這個妹妹了,不若明日我請鬼谷先生在你府上為青隻妹妹看看如何?”

    楚王也是順水推舟,他從剛才子閭為王禪說話就可以肯定子閭對王禪頗有好感,而且也符合王禪對自己這幾個叔你的分化之策,所以此時到賣了一個人情給子閭。

    王禪之能此時在子閭心中也是留下了深刻的映像,而且王禪的卜算觀像還有醫道他也略有耳聞,此時楚王舉薦好過他去求王禪。

    “好好好,有勞王上關愛,明日我就在府上等著王上,若能治好青隻也算是蒼天有眼了。”

    子閭說完也是十分感懷,看來他的女兒青隻是得了難治之癥,讓他這個父親也是束手無策,現如今有鬼谷王禪這個天賜靈嬰,他心里倒真的抱著巨大的希望。

    “王上此法倒可一試,畢竟這天賜靈嬰本身就讓人難與置信。”

    子西也不好說什麼,畢竟青隻也是他的佷女,自出生以來就有病在身,一直成為子閭弟弟的心頭之痛,所以子閭雖然年輕一些,可卻像看透世事一樣,總是胸無大志,不務正業,勉強當著司敗之職,可實際上司敗府大部分事還是靠他的副手來完成。

    若真能治好青隻佷女的病,那麼子閭或許也會有所改變,成為他得力的助手。

    而這一切還得仰仗鬼谷王禪,所以在子西的心里依舊還是矛盾十分。

    “王上請上車駕,我與子閭送王上回宮。”

    “好,本王就與兩位叔父共乘一車,一起回王宮吧。”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