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四十五章夢里陰陽



    第三百四十五章夢里陰陽

    趙伯見幾人都坐了下來,再看了看王禪這才緩緩說道︰“前幾日小公子遇險入了夢魘之局,你們都覺得是有驚無險吧!”

    趙伯首先說起王禪二日前從夢魘之中醒來之事,現在王禪已經醒來,所以大家都沒有追究這其中凶險的過程,而王禪也並沒有向大家說明在這七日之中發生了什麼。

    既然人都平安無恙,那再問也沒有多大意義,可不知趙伯為何又會忽然再提此事?

    五人也是不明其意,摸頭不著腦,只有王禪微微一笑,嘆了一口氣,他知道趙伯還是知道一些其中詳情。

    “小公子為探察費無極知道的秘密,不惜再次以身入局,實是凶險無比,至于所設虛實之局引誘那些欲圖謀害之人,看起來並沒有作用,你們也這麼認為的是不是?”

    趙伯邊說邊問著坐在對面的五人。

    “不錯,我們一直守著李悝相國府內,而小公子一人在現在這個府上,並沒有發現有人潛藏來謀害小公子,這兩日我們還以為小公子是有些當時有些多慮,出此局者只想要了費無極的命,而非真的想引小公子入局,難道前幾日真的有人欲圖謀害小公子嗎?

    經趙伯如此一說,我們此時也是十分忐忑,驚恐不平。”

    趙阿大還是代五人回話,也的也是五人所想。

    “其實此次夢魘引費無極入夢魘之局,目的除了讓秘密消失之外,就是想讓小公子死在夢魘之中,這點小公子應該最清楚的。”

    趙伯還是十分肯定的把結論出出,讓幾人也是再次一驚,雖然事情已過,可如此一說,倒出乎所有人意料,畢竟那幾日他們一直守著王禪,可從來也未察覺有想謀害王禪之人出沒,听趙伯如此肯定一說,那麼可以證明,此事只是他們五人沒有察覺,可並不代表著沒有人來想謀害王禪。

    那麼想來謀害王禪之人不論是武技還是謀算都十分隱秘,讓普通之人發覺不了,這才讓人徒生危險。

    “不錯,趙伯說得不錯,還請趙伯接著說。”

    王禪此時並不急著講在夢魘之中發生什麼,而是讓趙伯繼續說外面之事。

    “自小公子入夢魘之局之時,整個費府至少有十幾個暗夜與幽冥的高手在保護著小公子,而我開始三日則在李悝相國府,就是為等背後設局者,可你們知道若想要謀害小公子,明面之上憑武技,那麼這天底下還沒有多少人有這個能耐,可以在十數位幽冥、暗夜一等一殺手的面前輕松謀害于他。

    況且還有老夫在此,費府與相國府並不遙遠,縱然老夫守著李悝相國府,可若是這里有什麼變故,只要一得信息,不消半刻就可以奔來。

    所以小公子設虛實之局,其實也只是想告訴設局者,他已經識破了設此局的謀算,讓設局者知道若想明面謀害于他,實是不可能之事,小公子是不是如此?”

    趙伯說完,還是看著王禪。

    “趙伯說得不錯,我反設虛實之局,就是要告訴設夢魘的妖人,我知道他們想借此來謀害于我,而我卻並不害怕,這就是一種對夢魘之人的不屑,也帶著一咱挑戰。

    我若不設虛實之局,讓你們在李叔叔府上布防,那麼此人並不會認為我知道他們想借此謀害于我,而是認為我只是一心想探察費無極知道的秘密。

    而我設了一個虛局在相國府,並著人守護著,對設局者來說應該不難發現,可在費府無人看守,像上真正的虛局,可卻有十多個暗夜,幽冥的兄弟在守候著,所以設局者自然不敢公然露面,若是殺不了我,那他就有可能暴露身份,這就是我賭設局者的心里恐懼。

    不在天底下若是憑武技,還真沒有幾人能接得住趙伯的天問九式,所以此人也不敢冒險。”

    王禪說完,看著趙伯,這是對趙伯剛才所說的肯定,也把自己當時的謀算說出。

    王禪現在有七星斷魂刀還有幽冥令,當然可以調動兩人組織的刺客殺手作為自己的保鏢了。

    這些人平時的身份都會十分隱秘,所以他們才是真正守在費府的人。

    而趙伯呆在李悝府,只是為了把虛實之局做得更讓人相信則已。

    “夢魘此次為了小公子派來了兩個高手,都算是夢二一級的,較之你們知道的慶忌太子,他只能是夢三一級。”

    趙伯說完,還是長嘆一聲,看了看王禪,臉上透著疑惑,卻又無盡的失落。

    現在大家都知道了慶忌太子的身份,他是趙伯的親兒子,而非原吳王僚的兒子。

    只是可惜與其它三人一起死在了雁落九轉,所以趙伯想讓大家有一個比較,才不惜拿慶忌出來作例,可說到慶忌,趙伯始終還是透著一種內咎與惋惜。

    他知道此事之時,那時四人的墳已在雁落九轉了,所以此時說起,也是透著哀傷。

    五人一听,有些不明其理,可王禪卻是心里明白,慶忌在雁落九轉曾告訴過王禪,夢魘組織里夢一、夢二、夢三是依輩份來定的,而且這些人都是一些已死而未死的列國王族公子。

    由此可見,此次來的二個夢魘之人,至少在輩份上要比慶忌大一輩。

    慶忌是前呈三僚的兒子,而吳王僚與吳王闔閭是同輩,那麼夢二若在吳國來論,身份至少是與吳王闔閭一輩的。

    而吳王闔閭算起來當與楚國昭王一輩,也就是與現在的子西令尹是一輩的,而若要推到夢一,那麼至少就是楚平王一輩,而吳國就是前幽冥尊主蹶由王叔一輩,而在吳國那一輩里一共有五位兄弟,其它列國就更多了,只是有的人是死得明白,有的人卻是無故失蹤,所以任誰也不會知道,夢一有多少人,而此時夢魘尊主又會是誰。

    “夢魘、離魂組織殺人並不像暗夜與幽冥,他們靠的不是武技,靠的是一些離奇的手法。

    夢魘相傳有夢魘大法,只有夢二一級的成員才會被傳此法,通過此法可以控制人的心智,為夢魘所用,而且在此夢魘之中還可以謀害于人。

    相國李悝之死,就是死在夢魘之中,人在夢魘之中死了,身體也會自然死亡,殺人之術實在是無留痕跡,無蹤無影。”

    趙伯剛才所說,也算讓大家知道,夢魘與其它組織的區別,如此一說還真是無恐不入。

    人都要睡覺,睡覺就會做夢,那麼這種殺人手法又如何讓人防備呢?

    “夢魘,之所以取名夢魘,就是因此之故,最早的時候那些被封的王族權貴,對大周天子之位一直窺視著,一部分王族受封者,包括少數異性封王者,他們都有不同的野心,有不同的夢想,而周天子取名夢魘,就是要告訴這些人,只要有夢魘在,他們的美夢最終會成為夢魘,不會實現,反而會因夢而亡。

    這是最初天子的意圖,而此法相傳就是當年的太公姜尚所傳,其實也只是不同的陰符之術而已。

    普通的陰符之術利用現實之中的陰陽,三才、四時、五行,八卦、九宮仍至天干地支,二十四節氣這些天地道法隱含的自然因素的變化,原本是讓人參道而悟道之術,自黃帝受九天玄女傳此陰符之術後,慢慢也就演變成一些幻術,一些妖術,甚至也可運用于機關巧術之中。

    小公子之所以能從夢魘之中脫身,想來也是透解了此中之意吧!”

    王禪一听,嘿嘿一笑道︰“正是如此,一開始小子也不明白,可後來才領悟到這其中之理。

    天地之間萬物皆有陰陽,而剛才趙伯所說的一切,都是天地之道的一部分,所謂天地之道,也正是由陰陽、三才、四時、五行等合為一體,稱之為道。

    這就是天地存在的規律,也是天地蒼穹存在的基本。

    我們知道身外的世間有這些道的存在,那麼我們入了夢里也是一樣,也有陰陽,三才、四時、五行等。

    所以在越國之時,蝶兒所布的陰符之局是利用我們身外世界的這些道之元符來布局,而夢魘大法則並非于此,是用一個人夢中的諸多道之元符來布局,這就是夢魘的秘密。”

    王禪如此一說,五人更是听得匪夷所思。

    人分男女,物分陰陽,世間有五行,五行相生相克,一年又有四時,方位又有六合八荒之說,而八卦正好把這些融在一起,九宮呢則是蒼穹星辰運行之理,正應了天上九星,天干地支又是時間的變化之數,而二十四節氣正是一年之中萬物變化的節點,如此復雜的東西,縱是看到摸得著的現實世界,都讓人難與明白。

    現在王禪竟然說夢境也是如此,就好比另一個世界一樣,就讓人更是摸不著頭腦了。

    夢中的陰陽如何區分,五行又是如何相生相克的,夢里的四時又是如何,更不用談一年二十四節之分了,難道人的夢里還有春夏秋冬,還有生老病死嗎?

    “趙伯,小公子,你們兩人說來說去,可我們不明白,剛才你說過夢魘派了兩個什麼夢二來,看來是因為有趙伯在,所以他們才沒有對小公子下手,那我們又有什麼好害怕了。”

    王五畢竟才與趙伯接觸,也不太懂這些趙府的規矩,而且對于趙伯與王禪所說的一直都摸頭不著腦。

    此時也是有些著急,就直接問了起來。

    “你只說對了一部分,其實此次除了夢魘之外,還有離魂組織也派了人來,而且離魂所來的人分量也不輕,是此人牽制住了夢魘組織之人,但他卻也救不了費無極,這些是我在外面知道了。

    至于小公子在夢魘之中所遇,想來他也不必告訴于你們。

    而今天之所以把你們留下,就是要讓你們知道,小公子在楚國謀事,除了明面上要與朝中權貴相斗之外,還要與夢魘組織相斗。

    而這一次受離魂組織牽制,夢魘對小公子更加忌憚,現在小公子受封左相國,初俱影響,其以後的日子更加凶險。

    所以你們每一個人都不可大意,更不可因此而得意忘形,相反要更回謹慎。”

    趙伯只是簡單的把此次凶險之處說出,至于其中離魂為何要牽制夢魘,讓夢魘之人設好夢魘之局卻不能謀害王禪,誰也不知道,而王禪入了夢魘之局,就更不知外面世界所發生的事了。

    可趙伯的話,說來說去卻還是說給王禪听的,至于屬下五人,其實並不起多大作用,只是跑腿而已,真正不能松懈的還是王禪。

    趙伯畢竟是下人,要提醒王禪,自然不能讓王禪失了面子,所以借告誡五人之際,向王禪傳遞信息。

    此時五人都看著王禪。

    “你們看我做什麼,難道我當了左相國,臉上長了花不成。”

    王禪心有自知,也知道自己確實大意了,若說沒有趙伯,恐怕離魂之人也不會就此罷手,畢竟若是夢魘與離魂相斗,可旁邊還有一個武技超群的趙伯,他們誰也沒有此把握,所以誰都不想讓對方成為得利的漁人。

    所以說這一切之所以能夠順利,還是趙伯之因,趙伯不僅武技超群,而且身份也十分神秘,並非普通組織成員可以冒險了,在雁落九轉之時,就連離魂尊主都對趙伯有幾分懼意,更何況此次而來的夢魘之人,只是夢二一級,那麼他們也不會冒險,正是三者牽制這才保得王禪入夢魘之局後不被侵害。

    可王禪自己心里明白,事情或許遠不止如此,因為在夢魘之局中,他還有四天里遭遇了夢魘,還是讓王禪心有余悸。

    那麼听趙伯一說,王禪又想到了這幾日的離奇命案,在夢魘與離魂組織還有趙伯牽制之下,在楚都那麼多高手的眼皮底下,竟然還能做出如此命案,說明此人不僅心智聰慧,而且謀算精準,在費無極一死之後,布下殺人的九宮八卦之局,似乎就是等著王禪醒來,至于是要讓威脅王禪,讓王禪止步,還是提醒王禪,一切都還是未知。

    而此人能算到趙伯與兩個組織相互牽制,而王禪不會有事,能順利沖出夢魘之局,就憑這一點,就讓王禪失了先機,同時心里也充滿寒意。

    可他此時知道並不是想這件事的時候,此時有太多煩心之事需要王禪考慮。

    【作者題外話】︰這一章借趙伯的話,把前幾日隱藏的危險講出,同時也回重了楚國風雲的不可確定數,而且還引入一個概念,那就是夢境與現實世界一樣,都有陰陽之分,所采用了夢魘,只是夢里世界的另一種陰符之術而已,如此一來,慢慢的把小說加了一些玄之又玄的東西,也為最後鬼谷得道打下埋伏,當然這本小說若能寫完,最後會逐漸增加一些仙術,這樣才能合理解釋鬼谷子夜讀天書,Е鉤殺臼攏 麼蠹揖醯貌煌回!br />
    同樣希望有更多讀者追讀,以保駕小說男主能走完這一段縱橫的歷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