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四十四章少年得志



    第三百四十四章少年得志

    費府的牌匾已經撤了下來,而且也請了不少下人,都在忙碌著,整個諾大的院子變得煥然一新,因為他以後就是楚國左相國的府邸,只是尚差當今王上親題的一個牌匾了。

    王禪翹著二郎腿坐在堂屋里,喝著清幽的茶,眯著眼,嘴里哼著不成文的小調,十分悠閑,一副少年得志的模樣。

    “小公子,今日去司敗府可是把他們給鎮住了,小公子以後可就是楚國左相國了,不知以後應該怎麼稱呼你才好?”

    趙阿大站在一邊,也在征詢王禪的意見,他的身邊是阿二阿三、阿四、阿五,正是王禪的五個下屬。

    “這到是一個問題,在吳國的時候曾讓你們在外叫我鬼谷先生,那是為了在吳國抬高身價,畢竟那時身無半職,若不讓人稱先生,別人一看我嘴上無毛少年模樣,就會看不上。

    可現在呢卻又不一樣了,那你們說該怎麼稱呼我好一點呢?”

    王禪繞了半天又把問題丟給五個下屬。

    “小公子,我說吧,你現在才一十三歲,在外呢我們當然稱你相國大人,或者是相國老爺,要不叫你相國少爺。

    可在屋里你讓怎麼叫還怎麼叫吧。”

    王五是粗漢子,說話也是沒頭沒腦的,可他的話說到最後又像丟皮球一樣,不管你是小公子還是相國大人,反正你說了算。

    王禪睜開眼,看了看王五,此時他們五人的衣服都已換成統一的灰衣,斬新的灰衣,十分整潔,也算是統一相國府的下人服飾。

    王五雖然穿著,卻習慣性的半扣半,有些不倫不類,透涼通風。

    王禪一看,搖了搖頭嘆道︰“王五,若你不習慣穿這身衣服,那本公子就給你重新讓人給做一套,我現在十三歲,你一下‘大’人,一下‘老’爺,倒底是想讓我快些老呢,還是看著我就老,說了半天我都弄不明白,你倒底想叫什麼。”

    王五被王禪一嗆,還真不知道自己想叫什麼,只是一听王禪的話,也知道自己有些邋遢慣了,不管是叫小公子,還是少爺,還是大人,還是老爺,總歸王禪現在身份不一樣了,下人當然也不得隨便,若不然會給相國府丟臉上。

    趙阿大也是嚴肅的看了一眼王五,有些厭倦。

    王五一看,自個兒嘿嘿一笑,趕緊把衣服扎起來。

    “小公子,不如還是叫你鬼谷先生吧,這樣顯然與眾不同。”

    阿三一臉嘻笑,想著別人都是這樣叫王禪的,那麼作為屬下,在外面這樣稱呼也並無不妥。

    “不可,此時在楚已有職位,若再叫先生就是對王上不恭了。”

    王禪自言自語,心里卻也拿不定主意。

    若說其它事,他早就有了主意,可這幾日除了在夢魘之中受盡煎熬,可回楚一切都順風順水,如願當上楚國左相國,原本王禪對名利並不看重,可看的當了大官,對于一個十三歲的少年人來說,給王禪的沖擊還是不一樣的,畢竟這對普通百姓那可是三世修的福份,光宗耀祖之事,這讓王禪也有些飄飄然了。

    (說光宗耀祖其實對王禪並不符合,他是天賜靈嬰,他也不知道他的祖宗是誰。)

    “小公子,你只要你覺得適合,說一聲就行了,我們叫什麼都可以。”

    趙阿大還是臉上有些憂慮,可他卻不敢反駁,只得隨口應著王禪。

    王禪捉摸了一下,正想說出來,可此時屋外輕咳一聲,一個老者走了進來,正是趙伯。

    剛才趙伯在安排修繕府邸之事,此時來了,卻正好听見幾人在商議稱呼之事。

    “家主來信,讓小公子你一切好自為之,信是傳給老奴的,小公子要不要過目。”

    趙伯隨意一說,王禪馬上坐了起來,剛才斜躺著身姿,此時卻是坐得筆直。

    “母親來信了,是小子不孝,這些日子忙著楚國之事,竟然把母親都給忘了,既然是給趙伯的,那小子不敢私盾,只是敢問趙伯,不知母親在虎踞鎮一切好嗎?”

    “你是家主的兒子,回楚都未順家一看,一心為了縱橫列國,你既然關心家主,何不自己寫信問問,若是問起我一個趙府奴僕,似乎並不適禮數,而且還有些荒唐。”

    趙伯一說,語氣里帶著一些不滿,五個下屬也是有些意外,他們與趙伯一起多年,從來也未听過他如此對著小公子如此語氣的。

    王禪一听,臉上紅透一片,他知道趙伯是因為剛才自己有些少年得志,驕傲自滿而生氣,所以有意用他的母親來警示于他。

    “趙伯說得對,兒行千里母憂心,若兒子都不掛念自己的母親,還談什麼列國縱橫,再談什麼胸懷大志,一切理由均不足以掩蓋其不孝之行,是小子錯了,自當自責自罰。”

    王禪說完,自己想想,確實也是做得有些過份,他與母親的聯系一直都讓趙伯及下屬來辦理,自己的孝意卻從來不自己表達。

    “你們幾個听好了,包括王五,你們是虎踞趙府王氏家奴,家主尚在,老奴猶只敢稱家主‘夫人’,小公子尚未成年,亦未娶親,何來‘老爺’之稱。

    家主雖然亦算小富之家,可一直並不斂財,縱有財物都會施與百姓,也從來不會在百姓面前尊稱自己,實與百姓平稱。

    小公子在趙府之時,家主也從來不允許稱之少爺,能叫小公子已是老奴當年與家主好說歹說之後家主才同意。

    你們雖然尾隨小公子行事,可若小公子有不妥之行,定不能奉承隨之,要以家主教誨為尊,你們可知道此中之意。

    小公子雖然風雲吳越,在楚國也是志得意滿,心想事成,可說起來對大周百姓所謀福利尚不及家主萬分之一,縱不可自得。

    若是家主知道你們今日所為,蠱惑主人驕傲自滿,必然重罰。

    涼你們身為家奴,不為主人著想,隨意奉承,今日罰你們五人一日不得吃飯,你們可都听好了。”

    五人一听,不敢言話,只得齊聲應允。

    “趙伯,此事是因我而起,若要罰,我自然也該以身作責,今日就領罰一天不吃飯了。”

    王禪知道趙伯所言句句在理,卻又覺得趙伯有些遷強,雖然嘴上如此,可心里還是有些不服。

    “小公子,我知道你心里不服,可這也是家主意思。

    一家如一國,家主如君王,而我們這些奴僕就如同小公子在今日朝堂之上所見的一眾臣子,

    若臣子無直言,處處奉承,那君王就會耳閉無聞,目視無物。

    國有良君,朝有賢才,忠言逆耳,敢諫敢言,才是一國之福

    楚國之憂,憂在朝堂,而非楚國之民。

    所以楚王一心重托于你,小公子切不可一時得意,而忘了形骸。

    小公子年少得志,位極人臣,被封楚相,已是年少之極也。

    物極必反,小公子自小習易理之識,該深會此意。

    物極之時,若不能躬身自醒,謙虛謹慎,禍事必相依而隨,還望小公子自重。

    至于一日吃與不吃,此事一切隨你,也不傷大體。”

    趙伯的話也是說得王禪臉紅心燥,剛才還有不服,可現在自醒,才知道自己確實是一時得意,放蕩形骸了。

    趙伯剛才的話實是當頭一棒,不僅是教訓五個下屬,也是在教訓自己。

    “小子受教,剛才實在有愧,還請趙伯原諒。”

    王禪此時是真的知錯,所以站起身來,親扶趙伯坐下,為趙伯斟好茶水。

    “你們幾個也坐吧,我正好有些憂慮,一起說與你們听听,日後大家也好相互照應。”

    五人一听,面面相覷,都不敢坐。

    王禪一看,這才示意五人坐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