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三十八章帶劍入殿



    第三百三十八章帶劍入殿

    一場春雨過後,楚都重現艷陽,王禪今晨起得很早,把早上的功課做了,就穿好青衣,略加梳理,也是精神奕奕,神清氣爽。

    屬下五人已在相國府外套好馬車,此時五人正好相當,趙氏屬下四人騎馬做護衛,王五就做馬夫,身份上已然有了不一樣的變化,雖然還沒有明確,可對于王禪來說,今日上朝也只是一個形式,接下來王禪可不是普通布衣百姓之身了,楚國靈童的身份也該撤去,在楚都也將開啟他中興楚國的創舉。

    “小公子,為何今日只配著木劍呢?”

    趙阿大還是看出王禪今日著裝的不一樣,說的話卻另有意思。

    “朝堂之上,縱是楚國將軍也不能配劍,小子我習慣了身上有劍,所以也只能配一把木劍,權且充充門面,木劍當然不比鐵劍,想來楚王不會阻攔。”

    王禪說完,前面一輛馬一也緩緩駛來,正是葉公的馬車。

    葉公唯一的馬車給了墨翟,來楚都自然還得再購一輛,這一輛馬車相對要富麗一些,作為一城城主,他也不能失了面子,若是失了面子,可就是失了的葉城十數萬百姓的面子,這一點他再節儉也還是不敢大意,也不敢讓人輕瞧。

    王禪剛才想上馬車,此時看見葉公的車駕,還是十分有禮的走了過去,對著車駕一揖道︰“葉公早。”

    “鬼谷先生年少有為,今日登堂入殿,就由沈某作個引路之人,帶先生入朝議事吧!”

    “有勞葉公考慮周全,小子萬分感激。”

    王禪也不客氣,話已說完,再次一揖,這才跳上自己的馬車,端坐車中,身姿筆挺,顯得十分穩重。

    兩輛馬車,就這樣一前一後,葉公的馬車並無護衛,而王禪卻有四個護衛,也是與眾不同。

    此次王禪並沒有用白靈拉車,也算是識得大體,低調行事。

    楚國的大殿此時到顯得十分莊嚴威伍,已恢復幾分昔日榮光,十幾年前被吳國攻入,楚國可謂是受辱不堪。

    此時看來,門前兩根巨柱華蓋,高聳入雲,氣勢不凡,足有七八丈之高,宮門也寬約五丈,彰顯大氣之度,若與越國宮殿相比到顯得十分得體,卻又要比吳國的要高大上一些。

    而且楚都地勢本就向後山起伏,漸漸高起,王宮座南朝北,確實與眾不同,正是面向大周天子之向。

    所以整個楚都王宮在楚都佔據最高的位置,在楚都最是顯眼,也是楚都之中,在宮殿之內,就可以一覽河山,也可以看見楚都全景,和江北廣闊的楚國封地,體現了當年楚王得志,傲視列國的胸懷與氣度。

    而人站在大門之外,向王宮之內看去,就可以高見威武雄壯的議事大殿,分作三台,逐台遞增,在議事大殿之前,無任何阻擋之物,視野開闊,風水俱佳。

    而所有早朝官員,不論是騎馬而來,還是坐得馬車,在宮門之處都專門設有落馬下車之處,還設有專門的房舍,以供所有官員正衣冠,稍事休息,大家也可以此互相交流,結伴而行,由此步行而入。

    葉公遠在葉城,與楚都官員也並不熟識,而王禪則是生人,兩人也不與其它官員攀附,兩人一同進了王宮大門。

    大門之後,就是一條寬二丈的步道,兩側每十步就有一個楚國兵甲,全副武裝站在兩側,威風凌凌。

    一進宮門,是一處寬大廣場,兩側虛擺了一些石像,可作楚王出兵宣誓之用,也可以在此舉行盛大宴會,走過廣場約五十丈有余,其後是九階白玉踏步,算起來在列國之中也少有,這該是當年楚莊王時就已修築,一直持到現在。

    上了台階則是一個大的平台,卻要比下面的廣場小得多,而且除了正面的台階踏步,還有後面的台階之外,其它面都是高過四周一丈,成為一個高台,這里一般是歷代楚王登位祭天的地方,所以平台之上有一些石桌椅,還有一些樹立的祭旗此時也在微風之中飄揚。

    再往前走,卻是兩個九級台階,走上去之後才是正殿之前的平台。

    王禪邊看邊感受著楚國王宮的氣派,眼前就是楚國朝堂議事之所,楚國大殿。基後才算是王宮所在。

    大殿是一H高聳的獨梁之殿,門前十八根巨柱撐起寬闊的飛檐,巨柱之上全部漆著通黑之色,彰顯尊貴。

    門口兩側各站著六個護衛,正盯著王禪。

    “這位是受王上特邀的楚國靈童鬼谷王禪先生。”

    葉公走到殿前還是為王禪向護衛介紹著王禪的身份,怕被誤解引起誤會。

    “請鬼谷先生解劍入內。”

    護衛首領一听,也知道鬼谷王禪非普通人等,可忠于職守還是語氣嚴肅,不容商量。

    葉公一看,也是面色難堪,剛才並未注意,此時才看到王禪配有木劍。

    王禪微微一笑,伸手緩緩抽出木劍。

    可這些護衛一下就緊張起來,長槍都一起指著王禪與葉公兩人,以為王禪想在大殿前鬧事。

    王禪抽出木劍,自己看了一眼,再橫劍持平。

    “幾位護衛大哥,小子此劍只是木劍,也只是年幼之時把玩的東西,還請統領審視。”

    王禪把劍平遞過去,態度也是十分端正,他知道這些是楚王的護衛,直屬于楚王,所以他也不想得罪。

    統領接過劍一看,可臉上還是為難。

    這王宮大殿的規矩是不得任何人官員帶劍上殿的,就算是當今令尹大人也是如此,可王禪卻是一個異數,而他的木劍確實也是木質的,但此木劍十分沉重,比之鐵劍還要沉,只是沒有鐵劍的鋒刃。

    若說不讓王禪帶此劍上殿也可以,讓他帶此木劍上殿也行。

    “鬼谷先生,楚國大殿不比吳國,大殿之內任何官員都不得配劍,縱是當今楚王也是如此,難道先生覺得自己要特殊一些嗎?”

    身後傳來一聲老沉的語氣,王禪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正是當朝令尹子西。

    子西帶著子基與子閭還有白公勝一起走上殿前看著王禪。

    而那些護衛見此,也都跪地行禮。

    王禪雙手一揖,回首一笑道︰“原來是令尹大人,還有司空、司敗大人,勝將軍,小子有禮了。

    小子年少,尚在把玩木劍年紀,想來當今王上也能理解,再者所謂規矩不外乎依時勢而立,時勢有變,亦無不可不變也。

    最後小子想說的是,今日小子是受王上所邀以布衣身份進殿,還非楚國官員,似乎並不受此約束。”

    王禪一語,也是讓子西有些吃癟。

    他剛才說得是楚國官員,也說王禪特殊,而王禪正好應著他的話,說自己此時並無官職,而且是受楚王之邀,意思是並非楚國官員,只能算是客人,這些規矩于王禪並無約束之力。

    “王叔,不必在意,鬼谷先生行走列國,為本王親封楚國靈童,連吳國闔閭與吳國新王夫差都不介意,何至于我楚國反而有隙,今天先生是本王所邀,本王允許鬼谷先生帶木劍上殿,並無大礙。”

    楚王從殿中走了出來,話已說到殿門,人卻還是站在殿內。

    王禪與葉公一看,只得跪下行禮。

    就連還在殿外行走的一眾楚國朝臣都全部原地跪下,不敢輕踏半步。

    由此可知,楚國一直嚴守大周之禮,而且禮數十分嚴格,但聞王候之聲,就得行君王之禮。

    有如當今大周天子之禮一樣,這也是當年莊王時其仿效大周之禮所制,由引可見當年莊王時期楚國的強大,已經準備好取大周而代之了,只是後來莊王有悟,這才問鼎中原,退回楚國。

    “三位叔父快快起身,眾臣也都起來吧!”

    楚王說完奔出大殿親扶子西三兄弟起身,這才轉身扶起王禪及葉公。

    而卻並沒有管其它朝臣,顯然對子西三兄弟是長輩之禮,對王禪與葉公是納賢之禮。

    “王上,這帶劍入殿會破壞規矩,若是圖謀不軌,我怕會危及王上安全。”

    子西此時看著楚王,還是有些不放心的樣子。

    “王叔,鬼谷先生得齊國史角大師真傳,武技在列國之中少有敵手,有劍無劍又有何妨。

    他是本王親封楚國靈童,此次回楚是要為楚國中興而謀,是列國之中不可多得的曠世賢才,在吳越邊境曾在五千越國鐵甲軍中劫越國中將軍範蠡于陣前,如此之能,若他要刺殺本王,又有誰可擋得住先生的天問九劍呢?”

    楚王說完,親挽著王禪入殿,那些護衛當然不敢再言。

    “二哥,王上說得對,鬼谷先生回楚效力,是大賢之才,一把木劍有何可懼。”

    子閭站在子西身後,說著也挽著子西一起上殿。

    子西一看,臉上也微露一笑,可必里卻是已憤然大怒了。

    而王禪呢,並非不懂如此禮儀,而是故意而為。

    他知道以後將會與子西成為真正的對手,並非敵人,有些計謀可以用在敵人身上,有些計謀卻不能用在對手身上,畢竟子西是楚國令尹,若是用謀不巧反而會禍及楚國,可今天他的作法,卻深得楚王賞識。

    自楚王登位以來,從來也未曾有如此大膽的想法,只有鬼谷王禪來了,他才有機會一展門庭,對長輩子西令尹的指令說不。

    而今天王禪故意帶一把木劍,就是想壓制住子西等權貴在朝堂中的氣焰,讓他們知難而退,也正符合王禪一貫的作風,務必在氣勢上先勝人一籌,看似十分細微之事,卻是朝堂之爭的開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