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三十五章楚都命案



    第三百三十五章楚都命案

    “也是也是,鬼谷先生說得對。”

    子閭還是順口說著,可心里的疑惑也就更大了。

    如此焦頭爛額的案子,一般人躲都來不及,可就是有這種人,經歷生死之間,一醒來就奔來了,就好像這些案子是為他而出的一樣,讓他不得不懷疑。

    “不過,我看司敗大人與這些衙司的官員都已是胸有成竹了,小子到有些自作多情了。

    今日來拜訪司敗大人,其實也不是來感謝司敗大人關心,其次也是來認認門,日後說不定同朝為官,大家也好聯絡。”

    王禪話鋒一轉,卻並不深究這幾日楚都倒底發生什麼,而是說著一些讓人不解的話。

    子閭一听,臉上尷尬一笑,他知道王禪所說也並沒有什麼不妥,而且前些日子在撫江樓已經明確說過,第二天他與子基就去找過子西,問他會給王禪推薦一個什麼樣的職位。

    可子西當時卻並沒有明確的答復,只是笑笑而已。

    這七日過去之後,王禪算是死里逃生,卻並沒有忘記七日前所答應的事,難道王禪今日來只是為了提醒于他嗎?

    子閭想到此,剛才的欣慰反而變成憂慮了。

    “對對對,鬼谷先生對我楚國有大功,想來子西兄長一定會為先生推薦一個適合的職位,先生不必掛念,還請放心吧。”

    子閭的話是對著王禪說的,也是對著這一眾屬下官員說的。

    意思也間接證明王禪剛才同朝為官之說。

    “不知道司敗大人與這一眾同撩可否抓到行殺之人了?”

    王禪看著子閭,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可話卻還是說得突兀。

    “哦,還沒有抓到,可為何先生會說楚都這幾日發生的命案是人為呢?”

    “難道不是妖人作崇嗎?到讓小子過多擔心了,這世間若除了人心,有些事怕連野獸都不屑于做此傷天害理之事。”

    王禪十分淡然,像是比子閭這個當事人還十分清楚一樣,也知道子閭他們這一眾人的判斷與此時的謀算。

    子閭一听,臉色還是變得難堪起來,剛才他們一直在討論此事,認為此事並非人為,因為在楚都被謀害的百姓死因都十分蹊蹺,現在他們都未查清,至于行凶之人,那就更沒有蹤跡了,連影子都未見到。

    可身為司敗大人,他還得給楚王一個交待,也要給子西令尹一個回復,更重要的是要消除楚都百姓的恐懼。

    所以剛才與一眾人商定的托辭就是說這些案子是由後山竄出的野獸所為,這樣縱然抓不到人,到時去山中隨便抓一只狼或者老虎什麼的處理一下,就可以交差的。

    可現在王禪一語,等于把他們剛才想好的推托之辭全部否定。

    而且王禪的話也並非沒有道理,野獸只是為了吃食,一般不會隨便傷人,而且為何野獸殺人之後並不吃食這些百姓呢?

    難道野獸也會有目的的來楚都殺人,就是為引起楚都百姓的恐慌嗎?

    “實不相瞞,鬼谷先生鬼谷神算,本官也就實話實說。

    這四日楚都之內連續發生八起命案,都是楚都普通百姓,他們死因並不明顯,傷口之處都有利器的抓痕,並不像是刀劍之傷,而且這些百姓死狀十分恐懼,眼楮都瞪得奇大,似乎在死前十分害怕。

    所以我與屬下才分析傷口得出這些百姓是為野獸所傷至亡的定論,這樣也可以消除楚都百姓的恐慌,向王上有個交待。”

    子閭確實也是說得實話,在王禪面前,若還說假的,自然也瞞不了王禪,反而會弄巧成拙。

    楚都連發八起命案,這在楚都的歷史之上還十分少見,更可況這是在楚都十分平穩之時,若說此事並非只是楚王著急,就連令尹子西也十分光火。

    所以子閭此時也是病急亂投醫,正好傳聞之中無所不能的王禪來了,也是一步一步的套著王禪,只是現在他還不知道該以何種身份來跟王禪講此案。

    幸得王禪提醒,王禪將來也會是楚國官員,所以此時透露一些給王禪,也不算是違規之舉。

    “那子閭大人,如此說來,後院定然是已抓了幾只野獸,就等著明日抬上朝堂,給王上交待了。”

    王禪像是什麼都知道一樣,此話一說出來,連那些剛才還氣定神閑的官員也有些驚慌起來,若王禪要同朝為官,那他們此舉就有欺騙王上之嫌,這可非是一般人能承受之罪。

    “先生真是神人,你們還坐著得穩嗎,還不快去後院把那兩只狼抬來讓先生一看,若此事與狼無關,明日就不要抬上朝去了,省得丟人現眼。”

    子閭說完,氣呼呼的,剛才的商議是白忙了,一切都逃不過王禪的法眼,那若還要堅持說是野獸傷人,那就等于故意欺騙王上,他雖然是王叔,可若是如此,怕連子西也不會保他。

    所以他當然也有自知知明。

    葉公看了看王禪,也不知他如何就聞出後院有兩只兒狼,若說是野獸,可以聞出幾里之外的同類,這並不驚奇,可普通人卻並沒有如此之能。

    “不必了,司敗大人,小子只是猜測而已,如依司敗大人的推斷,那麼受難的百姓的傷口,該與野獸之瓜相似才對,而且楚都除了兩面臨水之外,其它兩面都有山嶺,這兩只狼該是從山中捕來。

    以傷口來論,司敗大人也並無不妥,只是狼性狡猾,並不會孤身來到楚都,人對于狼來說,是最大的天敵,甚至比老虎獅子還甚,所以人群居的地方,狼是一般不會敢來的。

    縱然來,也只會在城邊,偷起一些農戶的家畜,而不會無故傷人。

    如果真的要傷人,狼的瓜子並非他的強項,狼傷人之強,在于撕咬。

    這一點該是一般的常識,普通獵戶一看就會知道,為什麼這麼多官員,難道不懂這常理嗎?

    還是大家想故意坑害于司敗大人呀!”

    王禪的話,一開始是分析傷口,其次是分析狼的性情,再次得出的結論再次讓子閭難堪,更讓這一眾官員難堪。

    此時這十幾個司敗府的官員都在七嘴八舌的議論著,都對王禪如此說辭十分不服。

    可子閭畢竟善于權謀,也听得出王禪話中之語。

    而這些官員看似冤枉,實則一點也不冤,因為此事是他們提出,子閭十分贊同的,縱然想否定,他們也不會明說,這是為官之道,權勢面前沒有真言。

    “都給我閉嘴,剛才我問你們意見之時,為何一個也不說,現在到有理了,幸得今日鬼谷先生來訪,若不然我還真的被你們這群無用之人給害死了。”

    子閭罵完,還是真誠的看著王禪,面露溫和之色。

    “不知先生有何高策,能解本官之憂,解楚都百姓之恐懼,解王上之慮。”

    “司敗大人高抬小子了,小子今日只是來印證一下,明日朝會後此事詳查後再論如何?”

    王禪還是微微一笑,卻也站起身來,一副告辭的意思。

    “好好好,那明日若是王上問起,本官身為王叔,又是楚國司敗,不知該如何應對?”

    子閭此時十分謙虛,對王禪也心懷感激。

    “司敗大人,如此大案,當然需要嚴加追察,相信司敗大人自然會有說辭,小子告辭。”

    王禪對著子閭一揖,而葉公也站起身來,跟著一揖,自此而來,葉公是一言不發,只是看著王禪應對。

    心里疑惑雖多,可也知道經此一次拜訪,王禪已在司敗子閭心里種下的人情,也給子閭一個破此案的希望,日後自然會少了一個敵人,而多了一個有求之人。

    “來人哪,送鬼谷先生及葉公出府。”

    子閭說完,也是站起身來,送兩人至堂屋前。

    子閭在這一眾官員面前,也只能暫時保持著與王禪的距離,若是再相送出去,就會讓人覺得兩人關系不一般了。

    王禪與葉公到並不需要相送,走出府後,兩人坐進馬車。

    “葉公,是不是十分疑惑小子如此行徑?”

    “不錯,沈某不解,楚都此案十分離奇,先生先入為主,到子閭大人府上顯擺一番,難道是想拉籠子閭大人嗎?”

    葉公的話說得十分直接,也帶著譏諷,可王禪卻並不在意。

    “子閭其人,與子基還有子西不同,他還年輕,所以他並不急于一時,做事也處處留有余地。

    那日在撫江樓我已看出,他日後並不會十分堅定的反對我在楚都的革興,而且也有意拉籠其它受排擠的官員。

    他對白公勝的態度就是證明。

    當然他也知道我來楚都的目的,必然會與其兄發生對立,他現在當然會站在其兄一面,可慢慢的他未必不會站在我們這一面,畢竟子西與子基年歲已大,也保不得他多少年的榮華富貴,而且他多少也知當年之事,所以給自己留些退路。

    今天我來此,是讓他知道我想幫他,那麼明日就算子西把此事作為一個條件,那麼子閭也會為小子調息。

    再者,楚都發生命案,最終受苦的還是百姓,小子無論如何也不會做視不理。

    私下調查,不若光明正大的來查此案,這樣讓人更加信服。

    並且依小子來看,此案實因小子而起,所以心里也是十分慚愧。”

    王禪說完,長嘆一聲,臉上也是布著憂慮。

    此時他也真正認識到,來楚都所面臨的對手,或許比他想像的更難對付,而且不僅僅是明面上的令尹子西三兄弟以及世族權貴,很有可能涉及列國之中幾個國家的紛爭。

    “原來如此,是沈某誤解先生了。”

    葉公听王禪這樣一說,心里也是佩服,王禪這睡著的七日,怕不比別人知道的少,可如何知道,就是王禪自己的秘密了,葉公也不會探人隱私。

    “葉公,听聞楚都有申包胥大夫,也是楚國忠臣,當年就是他到秦國哭喪七日,不知此人現在在楚國任何職位。”

    王禪一問,葉公一听,臉上還是微微一笑道︰“申公此人與沈某有些私交,我們都非世族權貴,所以也合得來,只是申公這幾年年歲也大了,並無實職,在朝中也只是議政大夫,算是出謀劃策之人。

    可這幾年,子西三兄弟權傾楚國朝野,他反而成為異數,可子西對他卻也十分尊敬,縱然他總是反對子西的主張。”

    “看來這個子西令尹十分聰明,一朝之中若無人反對,那就說不過去了,有申公對立,反而顯得子西尊重楚王,也尊重賢才。”

    王禪邊說邊看著外面,楚都的天氣也是變幻無常,剛才出門之時還晴空一片,此時卻開始下起雨來了。

    清明過後,這雨說來就來,也說走就走,而王禪想的這次楚都離奇命案,又會是誰給他的警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