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三十三章遇龍則喜



    第三百三十三章遇龍則喜

    王禪听葉女所言,也是自形慚愧,並非是為了外表上的差別,而是他自己也能感覺到他與墨翟有差別。

    有的時候他甚至會嫉妒墨翟,永遠都是一副平和的心態,而他雖然處處謀事在先卻也會時常焦慮,可墨翟面對困難或者說悲傷之事的時候,他會保持著一種讓人羨慕的心態,對人不焦不燥,斌斌有禮,不失君子之風。

    而王禪自己想來,若是遇到心愛的人為自己而自絕,是否還能像墨翟那麼坦然,或許會,或許不會。

    可有一點,畢竟墨翟也逃不過感情的牽絆,有意的,刻意的避開葉女對他的好感,甚至連普通女女孩都會有意避開,而王禪並不會如此,而是順其自然,這又是王禪強于墨翟的地方。

    雖然王禪與化蝶兩小無猜,但在吳國的時候,並不影響施子也一心的愛著王禪,而王禪年少的心里,也是時常會有彷徨之時,也時常會想起施子。

    現在在費無極的花園之內,面對一樣淑惠溫柔的女孩葉女,王禪顯得更加從容,心里也難有波瀾,可卻依舊說著不著邊的話。

    他在感謝墨翟,因為有墨翟先在葉女心里留下了一個美好的映像,所以王禪並不會覺得自卑,反而放得更開,他知道葉女不會喜歡他這種說話無邊無際,而且也不善于討好姑娘家的人,他才更放得開了。

    “哦,那你想知道墨小子的過往嗎?”

    王禪一說完就有些後悔,他對別人在講權謀之時,那是聰明得讓人膽寒,可遇上姑娘家,卻會處處變得愚蠢。

    剛才的話就有失君子所為,不僅不討好,而且還讓人會心生厭惡,會以為他就是這種揭人長短的人。

    “謝謝你,不需要,想來你也不是揭人長短之人,你的一片好心我自心領了,你與墨翟之事這幾日我都有所耳聞,也知道一些,說不定會比你知道得更多,因為你對姑娘家實在不怎麼樣。”

    葉女輕輕一語,想讓王禪不尷尬,可話說出之後,王禪听後卻更尷尬。

    他在吳越的事,除了如何計謀之外,其實世人最喜傳聞的還是那些雞毛蒜皮的男女之事,這對于天下百姓來說,即貼近生活,自己又有想像的空間。

    當然他與化蝶的事,甚至于他與施子的事當然也不會逃過世俗人的嘴巴,至于如何說,王禪當然沒有興趣,可現在葉女如此一說,反讓王禪覺得有些飄飄然。

    “勝玉公主之死,實在可惜,他應該與我一般年歲,只是生于王候之家,若不然她與墨先生的愛情該是列國美談,只是現在卻成為一段傷痛的記憶。”

    葉女邊說著也是臉帶悲意,似乎她就是那其中之一一樣,感同別人的身受為己受。

    “是呀,那都已經過去了,或許是因為我的錯,才讓勝玉陷入如此絕境,我實不是一個做朋友的好選擇。”

    王禪有些悲觀,畢竟一想起勝玉之事,他的心里總有那麼幾分慚愧。

    “這本就不是你的錯,也許是命吧,你不是也給她卜算過命數嗎,好像也算準了她會有此命數,不如今天趁沒人在的時候,你也給我卜算一卦如何?”

    葉女十分興奮,說完,就往王禪面前一站。

    王禪本來在遠著前方,可如此一來,不看都不行了。

    王禪略微看了一下葉女,心里還是一驚。

    葉女臉生十分標志,所謂標志就是臉部的曲線依著順直的頭發,自然的向內收,有的人會形容像一片拔開的瓜子,稱之為瓜子臉,可葉女的臉卻比瓜子更要好看多,臉形有如弦月的弦,而且兩側的臉十分對稱,自然天成無可挑剔。

    臉頰微微隆起,並不突出,像是沙漠里的兩個小沙丘,十分平順,在風的作用下,這些沙丘與其它地方起伏自然連接,而葉女的臉就是如此。

    兩頰內一條剔透的鼻子,並不顯高,不像有些北方女性一樣,鼻梁高挺,十分凸出,讓人覺得鼻子才是重心。

    葉女的鼻梁也和她的臉一樣,呈一種自然的曲線,從眉宇之間緩緩升長,鼻翼之處慢慢打開,像是一塊白玉瓖在臉的中間一樣,下面是一條筆直的人中,兩片鮮紅的嘴唇並不厚實,卻十分誘人,透著有如初生嬰孩的血色,有如兩片初生的豆寇合在一起一樣,晶瑩剔透,說話的時候,雪白的牙齒,整齊的布著,在鮮紅的嘴唇之下顯得十分端莊大方,只是兩個小小的齙牙似隱還現,十分調皮。

    下巴之處,有如兩輪弦月相對,與那微微含笑的嘴唇相對映,微微前翹。

    王禪再看葉女的眼楮,雖然不大,卻生得恰到好處,眉毛像兩條彎彎的羽毛,濃淡相宜,眼簾上下成雙,添了幾分神秘,再加上雙眼有如秋水,水汪汪的,時刻都帶著一種讓人憐惜的溫柔,眼神總是馨人心菲,像是會說話一般,特別是當她凝神注目之時,有一種神韻,散發出一種憐愛之意,與要相處,縱然不說話,只那麼一看,就讓人徒生好感。

    再看玉頸之下葉女身姿,雖然只是豆蔻處華,卻已如夏夜的牡丹,透著富貴的色彩,玲瓏曲線,多一分略過耀眼,少一分又讓人心酸,正是窈窕之中不多了些嫵媚,清冷之中多了一分溫情,一雙無暇的玉手並不清瘦,有如玉脂,透著凝光,此時合在腰邊,一直保持著淑女本色,禮儀十分。

    一頭烏黑的頭發細長,而且濃密,額頭前留著一道整齊的流海,上面斜扎了兩個大小不一的發髻,卷在一條青衣絲里,帶著一絲江南姑娘的水秀,又多了一分北方姑娘的典雅。

    春風吹過,絲絲飄起,在春風和陽光之中,閃著健康靚麗的色彩。

    說話的語態溫柔而得體,語氣輕緩,不急不慢,甜如蜜,卻又淡如水,音色有如空雀鳴,輕脆而婉轉。

    王禪此次仔細看來,雖然葉女容顏上與施子還有化蝶各有千秋,卻溫柔似水,給人一種隨時心憐的感覺,此時心里也是砰砰亂跳著,臉上一陣陣燥熱。

    “葉女姑娘,這幾日得你照顧,十分感激,連日守候勞累姑娘了,姑娘氣色有虧,還要多多休息進補才是。”

    葉女一听,臉上微微一皺,似喜還怒。

    “什麼,你端看了人家大半天,就給我如此觀像?”

    葉女說完臉上還是含羞待放,畢竟一個大姑娘,被一個少年郎如此盯著看,若說不是為了討得王禪的觀像詰語,她實是做不出來。

    可王禪盯著葉女看了片刻,美色盡收眼底,賞心悅目之後不僅不說觀之卜算,反而說著不著邊的話,而且略帶輕佻,這如何不讓一個姑娘家生氣呢。

    “哼,我不理你了,看樣子你也是浪得虛名,而且身體無恙,也不需要我照顧了,只是妄費了我一片好心,一片好意,竟然如此信任你,可你卻一直在戲耍于我,我要走了。”

    葉女含羞帶氣,鼓著腮,身姿一扭低頭就向小亭下走去,王禪想伸手挽留,可還是縮了回來,可葉女卻不想險些撞上剛走上來的葉公。

    “碧雲,你怎麼了,為何如此無禮,見之行禮,離亦行禮,這才是與人相交之常態,為何如此怒氣,難不成鬼谷先生還會欺負你嗎?”

    葉公邊說邊看了看王禪,王禪也是一臉羞愧,他知道葉公已來,可卻不想葉公教女竟然會如此不顧及葉女的面子。

    “爹爹教訓得對,我該向鬼谷先生行禮作別。”

    葉女有些委屈,眼楮汪汪,卻還是對著王禪一曲膝躬身一揖道︰“鬼谷先生,小女先退下了,若有不便,直管叫小女就可。”

    葉女說完,還是緩緩走下小亭。

    王禪卻是尷尬的站在亭內,未想會讓葉女失望,呆呆的看著葉女。

    心里是五味俱陳的,不知該說什麼,更不知是該回禮還是說點客氣話。

    “鬼谷先生,坐坐坐,剛才你安排的事我已去向王上稟告過了,他十分欣喜,所以決定明日早朝邀你一起上朝,該是有大事要宣布。

    而且在回來的路上,我竟然遇見了子西令尹大人,他看起來十分客氣,對我也十分禮儀。”

    “這就好,有勞葉公了。”

    王禪臉上一時之間又充滿自信,他知道這一切都會回歸正軌,他這幾日的烈焰地獄一般的夢魘之中,受盡折磨,此時一切都已恢復,他也該籌謀著如何與朝中權貴相斗,助楚王匡正朝綱,中興楚國了。

    “鬼谷先生,剛才小女所問,其實老夫也想知道,可為何先生卻並不言語,我知先生並非浪蕩之人,卜算之能也是列國聞名。

    听聞在吳都,伍子胥相國也得先生觀相,吳王勝玉公主也是,而吳王闔閭也讓先生觀像,先生所言除伍子胥尚未應證之外,勝玉公主自絕,吳王闔閭戰死沙場,都未逃過先生預言,難道我的小女也會有什麼不好的命數嗎?”

    葉公此時體現著一個慈父的關愛,臉上布著憂慮,語氣也有些低沉。

    “沒事,葉女姑娘很好,十分完美,葉公就不要憂慮了。

    葉女姑娘一心有孝,又體恤百姓疾苦,上天自然不會有負于她。

    只是,只是——。”

    王禪欲言又止,像是有什麼不便說的一樣。

    葉公此時可真的是著急的,一下蹦了起來,看著王禪。

    “先生,有什麼但凡直管說來,老夫雖然只有一女,可還能承受。”

    葉公听著王禪的話,心里可真是一沉到底,但他畢竟還是十分冷靜,語氣也故意放得平緩,就是要讓王禪放心。

    “葉公,快坐,小子可還沒說什麼呢,你看你如此著急,我只是想說葉女姑娘長得天仙一般,實在是太過完美,它日若能破去其一,自然能安享一生,而且福澤無邊。”

    王禪此時已是笑意滿面,並不像剛才還透著憂慮。

    “先生說得是真的嗎?”

    “難道你要我說出什麼不好的象辭才滿意嗎?

    葉女一生,我也難言,剛才小子苦思良久,覓得一詰語,或許可以有些提示。”

    王禪邊說也邊站起身來,對著葉公,他還不敢坐著胡扯,畢竟長幼有序,這是大周之禮,不可亂也。

    “什麼象辭,先生可否一次告知,老夫不懂易理,難與領會先生之意。”

    王禪看著葉公一臉虔誠的樣子,也知道他關心自己的愛女,所以也不好再隱瞞。

    “就是‘遇龍則喜’。”

    葉公一听,大吃一驚,心里十分震驚。

    “先生不會故意安慰于沈某吧,沈某好龍,也常畫龍,可卻從來未見過這世間有真龍,小女遇龍則喜,到是好召頭,可卻有些虛幻。”

    王禪一听,當然知道葉公好龍的傳聞,可他卻並非因葉公好龍而胡亂編造這種象辭,畢竟易理之算容不得王禪胡為,都是精密計算,再根據易理所述之相來分析得來的。

    “你看我頭上長角,像不像你所畫之龍,不過我所說的並非指我,若這世間真有龍,那它不一定就會保持真身,而是另有幻化,只是世人之眼難與分清而已,所以此龍也可能是人,該是另有她人。”

    王禪邊說邊看著有些莫名的葉公。

    葉公听王禪一講,還真的認真看著王禪的額頭。

    一般龍生兩角,可王禪的頭卻有四個肉角,似龍非龍。

    而王禪卻又是天賜靈嬰,這樣一說就更加詭異了。

    “葉公,我都算過了,你與葉女一生無恙,只是各有機緣,不必強求。

    所謂遇龍則喜,也只是小子卜算,這世上的事誰也無法說清,她與小子在吳國為她人所算別有不同,所以連我也難算準,但我可以保證葉公與葉女今後無論遇到時何事,自會逢凶化吉,一切有我鬼谷王禪在,放心好了。”

    葉公一听,到也相信,王禪的四個肉角,若算起來也可算半條龍了,更何況王禪的本事,現在已難與形容,能入夢魘之局中七日不死,依然活了過來,這若說沒有天意,人之所想,實已究極。

    “先生要拉我去何處?”

    “去找子閭司空問問,這幾日楚都應該有些不平常之事,所以為明日早朝做些準備。”

    葉公一听,臉上一驚,卻也不再言語。

    他也有所耳聞,楚都近日,連發命案,鬧得整個楚都人心惶惶,子閭是司敗大人,此時該也是焦得爛額之時,王禪一直在夢魘之中,卻像是什麼都知道一樣,如此未卜先知,還是讓葉公心里驚異。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