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二十六章再扮良醫



    第三百二十六章再扮良醫

    王禪一出官驛,趙阿大與王五已駕著馬車在外面等著了。

    王禪一看,跳上馬車,里面似乎已為王禪準備好了一切。

    “趙伯呢?”

    “他走了,並沒有現身。”

    趙阿大說完,看著王禪一笑。

    王禪還是有些好奇,現在趙伯總是藏在暗處,並不顯身,剛才的傳話就是趙伯的傳話,所以王禪也不敢違逆。

    也只有趙伯是如此了解王禪,知道費無極對于王禪的重要性。

    葉公若說是王禪正面需要的盟友,那麼費無極則是要了解楚國過往恩怨的最直接之人,他同樣經歷楚平王時代,楚昭王時代,現在的楚惠王時代。

    在楚平王時,費無極深得平王信任,比之其它王族公子更甚,傳聞里他憑幾句饞言就讓當時的太子建落慌而逃,最後還禍害至伍家,讓伍奢及其子伍尚被殺,而伍員(伍子胥)最後逃往吳國,在吳國成為一代良相。

    並且在前幾年,王禪尚六歲之時,李悝去訪,那時就傳他與李相國對聯吳與聯越有分歧,兩人也是鬧得不可開交。

    而李悝去到虎踞鎮欲尋費無極與吳國聯系的把柄,不想當時與吳國聯系的正是化武,及其它監視化武的吳國護衛,所以化武斬殺了那些監視的吳國護衛,自己帶著化蝶再次回到吳都。

    現在想來,當時費無極之所以如此要聯吳,是因為當時就已籌謀著為吳國公子山奪位鋪平道路。

    (費無極的姐姐嫁給當時的吳國公子蹶由王叔,生下一女費思賢,也就是吳王闔閭的賢王妃,後來被孫武的殺于演兵場上,而賢王妃的兒子就是公子山,如此算來,費無極也算是公子山的舅老爹了。)

    若吳楚聯盟,那麼公子山在楚國就少了一個對手,而可以全心全意當他的吳王。

    而當時的越國也十分喜歡公子山當上吳王,所以間接的也與公子山有聯系,因為公子山本就好名而無實,若他當上吳王,于楚國也好,于越國也罷,其實都是一件好事。

    只是可惜這一切都被王禪給攪黃了,而幽冥尊主蹶由王叔也如願埋骨虎丘之上。

    而費無極呢,隨著惠王執政,而子西兄弟三人重掌大權,他在朝中已無話語之權,兼之此時年邁體弱,到也該是退隱之時。

    王禪之所以來楚都沒有直接去找費無極,其實也是想保護于他。

    而且王禪也明白,李悝之死其實與費無極並無太多關系,楚國與越國結盟也好,與吳國結盟也罷,都無傷他們最終的利益,說起來費無極有些私心,而李悝卻並無私心,都是為了楚國,所以相互謀害的可能很小。

    相反李悝之死,自然並非因為政見不一,而是因為李悝知道了某些人的秘密,這才不得而已,不想再受控制,選擇一死了之。

    可此時若說費無極遭遇夢魘之局,那麼最有可能的還是費無極掌握了太多人的秘密,包括當年楚平王為何奪兒妻自娶,包括楚平王在太子建叛逃之後,並不立子西等三兄弟為太子,而立了他與秦國之女所生的兒子為太子,也就是後來的楚昭王,當今楚惠王的父親。

    而那時昭王尚小,卻被推為楚王,卻並非子西、子基、子閭三兄弟,甚至當年還有一個子常是楚國令尹,也是王族子弟。

    而當年太子建被費無極諂構為與晉國勾結,楚平王並未對太子建動刑,而太子建卻嚇得連夜逃出楚國,那麼這其中還有什麼秘密,一切都在費無極的腦袋之中。

    王禪昨夜的智謀還是無意中讓人感覺到恐懼,而且這些秘密他們決不會讓任何人知道,更不會讓王禪知道。

    所以此時這些恐懼之人才會對一個將死的無用之人動了殺機,而且所用手法是讓人不明不白死去的夢魘之術。

    這是想讓王禪斷了知道那些秘密的機會。

    可王禪還是來了,此時費無極大夫的府門就在前面。

    王禪跳下馬車,已換過衣服,把一個藥箱丟給趙阿大,此時王禪已再次易容化身一個楚國醫師。

    在吳國之時,王禪也曾與醫師身份出現,此時再扮醫師,已是輕車熟路了。

    費無極的府門前十分蕭條,比之李悝的相府也好不到那里。

    只是費無極深得二代楚王重用,自然也受封不少財物,比之普通大富人家都要闊氣,而且門面也十分威伍,只是這些年不受重要,也就門庭冷落了,這或許也是正是人間常態,有權勢之時門庭鬧市,無權無勢之時,卻是少人過問。

    門前一個老奴,看樣子也只能會是一個老奴了,一見王禪心急火撩的趕了過來。

    “這位醫師,你可來了,我們請了許多醫師都不願,也不敢來為家主看病,也只有你這個新來楚都的醫師才願意,老奴代家主謝謝醫師了,這就隨我來吧。”

    王禪一听,只是點頭示意,再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是楚國醫師的統一衣服,而且上面還繡著醫館的名號“濟民藥堂”。

    王禪嘿嘿一笑看了看扮作藥童的趙阿大,他也知道這藥堂該是趙家在楚都開的,其它藥堂不願意為費無極看病,一是因為費無極此時失勢,二是年紀大了,若是看不好,反而會壞了名聲。

    其三怕也是因為子西三兄弟的勢力,讓這些藥堂不敢為費無極看病,也只有屬于趙家的藥堂,才會如此積級,因為費無極對王禪很重要,自然不能如此輕易死去。

    王禪想到這里,臉上也是有些憂慮,若是因此而壞了趙家在楚的生意,那他回到虎踞鎮少不得要被他母親王彩霞痛罵,所以王禪此時也是小心翼翼的在謀算著。

    “老丈,為何費府如此之大,卻並不見什麼下人,而且費老先生的子嗣為何不見一個?”

    此時王禪已經走了三進之屋,也繞過前院花院,看樣子費府也是十分寬闊,可卻並沒有踫見什麼人。

    而且家主臥屋前也是冷冷清清的,並不像是急著要為家主看病的樣子。

    若說有子嗣在,那必然會急得在臥屋前團團轉,可此時臥屋前靜悄悄的,有些有異于常,所以王禪才有此問。

    “這位醫師,你有所不知,家主的子嗣早在十幾年前就都搬回齊國去了,並沒有在楚國謀事,家主還在朝中為官之時,府里也有不少下人,可家主不再為官之後,也就養不起那麼多奴僕了,都遣散回去了。

    特別是今年以來,家主身體一直不好,也耗費了許多家財,此時整個府上也只有我一個老奴守著。

    若是家主有什麼三長兩短,此府也只能等家主的兒女們來料理了。”

    老奴引著王禪進了家主的臥屋,里面傳出一股股嗖臭之味,看來費無極也確實病了許久,看樣子連臥屋都沒有人來打掃。

    王禪回想剛才所想,再結合老奴所說,心里也有些寒意。

    費無極一心促使楚吳交好,難道也與齊國有關。

    而想想在吳國之時田氏三姐妹的所作所為,王禪還是心有余悸,再看這樣的場景,心里也是感慨。

    想費無極當權之時,自然是侍女奴僕下屬成群,不要說病得臥床不起,就算是打個噴嚏也會有人噓寒問暖,可現在的情景,卻是大相徑庭,任誰也不會在風光之時想到落寞之時的淒慘。

    王禪此時也並不嫌棄了,他已看到躺在床上的費無極,普經在楚國風光一時,勢頭無二的權臣,如今只是一個枯瘦的小老頭。

    臉上布著黑斑,雙目緊閉,氣息很弱,像是睡著了一樣,就連老奴帶著王禪與阿大來都沒有知覺。

    王禪坐在床上,伸手到被里,把著費無極枯枝一般的手腕,開始為費無極診療。

    “兩位稍坐,我去為兩位燒點茶水。”

    老奴說完,還是拖著老邁的步伐,向外走去,他也放心于能請到時的唯一醫師,或許他也覺得自己的家主已是無藥可救。

    之所以還如此奔勞請醫師,還是本著對家主的最後一點忠心。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