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二十四章危言聳听



    第三百二十四章危言聳听

    楚都的官驛,王禪如約而來,他本不願如此匆忙,可有些事情,他還是得與葉公好好商談。

    他知道昨日葉公違心答應舉薦于白公勝,完全是因為受當時自己夸夸其談所影響,今日他來是想讓葉公有所改變,成為他在楚都的第一個盟友。

    欲在楚國有所作為,李悝相國的教訓他時刻銘記于心。

    在楚都朝堂,大部公官員幾乎已被子西三兄弟籠絡,任何政見主張想在楚國推行,那麼都十分困難,除非政見是有利于這些權貴。

    而那些心有正氣,想為楚國作點實事之人,卻一直被排除在權力中心,朝堂之上甚至沒有話語之權。

    這些權貴的利益又成了整個楚國中興的桎梏,他不想像李悝一樣憂郁中受人擺布,最後當現實無法與自己抱負相符之時,只得被逼走上絕路,被夢魘所傷,最後也在夢魘之中尋求解脫。

    楚王自然不願如此,他也有抱負,卻往往有心無力,舉步維艱。

    而葉公名聲在外,也一直是子西兄弟想拉籠之人,可葉公正氣凌然,並不為其兄弟所誘,此次能為白公勝舉薦,實也是得王禪之功。

    而在楚國之中,如葉公如此之人,尚不多有,可有心報國者卻大有人在,許多人都因在朝中受排擠而遠離他鄉,報國無門。

    楚中多才子,報國無門徑,而王禪此次來楚就是想解決這一件頭等大事,若自王禪受重用開始,讓一些有心報國之人能夠得到重用,這樣楚國才能如當年的吳國一樣,有伍子胥、伯否、孫武投奔,成為吳國強盛的柱石。

    至于將來楚國會如何,王禪不會去想,但一國中興若無賢才,那只會成為空談,若有一幫效忠于楚王的賢才,那就不怕楚國不能強大。

    葉公為人正直,在列國聞名,多國欲求之而不得,正是豎立楚王求賢之心的榜樣,若能通過葉公讓一些有才之人回歸楚國,那麼縱然子西三兄弟如此把持楚國朝政,王禪也有計謀可以扭轉局勢,把權力回歸楚王,最後達成楚國中興。

    “阿三,快去通報叫門。”

    王禪並非一個來拜會,而是帶了輕身功夫了得的阿三,他想把阿三放在葉公身邊,這樣以阿三的輕身功夫,從官驛到此時的相國府,或者將來楚王賞賜的府邸都不會太遠,片刻就可以通報訊息。

    王禪除了為楚國中興而謀之外,從來也不會忘了李悝之死,夢魘的陰謀,他也勢必要讓之不能得逞,雖然他現在還不完全明白,可他心里還是有些推測,有待進一步的證實。

    “楚國靈童鬼谷王禪前來拜會葉城葉公,還請這位官爺通報。”

    官驛外守著的是楚國護衛,見阿三聲音宏亮,報出王禪大名,看了看身後的王禪,英氣逼人,特別是額頭上的四個肉角,更是與眾不同,也不敢怠慢,小跑著進去通報。

    片刻間,葉公與葉女隨後就迎到門前。

    王禪一見,還是有些意外,未曾想葉公對他如此厚待。

    王向前幾步,對著葉公深深的揖道︰“小子前來叨擾葉公,卻不想葉公親迎,小子惶恐。”

    葉女一听,卻在後面撲哧一笑。

    “碧雲,不得無禮,還不向鬼谷先生見禮。”

    葉公說完,也與王禪回禮。

    “葉女碧雲,好名字,碧海藍天白雲飄,雄鷹展翅任逍遙。”

    王禪也不臉紅,隨口就是打油詩,反而用葉女的名奉承了葉女。

    葉女一听,臉上一紅,卻是只得低頭弄裙,有些害羞。

    “走吧,還是進驛館再說。”

    葉公與王禪並肩而行,葉女只得跟在後面。

    阿三一看,心里也是嘀咕,小公子年歲不大,女人緣卻也不差。

    嘆息之間,卻只得緊跟著三人進入驛館。

    葉公是一城之主,所住驛館也比普通官員要好一些,或許是得子西有求,所以特意安排了一個帶前院花園的小院,如此一來侍女下人到一應俱全。

    分主客坐定後,王禪看了看,見阿三沒有進來。

    “阿三,還不快進來拜見葉公、葉女。”

    葉公一听,也是一楞,不知王禪為何要讓一個下人進來拜見自己,但他也並不過問,知道王禪必然有其謀算。

    阿三一听,還是奔了進來,腳步十分輕快,如同門外吹來的一陣風一樣。

    葉公一看,知道阿三的輕身功夫遠在他之上,心里也猜出三分。

    “阿三拜見葉公葉女。”

    阿三說完,已站在王禪身邊。

    “葉公,初次來訪,實沒有帶什麼禮物。

    這位是我的屬下趙阿三,原是虎踞鎮趙府的獵戶,自我出虎踞鎮後就一直跟著小子,忠心耿耿。

    其人還算機靈,耳目聰敏,輕身功夫還算可以,擅長于潛伏追蹤,箭法高超,實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護衛,此次空手而來,就把他當禮物吧,還望葉公笑納。”

    王禪的話還是讓葉公一笑,如此“禮物”實也是聞所亦聞。

    阿三听了,也是一楞,可他卻還是站了出來,對著王禪一揖道︰“小公子放心,葉公與葉女在楚都的安全,小子一定盡心維護,定不會出任何紕漏。”

    王禪一听,只是嘿嘿一笑道︰“阿三,你只需看好葉公與葉女就可以了,正是江湖險惡,實讓人防不勝防,我出門前與你所說,你該清楚,若有強敵,你只要通知于我,自然會有辦法。”

    王禪知道,雖然阿三輕身功夫不錯,可真的遇敵,還是難與意料,但若要通傳信息,那就會比常人要快得多了。

    “小子明白,一切按小公子安排行事。”

    阿三說完,再次站在王禪身後。

    “葉公勿疑,小子並非安插人在葉公身邊監視葉公,只是楚都雖然看似平靜,卻也有妖人作崇,圖謀不軌,小子為保葉公安全,也不得不出此下策,還望葉公理解。”

    王禪還是再次說明,如此送禮,會讓人懷疑誠意。

    葉公一笑,看了看王禪,心里還是有疑惑。

    “鬼谷先生,若說沈某一生,歷經沙場,也經歷不少世故凶險,也結下不少仇人,但沈某也習得一些武技,自保該並沒有問題。我知鬼谷先生一片好心,沈某這就謝過了。”

    葉公此說也是想讓王禪把事情說清楚,就連葉女也呆看著王禪。

    總覺得王禪的行事,實讓人難與理解,她對她的父親還是了解的,曾親自追擊盜匪,斬殺十數人,一身傷痕,卻從來也未曾有過生命危險,需要人保護的。

    “實不瞞葉公,小子雖然只來楚都幾日,可已遭遇凶險之事,幸得蒼天有佑,才得以保全。

    想來葉公也听說過大周天下有四大組織,其一暗夜,其二幽冥,其三夢魘,其四離魂。

    這些組織當年只是清除不利于大周天子的諸候異己人士,可如今已成為刺客組織,已涉及朝堂之爭。

    吳國太子之爭,就有他們的影子,這些殺手刺客,無孔不入,平時只是普通之人,可一入夜後就會變成殺人惡魔。

    當然也並非所有組織皆是如此,只是這些刺客的武技小子深有體會,若說對付普通習武之人,那該是稀松平常之事。

    並非小子看不起葉公的武技,但真的遇上這些刺客殺手,葉公並沒有勝算,更何況葉公還要保護不會武技的葉女。”

    葉公听著王禪之語,臉上還是變了又變。

    習武之人都有一個壞毛病,但凡會上兩手,就會覺得自己天下無敵,最听不得別人說自己武功不行。

    剛才葉公見王禪送禮,雖心有疑惑,可現在到好,王禪似乎並不把葉公的武技放在眼中,而且還說得如此危言聳听,這讓葉公再好的脾氣也有些按耐不住了。

    葉女听著心里也不舒服,可她更關心她的父親,此時已站在葉公身邊輕撫著葉公。

    “爹爹勿怒。”

    “女兒,你也知道父親曾拜得名師,習得一身刀法劍法,多年征戰,除強扶弱,父親可從來未懼過鬼谷先生口中的妖人。

    再說了,正明謂君子身正不懼小子之危,我沈諸梁堂堂正正,一生為楚國百姓而謀,又怎會有人想要謀害于我呢?”

    葉公與葉女說著,而王禪只是坦然的坐著。

    王禪知道若不讓葉公知道其中危險,那麼他自然不會承此情,而他也將有可能身處危險而不自知。

    “葉公,小子從來也未見過葉公武技,但小子所遇到的妖人,實難對付,還望葉公不要大意,再者此次朝堂之變,一切還要仰仗于葉公幫忙,所以小子不敢大意。”

    王禪淡淡說著,卻還是不緊不慢。

    “我昨日答應之事,自不會更改,鬼谷先生放心,謀算著在楚國的要職,想來子西令尹大人也會為你推薦,難道楚國靈童還會在意此事嗎?”

    葉公此時也有些氣憤,昨夜雖然不懂王禪有什麼好的謀略,可葉公一切為楚國為謀,認為王禪並不會為一己之利,所以一時成全于白公勝,也算是間接成全于王禪,畢竟王禪想謀事之心已是十分明確,此時想來,竟然有些被利用的感覺,所以語氣也不再客氣。

    “昨夜之事,並是兩全之舉,葉公可不要認為是小子在利用葉公,以達成自己謀官之願。

    楚國朝堂,一直為子西兄弟把持,楚王縱想革興也是舉步維艱,有志難伸。

    若不能分化子西兄弟權威,楚國中興也只是一句口號而已,就算小子有通天本事,也無法達成,百姓那就更不用說了。

    而白公勝就是一把刀,可以更加穩固子西對朝堂與楚國軍隊的控制,同時也能分化子西權貴的勢力。

    而且此子野心極大,必不會安于子西之下,用不了二年,此子翅膀硬了必然會反。

    子西自然不願楚國有恙,若是有恙,那麼如此安閑的權貴生活,就會毀于一旦。

    那時白公勝就是刺向令尹子西的一把刀。

    而小子我呢,則只有入了朝堂,才能真正扶助當今楚王,扭轉局勢,真正掌楚國大權,自然才能利于楚國中興。

    而葉公則是受排擠一眾的典範,若有葉公支持,也才有資格與子西令尹一拼之力。

    難道葉公會為小子略施小計而心有不平嗎?”

    王禪還是直言不諱,把昨夜計謀的長遠謀略說出,也算是坦誠相見,並不隱瞞。

    葉公一听,臉上微紅,深思著王禪的話,實在是解決楚國的最好辦法。

    若說現在與子西令尹幾兄弟權貴朝臣相斗,實在有心無力。

    可若真如王禪所說,那白公勝就會是刺向子西的利刃,而楚王可以借此收回權力,再重整朝綱,于楚自然是大好之事。

    葉女听著王禪淡然的分析,此時也是心里徒增欽佩。

    王禪看似無心,卻是有意,所有的計謀都經深思熟慮,謀定而動。

    “鬼谷先生高謀,沈某佩服,沈某也願為先生效命,扶王上重掌楚國朝堂。

    只是說了半天,卻與送這位阿三小哥保護于我有何關系?”

    葉公還復一絲笑意,也為剛才的抵觸情緒抱之歉意。

    “葉公可知前相國李悝是如何死的?”

    王禪還是反問葉公,只是想加強後面的效果。

    “不知,听傳聞說李相國是睡死的,可沈某卻不會信這種無稽之談,人若能睡死,實在可笑。”

    “葉公不必可笑,李相國確實是睡死的,一個人要是入了夢魘,那麼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成為其奴僕走狗,一條則是成為行尸走肉,而剩下的只能是死路。

    人若在夢中死了,身體也會認為自己已死,不用三日就會自閉氣息,成為真的死人。

    小子所說千真萬確,雖然有些匪夷所思,可卻也是小子親身經歷過的。”

    王禪悠悠邊說著話,也同時施法,此時整個驛館堂屋里已是暗無天日的一片,有異常態。

    再加上王禪的語氣,此時的堂屋還真像一個夢魘之局,透著陰森恐怖的味兒。

    隨著王禪把話說完整個堂屋再次恢復常態,外面依然是陽光明魅,而堂層里也是十分通亮。

    “鬼谷先生這耍的是什麼把戲,能讓白晝變成黑夜,實讓沈某大開眼界。”

    “這只是一種小把戲而已,陰符之術,可以利用陰陽四時五行八卦九宮之變,一時改變晝夜之變,剛才我只是略施小計,李悝就是被這些妖人害死的,所以小子不得不防。

    再者就算沒有這種小計,依葉公的武技,非是小子瞧不起,自保實難。”

    王禪說完,手中已抽出長劍。

    “听聞鬼谷先生是齊國史角大師弟子,通曉天問九式,沈某今日到是手癢,難得先生成全,你我就到外面比試兩招如何。”

    王禪的話實在是激人又損人,葉公會武技,而且不差,可王禪直言連自保能力都沒有,這是一點也不給葉公面子。

    “不必,葉公自負武技了得,小子不妨讓葉公開開眼界,我只出一劍,若葉公能接得下,那今日小子算是白跑,若葉公接不了一劍,那還是收下小子的禮物可否。”

    “哼,無知小兒,口出狂言,吃我一刀。”

    葉公身邊隨著藏著一把短刀,從來也不示人,而示人的卻是一把鐵劍。

    所以此時一急之下,也把R箱底的功夫給露了出來,可葉公刀尚未拔出鞘,王禪的一劍九式劍問蒼穹就已向他刺來。

    在那眨眼的一瞬間,劍由一變九,再由九變一,九劍變一劍,卻正好抵著葉公的喉嚨。

    葉公連反應都沒有,葉女此時一看,急得想擋在葉公前面。

    可當葉女移身之際,王禪又瞬間回到自己的坐位之上,像是從來也未脫過座位,從來也未起身。

    劍卻已收在鞘中,而王禪則悠然的端著茶杯喝著茶,有如鬼魅一樣。

    “女兒不得失禮,鬼谷先生只是向我展示劍法,此劍法實在精妙無比,一劍九變,普天之下能破此招的還不多見,爹爹也破解不了,接不了此劍。”

    葉女見王禪的樣子,剛才急出一身冷汗,此時听葉公一說,臉上氣急氛氛然再次恨王禪一眼,只得再次回到座位之上。

    “葉公,此劍名劍問蒼穹,當年專諸刺殺王僚用的就是這一招,而這只是天問九式的起手式。

    小子在雁落九轉之時,曾會過一人,當時許多吳國官兵都在現場,包括此時吳國新王,還有舊王。

    小子連發四式天問九式,都讓此人在小子眼前憑空溜走,還帶走一個活人。

    如此可見,這普天之下能者眾多,而那些潛藏的刺客,實在讓人難防。

    葉公此時,難道還認為小子是在危言聳听嗎?”

    “鬼谷先生不僅智計無比,讓沈某大開眼界,武技劍法也是出神入畫,實已非普通人能比,沈某不敢有疑。

    只是听先生所言,沈某也是徒生憂慮,以先生之能尚且如此小心,可見妖人在楚國確實已是禍亂難治,不知沈某如此之能還能為先生做些什麼呢?”

    葉公此時到是有些詛喪,不說自己十分自負的武技,在王禪面前一無是處,連一招都接不住,若是要比計策謀略,那與王禪就相差更遠了。

    他想不到還能為王禪有什麼用處,還需要王禪專門派人來保護于他。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