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二十章救人心切



    第三百二十章救人心切

    江邊碼頭,此時已有一百多個欲渡河的百姓擁擠的等在河邊,而同樣有不少楚國官兵在岸邊等待。

    也就在大家在等船之時,不知何時一個稚子,一時站立不穩,被擠落江中。

    稚子大概也就七八歲,會游些水,而整個碼頭比江面高出一丈有余,雖然江水看似平靜,可一過碼頭之後,江邊就泛起陷窩,稚子掙扎著試圖游向碼頭,可過了石砌的碼頭,就已失了方向,身不由己,整個身了被江水卷著向江下沖去。

    此時整個人群之中都發出驚呼,大家都只看著,卻無人下江救人。

    有些是北方來楚的商旅,並不會游水,自然不敢下去,可一些楚地百姓也無動于衷。

    而那些官兵則有些漠然,他們也是見慣不慣,像是時常發生落水之事一樣,有的想救卻也不敢,而是遵于規矩,領頭將領不發話,都不敢擅自離崗,因為他們今天是來接人的,並非是在此維持秩序。

    葉公習過武技,輕身功法也不錯,可一頭奔到岸邊一看,卻還是猶疑了一下,猶疑之下卻也不阻其救人之心,人又再次飛躍而下,朝著江中稚子奔去。

    葉公陸上武技不錯,行武出身,只一入水就抱住了稚子,而稚子剛才恐慌,此時見有人來救,雙手鐵鐵的抱住了葉公的脖子,臉上透著歡欣。

    葉公心下大定,想朝碼頭邊上游去,可只那一瞬時之間,整個人都向下沉去,而且連帶著稚子。

    葉公一時大意,為救人卻並未多思,他並不通水性,甚至于基本的游水技術都沒有,此時身在水中才知道,縱是在地上武技再強,一入水中就會失了分寸。

    剛才紛亂的人群見葉公見義勇為,抱住了稚子,都舒了一口氣,可此時看著葉公一只手抱著稚子,另一只手在江面亂劃著,人卻不停的向下沉去,大家臉上也十分驚恐,他們這才知道原來葉公也只是一只旱鴨子,並不會游水。

    可此時兩人已被沖出江面數丈之遠,若不及時施救,恐怕兩人都會被江水淹沒。

    “你們有沒有繩子。”

    葉女剛才已從馬車之中也奔了出來,她遇事不急,但也十分聰慧,她當然知道她父親的脾氣,可也知道她的父親並不會游水,在剛才葉公離開馬車之時,她也跟隨著飛奔而來。

    一到碼頭,就見其父抱著一個幼稚兒童在水中撲騰,兩人時淹時現,已快被水淹沒了。

    可她的問話,卻無人回答,大家並沒有準備繩索之類的工具。

    葉女看了看這些無動于衷的百姓,心里著急,也顧及不得,一頭也跳下滾滾大江之中。

    剛才驚慌的百姓此時又來了興趣,他們都以為這位跳江的姑娘一定是一位俠女,大家此時也不驚慌了,反而都注目著在大江。

    就連那些楚國兵甲也都像看熱鬧一樣,對于江中人的生命漠然無視,卻見一個漂亮姑娘落水,大家都覺得有好戲可看,一個個抻著頭,像一只只鴨子一樣,看著水中折騰的葉人與稚子。

    只有一個落水稚子的母親,一邊哭泣著,卻一邊四處苦苦求著這些看熱鬧的人。

    而這些人卻無動于衷,婦人的哭聲被這些人的笑聲掩蓋。

    而大江之中擺渡的船只也朝這里緩緩駛來,只是離此還有二三十丈之遠,也是遠水不解近渴。

    葉女衣裳飄舞像一朵雲一樣印在水中,隨著水波的恍動,雲也在水中飄搖。

    葉女也不會游水,這或許是她第一次跳入如此洶涌的大江,也是第一次感受大江的情懷,所以她也拼命的朝葉公掙扎著游去。

    可她的身子依然不受控制,一直向下沉著。

    慢慢的,也和葉公一樣,一時沉下,又一時浮起,兩人都被嗆得臉色發青,而離碼頭也越來越遠。

    此時岸上之上才發現,剛才跳入江中的兩人都不會游水,一個是因情勢緊急救人心切,忘了自己,而葉女呢,則是孝心常駐,見父親快被大水卷沒,所以忘卻生死。

    兩個不會水的人義無反顧的跳入江中救人,可此時三人都快被江水沒,生死在一刻之間。

    “快救人哪。”

    此時岸上的百姓這才想起救人,可他們手中也沒有什麼有用的東西,而一些會游水的人也知道大江的凶險,都不願下水救人,而那些不會水的百姓,只得搖頭嘆息,無可奈何

    而官兵們依然如故,似乎見慣了落水的場面一樣,只是不停的推阻著朝外涌的百姓,怕再有人落水,把事鬧大,他們也脫不了干系。

    水中的葉女,縱然自己都無法自救,而且心里也對水充滿了恐懼,可只要一掙扎出水面,就會拼命朝著葉公尚露出半個頭的地方游去。

    而此時的葉公,因為被稚子緊緊抱住,而且不會游水,也不知水性,兩人更是扭在一些,已快被水淹沒無影了。

    此時江中不知何時,卻出現了道閃電般的身影,此人身形瀟灑,動作一氣哈成。

    人在江面上踏波而行,手中卻也拋著幾塊木板,而當他身形滯落之時,腳尖正好踏在自己拋送的木板之上,再次躍起,如此三縱五躍,人已一頭沖入江中。

    他像一條魚一樣,先躍向葉女,人一落水,就再次躍出水面兩丈有余。

    他一只手中抱起葉女,人卻不阻其勢,向岸邊碼頭飛來,而另外一只手中,卻拋出一條麻繩,正好卷住快被江水淹沒的葉公兩人。

    只在那一刻,手上一抖,葉公及稚子都飛離江水,也同時向岸上飛來。

    來人抱著葉女輕飄飄落在岸上,同時手中的麻繩一收,葉公還有些清醒,運足內勁,抱著稚子借麻繩之力,一躍扎在岸邊,卻因來執過大險些跌倒,幸得來人扶了一把,這才把住身子。

    此時那個稚子一聲啼哭,已從葉公手中掙扎出去,奔向他的母親。

    葉公一看,心里欣慰,臉上露出尷尬的笑意,卻也三步走了過來,看著葉女,臉色一下又變得難堪起來。

    葉女求父心急,剛才又嗆了幾口水,此時已經昏迷。

    來人看了看葉公,卻只是揮手止住葉公,把葉女放平在碼頭邊上,看了看圍上來的百姓還有一些兵甲,臉上帶著憤意,卻還是十分平和的說道︰“你們不必圍著了,我自會救她。”

    來人知道懷中的女子青春年少,身材玲瓏,而一些圍觀之人,卻機心懷不軌,他如此說也是有心護著葉女清白。

    “這位英雄,老夫實是慚愧,身處北方不會游水,反而害了小女,還望英雄解救小女。”

    葉公一身是水,卻十分鎮靜,剛才他雖然身處危難之中,卻並不驚慌,而他也知道救他的人是踏水而來,武技超群,所以並不像普通人一樣,面對自己昏迷的愛女,失了分寸。

    “無妨,這位大叔不必著急,我自會救她。”

    來人斜著頭看著葉公,而一只手卻放在葉女腹數,並不看葉女,內息注入,再慢慢從腹部向上擠壓上去。

    手從腹部一直延到葉女起伏的胸部,而來人卻並不正眼觀之。

    顯然也是十足的君子,並不會趁人之危,而且也不會讓人難堪。

    葉女在男子的內勁之下,腹內嗆入之水,從嘴中咳出。

    而男子卻並沒有停,而是繼續撫著葉子腹口,慢慢注處內息,再輕輕一拍。

    葉女忽然醒了過來,卻一下坐了起來,雙手抱著胸部,看了看眼前的男子,一臉嬌羞,知道是來人救了她,卻很快恢復常態。

    “謝謝你。”

    葉女說完,轉頭望著站在他面前葉公,微微一笑道︰“父親,你沒事吧,剛才那個小男孩救上來沒有。”

    葉女還是關心著自己的父親,還有那個落水的小男孩。

    “姐姐,我沒事,我只是嗆了幾口水,謝謝你與這位大伯救了我。”

    小男孩此時倒顯得沒事一樣擠了過來盯著葉女,面露微笑。

    南方孩子從小在水中長大,嗆幾口水到並沒有什麼,剛才也只是被嚇到了。

    此時的情勢反而比落水救人的葉公與葉女要好得多。

    此時孩子的母親也是拉著孩子跪在葉女及葉公面前。

    葉女一看,撫了撫小男孩的頭發,微微一笑卻也扶起婦人。

    “大姐,要謝還是謝這位哥哥,他才是救我們三人起來的英雄。”

    來者一看,有些不好意思,扶起葉女,也站起身來。

    葉女此時才正眼看著救她的英雄。

    只見其臉頰俊俏,眉宇風流,身形挺拔,瀟灑自如,雖然此時臉上還帶著水珠,卻透著一股自信。

    而且听其語,觀其行也知其知書達禮,體貼周到,語氣之間帶著一種陽剛的磁性,特別是那一雙憂郁而略帶迷離的眼楮,隨時都透著各善的溫情。

    此人手中一把鐵劍,此時站在碼頭邊上,卻是與眾不同,猶出鶴立雞群。

    溫和而不失陽剛的話語,讓人有一種親近的氣慨,站立的身形瀟灑自如,與北方俊郎英豪,卻又是另有一番情調。

    葉女此時衣裳盡顯,而來人卻擋在她的前面,避開那些好事的百姓及嘴饞的兵甲眼光。

    葉女北方女子,身形也比南方女子略高,苗條輕柔,此時一身濕透,此產玲瓏盡顯,大好身材,凸凹有致,美態橫生,讓人觀之贊嘆!

    一頭烏黑的頭發,沾著點點水珠,在陽光之下,猶如新添的珍珠,正襯得其臉色嬌若海裳,一道柳眉輕飄,一雙桃眼微翹,兩鬢之上幾滴水珠慢慢滴落,更顯得其膚白剔透,朱唇玉齒,口吐幽蘭,卻欲言不止。

    “謝謝大哥哥。”

    “謝謝這位英雄,”

    婦人及小男孩都同聲謝著來者,來者一笑,看了看已近岸邊的渡船。

    “快去吧,船已靠岸了,下次小心點就是,舉手之勞,不必謝我。”

    婦人一看,小心的拉著小男孩邊躬著身,再次至謝,這才向參碼頭邊上奔去。

    “兩位是北方人,若要去楚都吧,我看船也來了,你們也該去候船了。”

    年輕人看了看葉公,一身挺拔,正氣凌然,也是十分佩服。

    危難之時,不顧自己並不會水,不顧自身安危,而是毅然決然躍入水中,以救人為主。

    而葉女則亦是身有膽色,臨危不懼,實也是巾幗不讓須眉,再對比碼頭之上麻木的百姓,還有楚國兵甲,實是天壤之別。

    “在下楚國葉城城主葉公沈諸梁,這位是小女碧雲,不知先生高姓大名,如此大恩,實不敢相忘。”

    葉公也看出此時葉女的嬌羞,想知道來人身份,卻不願想問。

    所以此時葉公自報家門,並非是有意顯擺,而是誠心問人,先誠為先,不與身份自居,而是主動告知來人。

    “原來是葉城葉公大駕,在下實在眼拙,不識葉公真人,還受在下一拜。”

    來人持劍,對著葉公一揖。

    葉女則是淺淺偷笑道︰“公子,我父親只是楚國一個小城之主,而且剛才還受公子相救,如何能受你一拜。”

    來者也是回之一笑道︰“天地有仁,仁者兼愛,葉公愛民惜民,治城有方,造福百姓,實是四海名揚,受在下一拜,當之無愧,葉女姑娘體恤民生,愛戴葉城百姓,也是受人尊重,在下能識兩位,自也是在下之緣。”

    年輕人說完,看了看葉女,見葉女一臉笑意看著他,心里卻有些惶恐,不知是不是自己說錯什麼一樣。

    如此對視一眼,年輕人到顯得比葉女拘謹了。

    “公子,你還沒說你姓什麼,家父與小女到被你多有恭維,該是我們受之有愧才是。”

    葉女此時十分大方,見年輕人如此儒雅,心里也憑添了一份期望。

    年輕人一听,有些不好意思,再次對著葉公葉女一揖道︰“在下宋國墨翟,見過葉公葉女。”

    葉公與葉女一听,也是一楞,宋國墨翟一直游走列國,勸各國止戰非攻,兼愛仁孝,在列國之中也是聲名在外,卻不想會在此地遇見。

    【作者題外話】︰追讀一直跟不上,實在有些氣餒!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