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一十六章清明時節



    第三百一十六章清明時節

    清明時節,卻並沒有雨紛紛的情景。

    一大早上,王禪已經安排四個下屬,把這李悝府邸打掃干淨,收拾得清清爽爽。

    特別是後院,那些荒蕪的菜園里,雜草已清除,菜地已翻然一親,重新打出一條條小的田埂,З俗眩 步焦  磺卸薊廊灰恍隆br />
    陽光斜照過來,整個園子里透著春的希望,當然是因為園中的幾棵果樹此時正在盛開,引得無數蜜蜂、蝴蝶涌入園內,在陽光中飛舞著。

    李悝的墳前擺滿了祭嗣用品,王禪一身素服用獨自站在墓前,看著清洗干淨的墓穴,心里也是懷著一種敬意。

    李悝的墓是他親自參與一起洗滌的,親手除去四周的雜草,而墓碑已經較正好,方位一切都沒有問題,在清晨第一縷陽光照進小院之後,整個墓穴也沐浴在陽光之中,感受著春日暖陽的溫暖。

    墓碑之上的幾個大字,此時更顯蒼勁有力,碑上依然沒有更多銘文。

    人的一生無論經歷多少風雨,成就多大的功業,最後的落幕,簡簡單單才是真的。

    “李悝之墓”,碑上的四字,也體現了李悝的風格,一切都已解脫,一切都沒有不舍。

    生而平凡,死而平凡。

    此時趙阿大與阿三、趙四、王五四人分列在王禪身後。

    趙阿大見時辰差不多了,遞過一把燃著的青香。

    “小公子,該為相國大人焚香祭嗣了。”

    趙阿大提醒王禪,王禪接過青香,對著墳前一揖三拜,以示對故人的懷念。

    再把青香盡數插在墓碑之前,青香之煙,繚繞著讓李悝的墓也與水氣相融,不再孤零,在陽光之下,到是讓人覺得透著生機。

    “你們下去吧,把府門關了。”

    王禪敬完香,對著四人一說,此時大家都已能听見一個腳步聲,緩緩的朝這墓地走來。

    四人相視一看,知道王禪的意料還是又應驗了。

    今日他們府門大開,並沒有著在人看門,(原來那個老伯已走),就是為了迎接不請自來的客人。

    四人也不去管來者何人,也都退了下去,守護著府邸,只余王禪一人依然站在墓著,端視著李悝的墓。

    過了許久,王禪並未轉身,他也知道身後站著一個年輕人。

    “李悝是你的好友,你今天是專程來看他的。”

    王禪邊說,邊再次重新拿了三根香點燃,這才轉身看了看身後的年輕人,把香遞給他。

    年輕人並不言語,一臉憂郁,自行走到墓前,執香三拜再次遞給王禪。

    王禪把三只香再次插在碑前。

    “此碑似有轉向,你已知道相國留給你的臨終之言了?”

    年輕人穿著一身便服,發髻高聳,儀表莊重,說起話來,也是十分沉穩。

    王禪微微一笑。

    “不錯,那你為什麼不自己為他扶正墓碑,若是如此,你自然也會知道他為何如此。”

    王禪反問來者,可來、者卻長嘆一聲道︰“他若有事想對我說,怕都已說完了,只是我不能如他所願,所以我雖然看出碑向不對,也知道他是為你而留,縱是我知道了也無益于事。”

    後來的年輕人,也盯著那塊墓碑,看著這清洗一新的樣子,心里透著一絲欣慰,同時也充滿著內咎之情。

    “你常來此地,卻從來不清洗墓碑穴,甚至于任這院內雜草叢生,看來你十分小心。”

    王禪此時只是站在來者身邊,兩人相比,王禪竟然還要高出半頭,兩人的身影卻重在一起,分不清誰與誰。

    “我不得不小心,也不想再添新墳。”

    來人的話也同樣簡潔,同樣讓人摸不著頭腦,同樣充滿感傷。

    “君子之交有若水,最好的關系或許也只能放在最低的位置。

    你有此仁心,也算是對李叔叔最好的回應。”

    王禪若有所思,也感懷這種朋友之間死傷離別的懷念。

    若依李悝的年歲,該比此時的年輕人要大得多,可有的時候朋友相交卻並不會因為年歲的差別而受影響。

    王禪與李悝同樣也可以是朋友,所以他們才會有相通之處,也有共同的愛好,而王禪的想法或多或少也受李悝的影響。

    “一年了,今天是他逝去一周年祭日,日後每年清明時節,我都會祭拜于他,無論在什麼地方,以什麼方式,他始終是我的老師,也是我的朋友!”

    來人還是十分感慨,語氣十分真誠,卻也帶著一腔遺憾。

    “你想不想知道他是怎麼死的?”

    王禪再次問著來人,語氣里還是恢復著一絲好奇。

    “不想知道,他既然已死,而你既然已來到楚都,一切都不需要知道了。”

    來人語氣變得輕松起來,像是放下了很重的包袱一樣。

    “你覺得我會繼承他的遺志,會像他一樣嗎?”

    王禪再一次發起疑問,可他卻已慢慢變得不那麼急切,也不再好奇,有點像是自言自問一樣。

    “難道不是嗎?”

    來者像是有些失望,反問王禪。

    “我不會繼承他的遺志,更不可能像他一樣,我只能是我,鬼谷王禪。”

    王禪的話說得十分自負,像是能達到李悝相國之位,于他而言並不是什麼成就一樣,語氣里帶著一絲不屑。

    來人听後,臉上透著失望,看了看身形比他高的王禪,特別是看著王禪額頭隆起的四個肉角,眼中透著疑惑與不解。

    “我雖然不會繼承李叔叔之志,但我卻也想讓楚國中興,讓大周天下平穩,讓天下百姓安居,只是用我自己的方式而已。”

    王禪說完也是淡然一笑。

    身邊的年輕人一听,也是有些意外。

    “你還真是一個難纏的人,怪不得一去吳越,就會掀起如此波濤,你的心思實在讓人難與理解。

    不過悝君有你如此懂事的知交,也不枉幾年辛苦的奔勞。

    人生一世,實短如朝露,悝君有你知心,實是死而有幸之事。

    只是可惜,今日我祭友人,明日有誰會到我墳前祭拜?”

    來人語氣里帶著悲涼,看著李悝的墓,知道王禪領會了李悝的意思,而且更懂李悝之心,在清時時節來為李悝打墓祭嗣,心里竟然有一種羨慕。

    王禪一听,側目看著來人,臉方而順,眉粗而挺,鼻翼寬大,嘴唇厚實,目光炯炯,帶著一股堅毅。

    “你不必自傷,你不是一個短命之人,你還有至少五十年的當位時間。

    若你秉承正道,一心為國為民,將來必有萬千人每年都會祭拜于你。”

    王禪的話乍一听,讓人感覺十分損人,可來者卻有些震驚,有些不敢相信,而且臉上一點怒意都沒有。

    雖然王禪在死人墓著說他不是一個短命之人,用詞粗俗,如此忌語,可他真的一點也不生氣。

    “听聞你算死吳王闔閭,不僅上知天道,而且還能卦會算,觀人命數,得你吉言,實是托悝君之福。

    五十年不敢奢望,若還能有十年我也滿足了。”

    來人說得十分誠摯,剛才他在李悍墓前感懷,覺得李悝雖死,可卻還有知交好友記掛。

    相比他自己呢,或許死後會無人祭嗣,而且語氣里透著悲觀。

    此時王禪一語,讓他相信,自己不會早死,那就說明還有許多機會,這是他從王禪話語之中領悟的言外之意。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