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零七章自算生死



    第三百零七章自算生死

    用過晚飯,王禪早早的來到堂屋等著李伯,他想問問關于李悝是因何而死的。

    下屬四人王禪都已安排妥當,既然來了楚都那麼就需要有更多的事需要去辦。

    包括白虎的吃食,也是一個十分麻煩之事。

    白虎食量極大,而且只吃生肉,腥味很大。

    王禪不想引起鄰里的恐慌,所以還得為白靈尋個好的地方。

    王禪四個下屬,此時只留了阿三在屋里斟茶倒水。

    李伯見王禪已在等著,也十分小心的走進堂屋,站在一邊。

    “李伯,你坐下,小公子有些事想問你,可別站著讓小公子為難了。”

    阿三說完,為李伯也倒了茶水。

    李伯當然也听說過王禪之名,所以開始還是有些拘謹。

    李悝雖然也平易近人,而且用度也十分節儉,可李悝卻是一個十分講求禮儀之人。

    相反王禪所自小所習天道自然,並不受這些禮節約束,對下人也更要隨和一些。

    李伯見王禪起身,親自請他坐下,也就不再拘禮,坐在王禪對面。

    “小公子,你若有疑問就請問吧,老身只是奴僕,對于李相國在朝之事,並不知曉,李相國也少有與我們交流。

    至是相國大人在府邸的日常生活,到一直是老身照顧,也算熟悉。”

    李伯還是多少看出一些王禪與相國李悝的感情,可他也只得把實話說出。

    他一個老朽之人,只是奴僕之身,自然只知道相國李悝的日常起居,至于在朝中的情況,他也不知曉。

    可李伯先把此事說清,說明李伯也是十分精到之人,也為王禪的問題畫了一個圈子。

    “李伯,小子想問的就是李相國大人的起居日常,至于朝中之事,小子並不關心。”

    王禪喝了一口茶,還是看著李伯,而李伯也正等著王禪發問。

    “李伯,相國大人也算習過武技,常調息修養,身體一直該健壯才是,小子有疑惑之處就是李叔叔為何會盛年去世?”

    王禪還是先行了解李悝的身體情況。

    此時王禪縱然懷疑,但對于一個人的生死來說,因身體不好,勞心勞力,心力憔悴而亡也並非不可之事。

    “實不瞞小公子,相國大人只是來到楚都之後我才成為相國府的家奴,對相國大人是否習得武技並不熟悉。

    只是相國大人平時也會禪定,而且時常也會在後菜園耍弄一下劍法。

    如此看來,應該是會些武技的,身體情況自我來此以後,也一直很好。

    只是相國大人經常勞心勞力,晚上睡得比普通人要晚得多。

    相國大人喜歡夜讀古書,有時甚至會通宵達旦。

    老朽也曾勸過多次,可相國大人卻並不在意,許多時候只要到了晚上,他也不願我們相陪。”

    李伯還是一口氣說完,自己也喝了口水,年歲大了,氣息跟不上。

    再者他只是一個奴僕,平時也少有人說話,獨自守候著李悝的院落已快一年了,都是一個人,此時說了長長一席話還是有些不習慣。

    王禪看了看李伯,也讓他休息片刻,對于李伯所講,到十分符合李悝給王禪的印象。

    李悝為人十分嚴謹,也有些孤傲,作為胸有大志之人,與世家權貴相比還是顯得底蘊單薄,也會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覺。

    而這一點也王禪也深有體會,牛羊之所以成群結隊,是因為他們不能單獨自保,可對于獅虎這種曾中之王來說,很長成群結隊的,它們都是孤獨的。

    而王禪卻也正是這種孤獨的人,他能體會李悝作為相國不得志,卻又要與一眾權貴相拼的局面。

    “李伯,李叔叔具體是什麼時候仙逝的。”

    “小公子,相國大人仙逝也近一年,清明時節那一天就是相國大人去逝之時。”

    李伯說完還是看著王禪。

    王禪知道此時離清明尚有五日,那麼清明時節就算是李悝相國的忌日了。

    “李伯,那麼去年這個時候,李叔叔身體有無大礙,在此之前又有沒有看過醫師。”

    王禪還是依常理來推論再問著相關之事。

    卻不想李伯苦笑一聲道︰“小公子,老奴一次告訴你吧。

    其實相國大人一直身體健康,而且去世之前並無異樣。

    只是精神有些不好,可能是熬夜多了,身子骨有些虛。

    可讓老奴不解的是,相國大人在半年前就自行在菜園內折騰。

    老奴也不敢過問,後來築好之後才知道,相國大人是在為自己準備墓地。

    而且那塊碑石也是相國大人親自為自己刻的。

    去年清明時節前三天,相國大人卻是一睡不起。

    一開始老奴還以為相國大人是因為勞累臥床不起。

    可一日一夜之後,老奴覺得有異,就找了醫師來看。

    可醫師看後,發現相國大人氣息平穩,就只是睡著而已,卻也如何都叫不醒。

    直至第三日,老奴發現相國大人已無氣息,再找醫師來時,已回天無術。

    當時楚王也曾派人為察看,卻找不到任何原因。

    外人說來,是睡著去世的。”

    李伯邊說邊擦試著眼淚,卻也偶爾看看王禪的反應。

    “這到十分詭異了,睡覺氣息平穩,人卻睡死了,如此奇事當也算列國奇聞了。”

    王禪心里還是一驚,因為他能猜出李悝真正的死因,可他卻像是真的相信此事一樣,充滿著好奇。

    “此事老奴不懂,楚王一直與相國大人交好,派來驗尸之人也是楚國名醫師,連他們都說不清楚,老奴就更不知其義了,事情大概就是這個樣子的。

    因相國大人曾留有一書,交待過若他有一天去世,就將就葬于自己所築的墓地之中,其它的並沒有解釋為何相國大人會如此奇行。

    朝中眾臣或多或少也是異議,在楚都百姓中到對相國大人稱贊者多。

    而且對相國大人之死,都反而相信是因為相國大人精通易理,所以自己知道自己的壽辰,自算生死,提前安寢,死在自己床榻之上,至未受苦痛,也未經磨難。”

    “不錯,李伯所說也未曾不是如此。

    那小子還想問的是,相國大人睡前可有異樣,或者接觸過什麼陌生之人呢?”

    王禪雖然知道這其中的蹊蹺,可他也不敢肯定。

    對于李悝來說,若要算準自己的去日,王禪也相信他的此能。

    而且如此去世之法,到也算是安適。

    “小公子,相國大人在外遇到什麼人老奴就不知道了,出了這道門,老奴都不敢外出。”

    王禪一听,才發現自己問得有些多余。

    “阿三,陪李伯回去休息吧,這幾日讓李伯帶你去賣此祭嗣物什來,清明時節小子要祭拜一下李叔叔。另外我就睡李叔叔的床,他的書若還留有,小子也可以讀讀。”

    “小公子,這怕不好吧。”

    阿三其實也一直在听,並沒有走遠,而且王禪也並不忌諱。

    可剛才的話還是讓阿三為難,對于去世故人的床榻,還有一些物什,在鄉野農村都是丟棄的。

    更何況王禪還只是少年之人,若是睡李悝的床,顯然並不適合。

    “床到還在並未搬走,若是小公子願意,老奴這就給小公子收拾去了。”

    李伯卻似乎並不忌諱,十分順從王禪的安排。

    “阿三,就這般了,把我的古書也搬至李叔叔的書屋,小子天賜靈嬰,只信天地之道,不懼鬼神。”

    王禪話說出來,阿三也明白,帶著李伯就朝外走。

    王禪臉上此時到並無悲傷之色,反而十分透著一絲淡然,輕輕的喝著茶。

    知道他此次來楚,並不像去吳都,有許多事自己會找上門的,他並不著急。

    到像是一只在等風雨的燕子,不怕風雨大,就怕自己沒有展翅的能力。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