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零五章還城歸楚



    第三百零五章還城歸楚

    王禪一臉帶笑,像是從天而降一樣,一切盡在其掌握之中。

    通過小小的手段,就造成吳王百里相送王禪,而楚國令尹千里奔迎的局面。

    當然要完成這些事,還需要趙伯的奔忙,雖然趙伯左手受傷,可卻並不影響其為王禪傳遞信息。

    王禪的白虎拉車,在距兩人十丈之外停下車來。

    王禪躍下車駕,獨自持劍向兩人中間走去,直至同樣距兩人三丈有余之時停了下來。

    雙手抱拳,對著吳王與子西一揖,悠悠一笑道︰“吳王好,子西將軍好,孫明兄好,白將軍好。”

    王禪連對四人問好,語態恭敬,十分客氣。

    夫差心里嘀咕可此時事已成局,他想後悔也來不及,可他卻也沒有什麼後悔的。

    此次追擊夫差自認布置妥當,可卻連人都追丟了,也怨不得人,只能怪自己不如王禪聰慧。

    而孫明對王禪一直十分佩服,也有好感,現在見王禪無恙,臉上到十分自然,透著一種慶幸。

    這一側子西將軍看著王禪如此儀表,天生異相,而且年輕不俗,也算溫文爾雅,對王禪不得不刮目相看。

    而他身邊的副將不是別人,正是在越國被王禪用計逼走的楚國公子白公勝,此時已投靠楚國令尹,成為子西將軍身邊的一員副將,也算是小有功成。

    可白公勝對于王禪的如此客氣問好,卻一副置之不理的態度,保持著一個副將的威嚴。

    “鬼谷先生實是神人,本王自吳都以來一直想送別先生,卻不知先生神龍見首不見尾。

    本王以為此願難了之時卻在此遇見先生,也算是先生了了本王之願,本王十分欣喜。”

    夫差是心里別扭,又十分疑惑,卻只得臉帶喜色,把話說得十分圓順。

    雖然此時他身份已變,並非當初的監國太子,更非王禪來吳都之時的不受人待見的王族公子。

    可在鬼谷王禪面前他還是不敢妄自尊大,畢竟王禪對他能當上吳王實是立了大功。

    況且此時鬼谷王禪忽然出現,也讓他出乎意料之外,況且心里有愧,也是氣勢全無。

    “有吳王此心,小子實在欣慰,小子得知吳王親率二萬鐵甲相送于小子,小子又怎麼敢居于王上之前。

    所以小子一直屈居王上身後,緊隨王上。

    而且有吳國新王相送楚國靈童,楚國仍禮儀之邦,又怎會失了禮數。

    所以小子只得派人把此信傳至楚國,這才有勞楚國令尹親自來迎。

    小子不敢妄自尊大,卻也是楚人,不敢讓楚國失了顏面。

    如此一說,還望吳王及令尹大人見諒才是。”

    夫差一听,心里像是吃了雞毛一樣,氣憤萬分,卻還要保持著一種和顏之態。

    畢竟王禪如此一著,並非失禮之舉,反而順著吳王親送的禮儀,而隱居吳王之後,不敢居于吳王之前,算起來禮數周全,謙虛謹慎。

    而吳王現在也明白了,為什麼他的兵甲一直探听不到王禪蹤跡。

    他一心想著王禪會向楚國邊境奔襲,卻並沒有想到,他及所有吳國兵甲都只顧著前面,若是沒有發現王禪,所以兵甲都會隨吳王收攏,卻並不會留意于已經探察過的身後。

    由此一來,正好給了王禪機會,吳王快王禪則也快,吳王慢行,那王禪也就樂意優哉游哉的跟著。

    畢竟對于王禪來說,危險在前而不在後。

    “鬼谷先生如此高義,實讓本王佩服,佩服。”

    夫差此說也算是由衷之語,任何一個想逃亡之人,都不會如此悠閑的落在自己對手後面。

    而且王禪明明知道夫差是在追擊于他,可他卻並不著急,而且王禪的話也給足了吳王夫差面子,並不深究夫差真正的目的。

    “有楚國靈童能為楚國顏面考慮,老身縱是奔襲千里也不枉此行了。”

    子西此時臉上也是堆著笑意,看著王禪話說得中肯,可心里卻是恨得牙癢癢。

    這鬼谷王禪只如此一招,讓他疲于奔勞,帶楚國二萬兵甲來此邊境相迎于他,任誰也不會真的心里舒服。

    可王禪卻並不在意,因為他知道子西是三朝權貴,是當今楚王的叔父,在楚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許多事情比之楚王還更有權利,威勢也更足。

    楚王縱然貴為王上,對于施政外交之策,內務軍務之事都得看子西令尹的臉色。

    更何況,除了子西之外,把持楚國朝政的還有其子基、子閭都是子西的弟弟,也都是楚王的叔父輩。

    此次王禪略施小計,讓楚國令尹親迎,就是要讓子西不敢小瞧于他。

    讓此次王禪回楚,變得光明正大,而且儀式不俗。

    子西是楚國令尹,那麼如此親迎當然是代表楚王了。

    若王禪回到楚國,若不受重用,那此次相迎就會成為笑話,反而會讓楚國顏面受辱。

    此時的子西是相互矛盾,卻只得順著王禪之意,心里縱然怨恨,也不便于此時發作。

    剛才說夫差吳王像是吃了雞毛,心里煩燥,可子西將軍卻像是奔襲千里,卻吃了一棵老鼠屎一樣,惡心難受卻還是強忍著。

    “有勞子西將軍,小子妄驚將軍大駕,實還有其它要事要將軍處置,若小子一人實不敢代表楚國。

    此次吳國新王一意與楚國交好,而吳楚交戰多年,互有攻伐,實不利于兩國邊境百姓。

    想來吳王此次親率兩萬吳國兵甲來此,一是送行小子,二也是巡視百姓安居,自然也並非空手而來。”

    子西一听,臉上掛笑,他知道王禪是強加于夫差,話未說明,可卻真切。

    而夫差卻也是一驚,當時在雁落九轉之時,其父吳王闔閭就曾言明,若不能除掉王禪,當備大禮與楚國交好。

    他明白其父的意思,畢竟父子倆不知感恩之心,卻接連要加害于恩人王禪,若事不成自然需要彌補,多有王禪這樣的朋友,要強過多王禪這樣的一個敵人對手。

    而王禪此次回楚,一無錢財,二無官職,他們縱然不願意,也得表示出十分誠懇之心。

    當然吳王夫差早已籌謀好的禮物,並非此時才會作出決定。

    只是听王禪一講,像是十分清楚他的想法一樣,讓他又驚恐,又疑惑。

    “鬼谷先生于我夫差有大恩,于我父王有大義,于吳國有大功。

    此次先生回楚,夫差自登位便發了國書與楚王,願與楚國長結邦交友好。

    這些年吳國攻伐楚國,實讓楚國百姓流離失所,而吳國也佔了不少楚國城邦。

    此次先生帶著吳楚兩國之誼回楚,本王自然備有大禮。”

    吳王夫差說完,看了看孫明再道︰“孫明,去本王車駕之內把楚國巢邑三城的城書拿來,本王要親手交與鬼谷先生,以示本王與楚國交好之心。”

    孫明一楞,卻還是奔回吳王車駕,而車駕之內已備好楚國三城的城書。

    城書代表著管屬之權,若交回城書,那麼就代表著吳國放棄所侵佔原屬楚國的封地,交回楚國管理。

    吳王接過城書,而鬼谷王禪則走到吳王面前,單腿跪立恭接城書。

    “謝吳王大禮!”

    王禪接過城書,這才走近子西將軍面前,以同樣的禮節,雙手奉送城書予子西將軍。

    “謝楚國靈童為楚國贏得吳王大禮!”

    子西心里十分震驚,面對鬼谷王禪已充滿恐懼。

    剛才吳王的話已經說得十分明確,是送與鬼谷王禪的大禮,而並非他子西將軍。

    那麼鬼谷王禪還未入楚,不費一兵一卒就已為楚國贏得被吳國佔去的三座城池。

    如此奇功,如此聲勢,就算回到楚國他萬分不願意,卻也不得不向楚王舉薦鬼谷王禪。

    若說要奪回此三城,而吳國有孫武在,那就算子西將軍也無法辦到。

    可一個小小的少年人,竟然在彈指之間就已達成,若說心里的震驚與恐懼實是難與形容。

    “孫明,這就通知巢邑駐守,即日撤回吳都,由楚國軍政接手三城,不得不誤。”

    吳王夫差見王禪把城書送交子西,臉上還是帶著笑意,卻十分嚴歷的安排著交接之事,表明夫差新王的信義與高效。

    “白副將,就由你帶一千兵甲暫時接手巢邑三城,一切交接事宜以吳國為主,至于此三城城守之職,待我回去稟明王上再行任命。”

    子西也是迫不及待,卻也以禮回之。

    子西說完向後一揮手道︰“楚國全軍護送靈童回楚。”

    子西說完,對著吳王一揖,微微一笑,卻也轉身而去,躍上戰馬,等著鬼谷王禪。

    王禪看了看吳王,再次一揖道︰“小子還要再謝吳王大禮,他日若有機會再敘前緣,後會有期!”

    吳王夫差看著鬼谷王禪,實也是無可奈何,此舉也算再給王禪賣了一個天大的人情。

    可若說依王禪對其父及他的功勞,三座楚國城池也並不為過,心有不甘,卻也並不吃虧。

    奉送三座城池還楚,可以表明他與楚結好之心,吳楚相交,他才可以一心演兵,準備與越國一戰。

    “先生慢行,若有閑心本王歡迎先生來吳再敘與先生之誼。”

    吳王說完,也是對著王禪一揖,兩人同時轉身,夫差回他的車駕,而王禪則回自己的虎駕。

    王禪駕車跟著子西將軍身後,白虎拉車,氣勢不凡。

    鬼谷王禪如此回楚,也算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