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零四章吳王相送



    第三百零四章吳王相送

    吳王夫差的車駕一直在緩緩向吳楚邊境進擊,他的身後是二萬吳國鐵甲。

    此次為追擊王禪,吳國新王夫差是做足了準備。

    在整個吳都通往越國的各條官道、鄉間小道之上,夫差提前把二萬人布防在這些關口要道之處。

    整整三日,夫差一直向著邊境追擊,可只在第一日有回報說見過白虎拉車,夫差信心百倍。

    想著其父用萬余吳都百姓之命都未能誘殺了鬼谷王禪,此次他親率大軍,就只為除掉王禪。

    可自三日之前有蹤跡之後,鬼谷王禪就像是消失了一樣。

    無論如何尋找,卻並沒有半點蹤跡,連白虎拉車的影子都沒有。

    此次吳王夫差新王上任,卻拋下國事,親自追擊。

    伍子胥一直忙于吳國內務,實在分不開身,對鬼谷王禪的離開,他並沒有過多的禮節。

    而孫武則自夫差登上王位之後,並沒有留在吳都,而是扶輔吳王夫差登位大典之後,就離開吳都,前往吳越邊境布防。

    孫武知道越國雖然大敗,若是趁新王登位之時卷土重來,或許正面對決,吳國並不戰優。

    吳越大戰的烽火並沒有熄滅,戰場之上死尸野,尚未清理完畢。

    此次大戰也讓孫武重新認識到越國兵甲的實力。

    越國大軍進擊十萬人,在孫武奇兵四面包夾之下,竟然還能從容撤退五萬人。

    而為擊潰這五萬人,吳國也付出沉重代價,損兵折將三萬余人。

    由此可見越國兵甲的實力,與吳國兵甲的實力差距正在慢慢縮小。

    若非孫武奇兵,若非越王勾踐過于自負,全兵而出,那麼吳國若想在此次大戰之中取得大捷,實屬不易。

    所以此時的孫武一心埋頭在軍營之中,而且軍心因為那一場大越國大戲也受到影響,孫武只得親自駐守軍營,穩定軍心。

    而伯否呢,因為吳王的死,必須盡快修整虎丘地宮,以策日舉行國葬。

    伯否這些時日也是勞心勞力,為吳國王室之事而奔勞。

    先是淑敏王後、公子波、公子山以及勝玉公主葬禮,還涉及到謀害王禪。

    可現在如今王禪未死,百姓也沒有太多陪葬,到也讓伯否放下心來。

    現在就連吳王闔閭都死了,他也沒有了性命之危,可對于夫差新王來說,伯否還要在新王面前建立更多功業。

    吳王闔閭與靜王後的葬禮就是他獻給新王的大功,所以對鬼谷王禪的離開,伯否也不敢過于親近,而犯是新王之嫌。

    這一次夫差追擊王禪,也只是打著前往吳楚邊境視察的理由。

    任誰也不會想到夫差新王會親自調動二萬吳國兵甲來追擊王禪,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不能讓王禪活著離開吳國。

    可三日過去了,夫差心里也是十分焦慮,他連王禪的蹤跡都未見到,更談不上追擊了。

    前面就已是邊界,所有的二萬人馬已完成布防。

    “王上,前面探子來報,依然不見鬼谷先生的蹤跡,會不會是鬼谷先生已過了邊境回到楚國去了。”

    孫明有些幸災樂禍,對于未能追上王禪,心里還是開心的。

    他此時是副將,也算是夫差的隨從,他並不願意追擊王禪,卻不得不跟隨新王出巡。

    “不可能的事,那只白虎體型龐大,白虎拉車,在列國之中也算是頭一遭。

    他如此鄭重其事出吳都去往楚國,不會如此憑空消失。

    而且自邊境到吳都所有大小官道小道都有兵甲駐守,沒有人見過。

    除非此子已知我會謀害于他,所以他與蝶兒的告別純粹是為了迷惑于我,而他跟本就沒有離開吳都。

    除此之外,別無可能。”

    孫明一听,不敢再說,畢竟夫差的自負他十分清楚。

    夫差新王上任,對自己的判斷是十分肯定,他並不想听別人的意見。

    這或許就是他與爾父闔閭的區別。

    而此時追擊王禪連個影子的都沒見到,在屬下面前已得顏面盡失。

    “報!”

    此時前方一匹駿馬奔馳而來,在吳王夫差車架十丈之外立下馬足,人已跪在地上。

    夫差心里一驚,想著難道此時還會有王禪的消息,若是有那麼他還不算失敗。

    夫差走出走駕,一身朝服,手中的巨闕劍十分顯眼,看著眼前的傳令兵甲,一股君臨天下的感覺。

    “說,快說!

    是不是已經找到鬼谷王禪了?”

    “回王上,並非有鬼谷王禪蹤跡,只是對面楚國卻有二萬人馬正在朝邊境奔來,領軍的是楚國令伊子西將軍。”

    “什麼?”

    夫差自語自言,難與置信再次跌坐車內。

    傳訊兵的話還是讓夫差陷入沉思。

    原本夫差登位之時,就已傳過國書與楚國,願意與楚國交好,邊境之上不再重兵駐守。

    兩國都已撤兵,可為何自己此次親自己追擊王禪,而楚國也派了兩萬兵甲。

    而且領軍之人是楚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令伊子西。

    楚國派兩萬人來此,難道是為迎接鬼谷王禪。

    用二萬人來迎接一個少年之人,在列國之中從未有過如此大的禮遇。

    縱然鬼谷王禪計謀無比,又是楚國靈童,可畢竟于楚國無功,只是一介少年人,應該不至于讓楚國弄出如此大的陣狀。

    楚國子西是當今楚王的叔父,身份超然,就算是列國國君來訪,他也未必會迎。

    可此次卻親自領兵,其意讓夫差更加疑惑。

    “孫明,傳令下去,全軍駐守,不可妄動。

    本王只帶五百親兵,這就去邊界之處會會這位楚國令伊大人。”

    “王上,楚國有二萬人,若只帶五百兵甲,會不會太過冒險。”

    孫明還是有些擔心,如此冒險孤軍深入吳楚邊境,連他這個副將都心有膽怯。

    “孫明,你有所不知,先王曾說過,若此次追擊不成,就只得真正與楚相交。

    我若帶二萬吳國兵甲過去,會讓楚國令伊笑話。

    本王誠心與楚國交好,只帶五百兵甲,想來他該知本王心意。

    你只需傳令即可,不要再多問了。”

    夫差心里煩燥,而孫明的疑惑顯然讓他更加惱火。

    他的心思是想在楚國令伊面前顯示非常人之能,以五百兵甲對陣楚國二萬精兵,這就是夫差的自負,也是他的謀算。

    只是可惜孫明並不能領會夫差新王的意圖,讓夫差有些惱火。

    孫明一听,不敢再言親點了五百騎兵護衛著夫差的車駕向邊境駛邊。

    邊境之上,正好有一處荒山,連年征戰,此處到十分開闊,也十分平整。

    此時楚國境內,三騎全副武裝的將軍站在軍前,其後也有數百楚國兵甲,正在等著吳國新王的車駕。

    行至兩方十丈之處,夫差再傳令道︰“孫明,就此落駕。”

    “楚國令伊子西將軍親迎吳國夫差新王。”

    楚國軍中見吳王車駕已停,還是及時傳訊過來。

    說是迎,其實中軍之中三位將軍都未下馬。

    夫差坐在車中,護衛已掀起車簾,可以清楚看見對面三位將軍。

    此三人中間騎高頭大馬者的正是楚國令伊子西。

    看樣子年歲在一甲子之際,發須飄白,卻十分精神。

    手中提一把大刀,威風凌凌。

    “有勞楚國子西將軍親迎,本王十分欣慰,只是不知子西將軍為何陣兵二萬。

    吳國與楚交好,本王國書已送,難道是楚王不信任于本王嗎?”

    吳王並沒有下車,依然端坐車中。

    他是吳王,身份尊貴,若無對等之人,他是不會自降身份的。

    “吳國新王夫差,老身本已撤回楚都。

    只是听聞新王領兵來巡,老身不得不連夜奔襲三日來迎。

    我王知夫差新王有意與我楚國交好,卻十分疑惑。

    難道夫差新王帶二萬吳國鐵甲來吳楚邊境,只是為了追擊一個黃毛小兒嗎?

    若是如此,老朽到十分有興趣知道這個楚國靈童,何德何能,竟然會讓夫差新王如此恐懼!”

    楚國子西位高權重,是當年太子建的兄弟。

    (太子建也就是白公勝的父親,因受當時費無極調拔,被認為想謀權篡位,只得孤身逃走。而伍子胥的父親全奢是太子建的老師,也正是因此,才會受到誅連。)

    當年太子建逃亡,他有機會當上楚王,可卻並沒有接受,而是禮讓其弟平王。

    平王駕崩之時,平王再次想傳位于子西,可子西先接受王位,再從越國把當時為解吳國之困前往越國的惠王接回,再扶惠王登上王位。

    (楚惠王其母越姬,是前越王的妹妹,也就是越王勾踐的姑母。)

    所以子西不僅身份尊貴,算起來也是有恩于現楚惠王,身居令伊之位,是楚國百官之首。

    此時說話依然不減半分威勢,而且聲音宏亮底氣十足,對于二十多歲的夫差,他從來也未看在眼中。

    吳國這些年強壓楚國一頭,是因為有吳王闔閭,以及相國伍子胥,中將軍孫武。

    在子西眼中只有強者,而沒有君王。

    夫差一听,楚國子西語氣之中的譏諷,讓他心里更是惱怒萬分。

    可他心里隱約也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此時子西也是為鬼谷王禪而來。

    原本在楚國邊境的二萬吳國兵甲,在他登位之時就已撤回,只是夫差卻並非全數撤回吳都,而是順路布防,為的就是要追擊鬼谷王禪。

    而這些兵甲在他此次追擊之時,又盡數收攏,再次集結。

    吳國兵甲一般都潛在村落之中,行蹤十分隱秘,若無人通報,想來楚國並不會如此防範。

    而听子西的話語,夫差也知道子西也是從楚國都城匆匆趕來。

    那麼通報消息的人,必定與鬼谷王禪有關。

    “子西將軍言重了,本王並非追擊鬼谷先生,更不想謀害于他。

    鬼谷先生是楚國靈童,受楚王封賜,在吳都一直受先王尊重。

    而鬼谷先生也屢次救先王及本王,對吳國是有大恩之人。

    我吳國感恩于鬼谷先生高義,自本王登位,就與楚國交好,此次親自帶兵來此。

    是本王禮賢于人,相送鬼谷先生,只是一路行來,卻並未見楚國靈童蹤跡,本王也十分困惑。

    反而因此讓將軍千里奔勞,本王實心有不忍,還望子西將軍見諒。”

    夫差此時是不得不低**資,親自走出車駕,立于車上,看著對面的楚國令伊。

    而子西見吳王夫差親自出車,也同時下了戰馬,算是回夫差吳王之禮。

    夫差一見,臉上還是一笑,這才下了馬車,朝前十步等著楚國子西。

    而夫差的身邊只有孫明一個護衛,膽色過人,也要在楚國令伊面前爭回一些顏面。

    而他知道既然此時還沒有鬼谷王禪的蹤跡,那麼此次追擊已然失敗。

    與楚交好,也是吳國不得已的選擇。

    所以原本是追擊鬼谷王禪,他此時也只得說成是感恩于鬼谷王禪,相送于鬼谷王禪。

    也算是抬高鬼谷王禪的身份,而做了一個順水人情。

    子西帶著副將,同樣前進十步,此時兩人相對只有三丈,可以面對面的對話了。

    “原來如此,能得夫差新王相送,想來楚國靈童必有過人之處。

    只是老身連夜奔來,帶楚國二萬兵甲,並沒有其它目的,也正是相迎楚國靈童,以表我王愛惜賢才之心。

    只是沿路之上也並未見此子蹤跡,難道他並未出得吳都,還是並未來我楚國?”

    楚國子西也是不得不降**段,當初相國李悝也是懂易理之人,察天有異相,奔赴虎踞鎮,知有天賜靈嬰,所以代楚王封王禪為楚國靈童。

    那時子西就並不贊同,可卻也礙于相國李悝與惠王是知交好友,當年與惠王同往越國求兵,也算是對楚國有大功之人。

    對于子西而言,從來也未把什麼楚國靈童放在眼中。

    就算王禪在吳國弄得翻天履地,他也並不覺得王禪有何能耐。

    剛才還稱王禪為“黃毛小兒”,可現在卻十分尊重,知道吳國新王相送。

    那麼作為楚國而言,只得相迎,只有這樣才能顯現楚國禮賢下士之風,在吳國面前不遑相讓。

    “有勞吳王相送,有勞楚國令伊相迎,小子實在有些受寵若驚!”

    一個聲音卻從山丘一側傳來。

    夫差與子西都是一驚。

    他們知道此語該是楚國靈童鬼谷王禪所語。

    兩人扭頭一看,山丘邊上一輛白虎所拉車駕正向兩人中間駛來。

    身邊四騎正是趙氏四個屬下,而趕車之人,一身青裝,儀表不俗,額頭四個肉角隆起,正是楚國靈童鬼谷王禪。

    【作者題外話】︰楚國風雲第一章,也算是先聲奪人,讓吳王相送,楚國令伊相迎,如此陣狀,也才能體現鬼谷王禪的身份。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