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三百零二章吳王之死



    第三百零二章吳王之死

    夫差看了看一旁的伯否,露出少許不解,又看看遠去的王禪幾人。

    此時那些兵甲剩余的都在相互扶持,夫差此時有一種大難不死的慶幸。

    “太子,快去看看王上吧!”

    伯否提醒著夫差,吳王此時正躺在十幾丈的平台之上,正眼巴巴的看著夫差。

    夫差像是忽然才發現一樣,提劍奔了過去。

    “父王,你沒事吧?”

    夫差還是故意問著十分微弱的吳王。

    雖然一眼就能看出此時吳王臉色陰黑,身形佝僂,腳之處還在不停的溢著黑血。

    “有勞差兒問候,本王尚能與差兒一敘。”

    吳王語氣悠悠,有氣無力,語氣也帶著埋怨。

    身為人父,可即將要死之時,自己的兒子卻還需要旁人來提醒才想起他這個快要死的父王。

    心里就如同此時雁落九轉的氣溫一樣,接近于日暮,山中寒氣依然,讓人有些心涼。

    “父王,是孩兒受鬼谷先生影響,險些忘了父王,還望父王見涼。”

    “無妨無妨,本王戎馬一生,此時也該是謝幕之時。

    我兒能識得大體,思慮國事,父王又如何會怪你呢?

    只是父王大去不遠,有些話還需跟你親自交待。”

    吳王說完,斜眼看了看站在一邊的伯否,眼中透著疑惑。

    “王上,監國太子,老臣這就去讓兵甲做一副擔架來,等會下山可以給王上安坐。”

    伯否知道此時吳王的臨終遺言,他不該身在旁邊,他更不敢知道這父子兩人的最後秘密。

    有的時候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險。

    伯否一走,吳王看著他的背影還是十分滿意。

    對于這個老臣,他此時已失殺心,他坑殺萬余百姓之事,最終還是被越國抖露出來。

    而且現在依此情形來看,他知道鬼谷王禪已打通了虎丘地宮劍池,百姓該並沒有真正被坑殺。

    于此時的吳王而言,該算是死前的一點安慰,對于坑殺萬余百姓之事,最終並未釀成惡果。

    他不知該算是欣喜,還是失落。

    鬼谷王禪最終未死,而百姓也未有過多傷亡,只是此事卻成為他此次大敗的主因,說起來也算是對他的報應。

    “父王,此次大戰,我方傷亡三萬余人,卻也斬越國兵甲五萬余人,說起來我吳國並沒有敗,正是反敗為勝,父王不必為此郁結。”

    夫差此時臉上透著榮光,語氣里也充滿了傲慢。

    吳王听之,臉上羞愧,心里卻是再添寒意。

    “帥敗而兵勝,鬼谷王禪在來吳都之時,曾卜算過本王壽誕,那時他就已算好此仗的結局。

    越國這幾年廣開門路,強兵富民,已隱有當年我吳國之盛景。

    此次吳國傷亡三萬,越國傷亡五萬,雖並不傷于國體,可于兩國而言卻結下不解之仇。

    吳與越常相對峙其勢已成。

    而楚與越相交結盟,一直征對吳國,可經此一役之後,吳國不得不與楚相交。

    若不與楚交好,勢必兩側臨敵,讓吳國疲于軍事,而誤了民生。

    鬼谷王禪之謀,其謀在于時勢,而非一物一人。

    實在讓父王心懷恐懼。”

    吳王此時長嘆一聲,對于鬼谷王禪他該是真心佩服,真心恐懼了。

    自鬼谷王禪入吳都以來,他並不真正的關注于吳國的內部爭斗。

    雖然一直游走于吳國眾權臣之中,涉及太子之爭,可王禪所要的並非一國之勢,而是此時吳與越國對峙,勢均力敵之勢,無勢而事不可成。

    若楚國要復興,就必須讓身邊的兩個對手敵對起來,而楚國于越國與吳國皆是一咱權衡的考量。

    從一開始獨對吳國,需仰仗越國鼻息,現在變成吳國與越國都要看楚國的臉色。

    而這一切形勢的變化,只在鬼谷王禪來吳都以後一手操控。

    而且整個吳國與越國的局勢都按著王禪預想的謀算進行。

    越國此次大戰損失五萬兵甲,實力大減。

    吳國雖然取得大勝,卻也損失三萬兵甲,兩人兵力減少八萬,正是吳越相爭,楚國得利之局。

    “父王所謀,差兒深知,幸得鬼谷王禪只是為了挑起吳越對峙之勢,卻並不願意吳國衰敗,父王不必憂慮,雖然他有翻天履地之能,可只要我吳國保持強軍富民之路,想來楚國之憂並非真正之憂。”

    夫差還是十分自負,對于鬼谷王禪的懼意始終不如親自參與的吳王深刻。

    “差兒,有差兒能如此想,父王也放心了。

    只是父王此次之難,若依鬼谷王禪所言,你覺得該如何處理?”

    吳王直至此時,還十分在乎死後的聲譽。

    若依今日之事,吳王只是被仇家追殺至此,而且導致吳國大敗。

    並非真的戰死沙場。

    而是因為中毒而亡,如此說來,吳王風光一世,最後的死卻也十分尷尬。

    甚至于可以說得上是死得有些窩囊。

    被自己的王後下毒,而且死時所受之傷只是腳之傷。

    “父王,一切依父王之意。

    此次大捷是父王所帥吳國大軍攻伐越國,為振吳國國威,父王親自披甲上陣,擊潰越國十萬大軍。

    最終父王血染戰袍,戰死沙場,是我吳國姬氏王族之楷模。”

    夫差雖然不願意,卻還是順著吳王的意思在說。

    畢竟如此大功,若是記在夫差頭上,那對于他新王上任自該是可傳千秋之功。

    可如今面對還未死去的吳王,他還不敢奪吳王最後一點心願。

    “差兒知我心願,如此謙虛,讓父王領此大功,父王死而無憾!”

    吳王自然也知道夫差的想法。

    可他卻並不知道,這一次吳越大戰,若無孫武奇兵及王禪的籌謀,此時的父子兩人任誰都不可能大勝越軍。

    只會大敗,甚至會因此改變兩國強弱的局勢。

    可對于此時的姬氏父子倆人來說,一個想在死後留名,一個則想在初登大位之前就建此奇功,又怎麼會任如此巨功付諸他人。

    吳王說完,臉上終于還是透著榮光,在那陰黑的臉上,難得一現欣慰。

    “差兒,鬼谷王禪雖然一時之間還不需希望吳國衰敗,可他終究不願幫輔我吳國。

    楚國地域遼闊,雄基深厚,這些年有父王強兵富民,有三位重臣扶持,吳國才可以與楚國正面對抗。

    可若楚國一旦復興,實是吳國大患,縱然越國強于一時,也最終難與楚國相抗。

    鬼谷王禪此人必須除掉,是為我數百年基業而謀,差兒不可有婦人之仁。

    想來此子將會回楚,若差兒不能在吳國境內殺了此子,那麼就只得依此子之意與楚國交好。

    吳國與越對峙,不能憑多一個敵人,差兒當有考量。”

    夫差一听,心里還是有些嘀咕。

    他對于王禪雖然感恩,卻也沒有底氣,特別是剛才見王禪之有,與離魂尊主大戰的情景。

    已然超脫凡人之能,非普通之人可以對抗。

    “父王,若我們依然在吳國境內殺了鬼谷先生,那麼會不會反而引發楚國對吳國敵視,也給楚國敵對吳國的理由。”

    夫差也並非粗人,對于吳王的要求,他還是要考慮二三。

    畢竟王禪是楚王親封的楚國靈童,如假包換,若吳國公然殺死楚國靈童,那麼對于楚國而言就是一種挑恤。

    更何況此時與越國大戰,兵力損失,而且若吳王駕崩,新王當位,朝政內務都需平穩過渡,此時再得罪于楚國,于吳國實非不智之舉。

    “我兒有所不知,楚國靈童鬼谷王禪未出虎踞鎮之時,就曾有人派刺客刺殺于他,而這幕後之人就是楚國權貴,此事我早就知道。

    鬼谷王禪人過于聰慧,此次他挾如此大功回楚,對楚國權貴來說如臨大敵,並非人人皆歡迎于他。

    若我們除掉王禪,對于楚國權貴來說,也算量份厚禮,楚國只會口頭遣責,卻並不會與吳國實質兵戎相見。

    吳楚相交並不受影響。

    吳都一出朝西三百里,皆是我吳國之域,這三百里若不能除掉王禪,差兒當奉大禮與楚國以結兩國之好,以承王禪之情。”

    吳王還是看得遠一些,對王禪的恐懼更深一些,所以對于王禪並不敢放其回楚。

    而且他對楚國權貴的心思,也揣摸得十分透徹。

    “差兒明白,還請父王放心,差兒此次回吳都,必定調集重兵圍殲此子。”

    夫差也是識大休之人,並沒有婦人之仁。

    剛才還一直尊稱于王禪,此時切已改換口氣。

    吳王微微一笑,掙扎著看了看這四座新墳,眼中透著一股詭笑道︰“差兒,除了鬼谷王禪,你必須還要殺死一人,此人若是不除,必然會不利于你。

    她就是浣紗女施子,此女城府深深,接近于你,必有不軌之謀,你一回吳都就殺了此女。”

    吳王喘著粗氣,臉色也慢慢變得再次陰暗起來。

    可夫差一听,卻十分不解,看著吳王欲語還停。

    “殺,殺,殺了——。”

    吳王想再次警告夫差,可話未說完,氣息已無。

    夫差一看,臉上閃過一絲笑意,卻緊接著發出痛哭之聲。

    一代梟雄吳王闔閭,最終還是死于雁落九轉之上。

    “太宰大人,王上駕崩,扶靈回都!”

    夫差說完,站起身來,看著雁落九轉上的日暮,臉上透著一股霸氣。

    在吳王死去那一瞬間,他從一個太子真正變成一代強人。

    而吳王闔閭最後的遺言,對他來說已經過去,他將迎來吳國的再一次強大。

    他可以真正主宰吳國命運,實現自己的雄心壯志。

    【作者題外話】︰終于把一代梟雄吳王闔閭寫死了,其一生充滿傳奇,此書不足以敘述之,只能寫個大概。

    吳王闔閭不論是前人還是後世之人,對他都十分推崇,而且他與伍子胥、孫武、伯否的君臣關系也為後世楷模。

    只是據左氏春秋所載,其死于吳越大戰之中,卻是被一個不知名的兵卒刺中腳趾頭,最後如此窩囊的死去。

    本人費盡心思,還是給吳越風雲一眾死雲的人一個充分的理由,讓他們都死得其所。

    此章也算是一個總結,許多人不明白鬼谷王禪如此聰慧,所謀為何?

    其實他比後世所傳的弟子都要高一個層次,他不求高官封爵(像甦秦一人身兼六國之相,配六國相印。),不需要通過權勢來達成其志,他只是縱橫于列國,改變列國局勢,最後達成天下一統之局。

    接下來此書自下一章就會進入另外一部分楚國風雲,只是吳越風雲尚有未了之事,將會一直繼續至此書的最終之局。

    二年之後的吳越再戰,勾踐被俘,伯焉與蓮花公主救得勾踐,伍子胥則被夫差賜死勾踐則臥薪償膽,最後打敗吳國。

    而夫差將會死于施子之手,範蠡最終未得到施子,最後火繡花村,歸隱西湖最後成為一代商聖。

    希望讀者們繼續支持,同時對一直支持的讀者表示衷心的感謝!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