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九十七章舊情舊怨



    第二百九十七章舊情舊怨

    南海婆婆走到第一座墳前,並不管正在調息的吳王。

    這座墳是化武之墳。

    “忠義之俠化武。

    嘿嘿嘿,誰是不是瞎了眼,立此一碑,實是讓人笑掉大牙。

    化武一生何來忠義,一個不忠之人。

    若說忠義,我夫君王僚為何會被刺死!”

    南海婆婆自言自語,臉上帶著譏諷,帶著一絲冷漠的笑。

    對化武墳前的“忠義”兩字顯然並不認同,而且心中懷著怨氣。

    “淑惠,化武此人沉穩大氣,忠心耿耿,為人仗義。當年我十分欣賞于他。

    可他卻並不為名利所誘,並不為我所用,而是選擇遠離吳都,足見其忠心可鑒。

    你如此抵毀于他,實是不該了。

    當年之事,一切皆是因我而起,怪不得他。

    更何況,他若不是為了救你,又為何會撤離職守?

    而你現在憑什麼還可以站在此地抵毀于他,你應該感激于他才是。

    做人得講良心,況且若我猜得不差,慶忌太子該也是他救。

    而且他還照顧若水,當對你得起淑惠你一家了。”

    吳王靜靜的調養,並不妨礙他把事實說清。

    而吳王所說,也是事實,南海婆婆听完,也沒有反駁之語,冷哼一聲道︰“此子既然已死,老身也不想爭此一言,他救老身不假,救慶忌也不假,而且他還照顧若水,也算為自己一忠之行贖罪。

    不過良心可不該從你公子光嘴里吐出,會污了‘良心’兩字。”

    南海婆婆說完看向第二座新墳。

    只听得南海婆婆狂笑著自言道︰“專諸,專諸,你這個狗賊子,當年刺殺我夫王僚,听說已被護衛亂刀砍死。

    可萬萬沒想到此子竟然逃得一命,還成為幽冥殺手,讓我尋之多年都未能尋到,現在還是死了。

    仁義之俠,此子何來仁義?

    刺殺我夫,引起吳國爭斗,百姓橫遭禍事,實是對百姓不仁。

    如今死了竟然是仁義之俠,實在是上天無眼,我要毀了這些碑牌。”

    南海婆婆一時興奮,又一時憤怒,就因為這碑牌之上的銘文。

    “淑惠,你何必如此著急,人都已經死了,你該滿意才是,毀人碑牌,難道就會讓你更舒心一些嗎?

    不若等看完之後再說又如何,能立此碑者,見識皆在你我之上,非你我可以理解。

    再者,專諸一生,實並無太多污點,除了刺殺王兄,並無不義之舉。

    而且听說他加入幽冥之後,所殺之人都是作奸犯科之人。

    他一直潛伏在吳都附近,為維護吳國百姓的利益,清除一些宵小之輩,實是仁義之俠。

    當年他刺殺王僚,也是為正道而行,王兄背信棄義,此事你該十分清楚。

    專諸刺殺一個背信之人,難道不能稱之為俠嗎?

    你不用如此開心,當年他之所以不死,自然有不死的理由。

    現在他死了,你也用不著如此欣喜!”

    南海婆婆一听,心里還是嘀咕著,雖然她犯不著與此時的吳王相爭,可吳王口中的話,還是讓她心里疑惑。

    當年專諸是報著必死之心刺殺王僚,當時縱然是他已得劍問蒼穹,可在幾十個吳王僚護衛之下,該是沒有生的機會,那麼是誰救了他,是眼前的公子光。

    想來不會,公子光為得大位,不惜行刺殺之舉,如此不義之行,他縱然不會想留下隱患。

    而專諸未死,于公子光來說是一件恥辱的證據,他萬般不會救他。

    那麼能在那麼多護衛中把專諸救出,此人武技就非常人能比。

    想到此南海婆婆心里也是恨意大增,他能想到是誰救了專諸。

    她再次走到第三座墳著,正是吳王身後。

    此時兩人相背而持,卻十分信任,並不疑惑。

    吳王依舊調息,可南海婆婆也是十分自負,她對公子光的武技十分熟悉,所以縱是給吳王調息的機會,也不怕吳王能勝她。

    可她看到要離的墳時,還是再次狂笑起來。

    “蒼天有眼,這個不信之人,還是死在此地了。

    想當年我兒對他可謂推心置腹,視他為最好的兄弟。

    可他卻在吳江之上刺殺我兒,若不是當年若水相求,讓化武此子救了我兒,想我淑惠一生,還真是失敗到底。

    此時看著這個不信之人死在此地,老身也算十分欣慰,等會與你相斗,老身會給你留下全尸!”

    南海婆婆說完,本來十分欣喜,都對吳王網開一面似的,可再看碑文還是一怔。

    因為她現在才看清整個要離的碑文正好與他說得相反。

    “信義之俠要離之墓。”

    “信義,信義,也只有瞎了眼之人才會如此立碑,你竟然還說此人見識在我之上。

    要離一生老身也有耳聞,若說其它老身並不為怪,可若說信義,此子實有辱信義兩字。

    當年他與我兒成為異性兄弟,卻在吳江背信棄義刺殺我兒。

    如此之人,竟然敢稱信義之俠,實在笑話。

    等我殺了你這個主使之人,我要把幾個賊子趴出來鞭尸,要讓你們死都不得安寧。”

    南海婆婆興歷歸于興奮,可對此三人似乎還是放不下一生的仇怨,堀墳鞭尸這是伍子胥當年所創,而她此時卻也想借鑒這種污人亡靈的方法,足見其恨意之濃。

    “淑惠,要離此人一生悲慘,他的妻兒父母都無辜死于吳楚之戰中。

    所以他厭倦戰爭,也不想吳國失了穩定。

    當年我已登上吳王之位,吳國經歷一劫,也算是劫後愈和之初。

    可慶忌佷兒卻不識大勢,引兵來擊。

    如此一來,再次交兵,于吳國不利,也會讓越國、楚國有了攻吳之機,三國亂戰,于百姓而言,實是大禍如虎。

    要離當機立斷,于吳江刺殺慶忌佷兒,也算是求仁得仁,為天下百姓而行。

    為大義而棄小義,難道這又有何錯?

    若不是被刺殺之人是慶忌佷兒,相信淑惠你也會為他的大義之舉而折服。

    現在為何還在譏諷于人。

    我剛才都已說了,立此碑牌者,實是見識不凡之人。

    我也是看完之後,細思之下才領悟到立碑之人的良苦用心。”

    吳王話未說完,只听得南海婆婆一聲痛哭,人已撲到在最後一尊墳前。

    吳王冷笑一聲︰“淑惠,我剛才跟你說過,別興奮過度,此時你看到慶忌佷兒之墳,也該清楚事情的原因了。

    慶忌佷兒本該在十幾年前就死在吳江之中,幸得化武救了他。

    而如今他與三位結拜兄弟同赴地府,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吳王雖然說得十分淡然,可此時對于南海婆婆來說,可謂是句句誅心。

    “你閉嘴,我的忌兒,也不是你的佷兒,你也不配作他的叔父。”

    南海婆婆說完,已沒有剛才那種興奮,也不再狂笑,而是撕心裂肺的哭喊著。

    整個雁落九轉都充滿著南海婆婆悲怯的哭喊聲。

    她到吳國後的這半輩子可以說是為了慶忌,為了慶忌能當上吳王。

    她選擇嫁給當時極有可能成為太子的王僚。

    其後她又通過自己的美色,誘使公子光、趙歡幫助王僚奪得王位。

    再迫使王僚背棄信義,私立慶忌為太子。

    最後引發公子光派專諸刺殺王僚。

    而她當年為安撫公子光,讓兩個妹妹嫁給公子光。

    結果她們有同樣的野心,兩個妹妹反目毒殺于她,讓她不得不逃遁他鄉。

    而後她依然不曲不饒,計劃著如何顛覆吳國王朝,如何一步一步讓吳王絕後。

    只有這樣,才能當年的慶忌太子再次有機會當上吳王。

    可她半輩子的心血,在這一刻化成烏有。

    因為慶忌的死,她所做的一切都成為一個笑話。

    她所謀籌的一切,都像是一個繭一樣,把她自己慢慢的結在其中。

    而所有人的命運也因此而改變,就只是因為她的自私。

    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謀劃的,可到頭來,所有的一切都變成了空。

    所有的希望都在這新墳之前,變得毫無意義。

    這是一種失落,一種痛楚,一種讓人失去一切斗志的無奈。

    可這正是吳王此時想得到的。

    剛才南海婆婆一直處于一種興奮之中,化武也好專諸也罷,還是要離,對于南海婆婆,她都希望他們死去。

    因為她恨這些人,而這些人也或多或少的帶給她傷痛,是她整個人生變幻之中的配角。

    而最後的慶忌則是他這一生中唯一的寄托,是她還可以成功的希望。

    雖然慶忌未必現在還想當什麼吳王,特別是當他看到繡娘之死時,他已經覺得活著沒有任何意義。

    而慶忌也知道他的一生,已被他的母親當作一種權利爭逐的工具,已完全漠視了他的感受。

    包括對這三人的仇恨,其實慶忌已慢慢放下了兄弟四人之間的仇怨,可卻因為他母親的存在,讓這些仇怨無法消除,他不想活得如此之累,他選擇與他的兄弟們一同赴死。

    或許對于慶忌來說,才會真正得到解脫,得到自由。

    而因為他的放下仇怨,同時也讓三位一直活在自責與內咎之中的兄長得以解脫。

    這如何說都該是一件好事。

    可對于南海婆婆來說,卻是一種無情的打擊,無情的嘲諷。

    甚至比她知道趙歡偷走了若水的痛苦還更甚。

    因為慶忌是她與趙**情的見證,也是證明她一生忠于與趙**情的唯一存在。

    她知道趙歡恨她是因為她改嫁了王僚,可沒有人知道,她之所以改嫁王僚,一切都是為腹中胎兒著想,一切都是為了她與趙歡的愛情。

    可如今到頭來,她什麼也沒有得到,現在連最後的一點寄托都離她遠去。

    她不敢承認,卻又不得不承認這個殘酷的事實。

    “淑惠,你何必如此悲怯,你覺得這又怪得了誰呢?”

    吳王還是一副淡然的樣子,此時他已感覺輕松了許多。

    當年他得不到淑惠,當淑惠嫁給王僚的時候,他就發過誓言,此生不會讓王僚及淑惠得到幸福。

    而他也做到了,刺殺王僚,刺殺慶忌,而且險些讓淑惠死于火海。

    而此時慶忌真的死了,王僚早就作了古,他當上了吳王實現了他的抱負。

    可他此時也只能苦笑一聲,想想這一年多所遇之事,他所失去的,比淑惠還要多得多。

    “閉嘴,你給我閉嘴!

    我這一生如此悲怯,都是因為你公子光,還有趙歡。

    是因為我沒有嫁給你們,所以才至你們兩人的報復,才讓我一生顛沛流離。

    最後我還要為我兒慶忌送終。

    當年若不是你得趙歡幫助,想來也不會有專諸與要離兩個暗夜刺客相幫。

    更不會有你公子光當上吳王的事實。

    更不會讓他盜走我苦命的若水,讓我與女兒陌路而不識。

    對,就是這個天殺的趙歡,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我為了他一輩子,可我這一輩子卻也在他而改變。

    他是害我一輩子的元凶!”

    南海婆婆說著,此時已是情緒失控,特別是說到趙歡,就連吳王都有些郁悶。

    應該說趙歡一直都在幫助南海婆婆,先是幫他清除了王僚的對手,一劍擊退蹶由王叔和其它夢魘殺手。

    至于專諸與要離,吳王也不知道為何就會成為了伍子胥的門客,最後效忠于吳王,成為刺客。

    這難道一切都是趙歡安排的。

    那為什麼趙歡又會盜走當年的伍若水。

    而且南海婆婆的話似乎有意隱瞞著什麼秘密。

    “淑惠,現在你知道為何這四人都是俠義之人,這忠孝仁信四義,正是當年你的女兒若水俠義的要求。

    此事想來你該知道,所以立此碑之人,讓此四人死後成全其俠義之名。

    而生前他們都如你所講,一個不忠,一個不仁,一個不信,一個不孝。

    而他們死後卻都彌補了生前的過失。

    剛才你說慶忌非我佷兒,想來並非因為派專諸刺殺于王僚。

    那麼這又是何故,你口口聲聲是為了趙歡。

    我知道當年,趙歡喜歡于你,而你也忠情于他。

    可他一離開,你卻選擇嫁給王僚。

    當年我也百思不得其解,若說就算你想嫁,也該嫁與我。

    若論才智武技,我比王僚強不知多少倍。

    可現在想來,他唯一比我強的就是他那時有機會繼承王位。

    而你所說,那自然是為了王位,為了慶忌太子。

    如此說來,難道當年你嫁與王僚之時,就已懷上了慶忌太子。

    也就是說,趙歡才是慶忌真正的父親。

    所以你自覺對不起趙歡,辜負了他,才一心要為慶忌謀得王位。

    淑惠,我說得對不對?”

    吳王自己說完,脊背發涼,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可若按南海婆婆此時的傷心,如此推論卻才是合情合理之事。

    “哼,你算什麼東西,我一生只愛趙歡,與你與王僚並無什麼關系。

    只是我沒想到你公子光,你竟然比那個天殺的趙歡要聰明得多。

    不錯,這本來就只是我一個人的秘密,可如今忌兒已死,我心也亡。

    再多的秘密也就不怕了,更何況你也將是一個已死之人。

    我也就不妨告訴你。

    當年趙歡離開吳都,可我卻已懷了他的骨肉,我不得而已,只能選擇嫁與王僚。

    當年王僚一直想傳位于你,可我告訴于他。

    當年若沒有趙歡,我也不會嫁與他,趙歡更不會幫助王僚。

    所以他的王位,全是拜趙歡所賜,我要讓他傳位于忌兒,他十分不願。

    可又能如何,還不是死在你的手中。

    今天你知道了這個秘密,想來你也活不長了。

    鬼谷王禪之能,想來你是知道的,他所卜算還沒有錯過。

    至于黑暗之花,若我不逼淑敏,她也不會對你下毒。

    我本可殺了她,但卻並沒有殺她,而是讓她在你茶中下毒。

    只是想不到我這個妹妹也是一個痴情之人,一生愛著夫概公子。

    如此一來,我之所逼卻也正和她意。

    想想當年這一切,還不都是為了忌兒,為了那個天殺的趙歡。

    他只知道我負了他,卻並不知道我為何負他。

    他一直讓我要放下,放下那些仇怨,可他並不知道我之所以如此一生辛勞,還不是為了他與我的孩子。

    我無怨無恨,可他呢?

    心如婦孺,沒有一絲容人之量。

    竟然處處報復于我,還盜走我苦命的若水。

    現在好了,連忌兒也離我而去。

    想來當年我們的恩怨也該了結了,等我殺了你,再殺了趙歡。

    我們三人的恩怨就此勾銷。”

    南海婆婆心灰意冷,語氣之中無比悲觀,遭受如此打擊,已是哀莫大于心死,對前塵往事,她似乎都已看淡,都已看透。

    可她的臉上卻是帶著莫名的冷笑,看著慶忌的碑牌。

    “孝義之俠慶忌之墓”

    看著看著,忽然之間狂笑起來。

    “孝義,父母在卻不愛惜自己的生命,讓白發人送黑發人,如此行徑竟然敢稱孝義。

    鬼谷王禪,鬼谷王禪,虧你還是天賜靈嬰。

    為這四人亂立碑牌,實在有辱忠孝仁信這四個字。”

    南海婆婆的狂笑,此時更是讓整個雁落九轉充滿悲涼。

    “什麼,你說這碑牌是鬼谷王禪所立?”

    “你以為呢,你以為小小的虎丘地宮就能困死他嗎?

    他現在說不定就在這雁落九轉之上,正看著你我的笑話呢?”

    南海婆婆說完,看著雁落峰頂,此時楮空萬里,卻吹著狂風,帶著整個吳越大戰的濃濃血腥之味。

    吳王一听,知道南海婆婆的秘密,可他的心里一時之間充滿的妒意,他嫉妒趙歡。

    而再想想他與王僚,其實兩人都沒有得到南海婆婆的愛,都只是一個陪襯而已,心里泛起一種酸酸的味兒。

    可听著南海婆婆的話,此時竟然又充滿了恐懼。

    他並不怕眼前的南海婆婆,而是對王禪有一種莫名的恐懼。

    若說水灌虎丘地宮都不能置王禪一死,而且地宮之中還有萬余吳都百姓。

    如果是鬼谷王禪一人,那麼他相信王禪能想到辦法,可地宮之中有萬余百姓,鬼谷王禪是絕不會一人獨活的,可為什麼南海婆婆認為他並沒有死。

    吳王長嘆了一氣,卻依然十分鎮定。

    “不可能,虎丘地宮之中,沒有第二條出路,十萬斤重的斷龍石就算是神仙下凡,也打不開。

    他雖然聰明,早打好地道,就是想救那些百姓,可範蠡識破他的計謀,與我合作,我截斷吳江之水,灌入地宮之中,絕不可能有逃生的可能,鬼谷王禪肯定已死。”

    吳王說完,自己盯著那些碑牌上的字,像是一種嘲諷一樣。

    他認識于鬼谷王禪的字,而這些木牌上的字,正是出自鬼谷王禪之手,每一筆,每一劃都十分飄逸,像是天生成的一樣,讓人看不出任何瑕齜。

    同時他也知道,只有鬼谷王禪才會知道這麼多事,知道這四人當年的其中的原故,知道伍若水當年所訂的俠義的意義。

    所以他為此四人立碑才能知道他們當年所犯的不義之事,也只有鬼谷王禪才會為死去的四人抹去一生之不義,給他們死後以肯定的名聲。

    那麼此時鬼谷王禪未死之事已成事實,只是事惜,他未殺死鬼谷王禪,卻讓吳軍因此而遭受大敗,讓他在年暮之時,還在吳越兩軍十數萬人面前顏面盡失。

    此時的吳王有種不甘,對世事的不甘心。

    (此時的吳王還不知道,其實吳國也取得了大勝。)

    而且一直追擊他的卻是他錯愛一生之人,也因為南海婆婆,縱然有數個寵妃,可卻代替不了淑惠王後在他心中的地位。

    而如今,他知道淑惠一直愛的是趙歡,為趙歡一生籌謀,他有一種痛,一種讓他不敢面對的痛。

    吳王此時已站起身來,他看著南海婆婆此時正雙手扶著慶忌的碑牌沉醉在後悔與自責之中。

    手中的劍忽然向前南海婆婆刺去,他不敢再留情,他與南海婆婆的情,只有一死才能解決。

    特別是當他知道南海婆婆誰也不愛,只愛著趙歡,而且為趙歡留下一個兒子之時,他已完全放棄了一生的愛。

    在那一瞬間所以有愛都變成一種愚弄,變成一種對自己半世梟雄的嘲弄,他要親手殺了南海婆婆,讓他的恥辱止于這個雁落九轉。

    他的劍很快,快得連他自己都察覺不出。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