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八十六章真戲假演



    第二百八十六章真戲假演

    “淑敏,能與你共溫存,我金笛公子夫概此生也算是死而無憾了。

    我們難得我們單獨相處,我們今朝有酒今朝醉,夜臥紅花共纏綿。”

    假夫概言語里也帶著詩意,不愧是風流公子,演得十分逼真。

    兩人相視一笑,正是惺惺相惜,相互愛慕。

    假夫概與假淑敏王後,相擁而飲,交杯擦面,十分親熱。

    此時身後的幾個舞女在越國這營之中傳來的樂曲之下又開始翩翩起舞,衣著光艷,舞姿撩人。

    越王勾踐此次為演如此大戲,也是煞費苦心,軍營之中竟然也備了宮庭樂器,氣氛十分適意。

    曲音繚繞,正是濃情意切之曲。

    一時之間,吳越兩國交界之上,不見硝煙,到顯得春色迷漫,看得兩國兵甲舌干口燥。

    “淑敏,我們倆即已如此,可我還是怕我那狼心狗肺的哥哥。

    他一直心懷不軌,貪戀美色,一直喜歡淑惠王後,而淑惠已是王嫂,他並不甘心。

    而此次你們來吳,淑惠王後就是想用你與靜靜安撫于他。

    想來他一定見不得夫概我成妻有妾,縱然是親兄弟,他也未必會放過我。

    淑敏,你怕不怕?”

    假夫概繼續用編造的台詞,與假淑敏表演著一場情侶之怨。

    而且還把吳王闔閭個人秘密與當年的欲望抖了出來,算是給這些吳越兵甲講敘當年吳王闔閭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怕,若是公子光敢奪人所愛,淑敏我自寧死不從。

    就算他得到我的身體,也得不到我的純真,得不到我的心。

    公子你就放心吧,若他不仁,我自也不會有義。

    公子光狼子野心,之所以可以如此有峙無恐,就是因為他比你有權勢。

    淑敏知道公子也胸懷天下,卻因無權無勢難展抱負。

    不過有我淑敏在,一定會讓你大志得嘗,而不會讓公子光這種小人得志。

    終有一天,吳國王位終會屬于你,屬于一個賢能而胸懷大志的金笛公子。”

    假淑敏說完,一臉傲嬌,不忘看了看此時正在看戲的吳王闔閭。

    像是真的淑敏王後當年如此對著夫概所說的話一樣,帶著淑敏王後那種不拘與執著。

    同時也帶著淑敏王後那一種對吳王的鄙視。

    吳王雖然知道這只是一場戲,可當淑敏的眼光傳來之時,吳王還是氣憤無比。

    此時他想痛罵越王勾踐,編造如此下作之事來用謊言貶低其人格。

    可正在此時,越國軍中突然沖出另一個高大男子,讓吳王一怔。

    再看時發現此人卻是昨日扮演吳王的男子,手持長劍,一副醉倒迷離的樣子。

    近著長劍就一直沖到了桌邊,其身後還擁著數十分護衛,十分威武。

    假公子光,用劍指著兩人。

    兩人頓時驚慌失措,抱成一團,已全然不顧自身的形像。

    “夫概,大哥待你不薄,你竟然敢跟大哥搶女人,今天我就殺了你,殺了你這個不孝之弟。”

    假公子光大義凌然,像模像樣,卻不掩其卑鄙無恥的猥瑣之態。

    “大哥,我與淑敏是真愛,我們一見衷情,你身為大哥,為何總是奪人所愛,難道你就沒有一點兄弟情義嗎?”

    假夫概一臉膽怯,卻還嘴上強硬,雖然說著卻並不分開,依然還是與淑敏抱成一團,像是故意要氣假的公子光一樣。

    “哼,兄弟情義,我公子光從來也不講什麼兄弟情義。

    我就是一個卑鄙的小人,難道這麼多年,你沒有發現,還是本人掩藏得實在高明。

    可是今天你竟然敢搶我的女人,我就不得不殺了你,除非淑敏能從了我。”

    假公子光說著長劍一刺,劍已刺中假夫概的手臂,一時之間血流不止。

    兩國兵甲昨日已見過刺殺情景,都知道此戲雖名為戲,卻是用生命在演,真刀真槍,並無半分虛假。

    而一邊的假淑敏王後也是一驚,反身一把抱住假公子光,跪在地上道︰“公子光,你奪弟之妻,難道就不怕吳國世人恥笑嗎?

    今天你以此卑鄙的手段讓我屈服,淑敏我身為一介女流也一輩子看不起你。

    只要你放了夫概公子,我願意嫁給你,你得到我的身體,卻永遠得不到我的純真與我的愛。”

    “哈哈哈!

    我公子光就是如此,我恨你們如此相愛。

    我公子光天性如此,殘暴而變態,我就喜歡拆散你們,看著你們相愛而不得相處。

    來人哪,把淑敏帶走,明日我就要娶這個女人。

    這個不顧廉恥的弟弟就把他逐出吳國,永遠不能讓他踏足吳國半步。

    若是敢踏足吳國,我必定親手宰了他,我要讓他受列國恥笑,生不如死!”

    假公子光說完,拂?而去。

    只留下悲傷的假夫概公子,一臉無奈,對天長嘯。

    “天哪,我為何會有如此一個下流無恥的哥哥!”

    悲怯的語氣,潦倒的身姿,與剛才那風流公子判若兩人。

    公子夫概獨自像狗一樣,爬回越軍軍營。

    而越王勾踐此時再次走了出來,看著沉寂無語的吳國兵甲大聲說道︰“你們看,你們的王上就是這樣一個奪弟之妻的卑鄙小人。

    昨日所演,你們若還覺得公子光是顧全大義,那麼今日之事,可是真真切切。

    吳國王上就是一個實足的偽君子,一個虛偽而下流的卑鄙小人。

    雖然我們吳越兩國一依帶水,原本和睦相處,而就是因為此人,殺兄奪位,殺弟奪妻。

    公子光,你何德何能,還敢再妄稱吳王王上!”

    “勾踐小兒,你給我閉嘴!

    堂堂越國王上竟然是一個跳梁小丑。

    我公子光再不濟,也不用你在此排擠。

    你若有膽量,就當著吳越數萬兵甲的面與我單挑一場,生死各安天命。

    何必用如此卑鄙的手段來污本王名節。

    我與王後真心相愛,是越國挑拔我那不爭氣的弟弟,才導演出如此荒誕之戲。

    你如此卑鄙用心,本王胸中有量,不會讓你的小人之計得逞。”

    吳王此時也是一口老血只差噴出了,幸得那個假公子光出現,吳王才堪堪壓下這口老血。

    而剛才若不是一旁的孫明與伯否硬生生的拉著吳王。

    那麼在假夫概與假淑敏王後親密之時,他已馳馬殺過去親手斬了這兩個賤人。

    由此可見,雖然越王勾踐的大戲略有編排,卻也一擊即中吳王陳痛的過往。

    “公子光,你不用狗急跳牆,好戲還在後頭呢?

    若說本王有些小題大做,可戰場之上,你不攻伐,我只能如此,演一場大戲,讓兩國兵甲看看你公子光的真面目。

    現在你急燥也沒用,後面的戲還望繼續捧場!”

    越王勾踐坐在後面,卻一直觀注著吳王的一舉一動,看到吳王如此氣急,此時的越王勾踐也是志得意滿,語氣之中充滿了無恥的挑釁。

    緊接著,剛才的假夫概與假淑敏王後再次登場。

    這一次,假夫概一改剛才失魂落魄的樣子,儼然一副君臨天下之威。

    而淑敏王後也像換了一個角色一樣,依然是王後之身,卻像是與夫概是夫妻一般。

    兩人同樣十分恩愛,坐在剛才的桌上。

    “王上,現在你終于坐上吳王之位,大志得以伸展,臣妾敬王上一杯。”

    假淑敏王後的語氣中帶著夫妻那種溫柔與曖昧。

    如此讓眾從皆知,此景該是當年夫概在吳都自立為王後的情景。

    “有勞淑敏,今天我終于可以一登吳王之位,以後我們一同為吳國百姓謀福,有淑敏在此夫概此生足亦。”

    兩人說完,還是喝著交杯之酒,情深意濃。

    可大家都知道,當時淑敏王後已是吳王闔閭的妻子,也是吳國的王後了。

    卻如此不顧廉恥,與夫概形同夫妻,實是失節敗俗之行。

    而敗低王後,就是在有意貶低于吳王。

    此時吳國邊境之內,許多兵甲都向吳王看來。

    這些兵甲懷疑和同情的目光,像一道道熾熱的火光一樣,燒得吳王身體冒著冷汗。

    當年他奪弟之妻,而夫概稱王之時與王後如此苟且,實讓人不齒。

    正在大家義憤之際,越國軍中再次沖出一人,一身戎裝,身帶長劍,正是假吳王。

    “來人啦,把王後帶走。”

    十幾個扮作吳國護衛的越國兵甲,押著假淑敏王後就朝身後走去。

    假王後在離去之時,不忘深情的呼喚著假夫概的名諱,十分不舍。

    此時場中只剩假吳王與假夫概公子了。

    假吳王看著一身王服的假夫概,怒火沖天。

    “你這無恥小人,竟然勾引大嫂,還妄圖奪取本王辛苦得來的王位。

    你可知,本王為了得到此位,刺殺王僚,又刺殺慶忌,何等不易。

    你竟然痴心妄想,今天你難逃一死。”

    “大哥,我本不想自立為王,只是想為吳國百姓而謀。

    想你為了你的野心,東征西討,讓吳國與相鄰列國民不僚生。

    你身為吳國王上,並不體恤吳國百姓之苦,只會把吳國帶入無盡深淵。

    而我與淑敏本就是相親相愛的戀人,你當年奪走她,我今日取回屬于我的淑敏,難道就有錯嗎?”

    夫概一臉無辜,語氣十分真誠,而且似乎說得也有道理,讓兩國兵甲都十分同情。

    不錯,當年吳王奪弟之妻,若說有理,那今日弟奪回自己的妻子,這又有何罪?

    可假吳王卻是狂笑不止,大聲說道︰“哼,你是什麼東西?

    敢跟我比,我身為長兄,自然有權奪你之妻。

    可你只是一個卑微的弟弟,不助我窮兵黷武實現我的野心,卻想坐享其成。

    今日我不殺你,天理難容。”

    假夫概此時知道必死無疑,卻也不懼,而是站起身來一樣狂笑道︰“公子光,你雖然一時得志,可你如此不義,必然要遭天譴,日後必定斷子絕孫,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來吧,讓我見識一下你這個卑鄙小人,是如此屠兄殺弟的!”

    假夫概說完,一副大義凌然之像,一點也不把生死看在眼中。

    而假吳王也是狂笑著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于你!”

    假吳王話才說完,一劍刺向假夫概。

    假夫概並不躲藏,也不回擊,而是挺身而出,正中一劍。

    假夫概胸前頓時血流如注,一股血噴涌而出,竟然噴了假吳王一臉、一身。

    假夫概一臉痛苦,狂笑著,掙扎著慢慢倒下。

    而站在一旁的假吳王卻是一臉血污,也是狂笑不止,十分猙獰,讓人不寒而懼。

    此時兩國兵甲再次沉默。

    越國軍中,再次走出數個假的吳國護衛,用吳鉤鐵槍架起已死的假夫概直接拋入界河之中。

    血污再次染紅了整個界河。

    吳王看到此處,知道身邊到處是異樣的目光,讓他有如身受萬箭寒芒。

    看著此情此景,萬分惱怒,卻只能化作一腔怨血,一口噴了出來。

    險些跌落馬下,只是孫明得伯否示意,一直扶著吳王,這才讓吳王立住身體。

    伯否此時也知道,原來夫概早在自立為王之後,就已被吳王斬殺。

    那麼後來的夫概殺死淑敏王後之事,就並非真實夫概所為。

    那個殺死王後之人,不言而喻,就是身邊的吳王。

    而他卻假借已死的夫概名義,殺了淑敏王後。

    剛才假夫概所言,只是吳王人生中一小段插曲而已。

    殺兄(刺殺王僚),殺弟(斬殺夫概)。

    實在心狠之極,讓人恐懼。

    “公子光,個中之事,只有你最清楚。

    雖然你一副假仁假義,欺騙世人,可本王卻對你所做所為十分清楚。

    我看你今天氣急攻心,顯然是對當年所作並後悔。

    由此可見,你之心有如禽獸,實不足與本王相對而立。

    本王今天也乏了,就不再演了,這場大戲也讓大家看清你的真實面目。

    若你有膽量,盡可揮師攻來,本王坐等你這個不義之人。

    若是你沒有膽量,明日此時,本王還將為兩國將士再演一場。

    明日之戲,必然讓世人明白你豺狼本性,讓天下人知道你公子光是一個什麼樣的下作之人!”

    越王勾踐依然十分得意的,拂袖而去。

    只留下這血淋淋的場面,以及兩國數萬兵甲對峙界河兩邊。

    吳王臉色蒼白,在孫明的攙扶之下,返身回吳國軍營。

    他未想到,他這一生的污點,卻沒有逃過對手的探察,在此年暮之時,竟然橫遭敵手**。

    在數萬吳越兵甲面前,顏面盡失,實是一生之辱。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