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八十四章佯攻之計



    第二百八十四章佯攻之計

    吳王用過晚飯,獨自坐在中軍大帳,半眯著眼。

    此時堂中只有伯否與孫明,其將領都在嚴守崗位,也不敢再來帥帳。

    他們都知道此時吳王正在火氣之上,若是來了,一個不好,反而會惹禍上身。

    吳國軍規本就嚴厲,再者此次主帥就是吳王,大家都一直小心從之。

    伯否兩人都已已向吳王匯報完軍中事務,吳王並未發話,也不敢輕易離開。

    正當兩人遲疑之際,忽然之間,吳軍營內戰鼓齊鳴,殺聲沖天。

    吳王一驚,從坐椅之上跳將起來,看著孫明與伯否。

    “難道越軍今夜敢來偷襲我軍?”

    吳王看起來剛才是有些困乏了,所以躺在椅上竟然睡著了,應該是正在睡夢之中,

    此時受驚,卻是瞪著眼看著伯否與孫明兩人,十分驚恐。

    如此一問,到讓兩人反而十分驚異。

    在這一刻還是伯否要清醒一些,看了看準備披甲上陣的吳王。

    “王上勿憂,實是老臣安排不周,無意驚擾了王上。

    此時已是酉時,正是兩軍用完晚飯之後,此時鳴鼓,意在驚擾對面的越軍,讓他們不得安閑,並非真的有人來偷襲。

    依王安排,入夜之後每兩個時辰鳴一次鼓,要讓越國兵甲一直處于驚恐之中。”

    吳王一听,這才一拍腦袋,臉上悻悻一笑道︰“原來如此,是本王忘記了,是本王忘記了。”

    此時整個軍營之中還在響著戰鼓之聲。

    戰鼓是全軍沖鋒進攻的信號,分不同的節奏與不同的響數。

    此時所鳴當是全軍推進進攻之聲,並非沖鋒之聲,所以長而悠久。

    整個軍營也就是故作姿態,一些執行此任務的兵甲都站在邊境一側,大聲叫喊著,奔跑著,制造著大軍推進偷襲的假像,以影響對方越國兵甲晚飯之後的休息。

    這種策略,可以讓久守之下的對方心生懼意,時刻緊張著,神經得緊緊的。

    完全弄不懂對方什麼時候會來偷襲,什麼時候可以休息調整。

    可當習慣了這種惑敵之策,都已習慣,覺得只是對方的一種惑敵的手段之時。

    或許對方又會早的襲來,那時己方就會沒有防備,真正的被偷襲成功。

    此時吳王著伯否安排此招兵法之技,是因為他是主攻一方,而越國此時成了主守的一方。

    主守的一方始終還是要防著主攻一方的攻擊,如此招法,切實可以讓越國兵甲難辨真偽,時刻處于一種緊張的狀態之中。

    吳王听著整個吳軍軍營的佯攻之法,心里也是十分滿意,今日受辱,此時反過來驚擾對方,也算是找回一些平衡。

    同時也可以看出,平時此法在吳國軍營之中也時常演練。

    所以只要軍令一下,吳國軍營所兵甲所做,還真有些以假亂真,偷襲敵營的味道。

    就連剛才吳王自己都被吳軍的佯攻嚇了一跳,那就更不用說對岸時刻提心吊膽的越國兵甲了。

    “王上,我看王上一路辛勞,還是早點休息,明日對壘不知越王勾踐又會出什麼陰招?”

    伯否還是關心于吳王,他一直跟隨吳王,也知道吳都的變故,更知道吳王此時的心情。

    雖然吳王當年也是英勇十分,可現如今年暮之時,早就不如當年之勇,連續奔波勞累,身心俱疲。

    而此時兩軍對壘,至最後誰能取勝有的時候比的就是主帥的耐性,還有主帥的臨場變招之能。

    (其實春秋時期之時,大部分看到的都是許多奇謀,而並不是正正規的兩軍對壘,其實只是史書有意摘選而已。

    就是因為若兩軍真的對壘,許多時候很難體現兵法計謀之妙。

    大部分時間,若兩軍對壘,那比拼的還是真正的實力。

    就像一句話說得好,狹路相逢勇者勝一樣,謀略只是輔助,拼的是實力。

    而到了幾百年後,漢末三國除了一些奇謀,或許大家又重親認識到這種對壘。

    當年諸葛亮神機妙算,可真的對上司馬懿之時,一個叫戰,一個不應,再聰明的孔明也無計可施。

    所以得臥龍與雛鳳的蜀國卻並不是最後的贏家,這就是因為實力不濟的原因。

    直至現在的吳國也是一樣,有兵聖孫武,可最終卻也難逃滅亡的事實。)

    “伯副帥不必為本王擔心,剛才本王小憩片刻。

    經過剛才的休息,現在到也精神百倍了。

    此時本王也閑來無事,不若我們就研究一下越國十萬大軍的布局,以及破敵之策如何。

    只有這樣,三日之後,我們才能打破僵局,找到越軍的弱點,也只有這樣才能一擊即潰。”

    吳王說完,自己已主動來到大帳之中的沙盤之處。

    這這個沙盤在大帳的左側,十分空曠,若是平時,可以站在全部參戰的主要將領。

    上面已布置了由斥候探清了的越軍大概布局,同時也有己方的布局,一般主帥可以主接在這上面作出領令,明確作戰意圖,讓人一目了然,而不會誤解作戰意圖。

    (在那時的戰爭,有的時候斥候所看見的未必是真的布防,這也就是兵法家可以大做文章的地方,虛虛實實。

    也正是最考驗一個主帥能力的時候,需要正確判斷所探敵情是否屬實,同時也要合理利用地形地勢來實施己方的策略。)

    伯否與孫明一看,也都走近沙盤。

    “孫將軍,你來分析一下此次越國是否真的有十萬大軍?”

    吳王雖然上午听越王勾踐吹噓帶了十萬大軍,而其身後卻也布著密密麻麻的越國兵甲,可吳王始終還是有疑。

    畢竟在吳都出兵選帥制訂策略分析之時,就連夫差都覺越國對峙的只有五萬兵甲,還沒有此時越王所說的十萬越國兵甲。

    當然作為主帥有意夸大自己的實力,也可以取到震憾對手的作用,至于有多少,這就是兵法之中的詭道了。

    在此時吳王想來,若越國真布置了十萬大軍,那麼,兩軍不會如此對峙。

    越國兵甲兩倍于吳國,越王勾踐又一心想攻伐吳國,依越王的傲慢,應該采取主動進攻之勢,而不是主動防守。

    若依兵法之要,若是攻城,攻方人力至少要三倍于守方,甚至于更多。

    可在邊境無城可守的情況之下,二倍兵力已經足夠了。

    越國若不想進攻吳國,自然不必駐扎十萬大軍,只需對等的五萬越國兵甲即可。

    而且若越國只是要防吳國偷龍,大可不必十萬大軍駐扎于邊境荒蕪之地,只要少量兵力布防,重兵退守吳國最近的城池。

    而吳國五萬大軍若要攻伐越國,只能孤軍深入越國。

    戰線拉長,補給越是困難,而越國可以采取更多有效的辦法鉗制吳國。

    甚至可以派兵切斷吳國補給線,那麼吳國大軍一旦攻入越國,反而會陷入苦戰。

    越國此次如此布防十萬兵甲,卻並不急著攻吳,反過來防守,必然有詐。

    在吳王心里或者還有其它意圖。

    “回王上,依斥候所報,越國共有三股大軍,其一股就是今天與我軍對壘的五萬越國精兵。

    這一股精兵是最早布防的,與我吳國兵力相當,自一開始兩國對峙之初,從二萬人增加到現如今的五萬人,這一部分該不會有錯。

    先前我方我次探查,結果都是一樣。

    而其右側翼,也就是靠近忘歡峰前,有三萬精兵,駐守在界河之邊,有動向正在匯聚于此地。

    順著界河,在上游靠近我吳國邊境之地,也有二萬大軍嚴守,此時動向卻不明。

    三股大軍相各相距二十里,都有可能突襲我駐守的五萬鐵甲。”

    吳王一听,臉帶微笑道︰“我就說,勾踐小兒不會如此費心,若真是十萬鐵甲,他又何必還要跟本王作戲。”

    吳王是想,若真是聚集十萬兵甲,那麼對于吳王來說,就是不想辦法攻越了,而是要想辦法防住這十萬越國鐵甲,兩軍如此對峙,就如同懸在吳王頭上的一把利劍一樣,隨時可能斬下。

    此時一听,心里還是松馳許多。

    “王上,其它二股越國大軍,若要匯聚此地,以騎兵來算,不足半個時辰就可與此時的越軍匯和,並非難事。

    而且依此來看,三路越國兵甲都陳兵界河之上,隨時可以渡河攻吳,三路大軍同時攻來,我五萬大軍會被包圍被切斷退路。

    所以勾踐所說十萬大軍,其實也並非虛言。”

    伯否雖然領兵能力稍差(與吳國其它二位重臣相比。),剛才所說卻也是實話。

    若是大戰一開,兩股大軍分兩翼襲來,吳國現有五萬鐵甲必須難與顧全,到時候首尾難顧。

    而且界河上游的二萬人馬,還可以輕裝過河,並不與現在對峙的吳國兵甲糾纏,直接偷襲吳國都城。

    並且此二萬人馬,也可防著吳國善于水戰的吳都兵甲來援,實也是十分穩妥之舉。

    (圍點打援也算是春秋戰國時期的著名兵法策略之一,若圍住吳王親帥的五萬重兵,而殲擊來搖吳都兵甲,也不失為一招上上之策。)

    吳王一听,剛剛緩和的臉色又開始變得難看起來。

    作為吳王,一生戎馬,當然知道伯否所說其實與越國如此布防的意圖十分接近,所以心里的憂慮也開始漫延。

    可正當吳王想為自己剛才所說作一番辨解之時,卻听得外面人聲再次鼎沸。

    中軍大帳外,兵甲奔走,一時之間,整個吳國境內頓時緊張起來,如臨大敵。

    而越國邊境一側此時也是戰鼓齊鳴,地動山搖,像是越國大軍已開始進攻吳國一樣。

    吳王一驚,此時的越國進攻戰鼓卻也正好印證了自己剛才的疑惑,為何越國陳兵十萬卻並不主動進攻。

    那麼現在越國進攻就也說明越國其實並非真正的想防守,而是以待時機進行偷襲。

    十萬大軍若是夜間偷襲,不僅可以把五萬吳國鐵甲沖個支離破碎,而且還可以掩蓋其真實意圖。

    趁亂之機,說不定會有一部分順道直撲吳都,如此一來,吳王親率的五萬吳國兵甲就會進退維谷,陷入困境。

    “快,越國偷襲,一定要把越國大軍攔在邊境之外!”

    吳王說完,也來不及披甲,提起身邊的吳鉤,就沖了出去,騎上戰馬,朝邊境之處沖去。

    而孫明與伯否都同時跟在後面,身後護衛親兵二千人也都從中軍大帳沖出。

    吳國全軍立時準備作戰,反應十分快捷。

    可當吳王趕到邊境之時,才發現整個邊境之外,越國境內,一片漆黑,無一個越國兵甲越過河界。

    只是在對面,一直傳來數百戰馬,兵甲奔跑,還有戰鼓齊鳴的聲音。

    原來,此時的戰鼓之聲,卻是越國的佯攻之計,同樣也在擾亂吳國兵甲休息。

    吳王身後跟著吳國五萬大軍,卻只是望著黑暗的對面,燈火時隱時明,而戰鼓之聲卻是十分高亢。

    “王上,是越國的佯攻之策,不必為慮。”

    伯否此時似乎還是比較鎮定,有意提醒吳王

    吳王冷笑一聲,看著對面的越國。

    “勾踐小兒,還真是學得快,既然如此,孫明將軍,多派斥候,密切注意越軍動態,讓大軍回營休息。”

    吳王說完,看了看其它兵甲都是全副武裝,卻只有自己一人身著便服,顯得十分倉促,有些狼狽。

    吳王一扭馬頭,十分羞愧,打馬回營

    只是如此佯攻之計,吳國一夜之間三次,而越國同樣還吳國三次。

    兩國不出一兵一卒,卻讓兩國兵甲一直處于緊張之中,誰也不知道誰會不會真的攻擊,兩方都處在一種防備之中。

    吳王本也疲憊,可因此也是一整夜未眠,幾乎是一個時辰就響一次戰鼓,讓人不得不打起精神。

    縱然是偷得閑時,睡個片刻,卻也會在無意之中驚醒,就怕過頭而敵人已經攻了過來。

    一直到天明黎明時分,吳王才勉強眯了半個時辰,可此時越國卻又傳來戰鼓之聲。

    吳王驚得再次坐了起來,還以為這一次也是驚憂。

    孫明飛快的奔來回報道︰“王上,越國數萬大軍已布陣邊境,我軍也布陣完畢。

    越王勾踐正在陣著叫罵,而且十分難听。”

    吳王恍然大悟,一夜熬過去了,可兩方還在對峙之中。

    但听孫明匯報,也是駁然大怒。

    “拿我的鎧甲來,本王今日一定要好好會會這個勾踐小兒。”

    【作者題外話】︰佯攻之計雖好,可兩方都在用,那考驗的就是兩方的耐力與毅力了。誰也不知道誰會真的偷襲,誰也沒有十足的把握,一旦疏忽,可能就真的會遭滅頂之災!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