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八十三章俠義之人



    第二百八十三章俠義之人

    雁落峰的落日就像是初陽一樣,九轉平台背海一側,此時整個山腹都沐浴在夕陽之下。

    陽光穿透山腹中的密林,照射在九轉瀑布之上,閃著金光,整個山腹反而十分明亮,此時鳥雀歸舅,山中十分寂靜。

    相反若是清晨,陽光從大海那一面照過來,相背的山腥反而雲霧繚繞,陰寒濕冷。

    此時的九轉平台之上,已十分寂落,卻洋溢著夕照之暖

    王禪此時曬著夕陽,半躺在平台之上的柔軟的草地之上,十分舒適,十分安閑。

    而他的手中卻拿著那把七星斷魂刀,此時正在一塊木牌之上刻著銘字。

    字體工整而鋒利,刀在木牌之上,游刃有余。

    他的身邊還有三塊牌子,都已經是刻好字的。

    木牌方方正正,一尺多寬,七尺多長,最下面已削成尖角。

    王禪此時刻完最後一個字,心里還是松馳許多,揮弄了一下這把十分重要的七星斷魂刀,再納入懷中。

    王禪嘆了一氣,站起身來,抖了抖身上的雜草。

    轉身看著身後的四座新墳,心里到還有一種成就之感。

    不管什麼結局,在王禪看來,這個結局中,總還算是圓滿的。

    此時四座墳墓已全部蓋好封土,像一堆堆初長出來的蘑菇,朝氣蓬勃。

    王禪看著四座墳也很滿意,畢竟這都是慶忌一個人挖的,並沒有費王禪什麼力氣。

    王禪繞著四座墳檢查了一番,覺得墳堆得還不錯,並沒有什麼不足之處,這才走到第一座墳前。

    王禪正了正衣冠,又手合擾微微一揖。

    隨後再觀了觀方位,從木牌挑出一塊,雙手舉著一塊木牌,比劃了一番,算是這此墳定了一個方位。

    這才在墳前半尺居中之處緩緩把林木牌插下。

    接著王禪左掌運起內勁,只輕輕對著木牌一敲。

    整個王牌頓時陷入地下一尺多深,木牌穩穩當當的立在墳前。

    這樣縱然是風吹雨打,至少也可以支撐許多年了。

    這塊木牌就權當作是墓碑了,算是王禪為這四座新墳做的最後一點善舉。

    只見第一塊木牌之上寫著︰忠義之俠化武之墓。

    緊接著,王牌為第二座第三座墳也同樣依葫蘆畫瓢立了墓碑。

    第二塊木牌上面寫著︰仁義之俠專諸之墓。

    第三塊木牌上面寫著︰信義之俠要離之墓。

    王禪提著最後一塊,走到最後的一座墳前。

    再次一揖,把木牌打入墳前,看著木牌上之字︰孝義之俠慶忌之墓。

    此時心里十分欣慰,從邊上提起一罐酒來,再次從頭到尾為每座墳倒灑了一些余酒。

    王禪做完這些事,再次端視著這四座新墳,搖了搖頭。

    再走到四坐墳前面,臨近山腹斷崖之處,迎著遠方的夕陽一座,提起酒罐就喝了起來。

    夕陽一片紅艷,有如春日之花,用它的顏色,映射著生命的偉大,也映射著生命的意義。

    在生與死的那一瞬間,生命的意義或許才會真正的顯露,死可以是一個十分自我的事,可生命的意義卻並非在于自我的死亡,而在于你在生命的過程之中做了實質,在于你留下了什麼!

    這才是生命的意義!

    化武一生忠厚沉穩,善良大義,只是一次失職,卻成為一個不忠義之人。

    專諸身為刺客,忠孝兩全,信義為先,卻于當時做下不仁之事,造成吳國之亂,為害百姓,成為不仁義之人。

    要離一生體貼民生,幫扶窮苦百姓,處處以民為上,仁義為先,忠于吳國,孝字當頭。

    可卻于吳江之上親手刺殺自己的結義兄弟,成為不信之人。

    慶忌呢,明知自己遠離吳都,會給自己父親吳王僚帶來危險。

    甚至是明知父親危險,卻依然為能早日一登吳王之位而遠離。

    一生雖然忠心于吳國,豪爽信義,對百姓體恤,與貧賤相交,仁愛有加,實是不可多得之忠義、仁義、信義之人。

    可他卻因此而成為一個不孝之人。

    可經過一場兄弟四人的大戰,最終他們相互成全,都成為伍若水當年所認定的俠義之人。

    所以王禪把四人所失之義,最後都刻成他們所得之義,現在立在他們各人的墳前,算是對四人一生的肯定。

    也算是留給世人的警醒提示,告訴世人,什麼才是真的俠,什麼才是真正的俠義精神。

    夕陽如醉,王禪如痴,看著這四座墳,心里也是十分感慨。

    臉上沒有失落,也沒有悲傷,反而十分自得,十分滿意。

    山下漸漸傳來輕快的腳步之聲。

    剎那間,化蝶身姿戲盈,一躍而上,沖上了九轉平台。

    “禪哥哥,這是為何?”

    化蝶見王禪坐在一邊,欣賞著落日余輝,再看這四座新墳,眼淚嘩嘩的流著。

    剛一問完王禪,就一頭奔向第一座墳,看見墳上所刻之字,撲通跪在地上,悲痛無比。

    可王禪卻無動于衷,依然坐著。

    他也知道此時沒有辦法可解化蝶的悲痛,他只有坐著,坐著等化蝶情息平穩之後再來解釋。

    後面跟著來的是趙阿二與白靈,身後則是趙阿大、阿三還有趙武。

    白靈一看化蝶在墳前哭泣,也搖著尾巴走了過去,整個趴在化蝶身邊。

    化蝶看著化武的木牌,心里百般不是滋味,久久不願離開。

    見白靈走來,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白靈,還是你好,只有你知道蝶兒的心。”

    化蝶撫了撫白靈,再回首看了看一邊的王禪,心里沒好氣的。

    化蝶來時已經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也想過四人之間的的恩怨。

    她知道或許如此該是四人最好的歸宿,所以此時雖然悲痛,卻還是十分理智。

    她祭拜完化武的墳,緊接著又一尊墳一尊的叩頭祭拜。

    “專諸父親,蝶兒雖然與您並沒有過多的交集,可知道您是一個真正的英雄,蝶兒給你叩頭。”

    “要離父親,蝶兒連見都未見過您一面,可你還是走了,您一心為民,實讓蝶兒欽佩,蝶兒給你叩頭。”

    “舅舅,你生在這個世上,受盡苦難,受盡折磨,背負著一世的仇怨,此時離去,願你安息,蝶兒給您叩頭。”

    化蝶叫完頭,抹了抹眼淚,本來並不想離開,可白靈卻扯著化蝶的衣服向王禪走去。

    化蝶也不知其故。

    “白靈,別扯,我不願見他。

    他口口聲聲要化解我三位父親與舅舅的仇怨,化解因外公而引起的一切糾葛。

    可他到好,什麼也沒做,現在還在喝酒。”

    “蝶兒,對不起!

    這罐酒是你的父親拿來的,他們每人送我半罐,若是不喝完,可對不起他們。

    你可別怪我!”

    王禪說完,到像十分有理由一樣,繼續看著落日。

    “夕陽有什麼好看的,你難道從來也未看過嗎?”

    化蝶此時也看了一眼,江南地平,落日此時還掛在斜空,若是再往西南走,此時的落日應該在山頂徘徊了。

    整個西邊的天空之中,一片雲海,鮮紅的彩霞之下堆著層層雲巒。

    幾只蒼鷹在天邊飛過,依著藍天,掠過彩霞,身影從落日上劃過,動與靜之間竟然是如此和諧。

    “每天都有日出日落,這是自然之規,可此時的夕陽卻顯得格外美麗。

    蝶兒,你也來坐著一起欣賞欣賞。

    朝霞太早,尚帶著一絲寒意,而落日則相反,它要把最後的余溫獻給大地。”

    “我沒心情看,你快說說,他們都是怎麼回事?”

    化蝶回首看了看那四座新墳,語氣里又帶著哭腔,心里始終記掛著,無法擺脫這份悲意。

    趙家兄弟幾人,卻都繞到一邊坐著,不想影響兩人談話,只有白靈趴在王禪身這,也同樣看著遠方,十分懂得欣賞自然之景。

    “化武大叔對陣專諸大叔,當年一個是刺客,一個是護衛,他們都是劍客,而且劍術都十分高明,正是兩相成全。

    慶忌大叔對陣要離大叔,他們當年在吳江之上的恩怨,也在今日解決。

    化武其實也會劍問蒼穹,但並不知變化,而兩人最後所使的就是此招,只是並沒有變換,只有一招最普通的直刺。

    兩人相對而刺,就是相互成全之意。

    而要慶忌的刀法劍用,使的正是要離所傳的地勢六合刀法,兩人一刀一劍,刀走偏鋒,劍刺空門,只要招法一樣,結局自然也是一樣的。

    所以當四人同使此同歸于盡之招之時,連我也沒有辦法化解。

    而且當時我喝得伶仃大醉,更是有心無力了。

    其實我的酒量你也知道,還是不錯的,只是因為你的父親有意在酒里下了迷醉藥。

    他們四人都不願我多管他們之間之事,我又如何不成全于他們呢?

    四個將死之人最後的心願,只是讓我給他們埋骨而已。

    我自然願意成全,而現在我也達成他們的心願了。

    蝶兒,你說我做得對不對?”

    “什麼,你竟然喝醉了?”

    化蝶此時是十分氣憤,她想不到王禪在此關鍵的時候竟然喝醉了。

    她听王禪描述當時四人的情況,若是他們都是同樣的招式,那就是同歸于盡之法。

    若說要同時解四人對攻同樣的招式,確實有些為難。

    可她不理解的是王禪竟然是因為喝酒了,才無法化解四人的最後的結局。

    “是呀,我已經說了,他們為了感謝我能為他們埋骨,所以四人一直在敬我酒。

    並且化武大叔知道我酒量好,還在酒里下了迷醉藥。

    我只是一個小輩,對四位叔叔敬酒怎敢不從,更不敢用內力化解酒力,辜負他們的一片好心。

    如此一來,不知不覺之中就沉醉了。

    我的醉其實也算是達成他們的心願,我又能如何?

    我知道你不能原諒我,所以我也不敢祈請蝶兒你的原諒。”

    化蝶一听,王禪確實委屈。

    酒是四人帶來的,而且還是四人拼命敬酒,目的就是要讓王禪喝醉。

    王禪雖說計謀無比,可對這四位叔叔輩之人,當然不會有防備,而且酒里還下了迷醉藥。

    化蝶當然知道她的父親和舅舅們的心思,若王禪不喝醉,他們就不能相互成全。

    王禪喝醉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正是讓四人如願以嘗之舉。

    若說化蝶要怪王禪,卻也沒有理由。

    若不是王禪,只是一個普通之人,怕也沒有這種好心。

    而且還為四人埋骨,立碑,算起來對四人是仁至義盡之舉。

    化蝶想到這,走近王禪,輕輕跪下。

    “謝謝你禪哥哥,雖然你沒有化解我父親輩的恩怨,可你卻見證了他們最後的俠義之行。

    蝶兒十分感激于你,不敢有半句怨言。”

    王禪一看,嚇得一下 了起來,趕緊扶起化蝶。

    “蝶兒,你這是何苦,可不能這樣,你是天賜靈童,你向我下跪,可是折殺我了,小子可不敢受你一跪。”

    “我是他們的女兒,我跪你理所當然,禪哥哥你不必在意。

    蝶兒想問,他們最後是否都原諒了對方?”

    王禪把化蝶扶了坐下,再為化蝶擦試臉上的淚痕。

    十分溫柔的回道︰“蝶兒,他們其實早就原諒了對方,你的父親一直照顧于專諸的母親。

    而要離大叔在你小的時候去過多次虎踞鎮看望你。

    專諸則一直在吳都附近,他所做的任務,大部分都是為吳國除去一些威脅。

    而你的舅舅知道當年之事,以及南海婆婆所為,其實心里對王僚被刺,已經沒有過多仇怨。

    他們四人不約而同來到當年結義之地,這就說明其實他們已經並沒有什麼仇怨了。

    酒當然是你父親與專諸帶來的,而且要離也帶了野豬,在這里烤了野豬肉、還有魚肉。

    我與他們共飲一餐,而他們都相互理解,最後都關心著各自生活。

    所以到最後他們該又回到了年輕之時的情義之中。

    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

    你不必悲痛!

    就如同這落日,若是沒有落日,明天又怎麼會再能見到初升的太陽呢?

    這就是道之使然,也算是四人所求。

    他們每人都算是失義之人,不符合當年你母親所釋“忠孝仁信”四義為俠的俠義精神。

    可在最後,他們都相互彌補了這不義之處。

    所以我才如此立碑,以記載四人俠義的一生。”

    “你說的不錯,這晚霞真美!”

    化蝶此時听王禪一講,似乎覺得很有道理,她本就是一個悟性極高之人,與天地之道天生相符。

    剛才的悲痛也是人之常情,可想通之後,反而覺得這是四人一種解脫,所以此時心里也輕松許多。

    從王禪剛才所講,這樣的結局也相當于四人結束過去,得到了重生。

    也只有放下過往,一切才可能有新開始,就像日落,只是為了明天的日出。

    (自然界許多事都是這樣,死亡其實只是為了重生,比如禪與蝶。)

    許久許久,落日不再,天邊只余那一抹鮮紅的晚霞,而山中卻已泛起寒意。

    王禪看著化蝶才關心的問道︰“蝶兒,我們還是下山去吧!”

    “禪哥哥,你要去那里?”

    王禪看著南方,嘿嘿一笑,對著一直坐在遠處的趙氏四人一揮手。

    四人這才奔了過來。

    “小公子,有什麼安排?”

    “阿二,今天你探查,吳越大戰情況如何?”

    阿二摸著頭道︰“小公子,其實也並沒有什麼大戰,現在吳越兩軍對壘在邊境之地,一時半刻還打不起來。

    今天我去時探知,黎明之時吳王派了二千輕騎偷襲越國,卻不想越王勾踐早就知道吳王會出其不意,所以那二千輕騎被越國包了餃子。

    而在兩軍對壘之時,越王也並未進攻吳國,竟然只是派人在邊境之處演起戲來。

    所演的正是當年吳王派專諸刺王僚的情景。

    吳王所帶五萬鐵甲,對陣越國十萬大軍,吳王此時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听聞明日越王勾踐還有戲演,不知又會演什麼戲?

    剛才我們兄弟四人都在猜測,想來還是小公子聰慧,一定能猜出明天會演什麼大戲。”

    趙阿二嘿嘿一次說完,就是怕被王禪打斷了又問。

    “有什麼好猜的,越王勾踐只是想在陣前把吳王一生所做不義之事演出,讓吳王聲譽掃地,然後影響整個吳國兵甲的士氣。

    再趁吳國兵甲松懈之時,揮兵來襲,那時吳國五萬兵甲就會被越國鐵甲屠戮盡殆。”

    王禪說完,像是十分了解越王勾踐一樣,臉上帶著非凡的自信。

    “禪哥哥,你能不能想想辦法,讓雙方都不要有傷亡。“

    化蝶天性善良,既不願吳國傷亡,也不願越國傷亡。

    剛才听趙阿二說已死了二千多人吳輕騎,心里已是十分著急,萬分悲怯。

    “蝶兒,你放心吧,吳王學孫武當年攻楚奇兵,卻與時勢不符,所以難起奇效。

    此時兩軍對壘,若越王一心要演戲來羞辱于吳王,那麼至少要三天時間,才會發起攻擊。

    而且吳王遇阻,自然會把此時軍情傳回吳都,孫武兵法大家,對付此種情況應該得心應手,不需要小子參酌。

    至于兩軍大戰,小子也無能為力,列國爭斗,死傷難測,非人力可改。

    戰爭是殘酷的,卻也是最好的一統之法,任何朝代若要更替難免戰火。

    想當年大周取商而代之,也歷經數年大戰,死傷無數,這也無可避免。

    我們今夜還是下了雁落山,去山外去找家農家住下吧。

    蝶兒你既然不想看兩國交戰,那我們就不看。

    明天我帶你遠離戰火,去吳國附近走走。”

    王禪說完,拍了拍白靈。

    化蝶一听,卻還是恨了恨王禪。

    王禪心里早有計謀,卻還要推在化蝶身上,說不忍化蝶看此大戰的殘忍。

    而化蝶也知道王禪並不會不管吳越大戰之事,可她卻也不願再問。

    “走白靈,別跟著他,我帶你走。”

    化蝶說完,走在前面,而白靈真的就不理王禪,跟在化蝶後面。

    王禪此時卻也不在意,邊走邊回頭看了看這四座新墳。

    此時四座新墳已隱身在陰影之中,與這些山色融成一體,再也分不清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