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八十一章相持之計



    第二百八十一章相持之計

    吳王回到中軍大帳之內,氣呼呼的,一言不發,只是坐在中軍大帳中的帥座之上,堂下站著十幾個軍中將領。

    中軍大帳,十分寬大,足夠百人聚集,與吳國朝堂相似。

    中間一張寬大的坐椅之上鋪著一張虎皮,椅前一張案桌,上面擺滿了軍令軍符。

    此時一個軍士為吳王送上茶水。

    吳王看了看,飲了一口,卻連茶碗一起摔在地上。

    眾將一看,都全部跪在地上,不敢言語。

    “勾踐小兒,實在是無恥下流,兩軍對壘,竟然出此下流之計,意圖影響我軍心。”

    吳王自言自語,看了看大帳上跪滿的次,卻又覺得剛才的舉止有失偏頗。

    有不打自招之嫌,反而讓眾將領懷疑勾踐所演之行。

    “你們都起來吧,不必跪著,本王並非責備于你們。”

    吳王說完,眾將才敢起身,再次分列兩旁。

    “王上,斥候來報,越國此次駐守邊境越軍計十萬人,是我吳軍的二倍。”

    孫明此時看著吳王的樣子,還是有些膽怯,匯報軍情也是帶著試探。

    “知道了,孫將軍速發軍報回吳都,讓你父知曉此事,早作應對之策。”

    吳王說完,嘆了一口氣又接著說道︰“此次突襲是本王疏忽,未曾想範蠡此人如此精細,竟然探察到本王意圖,提前布防,讓本王損失二千精英。

    本王有過,過于輕敵,知己而不知彼也!”

    吳王說完,也是有氣無力,此時身心俱疲,再被羞辱,也是急火攻心,咳喘不停。

    在吳都之時,知曉當年自己兩個兒子的死因,心里已里萬分悲痛,萬分悔恨,也萬分無奈。

    為出奇不遇,而且也回避夫差的疑惑,吳王輕裝簡出,連夜奔赴邊境,可結果卻還是被範蠡及越王勾踐守了個正著。

    而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他自己布設了虎丘地宮之局,謀害鬼谷王禪,讓範蠡看出自己心兵的心思。

    若不謀害鬼谷王禪,有鬼谷王禪在吳國,對于越國來說,又多了一分變數,越國必然不會如此通透了解他的意圖。

    而且于對鬼谷王禪,越王勾踐與範蠡也同樣恐懼于心,而範蠡也才會與吳王合作,通報了信息,共同謀害鬼谷王禪。

    現在吳王想來也有些後悔,把自己手中最好的一張籌碼就這樣憑白丟了。

    “王上,該換藥了,還請王上脫下鎧甲,讓醫師換藥。”

    伯否就站在吳王身邊,此時還是有意提醒吳王。

    畢竟從昨夜一直奔波到現在,吳王還沒有停息過。

    而醫師已經帳外等候了。

    “無妨,讓醫師進來吧,接下來我們再議。”

    伯否一听,向外揮了揮手,醫師也走了進來,為吳王脫去戰甲,再拋開衣服。

    傷口看起來好得多了,可經一夜折騰,卻又泛著紅色,醫師看了也只是搖了搖頭,不敢言語。

    此時王禪的外用藥已用完,他們只能用自己所配之藥。

    “醫師,今天所換之藥似乎與前幾日的不一樣了,這是為何?”

    “回王上,前幾日所敷之藥是鬼谷先生所留,已盡數用完。

    今天所敷是小人自己所配之藥,比這鬼谷先生之藥略有不同,療效自不敢與鬼谷先生之藥相比,可也是外傷良藥。

    只是依小人看來,王上這二日奔波過勞,外傷雖好,可內傷卻有裂口之象,還望王上保重。”

    醫師說得十分隱諱,語氣也帶著無奈,對于自己的病人,醫者仁心,並不分君王還是百姓。

    可對于此時的吳王來說,實並不是一個听話的病人。

    受極重刺傷,而且還因勝玉之死昏迷三日,國葬之後又受靜王後自絕之死打擊。

    在這短短的幾月時間里,已是失一女二子,兩個王後。

    若是換成普通之人,怕是早已臥床不起,可吳王卻偏偏不信此邪,親自披掛親征,而且連夜奔勞。

    “有勞醫師,若無大障還請下去,本王還要議議兵事。”

    醫師躬身退出大帳。

    此時一帳將領都看著吳王。

    吳王並沒有穿上鎧甲,而是就著便衣,斜躺在坐椅之上同樣巡視了一番吳國將領。

    “大家剛才都看見勾踐小兒演戲了,戰場之上,如此小兒之舉,實讓人笑話。

    當年我派專諸刺殺王僚,本是王僚失信于本王在先。

    有些事情,本王不想再說。

    可本王是否真如勾踐小兒所言,是一個無恥下流之徒,是一個不顧吳國安危的小人。

    各位自然心明如雪,本王也不會在意。

    只是此時越國十萬鐵甲陳兵邊境,而我吳國兵甲只有五萬。

    越國兵甲雖然弱于我吳國鐵甲,可數量還是多于我軍二倍。

    大家可否膽怯,若是膽怯此時說出來,本王一律不予追究!”

    吳王先說剛才勾踐在邊境所演之事,即不否認,也不在意。

    最後分析吳越兩軍的數量,意在提醒軍中將領。

    “我等誓死追隨王上,只要王上一聲令下,我吳國鐵甲必將痛擊越軍,攻克越都。”

    帳下一個副將鏘鏘一語,緊接著其它將領也同聲回復吳王。

    這些將領都跟隨孫武多年,也曾與吳王共肩並戰,經歷數次大戰出身。

    大家對孫武仍至于吳王的用兵都十分佩服,並不因越國有二倍優勢兵力而有懼意。

    想當年孫武只憑三千鐵騎就擊潰楚國十萬大軍,如此彪炳戰績,誰不榮光。

    現在以五萬對陣十萬,並非不可。

    吳王一听,也看出帳中將領並未受多少影響,士氣依然高漲,心里十分滿意。

    臉上也顯出一絲笑意道︰“大家也不必為本王擔心,本王戎馬生涯一生,這點小傷並不礙事。”

    吳王說完,還是掀開衣服,露出那處被公子山所刺的傷口,讓大家看得明白一些。

    這些將領一是久經沙場,也對此等外傷並不在意。

    另外則有感于吳王帶傷上陣身先士卒,大家都十分感動。

    吳王此舉也算是有意展示其不減當年的雄風,讓眾將領放心,同時也體現了一代梟雄的霸氣。

    “王上,剛才所言回報孫武將軍之事,該如何細敘,還望王上三思。”

    伯否再次提醒吳王。

    依伯否來看,若是實說,那孫武必然會根據此時的戰場雙方的形勢重新制訂此次攻越大計。

    可如此一來,依吳國兵力部署,若要解此之憂必然要重新調整吳國兵力。

    而且此時五萬大軍壓在邊境,任何調動都會引起越軍注意,實已是毫無秘密可言。

    于孫武用兵實並不擅長。

    孫武用兵,虛實相生,從來也不會讓敵軍真正知道己方的底細,才能出奇不意。

    那麼若調動吳都五萬鐵甲,勢必會造成吳都空虛,而且容易讓越國與吳國有可趁之機。

    吳王一听,知道伯否的顧慮,看了看伯否,心里也是十分矛盾。

    此時想除掉伯否,看來還不是機會,剛才他的話無意中提醒吳王。

    那就是是否需把此中情況如實報與孫武將軍,若軍報回到吳都,夫差必徒添憂慮,若二人揮軍來援,反而會中了越國之計。

    吳王沉思片刻再看伯否道︰“依伯副帥之意,又將如何?”

    吳王還是十分謙虛的問著伯否,如此垂詢,也表明自己非獨斷之人。

    “王上,依老臣之見,越國一時之間也並不會主動攻擊我軍。

    而此時我軍盡數駐守邊境,與對岸越國十萬大軍相持,若以此而論,于雙方皆有不利。

    若憑利大利小,實還有利于我吳國。

    越國十萬大軍,軍需是我兩倍,相持之下,後勤補給拼的是國力。

    所以此時還是把情勢如實報與孫武將軍,同時王上的攻伐計謀也應調整,讓孫將軍知道王上意圖,這樣孫將軍才能將計就計,達到此次出征越國的目的。”

    伯否也是老奸巨滑之人,說了半天還是要如實報與孫武,只是加了一些陳詞。

    意思就是要讓吳王親自決定,與越國先對峙于邊境,並不急于進攻。

    如此一來,孫武在吳都有時間探察軍情,再計謀攻越之事。

    而且也不會讓吳都孫武及夫差著急,再行部署也會十分穩妥。

    而伯否此時知道吳王已沒有當年之勇,此時對陣多于一倍軍力的越國已是心有猶疑。

    並不像年輕之時,真的毫無懼意。

    畢竟吳王此戰,主要也是為吳國將來,為夫差將來而戰,並非真的想通過這一戰而滅了越國。

    並且若是不與越國交戰,只是對峙,想來伯否自己也要安全得多了。

    吳王再次看看伯否,知道伯否的心思,也對自己不信任,所以想與越國對峙,等待孫武的妙計破敵,同時也得自己保全。

    “伯副帥所言甚是,孫將軍就依伯副由之言,詳陳兩軍實情,並言明本王靜待三日,以觀越國軍情,三日之後,本王就親率大軍正面攻擊越軍。”

    吳王說完,再看了看眾將道︰“各位將領都回去安排布置,以三日為限,自今夜起,每夜鳴戰鼓三次,只作擾敵之策。另每日清晨本王親率眾將,于邊境叫戰越國,以示吳國軍威。”

    眾將一听,都跪地令命。

    “伯副帥,你就下去安排此事,本王想一個人呆呆。”

    吳王說完,已開始閉目養神,眾將也都一起退出大帳。

    伯否欲言又止,還是不敢再打擾吳王,此時他的身份,他的境遇,最好還是少與吳王踫面最好。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