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七十六章刀盡其用



    第二百七十六章刀盡其用

    化武說完,連慶忌都停下鋤頭,看著王禪。

    王禪也記不清有多少人說過他是一個討厭的人了,可他並不在意。

    就在這四人之中,就有三人說過。

    只有專諸與之並沒有過多交流,對專諸其人也都流于傳聞。

    所以此是專諸到是十分好奇的看著三人,知道三人或多或少都與王禪有過交集,所以才會討厭王禪,可卻只是語言上的討厭。

    好像是說中了專諸的心里話一樣,其實專諸也十分討厭王禪。

    每一次任務都被王禪意料到,算起來是被王禪耍得團團轉,四人都討厭王禪,卻又是一種十分佩服的討厭。

    要離與專諸都在開始烤肉,一個是烤野豬肉,一個則是烤魚肉。

    一人坐在一邊,兩相不干擾,卻同樣冒著香味,流著油。

    讓人觀之嘴饞癢。

    王禪三步並兩步,竟然比化武還快一步趕了過去。

    可化武一看,卻向茅屋外走去,並不湊此熱鬧。

    “殺豬的,燒野豬,看起來還不錯,可捕魚的燒魚,我卻還是第一次見。

    不知幽劍先生烤出來的味道如何,是不是也和你燒得糖醋鯉魚一樣鮮!”

    王禪的話明顯有毛病,他並沒有吃過專諸燒的糖醋鯉魚,只是在王宮後院那家魚鮮店吃過。

    而唯一吃糖醋鯉魚還是在慶忌在家里,慶忌做給他吃的,算是慶忌得七分專諸的水平所做。

    “殺豬的也會殺人,捕魚的也會捕獵,像我們這樣身份的人,最習慣的就是隨遇而居,隨處謀生,燒魚才是最常見的。

    並非像你此等養尊處優之人,隨時都可以吃到燒制的菜肴。”

    專諸十分認真的烘烤著手中的魚,半理不理王禪,也不介意在這別人面前叫他幽冥尊主的名號。

    魚有幾條,每條魚被剖成兩半,每一半都用被削好的細木棍從頭到尾插過,而兩根細木棍中間又撐了一根短木棍撐在中間。

    這樣兩半魚里外都可以烤到,就不會因為只能烤一面而讓魚肉肉質不均了。

    而要離的野獵肉則要簡單得多了,切成巴掌大的一片一片的,同樣用長一些的細木棍從肉中穿過,直接舉著舉著細木棍在烤。

    王禪也注意到此時兩人雖然都在烤著食材,可他們的食材距火卻並不一樣,而且時而接開一點距離,時而又湊得很近。

    此時兩人頭上都冒著汗,顯然為了烤出美味,還是十分犧牲體力。

    “我可不是什麼養尊處優之人,我與天下百姓共憂患,為天下百姓而謀,說起來也是風餐露宿,窮得叮當響之人。

    只是偶爾遇到一兩位大方之人,所以才會有點肉吃,有點酒喝,並不挑刎。”

    王禪說得真誠,十分謙虛又十分驕傲。

    一切都因現在肚子真的餓了,腹內空空,又爬山又吹牛,此時看見烤肉,聞著肉香,就只差流口水了。

    “給你,這野豬肉還算嫩,先給你打個底吧,我怕你等會再喝酒又醉了,誤了埋骨之事。”

    要離隨手把已烤好的肉拋給王禪,重新又拿了一塊肉再烤。

    而要離的話就更直接了,此時給王禪算起來是有求于王禪了。

    相比烤野豬肉,烤魚就要小火慢烤。

    所以專諸顯得十分認真,對魚受火面十分小心,生怕烤得近了,會把魚香味烤壞了。

    而烤肉就不一樣了,主要只在乎于生熟的程度,再者在沒火的情況之下,就算是生豬肉也是可以充饑的。

    王禪也學著要離拿著那根小木棍,可手中一塊巴掌大的肉,若說湊上嘴就啃,似乎有失文雅。

    王禪把游龍劍放下,從懷中掏出七星刀,就地一座,就想用刀切了吃。

    “不急,我給你弄了一張桌子。”

    只見剛才走出的化武此時提著一張現做的小木桌走了過來,就擺在王禪面前。

    王禪一看,這是剛才用劍削好的木片再支了四個腳,中間用枯藤一扎,支在地上還是十分穩當。

    王禪嘿嘿回首一笑,就開始切肉吃。

    三人盯著王禪,盯著他手中的七星斷魂刀,此時竟然被王禪用來切烤肉吃。

    都是一臉的郁悶。

    七星斷魂刀十分鋒利,而肉又烤得鮮嫩,所以刀一劃過,就可以切下。

    王禪再拿切好的肉送入嘴中,慢慢嚼著,一股有別于普通豬肉的香味涌入腹內,並不油膩,而且十分爽口。

    王禪吃完一片,卻發現三人都在盯著他看。

    “嘿嘿,再好的刀,除了殺人,其實用在普通的地方,才是最好的用途。

    正是人盡其才,刀盡其用的道理。”

    “你知道這把刀的來歷嗎,知道擁有此刀的人,象征著什麼嗎?”

    要離見過他的此刀,原本以為王禪知道其中的意思,此時見他如此隨便,心里還是產生了懷疑,才有此問,就是想知道王禪為何擁有此刀。

    難道他擁有此刀,卻連刀的意義也不知道?

    “陰陽七星斷魂刀,听聞是一個越國鑄劍師所鑄,刀鋒鋒利,十分沉重,該是混合了許多不同的玄鐵鑄成。

    對旁人來說,或許它價值萬金,可對我來說,只管他的用處,並不在意它象征什麼?

    不若你來跟我講講,要離大叔。”

    王禪並不管三人異樣的目光,繼續拿七星斷魂刀切著肉,細品慢嚼,十分享受。

    一邊的化武打開一罐酒遞給王禪。

    “有勞化大叔,你也來吃一塊,味道實在不錯。”

    “不了,這一塊就給你吃吧,大叔可沒有你如此尊貴的身份。”

    王禪一听嘿嘿一笑道︰“我知道你們好奇,也想知道我如何得到這把刀。

    那一天給要離大叔看了,他的眼光我自然能讀懂,這不是一把普通之刀。

    它是你們暗夜尊主的身份象征,是不是要離大叔?”

    “你雖然聰明,但你還是錯了。

    此刀並非越國鑄劍師所鑄,普天之下的鑄劍師還鑄不出此刀。

    此刀是上古奇刀,相傳自軒轅黃帝之時就有,只是刀鞘是後來文王請人用九顆寶石瓖鉗的。

    黑白代表陰陽,七色寶珠代表著七星北斗,是暗夜里的指路明珠,在成立暗夜組織之時交與第一代暗夜尊主。

    歷來暗夜尊主刀不離身,誰持有此刀,誰就是暗夜尊主。”

    王禪一听,他是知道身份,也知道此刀的意義。

    可听要離如此一說,他還是回味過來。

    趙伯送他此刀,只是為了讓他覺得此刀僅是一把普通的刀,所以故意說是請越國名匠所鑄,並沒有注重說明它的來歷,也未明示身份。

    趙伯知道王禪能猜出他的身份,所以才傳此刀與他。

    他知道持此刀之人就是暗夜尊主,所以在與要離見面之時,在虎丘地宮之內,他都拿出此刀,而且也可以看出認識此刀之人的震驚。

    但來歷如此久遠,到也讓王禪有些感興趣了。

    他知道若說是上古神刀,那麼必然會有其存在的特殊意義,而不是作為普通的一把刀傳到至今。

    而且周文王通曉上古易理,十分聰慧,可以說智通天地,才有創出後天易理八卦。

    而他成立四大組織,以維護大周天下穩定,那麼這把刀必然隱藏著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這該是口口相傳的秘密,旁人無法得知。

    只是趙伯覺得並不需要王禪知道,才沒有明確知道,或許他是知道若說明了,王禪可能反而不會接受。

    王禪喜歡自由自在的一個人,不喜歡束縛,所以縱然是暗夜尊主的身份,對于王禪來說,也沒有太多的吸引力。

    “暗夜尊主他也得吃飯呀!

    不過我對這把刀還是有興趣,畢竟送我刀之人,他其實也知道我並不想要這把刀,因為有這把刀如同一個束縛。”

    “小公子,我知道你心性純善,可日後此刀還是要慎重。

    你自己身懷絕技並沒有有什麼畏懼之處,可暗夜整個組織的成員都還指望著此刀的主人,能帶著暗夜做一些利國利民的大事。

    若是讓屑小之輩注意到,這也會給你帶來無窮的麻煩。

    也會給暗夜組織帶來災難。

    我雖然不喜歡這些組織,但對于參加這些組織的人卻還是十分敬佩的。”

    化武也坐在王禪一邊,此時要離也拋了一片肉給他,他並沒有像王禪如此斯文,而是用手持著就撕啃。

    化武的話也很中肯,他們四人雖然都有仇怨,可當年卻是異性兄弟一般的朋友,化武自然不會貶低自己的朋友。

    “你們的意思是,難道此刀還有其它特殊意義?”

    王禪此次是真的不知道,所以問得十分真誠。

    專諸冷冷看了看王禪,搖了搖頭道︰“不知前尊主為何為選你,而且只傳刀,卻並不傳暗夜色的秘密與你。

    或許他只是想讓暗夜成為你的幫手,覺得你還年歲尚小,要做的事需要有人幫你來完成,而你只需出謀劃策即可。

    又或許連他也覺得你並不想有此束縛,最終可能還會擇人而傳。”

    “專諸大叔說得不錯,我當然並不想擁有此刀,也不想做什麼暗夜尊主。

    而且我也覺得我不配。

    若有一日我自然會把它交與適合的人,而且此人也已出現,難得此人之志,也是立足于天下貧苦百姓。

    為天下窮苦百姓而謀略,為大周天下的穩定而奔波,所以他才是最適合的,我只是暫時擁有。

    依我想來若有暗夜組織支持于他,他或許才能一展所長,真正為天下百姓而謀。

    可我並不想討論此事,而只想知道此刀還有什麼特殊的意義?”

    “我來告訴你吧,他們也不敢說,而我是夢魘之人,縱然說了,也不會有人怪罪。”

    慶忌此時已從小河邊走來,他剛才挖好四個墳墓之後,就到小河邊洗了洗,此時身上冒著熱氣,臉上還掛著水珠。

    慶忌走到桌邊,也就桌子盤腿坐下,專諸的魚也烤好一條,已放在桌上。

    慶忌撕下一塊魚肉就朝嘴里塞,看樣子也是出力最多,餓得最快之人。

    而且順手打開一罐酒,邊吃邊往嘴里罐,像喝水一樣。

    可他卻還是有所節制,畢竟剛才他也答應王禪,要分一半酒給王禪的。

    所以喝了一大口之後,這才遞給王禪。

    而此時專諸與要離都擠了過來,五個人都坐在桌邊,都在喝著酒吃著肉。

    而且似乎都有意為王禪留半罐。

    專諸要離,邊吃邊喝,還在邊烤著。

    說起來在這雁落峰九轉台上,吃著純正的烤野豬肉,還有烤魚肉,如此生活還是充滿野性與豪邁,讓人十分羨慕。

    王禪喝了一口,卻看著身邊的慶忌,在等他說此刀的秘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