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七十四章自堀墳墓



    第二百七十四章自堀墳墓

    “你真是一個討厭之人,你明知不該你管之事,你卻如此好事。”

    慶忌還是忍不住對著王禪說著,可手上卻並未停止。

    “是,我是一個讓人討厭的人。

    剛才從鬼門關走了一糟回來,卻還是趕著急路,來這里陪你堀墳修墓。”

    王禪也並不在意,看著雁落峰的山頂,像一個大雁的頭,雁落在此處,可眼楮卻還是望向遠方。

    王禪知道,大雁從來都是群飛的,像一個人字。

    若是落了單,那麼只有一死,而且听說若是成年大雁,會有另一只伴侶同時落下,死也會相守在一起。

    可從山形來看,這應該是一只孤獨的大雁。

    眼神中看著遠方,期盼著那空中的伴侶,可它等了不知多少年,從來也未見到伴侶雁的身影。

    “喲,我還是頭一遭听說。

    吳都還能有人讓你進鬼門關之人,實在也是稀奇。”

    慶忌說完,吐了點吐沫在手上,再順著鋤把抹了抹,繼續做他的事。

    語氣里帶著不屑,卻並不回應王禪所說的挖墳堀墓。

    王禪知道慶忌不想讓他滲和,所以有意說著一些不重要的事。

    “吳都那麼大,人那麼多,那自然有的,並不奇怪。

    人再有本事,武技再高,可若是有了束縛,那他就會被人利用,這就是俠義之人的弱點。

    縱觀歷史,沒有能逃過此數的俠客。”

    王禪慢悠悠的說著,卻依然如故,也不說自己的來意,卻繞著彎想把慶忌開導通透。

    在他們四人之中,慶忌是關鍵,若慶忌沒有了仇恨,或許其它三人才能真正的釋懷。

    “難道是吳王闔閭?

    若說與你有屑,又恐懼于你,卻又能利用你善意之人,怕也只有吳王闔閭才有此能力。”

    “你猜得不錯,就是他,除了他還能有誰呢?

    不過,我並不怪他,因為我是一個讓人討厭的人。”

    王禪說完,感覺到有些餓了,看著那間茅屋。

    在茅屋之外,還搭了一個架子,上面支著一個鐵盆,看樣子是這幾天慶忌自己燒烤野味的地方。

    春初的山野中,那些小動物都會出洞覓食,這個時候也正好是打獵的好時機。

    而山中的野果顯然還沒開花,所以在此山中生存,自然要有吃的。

    而且茅屋旁邊就是那一條在山下看見的瀑布。

    此時在近處看來,卻並不像白練霓衫,水清如鏡,卻也透著一恩股暖氣。

    該是從這山頂斷壁處冒出的水泉,卻流一直向山腹。

    (大自然許多地方都很神奇,山腹之中的水很多時候並非在山溝低窪里流出,而是在山腹,甚至山頂流出。

    這樣既可以為這山中的生靈提醒水源,而且也相當于灌溉了整座山。

    同時也調節著山中的氣候變化,山有了水,也就有了靈氣。

    “你是不是餓了,跟我年輕時一樣。

    不過你帶了你的白虎,今天怕是要等著挨餓了,這附近也打不到什麼野兔山雞了。

    雖然我討厭你,卻並不會對你有什麼惡意,更不會利用你的善意而謀害你。

    只是你來我這里,我卻並沒有什麼好招待的。”

    慶忌還是比較體貼,畢竟王禪只是小輩,若與化蝶相對來論,也算是他的佷兒。

    “不必,你雖然是主人,但我也並非客人。

    而且若我猜得不錯,等會兒就會有人會送野味來。

    你就好好自己堀你的墳墓吧,不用管我。”

    王禪說完,自己都覺得好笑。

    慶忌跑來落雁峰,竟然只是為了自堀墳墓。

    想來他們四兄弟當年也曾來過此山,並且在山中也有一段和睦的兄弟情誼。

    所以他來此地,為自己堀著墳,也為那四個弟兄一起堀著墳墓。

    而王禪之所以知道有人會來,是因為在昨夜醉酒之時,有意無意的說過此山。

    而要離自然明白,當然不會落後太久。

    此時王禪話才說完不久,要離就走了上來,肩上扛著一頭野豬已經走上了平台。

    見慶忌在挖坑,臉上竟然一笑,也不招呼,但卻十分欣慰。

    王禪一看,本想給他打個招呼,可要離卻見了王禪像是見了瘟神一樣。

    連看王禪一眼都沒有興趣,就直接走到那小溪邊把野豬一放,從腰屁股後面拔出殺豬斬信刀,開始打理野豬肉。

    王禪看看要離彎腰殺豬,再看慶忌揮鋤堀墳,配合得十分默契,可兩人卻連話都不說一句。

    也不像其它那種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的情勢,他們並不像仇人,也不像相識多年的朋友兄弟。

    可要離一來,到讓王禪更加尷尬,就像是一個多余的人。

    慶忌此時專心堀墳,也不跟王禪說話了,而要離則離得更遠,想說也不方便。

    王禪也是臉皮厚,不僅不覺得有什麼失落,反而對此興趣大增了。

    “慶忌大叔,你看我剛才說有人會送吃的來,現在不就有一個殺豬打鐵的送來了,今天是可以吃到新鮮的野豬肉了。

    只是可惜呀,實在可惜?”

    “可惜什麼?”

    慶忌與要離同時發聲問著王禪。

    兩人說完,又自己做著自己的事,場面又陷入尷尬。

    “可惜,有肉吃,沒酒喝,要是有人送幾壺酒來,想必你們死前這一頓飯,就會吃得飽一些。

    至少有酒有肉,去到地府里,膽色也大一些!”

    王禪說著有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哼,你小小年紀就學大人喝酒,酒量沒有幾分,醉的樣子卻是一樣的。”

    要離插了一句話,是在說昨夜王禪喝醉的時候。

    王禪有些臉紅,慶忌看了看王禪,又看了看慶忌,知道他們昨夜該在一起。

    “我們不要喝酒壯膽,死並非這世界上最可怕之事,你也別在這里老想攪合,我們並非三歲小兒,也不會中你的計的。”

    慶忌沒好氣的說著,卻一直在回避。

    王禪從一開始就想把話轉到四人之事上,可慶忌與剛剛來至要離顯然一直防著王禪,就怕掉進王禪的計謀里。

    “若算起來,我的酒量,你們四人也比不上。

    更何況今日他們兩人也只帶了四壺酒,根本就沒有算到我來,沒有我的份兒,實在遺憾。”

    王禪說得是真話,若他不想醉,那憑他的內力修為,縱是喝盡三江水怕也喝不醉的。

    而他之所以如此夸口是在提醒兩人。

    一是還有兩個人正在向這里來,而且手中還提著四壺酒。

    二是若王禪想管,就算他們四人也不是王禪的對手。

    所以說若是他們想心想事成,都死在這里,那還得求王禪。

    王禪一說,要離與慶忌都停了下來,靜靜听著。

    山坡之上還真有兩個人的腳步聲,二人也是驚異,同時望著王禪。

    不知道是王禪聰明,還是他的武技已經出神入化,離得這麼遠就知道有兩人來了,而且還提著四壺酒。

    但在他們心里,也自然是清楚來者是何人了。

    化武與專諸,一前一後,一個人提著兩條魚,一個人提著四壺酒就這樣上了平台。

    他們並不驚異,反而十分欣慰,像是約好的聚會一樣,人都到齊了,臉上沒有仇恨,十分平淡。

    專諸看了王禪一眼,眼中疑惑,卻並不說話,直朝小溪邊走去,與要離並不在一起,反而相隔十幾丈。

    各人處理各人的食材。

    化武見王禪坐在石上,一副十分自得的樣子,臉上到是十分為難。

    “小公子,你也來了,你此時不該去看吳越大戰嗎?

    為何卻來此地閑坐。”

    王禪看了看化武手中的酒,長嘆一聲道︰“化武大叔,我來此並不會它事,只是受化蝶之托,來為你們埋葬尸身。

    畢竟你們死後,若是沒有我,誰又會來埋你們呢?”

    王禪的話說得越來越難听,剛才說慶忌自堀墳墓,慶忌並不生氣,因為王禪所說正是此理。

    而現在化武一問,王禪到是順水推舟,說是來為四人收尸埋骨的。

    這種晦氣之話,若在其它地方,在其它時候,一定會被人打的。

    可化武一听,卻回想過來,王禪的話竟然如此有道理。

    他也看到慶忌在挖墳,劃好線的正好四個,一人一個,誰也不佔便宜。

    可若說都死了,那誰又為他們埋骨呢?

    難道挖好的墳卻要讓自己不得埋骨,反而要便宜這山野之中的野獸不成了?

    此時有王禪,那到不失為他們收尸的好幫手,想來大家也都會信任于他。

    “有勞小公子了,既然如此,今天我這一壺酒就分你一半給你喝吧。

    不過大叔勸你還是少喝一些,想來蝶兒也不喜歡你總是醉惺惺的,最後卻把事情搞砸了。”

    化武說完,臉上現出一陣陣悲意。

    不錯他們四人已準備在今日解決這半輩子的仇怨,所以此時到十分坦然。

    可化武想到化蝶,心里還是多了一份不安。

    四人一死,到是一死了之,了無牽掛,心里舒適,可活著的化蝶又當如何。

    (專諸與慶忌還是有牽掛的,只是為大義而不計小節。)

    他告訴過化蝶除了他,化蝶還有三個父親,依現在的樣子,至少一共算兩個父親,一個親舅舅。

    若是同時死在這里,實在對化蝶有些不負責了。

    “蝶兒現在在什麼地方,難道她也跟你來此了嗎?”

    慶忌是舅舅當然還是比較關心化蝶,而且他也知道化蝶若來,此事當又會有變故。

    “沒有,我讓我的屬下看住蝶兒,她現在該還在吳都,因為靜王妃死了。

    況且化蝶若來,只會讓她更傷心,也會讓你們更沒有顏面,對你們四人並沒有什麼好處。”

    王禪的話還是一樣挖苦著四人,意思就是四人求死,實是一件有失顏面之事。

    “也算你有心,我的酒也分你一半,算是照顧蝶兒的賞錢。”

    慶忌說完,也不現化武,又開始揮鋤。

    此時已在挖第三個了,而化武卻走到小茅屋邊上,開始撿柴架火,準備做飯了。

    王禪此時悠悠的站起身來,看了看此地的四人,心里到是十分舒爽了。

    剛才來時他還一直籌謀,如何讓此四人消除內心那些怨仇,重新成為兄弟。

    可此時看著四個墳墓,他到有了主意。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