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七十章魚本無罪



    第二百七十章魚本無罪

    王禪騎著馬,一路行來,到也悠閑,可卻也無聊。

    身邊一個人都沒有,想說得玩笑話都沒有人願意听。

    前面有一個酒肆,緊挨著一條小河,兩側房屋相對,留下一條寬寬的街道。

    這是一個典型的江南小鎮,順著小河邊建起了幾十戶人家。

    一邊是綠柳小橋,中間則是繁華的街道,另一邊則是一望無際金黃色的菜花。

    這個地方,算起來該是王禪離開小院之後,所遇到的第一個相對有規模的小鎮了。

    王禪並沒有走直通邊境的官道,走的一直都是鄉間小路。

    他不用趕著去觀戰,因為大戰還一時不會開打。

    他是朝落雁峰方向走的。

    而這個小鎮也讓王禪十分感興趣,不僅環境優美,而且獨具江南田園風光。

    他也趕了一天的路了,此時饑餓,正好該還有一個住的地方。

    若不然王禪就得夜宿鄉野,與星光為伴了。

    可王禪一摸兜里,連個刀幣都沒有,就更不用說黃金了。

    但他卻也不懼,直接騎馬進了小鎮。

    “小哥,您是要住店吧,溪柳鎮就我一家客棧。

    小哥若是不信,小哥就是走到頭了,還要回來的。”

    進了小鎮第三家,一幢三層小木樓,在這一個小鎮里都十分別致,也十分突出。

    而院前種著幾棵柳樹,擺著幾張桌子,像是招待客人之用,卻又像只是擺設。

    畢竟這里不比吳都郊外,這里十分偏遠,不會有太多客商從鄉村小道來此。

    可此地卻還是有這樣一間客棧,而客棧的名字也就叫”一間客棧“。

    王禪覺得有緣,躍下馬來,把馬栓在柳樹之上,算是確認。

    然後看著客棧老板微微一笑,把手中的劍往桌上一擺。

    “老板,你都如此說了,今晚我就在此地落腳,給我一間上房,再給我燒幾樣好菜,當然還得來兩壺酒。”

    老板一听,臉上帶笑,十分熱情,可卻並沒有動。

    江南民間也勤儉節約,一個人吃飯最多一菜一湯,若是喝酒,一壺也就夠了。

    所以此時老板覺得王禪有些擺闊了,而在這偏遠的鄉下小鎮,擺富家公子的闊氣,連個看客都沒有。

    王禪一看,心里並不明白老板的想法,還是覺得不暢快,以為老板瞧不起他年少無金。

    “老板,你們可別瞧我年少,後面還有一位朋友,很快就會來的,他自然會為我付此房錢還有飯錢的。”

    老板一听到是嘿嘿一笑。

    “原來如此,可小哥也不必在意,剛才我只是覺得小哥一個人吃不了那麼多。

    至于房錢飯錢,小哥願意給就給,不願意我們也會熱情招待小哥的。

    出門不容易,大家都會相互照顧,小哥可別往心里去。

    我這里雖然平時沒有多少人,可這里靠近吳越邊境,有時多為打仗的官兵提供一些食宿的地方。”

    老板笑得很純樸,話也說得十分真誠。

    到讓王禪有些過意不去,自己一直與人謀算,習慣了如此度人。

    此時面對真的純善之人,反而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而且老板的話,也說明老板開此店並非為賺錢,若真是為賺錢,又怎麼會在此地開呢?

    王禪有些慚愧,尷尬一笑道︰“有勞,有勞,實是小子想多了。”

    老板也不介意,自行走去為王禪張落。

    而王禪就坐在屋前桌上,可以吹著春風,曬著落日,再看著金黃的陽光з誄醮旱哪 討 稀br />
    遠處的馬蹄聲也慢慢響起。

    王禪背著馬路,用碗喝著粗茶水,一點也不好奇。

    “老錢,今年還要農具嗎,我送了就只有這幾件了,全部給你吧。”

    老板听得外面有人喊他,也趕了出來,只見一個獨臂鐵匠,此時把一些農具丟在他的屋前,正看著他。

    “哦,原來是獨臂鐵匠兄弟,快快坐。

    我給你燒壺水,今晚就在咱這小店住下吧。

    每年你都會送農具來,可你每年都只是路過,今天晚上,就留下來吧。

    今年就讓大哥給你燒條魚,我陪你喝兩杯。”

    王禪一听,知道獨臂鐵匠一直為這附近的農夫打造農具,而且是免費送來的,所以和這小鎮的人應該十分熟悉。

    “老錢,我不吃魚,你是知道的,可別麻煩了,又快要打仗了,你們也得存些米糧。”

    王禪不用回頭,他也知道獨臂鐵匠就是要離,他一直跟著王禪。

    可王禪卻十分奇怪,走著走著,過一個村莊,要離就會消失一會兒。

    這讓王禪不解,所以一路走來,王禪也不敢走得快了,反而過了村莊還要等等要離。

    現在知道原來要離在過村莊的時候,他就會把自己打造的農具分發給需要的農民。

    由此可見要離對這些百姓真的是十分友善仁義。

    “老板,你的魚是不是從這河里釣的,這位大叔不吃魚,不若你燒來我代他吃如何?”

    王禪的話讓人難與理解,別人不吃魚,可也用不著代別人吃吧。

    可這里的百姓還真是純樸到家,老錢老板一听,臉上一笑,看了看要離。

    “鐵匠兄弟,這位小哥既然如此說了,不如將就燒給他吃如何?”

    要離看了看王禪的背影,點了點頭回道︰“就依你吧,我就跟這位小哥同桌,也省得你麻煩。”

    要離走到王禪對面一坐,雖然並不搭話,可老板也看得出來,剛才王禪所說之人,就是要離。

    而要離也不避諱,所以知道兩人是認識的,就忙著再次進屋燒菜。

    “湛盧劍,你從什麼地方得到了,這把劍是吳王闔閭藏劍,越國歐冶子大師所鑄,我曾經見過一次。”

    “它現在叫游龍劍,不叫什麼湛盧劍了。

    而且也不再是吳王的藏劍了,而是我鬼谷王禪的劍。

    那天晚上你不是見了它的威力了嗎,為何還會如此問起?”

    王禪微微一笑,看了看要離,把劍向要離一推。

    “哼,那天夜里隔得那麼遠,我如何會看得清楚。”

    原來王禪入地宮的那天夜里,要離也一直跟著王禪,可他並沒有入地宮。

    後來斷龍石一關,他也知道王禪的意圖,十分著急。

    最後卻發現了阿三,才跟著阿三,一直在虎丘映月湖等,最後直到王禪破開石壁救出百姓才放心離開。

    “你現在就可以看看。”

    王禪說完,給要離倒了一碗茶。

    要離鐵手按住游龍劍鞘,獨手抽出劍身,而且只抽出一半。

    他凝目看著游龍的劍身,此時夕陽正濃,劍身上更是金光游動,讓人耀目難暇。

    而要離手中也慢慢灌入內力,察探劍心。

    只是內力一輸入,劍身就開始抖動起來。

    半響,要離頭上冒著冷汗,這才緩緩收回內力,再把劍插入鞘中。

    “此劍有火龍附體,劍心甚為狂燥。

    也難怪連吳王闔閭都駕馭不了,也不敢隨地配帶此劍。

    只得把此劍藏入劍池之中,偶爾把玩。

    若不能駕馭此劍者,必然為劍所控制,繼而心性狂燥,可引發人的野心與欲望。

    若是君王得之,會傲慢無比,自視甚高,四處征伐,民不僚生。

    看來你已能駕馭此劍,說明你的心性純良,正好可以奪制火龍的狂燥,才可發揮其劍心的威力。”

    要離還是一語道中此劍的秘密,看來相劍之術,並非浪得虛名。

    “你若喜歡,我可以送給你,反正我身邊還有兩柄木劍,而且我也不喜歡殺人。”

    王禪十分大方,卻並不拿回游龍劍。

    “我不要,我也不配用劍,我手中有刀,殺豬的斬信刀。

    況且若內力不足者用此劍,內力反而會被此劍心反噬,不會有增益。

    就像一只猛獸,你若能馴服于它,它可以成為你的幫手。

    你若馴服不了它,它會吃了你。

    而我的內力及德行還不配馴服此劍,就算你給我,我也不會用它。”

    王禪一听,還是收回游龍劍,心里十分得意,至少要離嘴上不說,可心里還是對他大加贊賞。

    要離自視不能配得上此劍,而王禪卻可以,那從另一方面還是說王禪德行可服此劍。

    (王禪無欲無求,算起來該是大善之人,可若說有德,那可還差得遠,德首在于心,踐于行。

    而王禪只是一個初出道的毛頭小孩,何來大德之行。

    他之所以能用此劍,一個內力能壓制火龍劍心,第二個原因就是他母親的原因,大家若還記得,自然就清楚了。)

    而此時王禪也不想讓老板見到此劍,能像要離這種不貪之人,還是少數,劍在吳越算是名器。

    名冑之物,不可輕易視人,不是因為怕丟,怕人偷盜,而是怕引起普通人的貪欲。

    王禪剛收好游龍劍,一陣風吹來,他已經聞見魚香味了。

    錢老板端著一盤魚,另一只手中還提著兩壺酒。

    “鐵匠兄弟,你認識這位小哥?”

    錢老板雖然心里明白,可還是裝著疑惑,這才有此一問。

    “談不上認識,他也只能算是我的主顧。

    這里有幾塊金子,想來這位小哥剛才就是等著我來為他付飯錢的,你就全收下吧,反正這也是他的金子。”

    錢老板,放下菜,卻並沒有收下。

    因為這些金子實在太多,于他這種鄉野村民來說,從來也未見過那麼多金子。

    而听要離的話,他還是看著王禪,想不到王禪也曾是一個有錢人。

    再者錢老板,本也沒有想收王禪或者要離的飯錢,要離讓他收下,到讓老板有些為難了。

    “你就收下吧,我知道你不會收下飯錢。

    可你也該知道,原來那些吳國兵甲都已遠赴邊境,準備與越國一戰。

    若是戰火重燃,邊境百姓必然向這些地方逃避。

    到時你用這些金子,也可以多救濟一些百姓。

    算是今天的飯錢,卻又算是為將來那些流離的百姓會了飯錢,也就算是這位小哥的一點心意吧。”

    王禪一听,微微一笑。

    要離此人既不好名,也不圖利,剛才對于手中的游龍劍更不貪戀。

    (普通會武之人,對于稀世名劍,那可是趨之若鶩。)

    現在把身上的黃金都拿出來,顯然一些是趙阿三付的虎鞍具錢。

    可大部分還是要離自己攢下來的,可此時卻傾家蕩產的全部拿出來救濟將來因戰火流離失所的百姓

    由此可見,他對財也是視若糞土,並不貪財。

    可既然自己要救濟百姓,卻又不願留名,而好名卻還要留給王禪。

    再听錢老板的稱呼就可以證明,平時要離為這些百姓送農具,也從來不留姓名,所以老板才稱呼他為”獨臂鐵匠“。

    王禪看著要離,對著錢老板點點頭,算是成全于要離的心願,若不然這些黃金,錢老板不會也不敢收下。

    此時王禪的心里,還是對要離更加尊敬,可他一想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王禪還是有多了一些憂慮。

    要離一直跟著他,就是想知道慶忌所在。

    而慶忌臨走之前,也讓王禪告訴要離慶忌藏身之處。

    現在他也正好趕去,也不願意在此時傷了要離之心。

    那麼他必須盡快想到辦法,來解決這四人的恩怨。

    若不然,王禪就要看著他們自相殘殺,相互成全。

    而身在吳都的化蝶也會為此而更傷心。

    老板見王禪面帶愁容,只得收下黃金。

    “來來來,難得你如此善心,小子當敬你一杯。

    我看此魚燒得十分香醇,不若你也吃點。

    魚本非罪,其罪在人,人若無念,為何懼魚。”

    王禪知道此魚正是紅燒做法,雖然未必可與專諸所做的魚相提並論,可此時饑餓也實在是一道好菜。

    而要離之所以不吃魚,卻也是因專諸刺王僚,而心里有屑。

    王禪再一想,比較一下,慶忌似乎比要離卻要更豁達一些。

    不僅不懼魚,而且還會做專諸所傳的燒魚之法,做出的魚也是味道香美。

    有的時候就是這樣,做錯事的人很難放下過往。

    而真正受傷害的朋友,反而會原諒他這些失信的兄弟。

    所以慶忌並不忌魚,而要離卻忌諱于魚。

    所以的這些也只是心魔作崇而已,與魚無關。

    王禪的話總是帶著禪機,有意無意,讓人心有感悟。

    “我不吃魚,與魚何干。

    你那天賜的智慧可不是用來對付一條魚的,更不是來勸慰我這種不義之人的。

    可別辜負了上天的恩賜。”

    要離也不理王禪,接過酒碗就朝嘴里灌了下去。

    顯然王禪的話不僅沒讓要離釋懷,反而讓要離想起了過往之事,心里徒生怨氣,自責自嘆。

    老板一見,雖然不知兩人所說何事,但卻不想讓要離獨喝悶酒。

    嘻嘻一笑道︰“不急不急,我這就去再做幾道江南小菜,鐵匠兄弟可稍等片刻。”

    王禪一看,心里到是一樂,見要離喝完酒辛辣的樣子。

    自己吃著魚,自己喝著酒,十分安適

    反正既然開脫不了,壓在心里的人又不是自己,喝一口酒,心情當然又松馳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