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六十九章姐妹情誼



    第二百六十九章姐妹情誼

    化蝶回到伍府換過衣服,而身邊的趙阿三也在伍府換了一身伍府下人的衣服。

    問過伍府下人,也知道相國已經去了靜王後府,所以兩人也就不敢停留,匆匆趕往靜王妃府。

    此時靜王妃府已是香火繚繞,哭喪之聲遠傳,門前都已披掛著喪布。

    伍子胥並沒有進入靜王妃府,而是在門前十分焦急的等著化蝶,見化蝶騎馬一來,就匆匆趕拉著化蝶就朝府內走去。

    “蝶兒,你這一天一夜都去那里了,外公一直在找你,讓我好生擔心。”

    伍子胥脾氣暴躁,可在化蝶面著還是壓著性子,聲音很低的責問化蝶。

    而他一邊問著,卻還是看了看跟在化蝶身後的趙阿三,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伍府本就下人不多,可趙阿三卻是十分眼生。

    “外公,我去找禪哥哥了,可怎麼也找不著他,我也著急。

    知道靜王妃之事,我就趕了回來。

    對了為何不見我父親?”

    化蝶雖然說得是慌言,卻也並不算是騙人的。

    她知道王禪此時還不是讓人知道他未死的時候,就連她的外公也不能知道。

    “先進去吊祭完靜王後再說,監國太子正在里面,你也該與他打個招呼,見個喪禮。

    你父親的事,等會我再跟你說吧。”

    伍子胥一听,心里更是疑惑,這才想起,趙阿三是王禪的下人,所以跟著化蝶。

    而他也知道王禪與化蝶的關系,所以此時化蝶說起王禪,心里又多了一份懷疑。

    “蝶兒知道,這就隨外公進去吊祭。”

    化蝶心里疑惑,卻也並非疑惑,而是擔心。

    她心里能猜出她的父親化武為何此時不在吳都,就連她的外公都有意回避她。

    剛才與王禪一別,知道王禪如此匆忙的離開,自然也是為了此事。

    “相國大人揩外孫化蝶小姐前來吊喪。”

    喪禮官一聲直呼,二人走進靈堂。

    里面依然一樣,就像是前些日子王後死時的情景再現,整個靈堂里跪滿了吳王其它嬪妃,還有就是靜王妃府的奴僕。

    這些奴僕本就連身份都沒有,都是要陪葬之人。

    所以此時都在哭泣著,像是在為靜王妃而哭,又像是在為自己而哭。

    可在大周天下,她們都是奴僕身份,性命一切都與主人相連,這是逃不過的宿命。

    兩人依禮吊祭完,還是向身披全孝的監國太子夫差見禮。

    而施子小姐也隨夫差站在一邊,只是披著半喪之服。

    化蝶看了一眼施子,見她雙眼通紅,顯然對靜王妃之死也是十分難過。

    施子與靜王妃往來還算密切,就連昨日的七色點心都她傳與靜王妃的,由此可見一般。

    “太子保重身體,一切節哀順便,國事為重!”

    伍相國有意提醒夫差太子,而夫差則微微點頭答謝。

    “有勞相國大人,夫差自有分寸,還請相國大人這邊請。”

    夫差帶著伍子胥,身後跟著化蝶與施子來到堂屋,這里相對相清靜一些,也是靜王後自絕之地。

    夫差待伍子胥坐下,就對著伍子胥問道︰“相國大人,王上是不是已經走了?”

    “太子,王上之事,想來太子就不必再問了,老夫也不敢回復太子。”

    伍子胥十分謹慎,看了看化蝶,又看了看施子。

    化蝶是他的外孫女,而施子與夫差的關系他也能看出,可他還是拒絕回答夫差的問答

    夫差一听,雖然覺得伍子胥的語氣並不友好,可他還是一時醒悟,知道吳王現在的行蹤已是機密。

    “是夫差愚昧,不該有此一問。”

    化蝶一听,知道王禪的推測是對的,那就是吳王不想再面對靜王妃的死,面對失母的夫差太子。

    所以趁此機會,已經離開了吳都,奔赴吳越邊境。

    而今日連主管宗屋事務的伯否都已不在,那麼伯否自然是作為副帥隨王上走了,而孫武將軍也不在,那麼更說明一切。

    畢竟縱然是王上調兵出征,還得孫武排兵布陣。

    這一切都說明吳王已離開吳都,準備與越國開戰了。

    “施子姐姐,我們到外面看看。”

    化蝶拉著施子,就向堂屋外走。

    她知道此時不該妨礙兩人的談話,畢竟一個是將來的吳王,一個是吳國的相國,國家大事,女人還是該遠離。

    施子看了看夫差,夫差則點頭示意。

    兩人才走了出來,站在小院的桌邊。

    此時三盆花依舊擺在桌上,是吳王故意留下,讓夫差知道其母為什麼會服毒自殺。

    “施子姐姐,這兩天你一直陪著夫差太子嗎?”

    化蝶有意問起施子,有點明知故問,可她卻只是想確認施子與夫差的關系。

    “是呀,前日參加完國葬之禮,我還陪著靜王妃呆了一天,可未曾想昨夜就接到噩耗。

    夫差太子十分悲痛,所以我也只得陪著他,安慰太子。”

    施子說得十分自然,雖然她現在與夫差並沒有實質的身份,而化蝶也大體能猜出一些。

    化蝶見施子臉上十分淡然,語氣也是不冷不熱,似乎與前幾日完全判若兩人。

    “姐姐,你怎麼了,是不是這幾日悲痛過度,你可得保重身體呀!”

    化蝶還是十分關心施子,怕她因悲痛過度而走急端之舉。

    畢竟這些日子發生太多的意外,繡娘的死,南海婆婆的狠心失蹤,都讓施子一直處在一種悲痛的矛盾之中。

    施子一听,卻冷笑一聲,自己坐在桌邊,看了看那盆黑暗之花。

    冷冷道︰“蝶兒,我們的關系日後任誰都不可提及,也希望你以後對我不必如此親熱,我們只是普通認識而已。

    我的事,以後你也不用再管了。

    我現在身體很好,只是有些疲憊,並無大礙。

    到是你,听相國大人說,你外出一天一夜,小小年紀如此放縱,成何體統。”

    施子語氣帶著訓斥,雖然不願化蝶提及兩人現在的關系,可她還是以一個姐姐的身份教訓著化蝶。

    而且從語氣里她也想知道化蝶這一天一夜去了什麼地方。

    因為在她的心里,一樣掂記著王禪,她也想通過化蝶來了解王禪的去向。

    施子說完,卻並不看化蝶,而是看著化蝶身後三丈外的趙阿三。

    “施子姑娘,蝶兒並沒有去其它地方,只是在吳都附近找一個人,卻一直未找著。

    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所以蝶兒也有些擔心。”

    化蝶知道施子的心意,也明白的施子現在身披半孝的意思,所以稱呼都已經改了,變得陌生起來。

    “哼,他本就是無禮之人,他與靜王後也算是相識一場。

    此黑暗之花在靜王妃手中,他早就知道靜王妃當年之事

    也知道靜王妃會因此自絕,可他卻並不阻止,實在是一個可氣可恨之人。

    你找了他一天一夜,真的找不到他的蹤跡,連他的下人也不知道嗎?”

    施子知道化蝶所找之人是王禪,埋了繡娘之後,施子不願住在王禪的小院,其實心里也是有意在避嫌。

    此時雖然語氣保持著拒人千里的感覺,可說起王禪,話語之中還是顯得十分關切。

    “他們就是找不見他,所以才告訴了我,我也不知道他的去向。

    國葬之時,我與外公都參加了葬禮,所以也不知他去那了,會不會有危險。

    施子姑娘可知他的去向,或者能不能猜到他去了那里?”

    化蝶此時明知故問,當然是要大家相信王禪再次失蹤了。

    同時她心里也有意一試施子,剛才從施子的表情里可以看出施子真的也關心于王禪,並且似乎還知道一些隱情。

    “這個鬼小子,會去哪里呢?

    前日勝玉公主葬禮,如此空前絕後,他一向喜歡熱鬧,不會不來。

    那他又到那里去了呢?

    若說危險,他不給別人帶來危險就已經不錯了,你明知還要問嗎?”

    施子自言自語,最後還是不忘訓斥著化蝶,也是想讓化蝶不要擔心。

    可話才說完,一時之間,施子卻忽然驚詫的站了起來。

    她看著化蝶,眼中透著焦慮,到一時讓化蝶也十分吃驚,站起身來,看著施子。

    “範蠡,範蠡,是他,只有他才會如此敵視他,也只有他才會求我為他搭線。

    怪我,都怪我,為什麼就沒有想到呢?”

    施子說完,眼淚已不停的流著,十分悲傷。

    化蝶听王禪講過,放水淹地宮的嗖主意一定是範蠡出的。

    現在听施子一講,也知道其中的原由。

    定然是範蠡看出吳王的陰謀,而他也探查到王禪的準備,所以才要施子與他搭線,面見吳王。

    兩人有共同欲除之而後快的敵人,就是王禪。

    所以範蠡才會冒著大忌在兩國交戰著面見敵方王候主帥。

    此時施子像是也領悟到這其中的原固,所以此時心里無比傷痛。

    “別這樣,你這樣哭泣讓太子和我外公看見就不好了。

    或許他真的會逢凶化吉也說不定。”

    化蝶靠著施子一坐,湊近施子小聲說著。

    施子看著化蝶的臉,並沒有異樣,反而覺得奇怪。

    “你與他青梅竹馬,此時他失蹤不見了,你難道一點也不擔心,難道你有事瞞著我嗎?”

    化蝶冷冷扭開頭,卻也盯著桌上的黑暗之花。

    “你剛才還訓斥我,我知道什麼,我當然也擔心。

    可他就是一個鬼小子,誰知道他會去那里?

    說不定他去了邊境,對吳越交戰,他也說過十分有興趣。

    而且或許還與婆婆有關,誰又曉得呢?”

    化蝶並不明說,就算是施子她還是不敢明確告訴她,但卻也不願讓施子為王禪傷心,所以說得很隨意。

    畢竟現在施子與夫差走得太近,而化蝶也知道她的目的。

    因此兩人間,反而真的也就有了隔闔,而並非是化蝶有意瞞著施子。

    這也只是權宜之計,並非實話實說就一定會是好事。

    而她之所以如此說,都是王禪極有可能去做的事,也並非只會是施子所想,被範蠡還有吳王謀算,同時也掩飾她為何不著急的原因,就是為了安慰施子。

    施子一听,也知道化蝶心性純善,從來也不會把人往壞的地方去想,而且化蝶真的放心于王禪。

    而施子剛才的想法,也是極有可能,而且在她看來,似乎事實就是如上此。

    施子看著化蝶,心里多了一份擔擾,卻也多了一份體貼,至于她此時心里的想法,也不敢告訴化蝶。

    她怕化蝶知道之後,會做出傻事,傷害到自己這個妹妹。

    而且若依化蝶此時的武技,若是知道吳王謀害王禪,那她就算是刺殺吳王還有範蠡,也並非難事。

    “是呀,是我多疑了,這天底下只有他能害人,還沒有人能害得到他。

    他有你這個知交,也算無憾了,但願他能如你所願。

    你還是回去吧,潛心修行你的陰符之術,別再滲和吳國之事。

    若是讓我知道你還與這些糾纏不清,我定饒不了你。”

    施子忽然間又恢復十分冷酷的表情,怒目看著化蝶,一種長姐的身份訓斥著化蝶。

    化蝶知道施子是怕自己牽扯這些舊的恩怨而有意關心她。

    這些日子,她們都共同經歷了吳都的變故。

    似乎只要與過去糾纏的人都會有不好的結果。

    一個,又一個,讓人應接不瑕,心里更是一次一次的沖擊著悲傷的底線。

    “姐姐,他也不想你滲和,更不想你為外婆的仇恨而犧牲自己的幸福。”

    化蝶此時還是恢復時常的稱呼,也提醒著施子。

    “你懂什麼,我的幸福是我自己的事。

    只要你自己幸福就好了,管好自己,管好那個鬼小子就行了。”

    施子此時有一種委屈,卻不願與化蝶說出來,因為她喜歡的,也是化蝶喜歡的。

    她們兩人只有一個能真正幸福,而她只有能成為犧牲。

    此時她已不想讓化蝶再呆在這里,已經站起身來,怒目看著化蝶。

    而此時夫差與伍子胥也從堂屋里向外走來。

    見施子與化蝶像是箭拔怒張的樣子,都有些疑惑。

    “施子,這是為什麼,你們不是好朋友嗎?”

    夫差十分溫柔的問著施子,見施子臉上又有淚痕,心里十分不忍。

    “蝶兒,快向施子小姐賠禮道歉。”

    伍子胥也不問清事實,但他知道施子小姐以後可能是新的王後,所以也責問化蝶。

    “對不起,施子小姐,剛才蝶兒不該說此花不好。

    此花是黑暗之花,也是欲望之花,善用之則是良藥,不善用之則是萬毒之源,還望施子小姐深思。

    蝶兒語有不妥之處,還望施子小姐海涵,一切好自為之。”

    化蝶說完,看了看伍子胥道︰“外公,我們走吧!”

    伍子胥一听,也是不明兩人之間為何會發生此事。

    但既然化蝶已經致歉,而他也是相國身份,也就對著夫差及施子一揖。

    而夫差與施子也回揖至禮。

    “有勞太子,有勞施子小姐,蝶兒還小不懂事,若有得罪之處,還多包涵,告辭!”

    伍子胥說完,也緊隨化蝶走出靜王妃府。

    夫差見伍子胥與化蝶離開,就扶施子重新坐在桌邊問道︰“施子,你與蝶兒一直都十分交好,剛才為何如此生分,是不是有什麼為難之事,你盡管與我說來,看我能不能為你們解決。”

    施子卻十分溫柔的看了看夫差,十分淡然的回道︰“也沒什麼,蝶兒這孩子這些日子怕是受最近的生死離別嚇到了。

    她要讓我遠離你,她擔心我會像淑敏王後及靜王後一樣的結局。”

    施子畢竟比化蝶成熟,所以說的慌話也如王禪一樣,一半真的一半假的,讓人難與分辨,可又讓不會懷疑。

    “原來如此,蝶兒是還小,她的擔心也並非多余。

    想父王的這些王妃,還真沒有一個能善終的,包括我的母後。

    我知道母後為我做了什麼,所以我不怪她,更不怪父王。

    剛才蝶兒說得不錯,這確實是一盆欲望之花,會讓人沉醉其中,最後慢慢浸蝕人的靈魂,讓人變得如同野獸。

    淑敏王後就是因為此花,一生錯愛著我的二叔,而謀害父王。

    我的母親也是因為此花,為了讓自己的兒子有機會成為吳王,謀害了我兩個哥哥。

    而她們的結局都殊途同歸,都不得善終。

    母親是不想再見于我,怕影響于我,讓我處在兩難之地,所以只得自絕于此。

    想想王後,想想母後,再想想因此而死的四個哥哥,實讓夫差傷懷。

    施子你現在若是害怕了,也可以听蝶兒的,遠離于我,遠離吳都,我不會怪你。”

    夫差所說到十分真誠,而吳國的現實也是如此。

    吳王所寵幸的四個妃子,兩個死于爭寵之中,被孫武斬殺于沙場。

    而王後之死更是可悲可嘆,最終死于自己所愛之人手中。

    (除了王禪還有吳王以及後來的景成公主,沒有人知道夫概已經死了,大家對王後之死還是認為是夫概所為。)

    而自己的母親,為了他能有機會成為太子,成為吳王,早在多年前就已狠心毒殺了他的兩個同父異母的哥哥。

    可他不知的是,靜王妃為了他,不僅殺了王後所生的兩個兒子,還親手殺了公子波。

    而公子山之死,她也有脫不了的干系。

    “你會像你父王一樣嗎?

    而我施子也不會像淑敏王後一樣。

    更不會像靜王後這樣傻,于我而言,只要能與我相愛之人相處。

    其它的都不足為懼,也不足為謀。

    剛才蝶兒也說過此花善用者為良藥,不善用者才會深受其害。”

    施子言不由衷,可她的話對她自己而言卻又是發自內心的話。

    她也想與自己真愛之人相處白頭,可現實卻讓她不得不作出有違本心的選擇。

    “我自然沒有,也不會有父王那段經歷,也沒有父王如此殘忍。

    我只愛你一個人,將來也不會涉及什麼太子之爭。

    你就放心吧,這三盆花都是世間罕至之物,若是你喜歡,明天我就讓人帶回王宮,以後你自然可以親自栽培。”

    施子一听,臉上淡然一笑。

    “太子,你不怕我像淑敏王後一樣,在你茶里或酒里下毒嗎?”

    夫差一听也是得意一笑,看了看施子道︰“不怕,你都不怕,我會何為怕。

    就算是毒它也會成為良藥,有你在,你就是我的解藥。

    所以我不怕!”

    夫差說完,也是十分溫柔的撫著施子的臉。

    施子看著外面的宮奴,知道有人來吊祭靜王後了。

    “太子,有人來吊祭王後。

    你是王後親子,現在又是監國太子,當以身作責,成為吳國典範,可不能陪我在此休息。”

    夫差一听,有些不舍,可還是再次輕撫施子的臉,理了理喪服向靈堂走去。

    只留下施子呆呆的看著桌上的花,再想著剛才化蝶的話。

    她不知道她自己是否真的會走淑敏王後的路,她不肯去想。

    可縱然不去想,心里還是放不下,放不下王禪。

    她心里的擔憂還是再次泛起,而且這一次像是一種失去,可能永遠不會再來。

    永遠失去擁抱幸福追求真愛的機會。

    她希望王禪並沒有失蹤,卻希望王禪在她的心里永遠失蹤,連一分記憶都不要保留。

    可她知道她做不到,而那些記憶卻是她這輩子最珍貴的,永遠只會藏在深深的心底,獨自享受回快的快樂!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