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六十八章悵然若失



    第二百六十八章悵然若失

    第二天早上,化蝶剛剛運完功,走到小院,一個身影就從院內飛了進來。

    化蝶並不驚異,因為來人是趙阿三。

    阿三一見化蝶就急問道︰“蝶兒小姐,我家小公子呢?”

    “他,你們難道不知道你們小公子的習慣嗎?

    他現在還在睡覺練功,修行道法呢。”

    化蝶剛一說完,王禪卻已一陣風的從自己臥房沖了出來。

    “蝶兒,其實我早就起床了,只是太早,你看我都給你沖了一壺茶了。”

    王禪說完,手中還真有一壺熱茶,冒著熱氣。

    “阿三,還不進去幫蝶兒小姐拿幾個杯子來,再急的事,也得等蝶兒小姐喝口早茶再說。”

    王禪說完,拉著化蝶就朝小院石桌之上走去。

    阿三本想匯報吳都的情況,听王禪一說,也不得不去拿杯子。

    “蝶兒,這石桌椅涼,先讓小子給你暖暖。”

    王禪在化蝶面前十分討好,邊說邊運功,對著其中一個坐椅一揮手,手中一股熾熱之氣發出。

    全部籠罩在石凳之上。

    石凳也冒著熱氣,只一會兒,椅子已經變得十分暖和了。

    王禪這才讓化蝶坐下,而阿三也端了些茶點,再取了幾個杯子一起放在桌上。

    “禪哥哥,你明知我能自行調息內息,產生陰陽兩種冰寒熾熱之氣,坐在這椅上,也並不大礙。

    可你為何還如此大獻殷勤。

    你一定有什麼事瞞著我,所以才這樣的,是不是?”

    王禪嘿嘿一笑道︰“也沒什麼,阿三哥一大早來,必定是吳都有變,還是先讓阿三哥說完了我再告訴你。”

    王禪邊說,邊示意阿三也坐下。

    化蝶此時也看著阿三,知道王禪所言不會有誤。

    “回小公子,蝶兒小姐,昨夜傳聞吳國靜王後仙逝,所以阿大哥讓我來告訴兩位。”

    “什麼,你的意思是靜王妃過世了?”

    化蝶還是有些驚異,畢竟才把前王後的葬禮辦了,為何這第二天就會發生此事。

    而且靜王妃身體一向很好,並不像忽然發病之人,這里邊必然有什麼問題。

    化蝶問完,卻是看著王禪,想在王禪臉上找到答案。

    王禪也在沉思,片刻之後才悠悠說道︰“靜王妃之死,該並不意外,若我猜得不錯,該與吳王還有黑暗之花有關。

    阿三你把听到的傳聞一並說了吧,免得蝶兒擔心。”

    王禪心里大體也能猜出一些,但此時卻不便在化蝶面前表現。

    畢竟他知道靜王妃的歸宿,也知道她的想法。

    此時夫差當上監國太子,于她而言一切都已完成。

    而她也會履行當初與王禪相談時的承諾。

    “回小公子,蝶兒小姐,坊間傳聞,昨日吳王攜重禮去探望靜王妃。

    還送了靜王妃兩盆十分罕見的古滇國茶花,听說叫什麼七彩春色,黑玉茶花。

    只因養花的兩個丫頭插嘴,說靜王妃有一盆通體皆黑的花,至吳王十分不滿。

    而所說就只是為了一盆通體皆黑的花卉,想來該是小公子所說的黑暗之花。

    只是想不到靜王妃也有此花。

    所以吳王摒退了護衛與宮奴,兩人在花院里為此吵了約一個時辰。

    後來宮奴進去之時,靜王妃就已服毒自殺了。

    吳王自此封靜王妃為吳國王後。

    所以小子就來通知小公子還有蝶兒小姐。

    小公子自然不會現身吊祭,可蝶兒小姐依禮卻要吊祭吳國王後。

    我怕伍相國找不到小姐,所以才趕著來通告。”

    阿三說完,看著二人。

    “禪哥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靜王妃也有黑暗之花,也知道其中的內幕,所以才如此淡定。”

    王禪知道,之所以自己不像往常一樣,不用阿三說,他也可以推斷得八九不離十。

    畢竟依昨日的情形,吳王已是萬事俱備,心情大好之時。

    他自然是認定自己已死,而且也把伯否推為副帥。

    對于攻越之事,也擬定了詳細計劃,一切都十分順利。

    而吳王立了夫差為監國太子,所以一直未受寵幸的靜王妃成為吳王最後可以安慰的地方。

    吳王想在出征之前寵幸靜王妃,也算是給監國太子夫差的臉面。

    讓夫差可以安心治國,而他可以安心攻越。

    算是一次彌補,也算是一次告別。

    吳王知道靜王妃愛花,所以特意送了兩盆古滇國的名花給靜王妃。

    卻不想靜王妃的丫頭顯擺黑暗之花,讓吳王知道,所以才會有後面之事。

    王禪就怕化蝶問起,才有意不透露自己的想法,可現在問起了,王禪卻也不得不說。

    “蝶兒,你既然問了,我也不妨告訴你。

    其實我早就知道靜王妃也有與王後同樣的黑暗之花,而靜王妃也未否認過。

    此花你的外婆淑惠王後也該有一盆,該是她們師傅送予她們三人的。

    淑敏王後死的時候,我告訴過你,我正好去了王宮。

    所以也問過淑敏王後,當年她的兩個兒子是如何死的。

    淑敏王後斷言否認是她自己所謀害的,而依當年的情形,可以判定兩位吳王公子所中之毒也是黑暗之花。

    黑暗之花普通用途只是催陽之用,在蹶由公子府宴之時,我就曾說過。

    但對于陽氣十足的年輕人來說,過量使用就是致命的毒藥。

    所以當時我推測毒害兩位公子的只有靜王妃可能。

    而且當時兩位公子死時,靜王妃確實是唯一的目擊者。”

    王禪簡單一說,化蝶再一回憶,心里也知其實王禪早就提醒過眾人,只是那時還不知道他的意圖。

    可那天靜王妃也在蹶由公子府里,而王禪也是在那時提醒靜王妃,王禪已經知道了她的秘密。

    “禪哥哥,吳王的大公子、二公子暴斃之事我只是有所耳聞,你為何如此肯定是靜王妃,而不其它人呢?”

    化蝶的猜測其實是在懷疑她的外婆淑惠前王後,因為按理來說,淑惠王後與吳王的仇恨才是必須用命來償還的。

    吳王派人刺殺了王僚,又險些把淑惠王後及慶忌太子刺殺身亡,一家人因此從吳王之位上跌落成被追殺的對像。

    淑惠王後絕不會容忍,所以她下毒毒害吳王的兩個公子,也是情理之中。

    “蝶兒,有的事你不必猜測。

    淑惠王後那時不可能有此心機,也不可能有此機會,說復仇一切都還太早。

    而畢竟要下此毒,必須是近身信任之人,若不然依那時吳王的性格,必須對王宮加強警備。

    而且此藥並非無解,但若是下在酒中,會讓人十分性奮,若不及時處置,當陽氣到了極點之時,就會經脈暴裂而亡。

    也就是下毒只是一種手段,但若沒有引誘,或者當時兩位公子可以及時排毒,那麼就不會死。

    而依當時的情形,靜王妃與其姐淑敏爭王後失敗,而其它兩位寵妃又被孫武斬殺。

    除掉當時身為王後的兩個兒子,這樣相比之下,她的兒子夫差才會有機會當是吳王。

    這就是當年靜王妃所謀,也是她下毒的目的。

    若不然兩個公子之死,對其它人沒有任何好處,只有靜王妃才能在其中佔得先機。”

    (王禪說得十分隱晦,畢竟這涉及男女間之事,而他與化蝶都未經人事,也不懂這其中之妙。

    黑暗之花其實就是欲望之花,能讓人產生幻覺,也算是一種**之花。

    而兩個公子年輕氣盛,服用用過量,卻又被靜王妃引誘,一時之間陽氣上腦,所以才暴裂而亡。

    此事已有三個章節提過,都是點到為止,畢竟若說得詳細了,確實有失倫常,也把靜王妃的人設寫得太過陰暗。

    只要讀者們意會就可以了,然後可以想像到為了奪位,其實三姐妹都是各有籌謀。

    可到現在輸贏還沒有分出,只是讓大家領悟人在各種欲望的驅使之下,許多連魔鬼都不屑于做的事,而人反而做得出來。)

    “我知道了,靜王妃之所以選擇服毒自殺,是因為吳王自你提醒之後,也一直在懷疑那兩個公子之死。

    直到昨夜之時,吳王知道靜王妃也有黑暗之花,所以由此證實靜王妃才是殺死當年那兩個公子的凶手。

    而靜王妃不想因此影響夫差太子,也是為自己當年所為贖罪,所以只得選擇自殺。

    其實你早就知道靜王妃會自絕,你也沒有辦法,畢竟當年她毒殺兩位公子手段也十分殘忍。

    若不然怕你也不會幫靜王妃,幫夫差太子,想來你還會因此殺了靜王妃。

    只是現在夫差太子一定十分痛苦,施子姐姐一定也會陪著夫差。

    我看,我還是早些回去吊祭靜王後,就不在這里陪你了,免得讓外公擔心。”

    化蝶此時已站起身來,可王禪卻還是坐著。

    提到施子,王禪心里總是有些難與言明的失落。

    特別是施子陪著夫差,他知道這該是淑惠王後的埋下的最後一招。

    可他卻並不願意破壞,他知道施子是一個識大體之人,也知道施子也是逼不得而已。

    畢竟若想讓他的父親慶忌當上吳王,也只有夫差一死。

    而或許這也是淑惠王後對施的逼迫。

    而王禪矛盾的心理,讓他不敢再對施子表露什麼,這樣只會讓施子更痛苦。

    “禪哥哥,你是不是有話想對我說?”

    化蝶從未見王禪如此猶疑,竟然在她起身之後還端坐著。

    王禪並非如此不懂禮數之人。

    “蝶兒,吳國之事自此也快到了最後的結局之時,我要離開此地。

    吳王算是逼死靜王妃,所以他也不想面對夫差太子,此時出兵該是吳王最好的選擇。

    一是逃避現實的折磨,二是可以讓越國出奇不意。

    而你的外婆此時該已等著吳王出征越國,她們的恩怨只有一死才能了結。

    我希望你不要牽扯其中,此事會讓你左右為難。

    而且你的舅舅該還在落雁峰等我,我必須化解他們這些年來的仇怨。

    蝶兒,你要相信我。”

    王禪說完站起身來,而化蝶此時卻眼淚巴巴的看著王禪。

    王禪的好意,她十分清楚,可她卻不敢回復王禪。

    她不願自己的外婆淑惠王後與吳王再起沖突,可她知道這無論如何也是避免不了的。

    而慶忌與要離,專諸與化武之間的恩怨似乎也到了解決的時候。

    這都是她的親人,她不願看著任何一人死去。

    這些日子,她也經歷太多生離死別,在她的心里,她希望大家都好好活著。

    縱然是敵人,她也從不願意傷害,可這或許只是她一廂情願的想法。

    她知道辦不到,卻又不得不寄托于王禪。

    “禪哥哥,你放心吧,此事我心里有數。

    回去我也會勸勸父親,讓他放下恩怨。

    若不然我們可以再次遠離吳都,我可以陪著他們過逍遙的生活。”

    “蝶兒,你明事理,我就放心了,不過我這些屬下在吳都也沒有什麼事做,不若就給你使喚得了。”

    王禪說完轉身看著阿三,十分嚴肅的說道︰“阿三,回去告訴阿大及趙武,一刻不離的守著蝶兒小姐,此時吳越大戰在即,你們就代我保護好蝶兒小姐。”

    阿三一听,立時應承著。

    阿三也知道,縱是他們兄弟三人加在一起,也不是化蝶的對手,這保護其實就是要纏住化蝶,不讓她參與這些恩怨的了結。

    而王禪已經跟化蝶講過,若南海婆婆還不收手,他會親手了結。

    所以化蝶不在,這樣王禪才會放手而為。

    “走吧,阿三哥,我會听你們安排的,不會給禪哥哥添麻煩。”

    化蝶眼淚汪汪,語帶泣音,也是讓王禪十分心傷。

    看著兩人躍出小院,王禪還是有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他不想多管別人的陳年舊事,可卻又不得不管。

    畢竟現在也只有南海婆婆才能真正威脅到夫差的安危,而夫差當政,卻是王禪對吳越楚三國一直謀算之事。

    而且再論起慶忌等兄弟四人,此四人也都一直讓王禪十分佩服,他不想這四位昔日的兄弟再兵刃相見,用生命來解決過往的恩怨。

    他有這種責任阻止讓化蝶傷心的事發生。

    王禪長嘆一聲,從石桌上拿起一個點心,也是一躍而出。

    騎上快馬,直奔吳越邊境而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