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六十六章欲望之果



    第二百六十六章欲望之果

    靜王妃緩緩起身,重新坐在椅上,臉上掛著淚珠,可看起來卻要淡然得多了。

    她向著身邊的丫頭還有圍著的護衛揮了揮手,意思很明確,就是不希望這些人知道過往之事。

    而宮奴老吳及這些護衛,還有兩個驚恐的丫頭都不敢離開。

    此時沒有吳王的命令,誰也不敢離開,因為他們知道吳王才是真正掌握生殺大權之人。

    “你們都下去吧,任何人都不得靠近此花園半步,違本王令者殺無赦。

    我與靜王妃半世夫妻,你們不必擔心,有些事呀也只有我與靜王妃才能好好談談。”

    吳王語氣舒緩,卻並嚴厲,眼角斜視著看了看老吳,也知道老吳懂得吳王心思。

    老吳自然也能猜得出來,這涉及吳王家事,或許也是見不得之事,所以任何人都不能知道這個秘密。

    老吳並沒有說話,也沒有回復,只是揮了揮手,帶著一眾護衛,再押著兩個丫頭一起向外走去。

    靜王妃待整個小院之內,只余她與吳王之時,這才理了理剛才有些零亂的頭發,端起桌上的清茶,淺淺喝了一口。

    然後有條不紊的把茶杯放下,看了看依舊躺著的吳王,她知道此事若不說清楚,怕是會再也沒有機會了。

    可如何說得清楚,而吳王又會怎麼想,她此時已並不在乎結果了。

    她也知道此時該是一個經結的時候了,所以人也放得輕松了,慢慢開始回憶起那過往讓人難忘的痛苦記憶。

    “王上,你如此淡然,想來也知道此花。

    不錯,此花就是黑暗之花,我這一盆與二位姐姐的一樣。

    我們三姐妹原本同時出師,在離開齊國之時各得一盆,可此事卻各不相知。

    二姐以為只有她喜歡各種草藥,只有她知道此花的奇效,是師傅特別照顧她,獨給她一盆。

    而我與大姐也是如此心思,都覺得是師傅有心偏袒自己。

    因為此花十分罕至,除了記載在神農藥典里外,其它古書之中並無記載。

    所以他也叫欲望之花,相傳此花可以達成人所有的欲望,是欲望之極。

    黑暗是欲望的宿主,所以此花也稱之為黑暗之花,因其通身全黑而得名。

    師傅也是無意之中得到此花,一共分植了三盆。

    在我們出師之時,其實師傅每人都得給一盆,讓我們各自培育。

    其中之意其實已經很明顯了,可那時我們都不知道。

    現在我才知道師傅當年的意思,實在是有幸師恩。

    我們三姐妹都非聖人,都有不同的欲望,和普通百姓並無二樣。

    培育此花,就像是培育自己的欲望一樣,其實雖然目的不同,可都殊途同歸。“

    ”哦,原來你們姐妹三人還有如此際遇,你們的師傅該也是得道高人,怪不得此花這毒只有鬼谷王禪能探察,想來也是天意了!“

    吳王原本已听王禪說過,可此時經靜王妃一說,他也才盡知此花之罕,同時也感嘆王禪知識淵博。

    靜王妃並不因為吳王插話而停下,而是依然整理著自己的思緒慢慢說道著。

    ”是呀,此花稀罕,可一切並非此花之罪。

    原本我只知我有此花,一直都十分欣喜,慢自得意。

    可前不久,听聞王上及鬼谷先生說起中毒之事,十分驚訝。

    後經鬼谷先生告知,才知道其實二姐也有此一盆黑暗之花,而且已經用在王上身上。“

    靜王妃說完,臉上微微一笑,不知是感懷其二姐淑敏王後的狠毒,還是感懷此花的奇妙。

    ”王上剛才一听丫頭描述就勃然大怒,想來二姐淑敏的黑暗之花,王上已經見過,而且心里始終難與釋懷。

    至于大姐的黑暗之花,我也不得而知。

    想來依她的性格,定然不會舍此奇花而不用,也許我這輩子都不會猜透她把此花用在誰的身上。

    想來王上也不會知道嗎?

    現在臣妾已把此花來歷道明,王上再見臣妾的此盆黑暗之花,應該不會有什麼驚訝之處了!”

    (欲望之花,可用的地方多了,靜王妃並非無的放矢,這一切或許還待揭秘,能勾起人欲望的時候實在太多了,對于吳王這樣善武的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用過,可能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靜王妃並不否認自己所擁有的此花,而且也言明當年三姐妹各得一盆,也沒有什麼特殊之處。

    吳王听著,心里慢慢也回憶著過往,特別是自己與靜王妃三姐妹的糾纏,也是無限感懷,甚至很懷念。

    可他一想起自己與王後所生兩個兒子暴斃夭折之事,他的心里就泛起一股深深的恨意,一種惡心後反味卻又吐不出來的感覺。

    (因為此花的緣故,可以讓人勝似神仙,也可以置人于死地,這種感覺若是常喝酒的人一定會有。)

    在王後死之時,他化身夫概陪著王後,假意溫柔。

    那一夜里王後十分真誠,在自己已經禁足王後之後,若說王後那時最期盼的或許只有已經死了的夫概了。

    所以她說的話,應該不會有假。

    而那天晚上他也並非想知道往事,原本就是一意要殺了王後,可卻不曾想王後說在他之前,還有夫概來訪。

    所以當時吳王十分氣急,並不是因為會有真的夫概,而是知道吳王一直未忘卻夫概,而他的許多秘密或許已被人知道。

    而他能想到的就是鬼谷王禪,畢竟吳王對鬼谷王禪還是十分了解,也熟悉他的身形。

    所以才導致他對王禪的恐懼是雙面的。

    而那一夜里,也提到過夭折的兩個兒子。

    可王後一口否認此事,這讓原遙遠的事情,在此時變得更加清楚明了。

    當年兩個公子死的時候,恰恰只有靜王妃在。

    所以吳王經此一事,細思之,明白當時的王後為什麼處處敵視于靜王妃。

    因為她也在懷疑,懷疑兩個兒子的死與黑暗之花有關,可她卻十分自負,並不確定靜王妃也有黑暗之花。

    而因為此事,吳王這才讓靜王妃遷離王宮。

    這些年吳王心有芥蒂,也礙于王後的敵視,礙于一時的面子,這才一直都視靜王妃為無物,有意疏遠靜王妃。

    可正是因為此次太子之爭,兩個吳王公子相繼死去,這才讓靜王妃重回吳王視野。

    而就是這一次,吳王心情大好,意氣風發,可一盆小小的黑暗之花,卻讓他無論如何也高興不起來。

    “我那兩個過早夭折的苦命孩子,應該就是你下的毒,這不會再錯了吧!

    同時也是你引誘了他們,讓他們興奮過度經脈暴裂而亡。

    靜王妃呀,我還是真的小瞧了你,算起來你可是他們的小姨母呀!

    身為長輩,不顧廉恥,做出如此下流之舉,你不僅有負爾父之願,淑靜之名,實不相配。

    可我不知道,你如此喪心病狂,有背倫常,難道只是當時為王後之位嗎?”

    吳王一想此事,實在是太過震驚,語氣反而十分平淡,像是夫妻倆在真的談心一樣。

    可如此尷尬的場景,想說再多,又有什麼意義呢?

    一切都是欲望所種,種什麼種自然會開什麼花,結什麼果了。

    “是呀,所以我這一輩子因此都生活在自責之中。

    我是一個女人,也是一個母親,也希望自己的孩子將來能繼承大統。

    而那時王上寵幸那兩位王妃,讓我與姐姐有了機會。

    可當兩位受王上寵幸的王妃已死于非命之後,我才發現,我還是爭不贏姐姐。

    因為她有兩個王了,而她也順理成章成為了王後。

    她是王後,她的兒子就是嫡長子,我還有我的差兒連半分機會都沒有。

    自小到大,在外人眼中,若不是夸大姐的淑惠漂亮,那就是二姐的聰慧敏捷。

    從來也沒有人考慮過我的感受,因為我自小文靜不與人爭,難道也是錯的嗎?

    從來也沒有人知道其實我長得並不比二位姐姐差,甚至比她們更嬌艷,更嫵媚。

    一切只是因為自小父母取名的時候,就給我們三姐妹期盼。

    大姐名淑惠,是要讓她賢淑淑惠,相夫教子,做一個好妻子,做一個好女人。

    而她也是做到了別人眼中的一個好女人,可她真的做到了一個好妻子,一個好女人嗎?

    她的心遠比我和二姐都更狂野,也更自私,從來都不會考慮我與二姐的感受。

    還處處把我們當成實現她野心的籌碼,利用我們。

    二姐名淑敏,也是要讓她做一個賢淑聰敏之人。

    二姐也做到了,一生都做到了,直到死。

    她自小聰敏過人,而且野心也不小。

    可她卻並不淑賢,愛著一個不該愛的男人。”

    講到此,靜王妃有一種恨,咬牙切齒,就像說的不是她的親姐妹一樣。

    這一種恨,也許沒有人能理解,就連此時的吳王看著靜王妃的表情,也感到十分詫異。

    (不過我估計讀者們能夠理解的,這一章的寫法就是這樣,讓你似懂非懂。)

    可靜王妃並不停息,講到二姐淑敏,她體現出的激動,顯然要比淑惠大姐給她的傷害要深,依然抒發著自己的恨意。

    “這了夫概公子,為了這個男人,她拋棄了姐妹之情。

    費盡心力,先為王上奪位,也是煞費苦心。

    更不惜親刺大姐一劍,而且縱火燒了大姐的別院,不給大姐一絲活命的機會。

    如此狠毒,實讓人不齒。

    而她雖然表面對兩個兒子的死十分痛心,可實際上,她還應該感謝于我。

    要是沒有她的成全,我也不會下毒得手。

    在吳國王宮之中,若無姐姐默許,就算是我也是王妃,而且是兩個公子的小姨娘,也無法在兩位公子酒中下毒。

    但我知道二姐一直忘不了那個風流公子,忘不了你的二弟夫概。

    也一心要幫他奪得大位,而兩個她親生的公子,也就成了實現她野心的攔路石。

    而我這才利用她的心思,覓得良機,毒害了兩位公子。”

    說到這里,靜王妃還是松了一口氣,承認了自己當年毒害吳王與王後兩個公子的事實。

    可女人就是這樣,對自己的惡行,總有一堆不成文的理由,這或許也是人性的惡源。

    “而我呢?

    我是什麼人呀?

    父親給我取名淑靜,原本也是希望我賢淑恬靜,作一個好女人。

    可我卻跟二位姐姐一樣,天生就有著同樣的野心。

    大姐的野心是讓王僚當上吳王,這樣才有機會,再讓自己的兒子繼承吳國大統。

    當年她背信于你,並非是她不知你的秉性,反而是她知道你會心有不甘,會謀算刺殺王僚。

    她也只是想借你之手,來實現她的願望罷了。

    只是她未曾想到的是,那時淑敏二姐已鐵了心要先扶你做吳王,而我也想讓差兒當上吳王。

    所以二姐與我,自然十分贊成你刺殺王僚之計,而且還順手幫你一把。

    若不是我與二姐,若淑惠大姐與王僚同地,怕是專諸此子也刺殺不成。

    而我並沒有表現出一種十分的願望,反而不願意參與。

    而二姐當年也極力鼓吹,要讓我得到時好處,我才十分不情願的幫助她誘騙大姐。

    只是大姐實在自負,一生中從未把我與二姐放在眼中,把我們當成實現她野心的工具。

    可她萬萬沒想到,就是她認為的兩個工具,兩個听話的妹妹,讓她的計謀失敗。

    若當時不是我與二姐大義滅親,若那時大姐還活著,或許就算吳王僚死了,那繼承吳王的最佳人選還是慶忌太子。

    永遠也沒有你公子光的份,所以你該感謝我們姐妹兩人。

    而你只能背負一個不義之名,走遍列國,也如喪家之犬,縱然憑兵權奪得王位,最終也會被吳國眾臣推翻,被世人唾棄!”

    靜王妃說到此,吳王有些躺不住了,因為脊背之上冒著冷汗。

    “這一切都是天意,是你吳王的運程,也是大姐的疏忽。

    她小瞧了二姐的野心,也高估了自己。

    而她的一切計謀,也正成全了我與二姐的機會。

    如此,只有這樣,于二姐而言,夫概才有機會。

    于我而言,我的兒子也才會有機會。

    而二姐在除掉大姐之後,她也開始謀算著下一步,那就是讓王上沒有子嗣。

    只有這樣,他才會有機會,在你死後讓夫概公子取你而代之。

    若夫概當上吳王,于她而言並無損失,從王後變成王嫂,其實還不是一樣的。”

    靜王妃說完,還是得意的冷笑幾聲,再看看一臉懵逼吳王,十分滿意。

    “而我呢,何樂而不為呢?

    可我又不一樣,我一切都只是想為了我們的兒子。

    是我的兒子,也是你的兒子。”

    吳王一听,臉上微微一擅,靜王妃說得實在不錯,淑惠是他一生愛的人,可卻並不為了他,也不為了王僚,只為他的兒子。

    淑敏愛的本就是他和弟弟夫概,當年只是他奪弟所愛,而她卻一生為了夫概。

    此時靜王妃所說,到顯得比兩位姐姐更衷情于他,畢竟一切都是為了他的兒子。

    “那我還該感謝你了?”

    吳王回了一句,可靜王妃並不理會,而是繼續沉醉在過往的回憶之中,繼續說著。

    “差兒雖然在你所有的兒子中並不突出,也一直得不到王上親睞,自小就因我而處處受人白眼。

    這對差兒是何等的不公平?

    同樣都是王上的兒子,為什麼我的兒子從一生下來,別人就認為他沒有當吳王的次格呢?

    這顯然是他們錯了,而且錯的離譜。

    或許只有鬼谷先生才真的懂吳國的形勢,懂得我的心思。

    我生性喜靜,可我也是傾國傾城的美人,為什麼大家都認為,我就不能也有那麼一點點野心呢?

    其實我也需要人關心,也需要人奉承,更需要人愛的。

    所以為了差兒,我不得不學得狠毒,學得陰險。

    在酒里下毒十分容易,對我來說可是一學就會,黑暗之花本不是毒,可多了就是一種沒有解藥的毒藥,而且下得很多。

    (欲望本來也不是毒,人都會有欲望,可欲望卻要能夠控制,這樣才能合理享受人生。)

    兩個公子正是年輕氣盛之時,也正是陽氣充沛之身。

    那時正值夏日炎炎,吳宮所有宮女,包括臣妾都衣著單薄,玲瓏身姿盡顯。

    兩個公子喝了含有黑暗之花的酒後,一時之間陽氣鼎盛,可卻無處發瀉。

    在黑暗之花毒性的催促之下,又被我曼妙身姿誘惑,這才導致經脈暴裂而亡。

    人若一死,陽氣自然已失,吳國醫師再高明,也查不出任何異樣。

    而他們可能連黑暗之花都從來也未听說過,又怎麼能查出兩位公子的死因呢?

    只是臣妾也因此背上了嫌疑,而王上也就將我趕出王宮,來到這偏遠的府邸。

    現在好了,一切都是注定的因果。

    我與差兒來此,也算是因禍得福,確也得到孫武將軍的厚愛。

    而差兒不負所托,隱忍自律,跟隨孫武學習兵法,十分用心,不圖名利,更不爭賢名。

    現在的差實與王上當年一模一樣,所以這才得鬼谷王禪欣賞,盡心扶持于差兒。

    剛才臣妾已把一切說清,想來王上清楚,這一切都是臣妾之罪,與差兒並無牽涉。

    差兒是你的兒子,你該不會因此而廢了差兒,一切還望王上明辨明知明察。”

    靜王妃悠悠的把這過往自己所作所為說完,如釋大負,身姿輕緩,像是要醉之人,眼帶迷離,卻也不看吳王。

    她知道吳王難與接受,卻也不得不接受。

    可再多的言語,也洗清不了自己當年做下的下流之作,更不願去糾纏。

    吳王听完靜王妃所言,此時竟然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心里有一種慶幸,那就是靜王妃所謀只是為了夫差,若是為了他人,那才是萬死也難見吳國姬氏祖宗。

    可他心里的痛已經難與言表。

    臉上老淚縱橫,身子也在不停的顫抖著。

    想著夭折的兒子,竟然死在一直表面恬靜,與人無爭的靜王妃手中。

    而公子波與公子山算起來更是淑敏王後的主因,是她間接害死了公子波與公子山。

    若說淑惠王後對吳王有著深仇大恨,那是因為吳王派人刺殺了吳王僚,並且還刺殺了她的兒子慶忌太子,情有可原之處。

    那麼淑敏王後為了夫概而挑起公子波與公子山之斗,間接害死兩人。

    而靜王妃則早在多年以前就已下了狠手,就只會夫差能當上王位。

    三姐妹如此心計,細細思之,實讓人膽顫心驚,一身寒意。

    (寫到這也把前面埋下的伏筆寫清了,大家細讀是不是也覺得脊背發涼,一陣寒意,感嘆人心不古,罪惡有因,一切皆是欲望之果。)

    “不錯,你是為了差兒,你害了本王的二個兒子,也是為了你的兒子,也是為了我的兒子。

    本王不會責怪差兒,也無法責怪他了。”

    吳王難掩心中的悲痛,語氣里透著對既成事實的無奈。

    可他現在好像也沒有什麼辦法了。

    該死的都死了,能繼承吳王之位的,也只有夫差了。

    (吳王不知道慶忌太子還沒死,其實若夫差死了,慶忌還是有機會繼承吳王之位的,所以最後誰勝誰負還有些早。)

    “王上是不是很恨臣妾,想著如何殺了我,恨不得吸我血,食我肉,以瀉心頭之恨。”

    靜王妃此時像也是看淡生死,不抱任何希望,或者說她早就準備好這一日了。

    剛才那些驚呼,是因為她並不想讓吳王知道是她害死的兩位公子。

    她想帶著這個秘密,安靜的離開這個人世。

    可吳王還是察覺,而且不依不饒的想知道這其中的真像。

    靜王妃也不能怪吳王,任誰的兒子死得不明不白,心里都永遠不會放下。

    而她卻也不想獨自背負如此罪惡之事而死,所以才把這一切公告于吳王。

    “不錯,我知道你如此淡然,自然也做好了準備,本王也會成全于你。”

    過了許久,吳王才回復靜王妃。

    吳王此時淚已干,又恢復當年那個心狠手辣的公子光,語氣里帶著不容置否的語氣。

    “是呀,我早就做好了準備,而且也早有人知曉此事。

    在我殺死公子波之時,鬼谷先生就已知道。

    而且他還知道就是我當年用毒害死了兩位公子,在蹶由王叔宴席之時。

    王上是否還記得,鬼谷先生曾說過兩位公子暴斃的情形。

    那時王上只是陷入悲痛,並沒有懷疑而已。”

    靜王妃說著,臉上也透著滿意而得意的笑,像是她怕吳王不忍殺她,所以一直刺激著吳王。

    她殺死公子波的事,本來只有王禪知曉,並沒有留下一絲痕跡。

    可她此時還是告訴了吳王。

    “波兒,波兒也是你殺的?”

    吳王語氣再次顫抖,他不敢相信眼前溫柔淑靜的王妃竟然做出如此多的狠毒之事。

    “是呀,誰叫姐姐要故意讓我知會山兒,她想扶持波兒。

    她的目的就是要讓波兒死,並非真的要讓波兒成為太子。

    所以我也就順水推舟,最後一次成全姐姐,將計就計。

    反正波兒都是要死之人,不是死在我的手上,就會死于蹶由王叔的手上,甚至于死在王上手上,這有什麼區別嗎?

    只是若我不殺波兒,又如何讓山兒被王上抓入軍營。

    也就更不會讓王上借夫概之事,有心成全于山兒,讓山兒感覺到絕望,才會破斧沉舟,拼死一博。

    其實王醫師的身份,我早就知道他就是鬼谷王禪。

    所以我知道山兒無論如何也刺殺不了王上,只會反被鬼谷王禪算計,成不了大事。”

    靜王妃把自己的計謀說出,也是讓吳王驚心一身冷汗。

    如此心計,確實不比淑敏王後及淑惠王後兩個姐姐任何一人差。

    而她在實施這些計謀之時,卻一直不顯山露水,像一個看透世事的失落王妃。

    可現在吳王知道,他所遇到的三姐妹,沒有誰是簡單的,她們都有自己的目的。

    而且她們都可以為目的而犧牲一切,做出讓人無法理解之事。

    “王妃,你之狠心實也不下兩位姐姐,本王只想再問你,難道山兒也是你所殺嗎?”

    “山兒,他的死卻並非臣妾之手,這王上不必懷疑,若是我做的,我何妨不再承認一次呢?

    可臣妾若依王上所述當時情況,山兒之死當與他同來的幽冥殺手有關。

    可真相如何,怕也只有鬼谷先生知曉了。”

    靜王妃對此並不承認,吳王也相信她。

    畢竟與現在的情況來說,靜王妃多背一條人命並沒有什麼區別。

    就像吳王扮成夫概欺騙淑敏王後之時,淑敏王後對殺死自己兒子也是一口否認。

    “哼,又是鬼谷王禪,依你所說,他早就知道你的計謀,也知道你當年殺了兩個公子。

    而且還知道你殺了波兒,為何他還會支持于你。

    此子雖然計謀無雙,但也心有仁慈,若知你如此心腸狠毒,他定然會殺了你。

    想來與他的武技,你縱然得名師相傳,怕也不是什麼難事。”

    吳王此時心里有疑,也知道王禪的秉性。

    “因為當時臣妾已給他承諾,只要差兒當上太子,臣妾自然會給他一個交待。

    不過現在依今日王上的心情來看,他怕是見不到臣妾的交待了。

    若說臣妾心腸狠毒,與王上相比,怕還差得遠呢?

    王上當年愛慕淑惠大姐,其實我們都知道。

    可你還是殺其夫,再斬草除根,刺殺慶忌佷兒于吳江之上。

    想來你的好弟弟夫概,也是死于你的手中吧。

    此次為除掉鬼谷王禪,你更是不惜以吳都萬余百姓姓性命,誘使鬼谷王禪孤身犯險進地宮。

    想來鬼谷王禪再聰明,也防不住王上心中的恐懼,更妨不住王上恩將仇報的狠毒之心,此時他該已身斃虎丘地宮之中了吧?”

    靜王妃悠悠把吳王的計謀說出,並沒有其它目的,只是拿自己的所為,想與王上的狠勁相比。

    那麼她為了自己的兒子,只殺了吳王的三個兒子,算起來還是小烏見大烏之比了。

    “哈哈哈!

    不錯,不錯!

    靜王妃真是本王的知己,所說一點也不錯!

    難得你如此聰慧,竟然猜透了本王的心思。

    鬼谷王禪是該死,死于其聰慧之處。

    可本王的幾個兒子,他們如此愚味,本不該如此年輕就夭折。

    一切還是因為是我姬光的兒子,所以他們沒有選擇,而本王也沒有選擇。

    你們三姐妹來吳,本也不懷好意,當有了機會之後,卻又都各自為政。

    各自為著一己之私殘害無辜,喪心病狂。

    可若與本王比起來,你們都還差得遠了。

    淑敏背叛于我,我並非不知,雖然一直苟且于她,可她最後得到什麼?

    最後還不是死在本王的手中。

    而那個不孝的弟弟,竟然還妄想取我而代之,實是痴人說楚。

    當年他趁我攻楚之際,背叛于我,可我一回吳都就已親手宰了他。

    也難得淑敏還如此痴情,一心想著為一個已死之人謀算,實在可笑之極。

    你的大姐淑惠又當如何?

    不錯,我這一輩子,一生都只愛著她,可她呢?

    本王也不想多說,現在你的結局你自然知道,更不用本王來提點于你。

    人都會死,可本王也將讓你死得其所。”

    吳王十分悲涼,語氣里充滿著一個末日梟雄的那種悲壯。

    可他于此時依然以一副勝利者的姿態,在靜王妃面前,在淑敏王後面前,甚至在已死的夫概面前,在蹶由王叔面前,他都可以說是一個勝利者。

    靜王妃看著吳王臉上的悲涼之笑,也听著他氣短而力促的狂語。

    也陪著吳王冷冷笑著。

    【作者題外話】︰本來想插點往事情節,可故事有些狗血,也有些不倫,所以還是不是了。

    提醒大家注意,三姐妹的名字,大姐淑惠,嫁與王僚,就是現在的現在的南海婆婆。

    二姐淑敏,就是吳王的王後,被毒殺的二個兒子,就是她的。

    淑靜,靜王妃,夫差的兒子!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