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六十章救蛛絲馬跡



    第二百六十章救蛛絲馬跡

    伯否昏昏沉沉走出王宮,心里卻是一陣冷瘦瘦的。

    他知道自己這一輩子怕也走到了盡頭。

    剛才在王宮之中父子倆倒是齊心,把他推為副帥,雖然看起來很榮光,也算是吳王及監國太子看得起他伯否,可一切只有他自己知道這其中之苦。

    他知道其實對于吳王來說,本就是死前的一點夙願,為自己的兒子再做一點鋪墊而已,有沒有他這個副帥根本不是什麼問題。

    問題的關鍵歸根結底還在于他參與了不該參與的秘密之事。

    他當時听從吳王安排之時,從未曾想過,也從不敢反抗吳王的主意。

    他這一生,先是得伍子胥遭遇相似,推薦于吳王,而吳王一心想振興強大吳國,所以對他也是十分信任。

    相對來說,伍子胥的治國之能,孫武的治軍之能,他伯否只是有些聰慧,人也圓滑一些。

    雖然于楚國仇深似海,可他卻從來也不在吳王面前提及,這讓吳王覺得他是全心全意為了吳國。

    而他善于察言觀色,揣測吳王心思,游走列國,也能為吳國為吳王洗刷當年刺殺王僚給人留下不義的映像。

    更重要的是,伯否像是對吳王任何封賞都心存感思,在這些年輔佐吳王的過程中,為吳王處理許多見不得人之事,從來也未出過紕漏,這讓吳王在晚年之時,更回信任于他。

    直至今年,太子之選,對于伯否來說,他也是十分為難。

    他之所以首選公子波,是因為公子波是吳王尚活著的兒子里的長子,算不是嫡長子,可卻完全依吳國及列國繼承的規矩,從來也沒有任何私心。

    推行公子波為太子,他也未得過任何好處,都是一心秉承著公事公辦的原則。

    而吳王那時意屬于誰也並不明確,他也只有如此。

    就連伍子胥與孫武也都是各推一人,從這一點看,他伯否並沒有因此而得罪吳王,也沒有得罪現臨國太子。

    畢竟在太子波一死之後,他就向吳王首推夫差公子,也算是亡羊補牢,為夫差太子當位理順了宗室依據。

    可如今,竟然是如此遭遇,伯否心里那能不冷,那能不感覺到心寒。

    可回頭一想,繞過吳王父子,現在他心里想得最多的,又回到與他一樣際遇,曾經幫過他伯否一家,幫過他的兒子伯焉的恩人鬼谷王禪。

    他明知吳王欲除王禪而後快,可他卻裝作不知,反而故意透露信息與王禪,利用王禪的仁心,誘王禪入局。

    不僅不提醒王禪,反而像是落井下石一般,間接成為幫凶,如此不義,與吳王父子,實在已沒有分別,又有什麼可嘆的呢?

    但伯否之所以能在吳國慢慢成為吳王的重臣,並非用常人可度。

    他想到今日的一切,皆因鬼谷王禪已經毫無疑問死在虎丘地宮之中,因此才讓吳王今日興致勃勃,欲除掉他這個知情之人。

    那麼若此事不再成立,那他或許就不會遭遇此劫。

    現在一想,也是千悔萬恨。

    恨自己不及時提點王禪,那怕露一點蛛絲馬跡,他也相信王禪能夠領悟,就會讓王禪躲過這一劫。

    若王禪不死,他自然能想到時辦法。

    可現在好了,放眼吳國,還會有誰能想出救他一命的計謀。

    沒有人能救他,除非王禪不死,所以在伯否的心里,依然又充滿了希望,畢竟王禪自來吳都還從來沒有什麼事難倒過他,縱然是身處越國之時,越王勾踐都沒有算計過他,反而吃了一個閉門羹,反過來要討好于王禪。

    這就說明,王禪並非容易被人謀害之人。

    想到此,伯否還是長嘆一聲,有了一絲希望,心里卻是慚愧十分,既有今日之難,又何必當初呢?

    至于剛才王宮之中夫差的攻越之計,孫武的攻越之計,于他而言一點都不重要。

    伯否坐在馬車之中,像是失了魂一樣,十分沮喪。

    一時悲痛欲絕,一時又有了一絲希望,一時雙慚愧萬分,經不住一時之間長嘆知息,感懷世事弄人。

    “老爺,我們快到府上了,老爺還有其它事要辦嗎?”

    伯府的奴僕站在馬車前,輕聲問著伯否。

    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太宰大人從王宮里出來如此失魂落魄的,而且剛才的長嘆也是讓人糾心。

    所以下人也十分體貼伯否,這才在入府之前,詢問伯否。

    伯否一驚,從思慮之中醒悟過來。

    不錯今日吳王的貼身老奴讓他去封堵虎丘地宮的地道,他心里卻是十分疑惑。

    國葬之日,一切祭品都還未隨葬,為何有人就挖了地道。

    而且從虎丘山邊沿挖一條地道通入地宮,這樣的事普通民眾一年也做不完,是誰在國葬之時做此多余之舉呢?

    伯否不得不深思,忽然間他仿佛靈光一現。

    腦子里想起王禪那嘻皮的笑臉,想著以王禪之智,若是知道要救這萬余百姓,自然不會沒有準備。

    那麼這條地道***就是王禪所為。

    可想到這里又徒添煩憂,地道已被水淹沒,此時地宮之內盡然已是萬余的被淹死的尸身,當然也包括王禪了。

    若無此地道,縱然是王禪有通天徹地之能,也無法從虎丘地宮之中逃出。

    這一點他十分肯定,畢竟自他經手此事,已經二十多年,也就是在吳王初登王位沒有幾年,吳王就著手安排此事。

    因為吳王不想像他的黨兄弟王僚一樣,被他刺殺而死,最後草草收場。

    他要做一個吳國英雄,一個吳國有史以來最有本事的吳王,而他更看不起列國同期的其它王候。

    所以從那時起,吳王闔閭就已讓伯否負責修建這超出規格的吳王陵墓。

    伯否對此地宮可以說比對自家的府院還要熟悉一些。

    此時奴僕問起,到讓伯否徒添了一絲希望,就是去看看,說不定還會有轉機。

    “剛才王宮老奴傳王上旨意,讓我去虎丘地宮看看。

    听說有盜墓之人竟然挖了一條地道,現在就去虎丘山吧,免得讓宵小之輩擾了王後一行人的亡靈。”

    伯否也不起身,依然半躺在馬車箱房里,對著外面的奴僕說著,心里竟然沒有剛才那麼煩憂了。

    “回老爺,宮奴老吳的下人,正在東城門候著,我們去了,他自然會帶老爺去察看的。”

    伯否的奴僕也和伯否一樣精明,做事從來都會提前給伯否安排妥當。

    “那還不走,宮奴老吳可是一直跟隨王上身邊之人,我們可得罪不起。

    再說,虎丘地宮出此等事,也是我太宰府的失察,快些趕車,不要誤了大事。”

    奴僕一听,吆喝一聲,馬車也快速的朝東門虎丘山奔去。

    虎丘山南側,旁邊一條官道,邊上就是吳都河,馬車到十分順暢。

    伯否到的時候,官道上還一片濕轆轆的,連馬車走起來都十分困難。

    顯然春耕提前築壩剛放過水,連官道都給淹了,而且淹得十分透徹。

    馬車駛了一段,在虎丘山側一外十分幽避的地方停了下來。

    這時少有人來,而虎丘山此段卻是茅草叢生,許多都是去年干枯的,而地上卻已冒出許多青青的綠草。

    這里離官道有十多丈,有一個天然的平台,平台之上雜草都被水淹過,順著山一側倒貼在地上。

    此時走在上面,倒十分松軟,只是有些沾腳。

    “你是老吳的屬下,也就是王上的宮奴了,可知這里什麼時候竟然有人挖了盜洞?”

    伯否十分客氣的問著帶路的宮奴,一個年紀不大的小伙子。

    “回太宰大人,小子正是王宮宮奴,屬內務吳管事屬下。

    小子也未知什麼時候有的此盜洞,是吳管事今晨一大早讓小子來此探察,因為春耕放水的緣因才發現的,其它的事小的也不知道。”

    伯否一听,心里嘀咕,如此偏遠,就算是築壩放水,這也該是吳都官員的事,什麼時候吳國王宮的宮奴關心此事了,再者若是放水之事,最大也不會去找伍子胥相國,也不會由吳王貼身的宮奴來管。

    由此一想,心里也算有數了。

    這些日子,虎丘山伯否常來,就是為了趕修接二連三喪命的王族陵墓,所以他知道吳都河並不該此時放水浸田。

    而听王宮奴僕所講,他也是今晨才知道有此盜洞。

    可為何昨夜就已築壩放水。

    而此壩顯然是昨夜臨時築起。

    吳都河雖然此時水位尚淺,可也是整個吳都穿城而過的河中最大河流,可以灌溉整個吳都附近的村落。

    那麼誰能如此在短時間之內發令築起此道水壩,並且還以灌溉掩人耳目呢?

    毫無疑問,該是吳王無疑。

    由此可見,吳王也是昨夜才發現此盜洞,而且肯定預料到是王禪派人所挖。

    所以才抽調駐防的吳國兵甲連夜築起大壩,水淹盜洞欲圖不讓王禪計謀得逞,勢必將王禪及萬余吳都百姓置之死地。

    伯否邊走邊想著,心里也是寒潮一片,對吳王如此狠毒之心,也是心有余悸。

    此時他才真正感覺什麼叫“伴君如伴虎。”

    王禪一直為吳王籌謀,雖然目的也是為了楚國,但直接得益的卻是吳王。

    包括揭露黑暗之花,王宮救吳王于刺客手下,而且還醫治吳王。

    就連此時吳王治療被公子山所刺外傷所敷之藥都是王禪提供。

    就更別提王禪曾幾次救勝玉公主,再救太子夫差。

    出使越國,又巧戲越王,算起來也是為吳國爭光之事。

    行到最後,還是讓吳王恐懼,最後不得不出如此卑鄙之行,實讓人知之膽寒。

    “太宰大人,就是這里了。”

    宮奴邊說邊把虎丘山邊的茅草掀開,只見一個丈余方圓的盜洞呈現在眼前。

    此地甚為隱蔽,而且少人來往,可卻直通官道,而且就連著吳都河,十分方便。

    (甦州河,忘了解釋,本人曾在甦州做了幾年打工人,有些了解,也去過虎丘,但隔了許多年,方位上還是記得不太清楚了,還請熟悉的讀者勿要較真。)

    伯否看了看四周,卻並不見任何挖出來的土樣,知道開挖出此地道,該是籌謀已久,而且也是專業盜墓之賊手筆。

    若說只是為了進行地宮盜取祭嗣之物,那麼如此大動干戈,必非求財,那就是為了救人。

    于此伯否可以十分肯定,此地道就是王禪安排人所挖,才會如此隱蔽,如此順暢,就在他每日監督的眼皮底下完成。

    而他透露給王禪的信息也並未明示,可又是誰能發現此中秘密,讓王禪之謀功虧于潰呢?

    伯否在不停的思慮著,同時也十分可惜。

    即可惜于王禪的計謀或許只差那麼一步就可以把吳王再次戲耍,就像在越國一樣戲耍越王勾踐一樣,一次假死,讓越王勾踐憑白空歡喜了幾月,到頭來還要送王禪五箱重禮。

    伯否也是越想,心里卻也越有希望。

    他希望王禪也如同在越國一樣,設計了一個假死之局。

    不僅救出吳都萬余百姓,而且自己也毫發無損,對于伯否來說,才會有了生的希望。

    同時他經手此事,面對萬余百姓陪葬之事,也是讓他日日夜夜難與入眠,倍受煎熬。

    此事當是有違天道,更有違大周律法禮數,所以縱是伯否也心有愧意。

    “老爺,你看這怎麼還有浮尸?”

    伯否的奴僕見伯否一直沉思不語,所以也盯著這地道入口的一池水。

    可正是此時,地道口水面上竟然冒起幾個泡泡,接著浮起一具農夫的尸身。

    伯否一看,心里一驚,卻還是不動聲道︰“你們快撈起來。”

    宮奴與伯否府上奴僕到是費了老大勁才把尸體撈了起來。

    只是此尸身渾身青紫,顯然是受寒氣所浸,又受此冷水浸泡所致,此時身上並不膨脹,反而縮成一團,只是肚腹明顯脹水,這才浮了起來。

    “看樣子這是吳都附近的百姓,為何會死在此地道之中,你們兩可知其中原由?”

    伯否故作姿態,厲聲問著兩個奴僕。

    “老爺,我一直跟隨于你,從來也不知此地有盜洞,自然不曉得為何有此浮尸。”

    伯府的奴僕十分委屈,自己發現死尸,反到成了嫌疑了。

    宮奴一听,心里一驚,看了看伯否。

    原本他們已安排人把先前浮出的尸身打撈處理,卻不想此時竟然又浮出一具,到一時之間無法解釋了。

    “回太宰大人,小人也不知曉。”

    “既然你們兩人都不知曉,那最好就不要知道,此事也最好不要讓吳都的治官知道,更不要讓吳管事知道。

    你們倆就當不知道此事,馬上把此具尸身處理了。

    處理完此事,馬上安排可靠人員,調集工匠來此,就地運來修築地宮的碎石,把此洞全部封死。

    其後再用封土掩埋,恢復原樣,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有此地道。

    你們兩人可知道?”

    伯否十分怒氣的對著兩個奴僕安排著接下來的事。

    其實對他府上的奴僕他十分清楚,只是想警告眼前的宮奴。

    伯否見宮奴的一猶疑,就已猜出,吳王已提前處理了其它尸體,地宮內若是被淹死人,不會只有一具尸身。

    而這個宮奴顯然就是處理那些尸體的人,此時提醒他,就是想要保他之命,若不然他回去回復,那吳官事必然會斷了活口,而若王禪還活著,也會走漏的消息。

    經伯否也不追究,反而讓他們盡快處理,如此就沒有人會知道地宮的情況。

    而且如果用山石填埋此地道,若是有人想再開盜洞,也不會選擇此地,秘密也不會再漏。

    因為既已開挖過,再行用碎石掩填,比之在其它地方重新開挖還要困難。

    地道經水一泡,此地道已十分容易坍塌失穩。

    再者回填的山石較之原石更不穩定,更難開挖,這一點任何盜墓之賊都是熟知的。

    宮奴剛才也是一驚,可听伯否安排,心里也放下心來,知道伯否不會告訴別人,也不會追察他失職之罪了。

    “老爺,我先送老爺回府,這就安排人來填埋此洞,請老爺放心。”

    伯否的奴僕十分解伯否之慮,所以說話也讓伯否十分中听。

    伯否看了看地道口,再看地上的浮尸,心里一陣反味。

    正想向外走去,可忽然之間再次盯著那具浮尸看著。

    心里覺得有什麼事必定是他未曾想通的地方。

    “老爺,您這是為何,有什麼安排小的做就行了,不必親身躬為。”

    伯否的奴僕見伯否竟然蹲**去,看著地上的尸身,也是一時疑惑,這才問起。

    “你不用管了,不過此尸身之事,你們還需保密,我也只是一時好奇,仔細看看,怕遺落了細節。

    若此人是被謀殺于此,本人也需負責,但經本人詳察,並無傷痕,現在看來此人當是盜墓之人。

    這位小哥,你回去也不必順稟王上,讓王上憂心了,就地處理,不必驚擾官衙。”

    伯否說完,不再說話,甩開手就朝外走。

    可他的心里卻已有了眉目,就是此具尸身給他的啟示。

    若說按常理,此地道若要通向地宮,至少也得有百丈之遙,而相差至少也有幾十丈之高。

    那麼依此山勢,若要通向地宮,必然會修得十分曲折。

    而吳都河水只要一截流,自然會滿洞而灌入,就算是已逃到洞口之人,也無法穩定,尸身自然會隨大水被沖進地宮之中。

    可為何此尸身,收縮得緊,只有肚腹脹水,若說在逃離此地之時被大水沖擊,那麼如此曲折的地道,尸身要浮也只會浮于地宮內頂部,並不會從地宮之中順著地道之口浮出水面。

    那麼若是浮到地道之口,那就只有一種可能就是地道在通水之後,通往地宮之口就被封住了。

    只有這樣這些被水淹死之人,才不會落到地宮之中,而從地道之內浮了上來。

    想到這里,伯否心里總算是的一掃整日的陰穢,心情隨之大放。

    他知道鬼谷王禪還有希望活著,而只要有鬼谷王禪在,就一定能會為他想出隨吳王出征而不死的救命之法。

    “老爺,你這是要到那去。”

    伯否一听,也是一楞,剛才他想到此事,腳下卻也不由自主的就想朝王禪所住的小院方向走。

    “這位小哥,本太宰忽然之間想起王上交待的一些要事,所以就不能在此停留,你們兩人就依剛才我所吩咐,近快辦好此中之事,不得向外聲張,記住這可是滅族之罪。

    你的馬我暫時先借用一下,你們把事情處理完再回去吧。”

    伯否也實在找不到理由,而他此時的心思卻又十分著急。

    話一說完,騎上宮奴所騎的馬,就朝王禪小院奔去。

    而兩個奴僕也知道,此事涉及甚廣,不敢大意,也都按伯否安排駕著馬車,就去找人來安排處理。

    【作者題外話】︰這一章有一個跳躍,那就是沒有細述攻越的詳細謀略,因為夫差已經把事情分析清楚,而孫武也講得十分在理,其實只要出兵目的明確,如何出兵,又如何排兵,都已不重要,而且也留下點懸念,在後期大戰之時來講述。

    此章重點敘寫太宰伯否,是因為這位三位重臣,伯否是一直混得最好的。

    孫武幫夫差攻陷越國之後就引退齊國,成為一個隱士,而伍子胥當然在攻陷越國之後,自決而死。

    而伯否卻甚得夫差欣賞,歷史有記載,他該是安享晚年之人。

    而且通過伯否又把故事引到男主身上,畢竟男主已經消失一夜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