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五十七章梟雄本色



    第二百五十七章梟雄本色

    清晨的迷霧籠罩著整個吳都以及郊外,像是吳都的愁緒一樣,久久不散。

    此時只是初春,卻像是積聚已久,迷霧在吳都沉醉,十分罕至。

    如此情景一直到了上午之時,這層霧氣才慢慢消散去,就像是被人請來的客人,眷戀上這塊土地。

    陽光還是相約而至,都不知是因為有了陽光,迷霧才散去,還是因為迷霧散去之後,陽光才出現。

    無論如何,當迷霧消散之後,春色已露,陽光明媚,吳都也呈現出一副嶄新的容顏。

    就連那小河邊的綠柳,似乎也在一夜之間,發出了綠葉,昭示著春天的到來。

    吳王整夜都在掂記著虎丘山地宮之事,可以說是一夜沒有合眼。

    自己躺在床上,卻也不便動撢,只得把焦慮,放在床前,

    一直想著鬼谷王禪自來吳都體現了其神謀詭算,料事如神的籌謀,于吳王而言,對此一直心有余悸。

    鬼谷王禪與他相處這些日子,給他足夠的震憾,乃至于變成內心深處慢慢變成一種恐懼,讓他久久不能釋懷。

    再想到如此犧牲吳都百姓就為除掉鬼谷王禪,于他而言,于一個吳國國君而言,實在過于殘忍,也有些小題大作之嫌。一個吳國君王,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對付一個少年,說起來實在讓人笑話。

    而想起王禪對吳國種種,他也覺得對不起王禪。

    覺得如此對一個年僅十三歲的少年,對一個天賜靈嬰,實在過于殘忍,也實在有失他一代梟雄的吳王身份。

    他很矛盾,也很糾結。

    半夜色里,有時想派人去終結此事,讓王禪得償所願,順利救出地宮中的百姓。

    可他還是忍下了心中那一點善念,轉之而來的是一種無毒不丈夫的狠勁。

    慢慢他也不覺得對不起王禪,對不起曾屢次救吳國王室于危難,也曾在幽冥尊主手下救過他的救命恩人。

    反而覺得他之所以如此,一切都是因為王禪太過聰明,太不懂藏拙,太過鋒芒畢露,一切都是王禪咎由自取,而他只是成全于王禪而已。

    他自己所以做,只是做了其它人一樣都會做的事,包括越王勾踐。

    他也曾對一個未曾謀面的少年,不惜請兩大高手刺殺于他。

    雖然他的行徑比之趙王勾踐更卑鄙,更列恥,利用了王禪的仁愛之心。

    但卻更有實效,更隱秘,也更不讓人察覺,更不會失敗。

    更不會像越王勾踐一樣,被王禪假死以戲耍,不僅失了越國公主,反而無傷王禪半根毫毛,成為列國一樁笑談。

    吳王在自我安慰之中,漸漸也就心安理得了,迷迷糊糊之中,在清晨之時到安穩的睡了一覺。

    而濃霧襲來,讓吳王反覺得時辰尚早,並不在意。

    直至濃霧漸去,吳王才從床上爬起身來。

    此時侍女們都已等了許久,而吳國醫師也來看過幾次,察覺吳王卻並無異樣,反而睡得沉。

    只是吳王如此反常,到讓那些服侍的奴僕們虛驚一場。

    畢竟吳王少有起得如此之晚,縱然是受傷,縱然是喪妻喪子,都不改其勤政的習慣。

    他向來都起得很早,時時關注著吳國國事,從來也不會因自身原因而耽誤早上的朝會。

    可這幾天來,他已不需要,也很放心,因為有夫差太子監國。

    一通洗漱之後,吳王還是摒退了這些宮奴侍女,專門把老吳叫了進來。

    他一直關心著王禪的死活,可他卻不能堂而皇之的過問,只得托宮奴老吳探听著消息。

    像是鬼谷王禪的死,比任何人的死更重要一些,比之王後,比之公子波,比之公子山還要重要。

    甚至與勝玉公方之死可相提並論,只是勝玉的死對他是痛入骨髓的打擊,而王禪的死卻是一種難得的欣慰。

    老吳十分理解吳王心思,一進吳王寢宮,就主動回復

    “回稟王上,虎丘山中一切都十分平靜,並無異樣。

    老奴專門派人尋得那個地道入口探察,此時地道之內尚有余水。

    而且還夾雜著一些浮冰,有幾具尸身飄在水面,一看就是吳都的百姓。

    為防被人發現,老奴已讓人私下處理掉了。”

    吳王一听,手撫胸口長舒一氣,臉上緊的肌肉也松馳下來。

    “這就好,這就好,本王也算心願已了。

    你著伯否大人盡快處理這個地道,不能留下任何讓人懷疑的理由。

    若有人問起,就說是盜墓之賊出沒,所以需填埋此地道入口。”

    吳王雖然沒有親眼見王禪的尸身,連老吳也沒有,但他十分清楚,此地道並非盜墓之賊為盜墓而開挖。

    正是王禪為救吳都百姓而準備的能道,對于這一點吳王十分肯定,並不懷疑王禪進未進此地道。

    他知道王禪是一個高度自負的人,只要一切在王禪的掌控之中,他從來都是以身涉險,從不避諱。

    只是可惜,王禪的聰明還是讓吳王抓住了這最後的機會,讓事情變得更簡單一些。

    若說沒有此地道,那王禪與萬余百姓,此時該並未死去,只是在暗無天日的地宮之中迷失了方向,失去了活命的機會。

    真的要死去,至少也得十天半月,才能確定下來。

    可如今,正是王禪挖的此地道,讓王禪的死變得更確定。

    因為此地道之中一旦灌滿水,連一個躲的地方都沒有。

    縱然有,也無法在水中求存,畢竟人非魚,不呼吸任誰也撐不過半刻。

    吳王此時心里已大定,可還是十分謹慎,想著若是此地道口留著,怕會讓人瞧出端倪。

    若讓吳都百姓知道他為了謀害一個楚國靈童,而不惜犧牲吳都萬余百姓性命,會讓他在年暮將逝之際,葬送半輩子打下的好名聲。

    所以吳王還是小心的交待著眼前的老奴,臉上並不因此而得意。

    “老奴已通告太宰大人,想來此地宮一直由他負責,出此紕漏他也不會聲張,還請王上放心。”

    吳王看了看老吳,十分滿意,也只有自小跟隨他的宮奴才會如此理解他的心思。

    “吳都此時什麼情況,是否與平時一般正常?”

    吳王一反常態,還是有些擔心,反過來問起吳都百姓來了。

    畢竟無辜死了萬余百姓,這並非常有之事,縱是在大周幾百年的歷史之中也從未發生過。

    若是這些百姓發現端倪,引發其它家屬騷亂起來,也于吳都不利,于吳國不利。

    “回王上,吳都今日大霧,剛剛才消退去。

    清晨之時,人本就少,再加上今晨大霧,吳都街上幾乎沒有行人。

    來往之人比平時要少得多,略顯冷清,可卻並無百姓哭鬧。

    吳都各大小街道都已清掃干淨,昨日國葬留下的那些垃圾也都盡數清理焚燒。

    吳都大小街道一切如初,並無異常。”

    吳王一听,一時欣喜卻一時愁悶起來。

    少了萬余人,對于吳都來說也算是一件大事,為何吳都會如此平靜?

    這到又成了吳王心頭的憂慮。

    老吳一看吳王的表情,知道吳王在擔心,所以又回道︰“回王上,昨日進入地宮的百姓有不少是城外的,而且他們都是圖財而去,縱是家屬也並不知實情,所以還需過些時日才會有動靜。

    再說了,有些家里都是全家老小一起進入地宮,就算街坊鄰居一時找不見人。

    鄉民們也會以為是去了他鄉,反而更容易讓人忽視。

    一時之間並不會引發混亂,還請王上放心。

    老奴會安排人盯著吳都及其附近村落,一有情況就會向王上回報。”

    吳王此時有些患得患失,又懷疑事情並未辦成,卻又怕被人知道他的奸險之計。

    “無妨,正所謂事無完美,只要為差兒除掉楚國靈童,也可保我吳國太平,是為大義。

    縱然有些百姓胡鬧,相信有伍相國在,他一定會把這些事情處理妥當的。

    只要著伍相國,也相應善待這些失親的百姓,加以撫恤,想來他們也不會深究。

    經昨夜一場風雨,本王終于可以安心了!”

    吳王也是求大舍小,此時也放下心思,不再問吳都百姓的事。

    于他而言,這只是一場小風雨而已,不值得小題大做。

    若是換作年輕之時,沙場之上,縱然是幾萬人死在他的面前,他也不會皺一皺眉頭,更不用說如此掂記了。

    可人年老了,不知道是不是心也軟了,才會如此猶疑。

    或許也是因此事實有違天道,有違信義,說起來也是忘恩負義之行徑。

    所以吳王心中有愧,反而顯得有些忐忑不安。

    只是如此坑埋萬余百姓,說起來也並非什麼小風小雨,在列國之中,也算是腥風血雨了。

    吳王自我安慰不說,卻還顛倒黑白,為自己喪盡天良之行辨解,或許也是一代梟雄的本色。

    吳王看了看老吳自言自語道︰“老吳,你是不是覺得本王老了,行將死去,做事卻也像一個婦道人家一樣婆婆媽媽,患得患失的?”

    吳王臉上自嘲一笑,像是在問身邊的老吳,又像是在問自己。

    “回王上,人都會老,而王上所謀,是為將來,而將來之事未有定數,所以王上才會憂慮。

    也並非王上猶疑,而是王上慎重而已。”

    吳王一听,嘿嘿一笑,心里舒服。

    “老吳,今日早朝該結束了,你去把差兒以及伍相國、孫將軍、還有伯太宰一起叫來。

    安排膳食房把本王及幾位愛卿的膳食一起送來本王寢宮。

    本王要與三位愛卿還有差兒邊用午膳,邊商議吳國大事。”

    老吳一听,知道吳王此時已放下昨夜之事,現在該是考慮攻越大計之時了,所以也不敢再回話,躬身退著走了出去。

    吳王看著門外照射進來太陽光,听著吳宮後園喜鵲的鳴叫,心情也變得十分舒爽起來。

    此時心里到還真的感激于範蠡,若沒有範蠡通報消息,或許此時王禪還活著。

    可經此一番周折,誅殺王禪之計已無縣令,總算是完成了一樁心願,了結了一個心結。

    日後他再也不會再想起王禪,就當王禪從來也沒來過吳都一樣,在他的生活之中,又還復如初。

    【作者題外話】︰這一章專注寫一下吳王闔閭的內心,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吳王闔閭的梟雄本色。

    對于吳王來說,可以喪妻喪子,喪女,他都能隱忍,而且一向十分沉著冷靜。

    可他卻容不下王禪的聰慧,消除不了王禪給他帶來的恐懼。

    所以他用萬余百姓的性命來作誘餌,只為除掉一個十三歲的少年。

    歷史上有太多這樣的梟雄,成其大業,必然會犧牲無數無辜之人的性命,只是史書只會記載他們英武的正面形像,從來也不會記錄這些慘無人道之事。

    而我的小說,就是還原一個人性的本色,讓大家清楚認識一個非聖賢之人的心理。

    而從這一件事,也進一步深入了小說的最終主題,對王禪的恐懼超越了對死亡的恐懼,最後達到,一怒而諸侯懼的效果。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