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五十六章湛盧游龍



    第二百五十六章湛盧游龍

    劍冢之門打開了,大家也是欣喜一片,雖然沒有看到希望,但至少是又成功了一關。

    “阿大,給我火把。”

    王禪說完,自己也覺得十分幸運,總算沒有辜負身邊的景成公主,沒有辜負這萬余百姓的期盼,也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阿大把火把丟給王禪,卻還是不敢動,保護著百姓。

    沒有王禪之令,就連那些江湖朋友也都不敢再動。

    王禪接過火把,朝里一看,嘻嘻一笑道︰“已經沒事了,大家休整一會兒,等我找到出口就可以回家了。”

    王禪說完牽著景成公主就往里走。

    此時景成公主是一臉崇拜,她都未想過王禪竟然如此輕松就解開了此道機括。

    而當她跟隨王禪走進以後,還是更為驚異。

    這里面是一間十分寬大的房屋,像大富人家的客堂,卻還要比之更大幾倍。

    這里一側有桌椅,屏風、床榻、日用家常用品。

    而另一側則空蕩蕩的。

    “王禪,這里好像是吳王時常來休息的地方,那邊又是做什麼的?”

    “那邊當然是吳王練劍耍的地方了,你看那些石壁之上,劍痕累累,看來吳王的劍法實在不錯。”

    王禪邊說邊向那練劍場走了幾步,注目著邊上石壁之上的劍痕。

    王禪從來也未見過吳王使劍,所以也不知道吳王的劍法如何。

    可從這些劍痕上來看,吳王的劍法走的也是剛猛一路,劍痕較深,而且有些地方,劍痕之外的石壁都有碎石。

    這說明吳王劍氣之中含至剛至猛的內息之勁,若是在戰場之上,還真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勇。

    可王禪猜不透吳王所使何劍,竟然有如此摧枯拉勢之猛。

    “鬼谷先生,若說公子光的劍法,听說亦得高人指點,剛猛之中帶著陰狠之勁。

    所以他並不用重劍,卻也能發揮出劍中的勁氣。”

    想來那邊自然有他喜歡的劍!”

    萬毒紅在王禪身邊,為王禪解釋,看樣子他該見識過吳王的劍法。

    而他所指,卻是數千劍斜插在一塊巨大的山石水池之中,就是進門所寫的劍冢之地。

    走過如此臥房之外,就有一處水池,水池中間,一座原地開采的石山,石山有如水池中的一個小島,四周流淌著水。

    王禪走近一看,此水正好從腳底的山石之下流出,共有兩股,從兩則流出,再匯聚在劍池之中。

    而正石山中間卻設了一個精致的木台,上面端放著一把鐵劍。

    整個劍池之上,此時縈繞著一層青色的薄霧,並不向四周散開,卻像是有意保護著劍池的所有劍一樣。

    “你是青色旗的尊主,應該對毒氣十分了解,這劍池之上的毒瘴就由你去處理一下。”

    王禪低聲湊近萬毒紅的耳邊,悠悠的下著指令。

    萬毒紅先是一驚,接下來卻十分自信。

    “是屬下尊命。”

    萬毒紅說完,人如鬼魅一樣,未見其動,而其人已飄然飛向整個劍池上空。

    整個人在劍池之上飛躍,時而一點劍池之中的水面,卻並不留下水波,如此可見其輕身功夫,也是十分高絕,就連王禪都不得不贊嘆。

    而只要他經過之地,他的雙手揮舞著寬大的袍子,那一層薄薄的青色毒瘴就像被他吸掉一樣,尾隨著他的身影。

    “王禪,他叫你什麼,難道你竟然還是他們的頭頭?”

    王禪嘿嘿一笑,對著景成公主咧了咧嘴道︰“公主,小子可不是什麼頭頭,更不敢當他們的頭。

    這些江湖人士雖然身份低微,可卻有一股俠義之心,實讓小子相形見拙。

    只是他們是我屬下趙家兄弟請來幫忙的,所以他們也依著趙家兄弟來稱呼小子,公主你可不要高看了小子。

    是不是盜拓先生?”

    王禪轉移話題,卻問起正在專研劍痕的盜拓。

    盜拓現在已是十分服氣,他貓著身,也在仔細研究石壁之上的這些劍痕,听王禪一問。

    哈哈一笑道︰“不錯,公主,先生是天賜靈嬰,而我們都是江湖粗俗之人。

    相形之下,我們當然只能與下屬來稱,畢竟先生並無實職,可武技智謀都遠在我等這些人之上。

    為表示對先生尊重,所以我們只敢自稱屬下。

    不敢像公主一樣,竟然敢直稱先生大名‘王禪’,我們可沒有如此好的一層關系。”

    盜拓雖然生得五大三粗,可心思卻十分細膩。

    他知道王禪問他的意思,就是要讓他忽悠景成公主。

    畢竟剛才青色旗的尊主萬毒紅無意之間(九色暗夜組織的青色旗尊主)一時說漏了嘴,讓景成公主有所懷疑。

    而他也順著王禪的意思,把話說得十分合理,最後還不忘調侃王禪,調侃于景成公主,這樣顯得他的話並不騙人。

    若說景成公主一開始稱王禪鬼谷先生,這是對把王禪尊為先生,也是有求于王禪。

    那此時轉為直呼其名,卻並非失了尊重,反而是拉近了與王禪的距離,顯得十分親近。

    “哼,狗嘴里也從來吐不出像牙。”

    景成公主一扭身就朝前面走,那里是劍池,有著千數把劍在劍池之中,此時在燈光之下,每一把劍都閃著寒光。

    而這些劍中,卻有不少劍也已折斷的劍,看來吳王為驗證好劍,不惜以劍試劍。

    對于那些殘次品,就隨意丟在劍法之中。

    萬毒紅剛才在池中只那一溜,整個劍池上空已經十分干淨通透,在火光之下,顯得劍光閃閃。

    而他雖然吸了這麼多青色毒瘴,人卻一點事也沒有。

    一溜煙回到邊上,手中卻多了一把劍,此劍正是擺于山石中間的那把尊貴的劍。

    萬毒紅也不敢輕易拔開,而是小心的遞給王禪。

    “先生,此劍該是劍池之中最尊貴之劍,既然我們來到此地,此劍也該換換主人了。

    先生木劍雖強,可有的時候卻不舍得去做一些流血之事。

    若用此劍,當是無往而不利了。”

    萬毒紅雖然獻劍,卻並不敢評論王禪手中的邀陽劍。

    他也知道王禪的配劍當是世間罕有之物,就憑剛才能聚氣凝冰之能,除了王禪內力修為深不可測之外,劍的本身也必須能盡釋此劍氣才行。

    王禪嘿嘿一笑,也不忌作一回盜賊,入得此墓自然不會空手而回。

    王禪接過劍來,緩緩拔出。

    劍在鞘中已發出一聲龍呤,讓人十分震驚。

    劍身一出,只覺得一股熱氣撲面而來。

    整個劍身像是燃燒著一樣,在四周火光之下,像是把這些火光吞沒,而在劍身之下盡數映現出來。

    “此劍該是當年吳王從歐冶子手中得到一把名劍,劍產自越國湛盧山,也就稱作‘湛盧’。

    此劍听聞在湛盧山中冶煉,當時天降異相,似有火龍魂魄附于此劍。

    所以此劍十分熾熱,劍心狂燥,非常人難與降伏此劍,更別提使作此劍了。

    若我猜得不差,這石壁之上的劍痕大都為此劍所斬。

    只是吳王也不懂劍心通道,難與發揮此劍真正威力。

    先生大能,可以隨意控制體內陰陽之氣,若用此劍當可發揮此劍內含威力,開山劈石,威力無窮。”

    盜拓還是經驗豐富,一見此劍就可以說出此劍的來歷,而且也通曉此劍劍心。

    看來也是一個相劍的好手。

    (盜聖自然對這些奇兵十分清楚,若不懂相劍之術,那偷盜到絕世神兵就會不識真面目。

    所以盜拓在鑒寶、相劍之上要比王禪精得多了。

    “多謝盜拓兄提醒,正是來而不往非禮也。

    既然如此,小子就權卻收下此劍,算是不負吳王此舉給小子的重托。”

    王禪說完,掂量掂量手中之劍,雖然並不寬大,卻也份量十足。

    而且劍身之上,兩側都有暗紋,以此表明此劍非是用一種金屬所鑄。

    也是和他懷中的七星斷魂刀一樣,合煉了許多罕有金屬之礦冶煉而成。

    再依盜拓所言,那麼治煉此劍,非比尋常,才會由劍爐之火,引來火龍相助,鑄成此劍。

    此劍之威力,王禪還不敢預料,他一手持劍,卻也來到劍池邊上,看著整個劍池。

    此劍池水深有一丈有余,方圓至少也有十多丈,難得水清如鏡,許多劍插在水中,更顯得劍的冰寒。

    而在整個劍池後方,有一面修整處十分平整光滑人工打磨的山石之壁,上面刻著“劍冢聚靈”四個大字。

    旁邊還有幾行小字分別是︰“劍得天地之靈,于天地之間,至剛至堅至柔。

    有若人靈,至善至仁。

    人之靈在于心,劍之靈亦在于心。

    人道可通天道,劍心亦可通天道。

    人有善惡,劍有良莠,持良劍者得劍心相佑,劍得人心善惡所佐。

    人若識劍,與劍相通,人劍合一,人死劍亡。

    此地設劍冢,埋葬千余已亡鐵劍,以昭天意。”

    王禪看完這幾行字,心里也若有所感,一股霸氣撲面而來,依此書意思,那就是這些劍的主人,或許都是死于吳王之手,可王禪卻又覺得這或許是吳王有意夸大,亦或寫此書之人並非吳王,而是借吳王之墓來埋葬這些有名或無或之劍。

    而王禪所想的心思,也同時傳入劍中,頓時覺得手中之劍開始激蕩起來。

    王禪知道此劍也是傲慢無比,剛才王禪只是略注內力,已了解王禪之意。

    所以此劍竟然有些小瞧于他,有些不服于他這個新的主人。

    “盜拓兄,前面劍池後壁依小子所算,該已到虎丘山的邊緣,所通之處就是虎丘山中映月潭。

    此石壁估莫至少有二尺多厚,若不打開此石壁,實難救這萬余百姓。

    所以小子要用此劍斬開石壁,打出一個生的通道來。

    可百姓出此地宮之後,小子也不願意讓人知道此中秘密,反而再引宵小之輩掂記。

    更不想讓吳王知道我從此地離開,而牽連他人。

    所以待我打開石壁,救得百姓離開之後,還請盜兄為此恢復原貌,封鎖地宮如何?”

    王禪心有主意,已經在為後續之事安排。

    “一切听先生安排,此事于本人並不為難,只是舉手之勞罷了,先生勿需擔憂。”

    盜拓並不在意王禪的說辭,也不忌諱王禪把盜賊說成宵小之輩。

    畢竟作為一個盜聖來說,盜物而不留痕跡,是他最拿手的。

    特別是進入到墓葬之中,若是盜了祭物,讓人知道他的手法,那就顯不出他的水平了。

    所以每次盜物得手之後,縱有原物破壞,他都有能力修復如初,讓人找不到蛛絲馬跡。

    王禪持著湛盧劍,向一側走去。

    他不想破壞劍池後壁這些題字,若是在中間石壁破洞,容易引起坍塌,而且有劍池相阻,也不利于百姓疏散。

    可若是在側邊石壁交界之處破一個洞出來,那就就穩妥得多。

    而且整個劍池兩側都有一丈寬的通道,繞著整個劍池,正是平時吳王巡視這些劍的通道。

    此時若破出一沒事,正好利于百姓撤離。

    “公主,還請你退後一些,小子不知能否駕驛此劍,所以怕誤傷公主。”

    景成公主到也十分識趣,此時已到了關皺鍵之時,所以也不再帖著王禪。

    這地宮之中所有人,現在都屏息靜待,大家都期盼王禪給大家帶來活路。

    王禪說完,看著手中的湛盧劍。

    十分欣賞的又自言道︰“湛盧劍湛盧劍!

    你生于湛盧山,此時未遇名主,亦是無名之劍。

    不過既然今日小子得遇于你,成為你的新主人。

    那麼今日就給你取個名號,日後你就叫‘游龍劍’了。

    今日吾心通劍心,劍心通天道,這萬余人的性命全在于你,就看你能不能斬開此石壁了。”

    王禪是看此劍身之中,一團金光在劍中游蕩,有若一條龍在劍中游走,所以隨口就為此劍取名游龍劍。

    (歷史上的湛盧劍,傳說看不上吳王闔閭行徑,一氣之下潛入長江,後來變成一條魚,就叫白豚。)

    王禪一劍持平,內勁不斷注入劍身,縱身一躍,一招劍問蒼穹刺向石壁。

    劍招之中必股內勁分別擊出,同時擊向石壁形成一個圓。

    而在王禪躍過半個劍池之後,隨著內勁加強,劍身之中忽然發出一聲龍嘯之聲。

    一條金龍光耀一閃,直奔石壁而去,此光一出,整個劍池瞬間照得通明。

    接下來只听得一聲轟鳴,劍池後背石壁之上,竟然被一劍刺出一丈有余的空洞出來。

    空洞的形狀正是王禪劍問蒼穹九種變幻內勁之形,一個圓形,有若天圓。

    王禪並不停止,在人半空之中一踏劍池中間的的劍柄,人已順勢躍了出去。

    外面十分寧靜,月光靜謐。

    而王禪此時正站在平時他常與墨翟坐的巨大青石之下。

    眼前卻是一潭映月湖,湖面如鏡,月光如常,天地一體,依然那樣怡然。

    可此時一縷破空之聲卻直擊王禪。

    王禪順手一接,手中竟然多了一只箭。

    “阿三哥,你是不是想暗算主人,還不快通知外面的兄弟來接應百姓。”

    阿三此進一躍飛了過來,一看王禪,面帶欣慰之色。

    “小公子,原來是你,謝天謝地。

    剛才我只見一條金光閃出,我還以為遇到上古神獸了呢,不敢大意,所以才一箭射出。

    兄弟們都在此等著,都已安排好了。”

    王禪一笑,見黑暗之中閃出十幾個江湖好漢,而他們的身後卻已跟數十輛馬車。

    “還是阿三哥懂我的心事,快進去幫忙。”

    王禪說完,此時景成公主已站在其身後,而盜拓一行江湖之人,還有趙阿大與趙伍都已經領著百姓進了劍池。

    “王禪,你真厲害,這石壁足有三尺來厚,你一劍就能破出,天下之間,怕無人能出你之右了。”

    “非是小子之能,而是此劍在劍池之中呆得太久,心里憋了一股狠勁,經小子催發,才如此順利。

    要謝也只有謝這把游龍劍了。”

    王禪說完,摟著景成公主一躍,人已躍出映月潭。

    “阿大、盜拓兄、青面兄,剩下的事就交給幾位了,小子一日未飲,此時饑腹空空,也該回去好好喝一杯了。”

    “小公子隨意,此間之事,屬下們一定盡心盡力而為,不會誤了時辰,還望小公子放心。”

    王禪也不搭話,卻帶著景成公主三縱兩躍,人已飛出虎丘山來到就近的官道之上。

    “公主,你該何去何從?”

    王禪還是問起景成公主,知道承諾已了,該是分手的時候了。

    “我就不打擾你了,你身負天下大志,景成不敢多有叨擾,此行心願已了,當是回越國了。”

    王禪牽過一匹馬兒,該是那些江湖朋友栓在此處的。

    “公主,這匹馬就送你回程,一路順風。”

    王禪話並不說明,他的意思是讓景成公主直接回越國,而不再回官驛。

    因為她若回官驛,就會暴露王禪救人的結果。

    “謝謝你,你也保重,記得姐姐呀!”

    景成公主雖然依依不舍,卻還是一躍而起騎上駿馬。

    雙腿一夾馳馬朝越國方向奔去。

    黑暗之中,一陣馬蹄之聲傳來,十分輕脆。

    王禪看著景成公主的背影,也只得搖了搖頭,心里也算是完成一項承諾,多少有些欣慰。

    此次地宮冒險,也算是有驚無險,不辱使命。

    可他卻也憑空多了一個姐姐,說起來該是幸福之事。

    可王禪回想剛才相依之時,那溫暖的身軀,卻又有點悵然若失。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