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五十五章虛實相生



    第二百五十五章虛實相生

    整個吳王墓穴地宮之中,每側八根巨型石柱支撐著龜背,而四周的龜背也與虎丘山相連,呈弧頂之形。

    在吳王的墓棺之處,就個整個地宮的中心,此處依次築起三層高台,前低而背高,正好與整個地宮向內傾斜坡度相反,高抬上面此時懸放著一口石棺。

    此時吳王還活著,當然只是一個外封,並不是真正的棺槨。

    大家知道這里面不會有什麼通道,還為沒有人願意自己死後躺的地方是空的呢?

    死後所躺的地方也該十分平穩,所以三層抬階正好可以低消整個地宮向下之勢,讓棺槨之內的尸身,能夠平穩向前。

    王禪繞過棺槨之位,來到後方,只見整個龜背尾部,在外面來看也就是相對于剛才夫概墓的旁邊。

    這里算起來是這一巨大龜形的尾巴之處,卻又鑄著一道鐵門,只是比剛才入口之處要小得多。

    高二丈有余,寬亦是二丈有余,四四方方,卻是一整道的門,中間並沒有縫,像最外面的斷龍石。

    而此鑄鐵門的四周都瓖在山石的石巢之中,讓人不知此門是向下開,亦或向左右推,亦或是像斷龍石一樣,由機括操縱,放下之後,只能向上開。

    而在此門的上方,寫著二個大字“劍冢”。

    看來此地已封存,不像其實祭品、陪葬品要等吳王死後才一起下殮。

    這“劍冢”之名,顧名思義,也就是埋葬劍的墳墓。

    而吳王戎馬一生,十分喜愛收藏各國名劍,這也是眾人皆知之事。

    他把這些收藏的名劍都埋在此地,是要讓這些劍陪他永遠消失。

    而這劍冢在整個吳王墓穴的尾部,正好算是吳王死後躺尸的背靠之處。

    由次可見,吳王這一生,什麼也不會相信,他只相信手中的之劍。

    所以就算是將來死了,他也要有劍冢作為自己死後的靠山。

    在地府里,也要讓這些劍守護著他。

    “盜兄,此門如何開,你有沒有主意?”

    王禪只是一看,卻並不著急,讓身邊的盜拓來想辦法。

    “有沒有主意,當然要看了再說。”

    盜拓說完,走到鐵門之上也是帖近鐵門,手中一把鐵鑄的小錘十分精致。

    盜拓耳內貼緊鐵門,一只手用小錘在鐵門上輕輕敲動。

    此時大家都不敢出聲,怕妨礙他听音。

    盜拓敲完,又走到一側,再次輕敲。

    如此左、右、下方都敲擊數次。

    然後眉頭大皺走了回來看著王禪說道︰“鬼谷先生,此門是一整塊鐵鑄之門。

    而四周皆有軸鎖固定,我不知道魯賊子在搞的什麼明堂。

    若說向上開,那兩側的鎖軸猶在,無法向上,若說向下亦然。

    若說左右推拉,卻也同理。

    若說旋機之門,那此門之**有縱橫兩根轉軸,上下旋也不可,左右旋也不可。

    難道需要同時解開門面之上的鎖軸才行。

    可若是解開了,整道門不就沒有了支撐,那人若進去了還得把門推倒。

    若想再鎖起,乞不是又得幾百人抬起門來重新安置這四把鎖嗎?”

    盜拓說完,大家都听得一頭霧水。

    而王禪也是第一次听說有如此奇怪的鎖門方式。

    “那你可探知四鎖是什麼樣的鎖?”

    “軸鎖,此門之中分別有兩根軸,分別連通上下,與左右。”

    盜拓說完,在左而側鐵門邊上,掀開一塊石塊,再到右側,下側一樣都掀了開來。

    人再輕輕一躍,門頂也就是“劍冢”字下也掀開一塊石塊。

    此時四個鎖洞都已露出。

    看來這鐵門的結構還真如盜拓所描述的一樣。

    一共有四鎖分別鎖住鐵門的左、右、上、下內軸。

    如此一來,如何打開,還真的一時之間找不到辦法了。

    “哦,那你先看一看有沒有辦法打開任一一鎖。”

    王禪也一時之間不敢下決論,所以還是要依靠盜拓這個行家里手,把這鎖能不能打開摸清楚。

    若是打開了那就好,若是打不開,王禪也只得自行摸索。

    “兄弟們,各探一個鎖孔,看有沒有辦法打開此鎖。”

    盜拓對著身後的江湖朋友一說。

    盜拓首先走到左邊去探查左邊的鎖孔,而萬毒紅也走到右邊。

    另一位江湖朋友負責下面的鎖孔。

    而另外兩個則打了個人梯支起,在探查上面的鎖孔。

    王禪此時卻並不著急,而是轉著這一道門四周在看,東看看,西看看,心里捉摸著。

    王禪在想,既然此地稱為劍冢,該也是與此陵同時修建,那麼此地在修建的這十幾年里本不該叫一個陵墓。

    若吳王未死之前,此地雖名為劍冢,但只能算是一個藏劍之地。

    吳王一生好武(武技還未可知),但其好劍之心,在列國王候之中也是聞名一時。

    特別喜歡收藏各國名師所鑄名劍,那他該不會一收藏就把劍埋葬,而不再捉摸這些劍。

    對于一個好劍者來說,他只要心情舒爽之時,都會把自己收藏的名劍重新拿來欣賞一番。

    若是此門如此復雜,四軸皆鎖,那若吳王一人來此,就十分不方便了。

    可把劍藏在墓地之中,說明吳王平時並不想與人分享自己所收藏之劍。

    但凡吳王來此地看劍,最多只會帶一兩個所信任之人。

    如此麻煩之鎖,他自然不會設置讓自己麻煩。

    那麼此鎖又是用來作何用的呢?

    王禪想到此,也是心頭一驚。

    “快遠離此門,勿要再開鎖。”

    王禪對著幾個開鎖之人大吼一聲,可卻還是晚了一瞬之時。

    鐵門在四人皆同時打開鎖軸之時,亦同時打開數十個暗孔,上百只箭同時向外齊發。

    一瞬間,站在前面一些的百姓紛紛倒地。

    而來幫忙的江湖朋友也有數人被箭刺中倒在地上,血流不止,哀嚎不斷。

    “快下來,先救人。”

    景成公主好在是坐在如階之上,所以箭從她的頭上射出,只是驚出一身冷汗。

    趙阿大與趙伍此時也不知如何,只得依王禪的話,把被箭刺中的百姓拖開。

    而後面的百姓也是一時慌亂,都想著向外逃。

    “大家不用驚慌,機關也不會再發了。”

    王禪大聲說著,可還是有百姓向外逃奔,造成一時混亂。

    “你們再不停下,我現在就要了你們的命。”

    盜拓從鐵門邊上一怒而出,立時沖撞倒十幾個百姓,狂奔出去,站在欲向後退的百姓後方,如同一個地府的鬼神一樣,一手持著鬼頭刀,讓人見之膽怯。

    ‘你們逃什麼,沒看見我的兄弟也死了幾個,知道為什麼嗎?

    還不是想救你們這些百姓,你們如果再亂行沖撞,全都會死在此地。”

    盜拓一邊說,言語雖然嚴厴,卻已經有些哭腔了。

    盜拓見制止了混亂的百姓,一個人從剛才分開的人群之中,再次奔回鐵門之前,抱著倒下的幾個江湖兄弟,頓時淚如雨下。

    王禪一看,卻也是心如刀割,痛如血流。

    可他卻也不想安慰什麼,心里十分自責。

    或許是他太自負了,才會導致剛才的慘事發生。

    此時死傷百姓也都堆作一排,而王禪一看,死的幾個江湖朋友卻都是正好站在百姓前面帶隊的。

    他們一直忠于職守,卻不想這忽如其來的機關暗器,還是讓他們只得死在此地。

    王禪在鐵門兩側仔細觀察著,而景成公主顯然也是受驚,此時依著王禪。

    見王禪臉上悲怯眼中含淚,也安慰道︰“你不必自責,此事你也想不到的。”

    “小公子,這到底是為什麼。“

    趙阿大也走到王禪旁邊,問著王禪。

    這些江湖朋友十分講義氣,所以大家此時的心里都十分疑惑。

    為何王禪不提前預警,卻在四人正找開鎖之時預警,這樣已經沒有反應的時間。

    “不好意思,是我一時疏忽。

    應該早就想到,這道鐵門只是虛設,目的就是引盜墓之人欲圖解開此門之鎖。

    虛實相生,第一道墓門是實實在在的機括之鎖,而此門卻是鎖實之門,無論鎖打開與否,此門都不會開。

    因為這道鐵門是虛設的,真正的門並不在此。

    其實吳王應該隨時都會來此把弄他的劍的,所以不可能設置如此復雜的機關。

    吳王如此喜歡列國名劍,他不會一藏而不欣賞,所以他該常常來此。

    進此門的開關吳王應該時常把弄,與其它石壁應該不一樣。

    阿大哥,快讓其它兄弟四周找一找,有沒有明顯的痕跡。”

    王禪說完,趙阿大已經明白王禪的意思,而其它江湖朋友更是一點就通,都在看著。

    “王禪,你看那塊石頭,似乎有反光。”

    景成公主一看,就發現鐵門二丈之外,真的有一塊石頭,有摸痕。

    而山石被摸得多了,手上的汗會在石上形成與眾不同的油跡,在夜晚反而會反光。

    王禪一看,一個閃身人已到了那塊石頭旁邊。

    此石形狀自然,卻陷在石壁之中,比其它未鑿平的山石並不明顯,可正是景成公主一個女人,眼尖心細這才被發現。

    “趙大哥你讓大家都往後退,雖然我推算此旋關不會再有機關暗箭,可大家還是小心為上,勿要再作無謂犧牲。”

    “我來,你站到一邊去。”

    盜拓不知什麼時候一頭沖了過來,想把王禪擠開,由他來開此機關。

    可王禪就像生了根一樣,盜拓不僅沒有擠開王禪,反而差點跌了一個跟頭。

    “盜拓大哥,你不用跟我搶了。

    剛才是我大意,讓兄弟們與百姓無辜而死,此次就由我來吧!”

    “小公子,不可,你不能冒此大險,就算你知道此門沒有機關,也不能冒險。”

    趙阿大說完,與趙伍還有一眾江湖朋友,以及剛爬起來的江湖兄弟一起跪在地上。

    “阿大讓兄弟們起來,把百姓向後再疏散二丈,你們就保護著百姓,我一個人就可以了。

    想來吳王該也是一人來此,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王禪看著那些小聲哭泣的百姓,心里內咎無比。

    若是早一點想到,就可以避免,可偏偏還是遲了那一瞬間,才讓這些百姓與江湖朋友遭此大劫。

    “小公子,我們雖然是下屬,可此次萬萬不會听你的,你還是下來,由我來打開旋關。”

    趙阿大知道,雖然王禪說得輕松,可魯先生的機關,卻並非誰都可以解的。

    若是再出意外,王禪若是死了,這一切怒力或許都是百搭了,沒有人還能代替王禪的聰慧,也沒有人還能想到出去的通道。

    “你們難道沒有听清楚嗎?

    剛才我說的就是命令,你們快些讓百姓向後二丈。”

    王禪說完,也不管趙阿大,他知道命令一出,縱然是趙阿大想替他冒險,也是不行了。

    趙阿大一听,看了看盜拓,兩人同時起身,也不說話,就依王禪的安排,走到百姓一側,指揮百姓後退二丈。

    而所有此次來幫忙的朋友,也都全部盡數站在百姓前面,大家依王禪的指令,縱然死,也要保護這些自是無辜的百姓。

    (其實寫歸寫,是人皆有貪欲,而這些百姓也不例外,並非聖人,若全部說是無辜,也不盡準確,有貪念又何來無辜。)

    “王禪,我陪你,我不是你的下屬,你也命令不了我。

    若是再有機關,我陪著你死,至少在地府里,也有個公主侍候于你。

    你也不會覺得沒有身份。”

    景成公主也是受了這些看似普通,而且身份低微,卻大義凌然的江湖朋友感動。

    而且他看著王禪親身犯險這種無謂的精神,也從剛才一時驚嚇之中醒悟過來。

    此時奔到王禪身邊,到讓大家有些意外。

    連盜拓都都有些欣慰的說道︰“小爺,難得這位越國景成公主巾幗不讓須眉,你該不會管得了人家了吧,就讓她陪著你。

    若是你死了,想來我們也活不了,只是早晚一些而已。

    你就不要固執了。”

    王禪嘿嘿一笑道︰“盜兄說得不錯,景成公主我自然使喚不了,可你還是可以使喚。

    今天兩次意外,讓一些無辜百姓喪生,小子于心不安。

    不論結果如何,大家一定要相信我,自然可以脫困而出。

    所以出去以後,你還要找些錢財來安撫于這些百姓。

    相信你能做得到的。”

    王禪此話也是發自內心,他來吳都作事,還沒有出過出此多的意外,這次地宮之中還是頭一遭受挫,所以多少難與釋懷。

    “先生放心,只要我盜拓能出得此地宮,此事包在我身上。”

    王禪剛才在與盜拓說的時候,其實手已搭在旋關石上。

    一股內勁順著旋關之石注入,此時已十分清楚內部機關。

    “天地否卦,是為天地之道之反向,若到極時,則否極泰來,一切皆順利無阻。”

    (王禪所說正是易經六十四卦中的天地否,與地天泰兩卦,正好算是錯卦,一個天上上地在下是為否,一個地在上,天在下是為泰,否極泰來成語就是因此兩卦而得名。)

    王禪邊說,邊用手按住旋機之石。

    順時扭了三圈,卻又反過來扭了三圈,正是天地否卦,隨後再倒轉過來,先回扭三圈,再順時三圈是為泰卦。

    最後機括停下,再隨手向內一推。

    只听得一聲巨響,身前的石壁竟然向內縮去,一直縮回足有三丈有余。

    而正好在側面留出一個三丈方圓的側門來。

    只是剛才的鐵門卻是紋絲不動,說明王禪剛才的推論是正確的,此處之門正是與外面之門相對應,虛實相生。

    【作者題外話】︰這幾章一直會出現一些八卦,本人也只是略知一二,所以寫的並不詳實,若讀者們有興趣,可以自行研究。

    中國易經八卦算是囊括天地變化,教人在不同的情勢之下采取不同的策略,以應天地之道。

    並非迷信之說,更非無稽之談,含天地自然萬千因素的變化在其中。

    讓人習之修身悟道是本,卜算之能才是其用。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