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五十四章回陽之鎖



    第二百五十四章回陽之鎖

    王禪看盜拓協同那些江湖朋友已經在認真捉摸著墓門,這才走到景成公主身邊,看著景成公主一身狼狽之像,也是心有不忍。

    “公主,你現在還相信在下嗎?”

    景成公主一臉譏喪,她從來也未經歷過這種興奮與失落的交織。

    剛才對王禪十分信任,知道王禪總是如傳言之中一樣,謀算在先。

    可現在卻出現意外,剛才看到通向外面的通道,瞬間又不得不封死。

    原本心里並沒有真正的恐懼,可此時听得盜拓一等人說,又看連盜之聖人盜拓都如此喪氣,也知道此事已出乎王禪的意料之外。

    “我當然相信你了,可世事難料,你雖然是天賜靈嬰,想來也有謀算不足之處,便本公主卻不會怪你,死在此地有你相陪,也不算什麼壞事。”

    景成公主還是自作安慰,說著一些讓人難解的玩笑話。

    王禪一听,也是嘿嘿一笑道︰“小子受寵若驚,實不值得公主如此厚愛。

    不過話出回來,此事雖然意外,卻也不能說謀算不足。

    世事難料,人心叵測,若是什麼都準備好了,也就體現不出我鬼谷王禪的本事了。

    公主還是放心休息,等會兒說不定還會有驚奇之事。”

    “王禪,難得你小小年紀如此鎮定自如,實讓人放心,也讓人感覺可靠,若是我再年輕幾歲,說不定會喜歡上你。”

    景成公主一听,也不知王禪是真的還有主意,還是寬慰于她。

    不過景成公主心里卻是十分愉悅,說話的語氣也十分真誠,就連對王禪的稱呼都改得更貼近一些,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樣。

    王禪一听,心里亂跳著,原本有人喜歡是一件好事,他也該覺得十分開心,可卻總是感覺現在的景成公主怪怪的。

    似乎已經把他當作一個復活了的夫概公子,也不再計較他腦門上那四個肉角了,更不在意他不會體貼姑娘家的心意,也不在意王禪笨的舉止,說起來一點也不風流倜儻。

    “趙伍、阿大,你們看百姓受傷如何,快些給他們治療。

    先安撫大家不要驚慌,繼續休息一會兒,我鬼谷王禪保證一定會帶他們走出此虎丘地宮的。”

    王禪不敢看景成公主期盼的眼神,只得轉過身來,看著正在為百姓包扎的一眾江湖朋友。

    可話卻說得有些多余,因為。此時除了盜拓與幾人在開門之外,其它的都在忙著照顧百姓

    “知道了,我們都在安撫這些吳都百姓,而這些百姓也知道小公子大名,現在大家都等著小公子搭救呢。”

    阿大邊為一個老年人包扎著,卻也在為大鼓著氣。

    這里雖然有九個台階高過剛才的地宮場地,整個地勢卻是朝著吳王陵墓傾斜的。

    所以反而在陵墓前面集了一尺多的深水,此時這些百姓都泡在水中,緊抱著衣服,臉上瑟瑟發抖。

    貪念與黑暗還有寒冷都是恐懼的黑手,從來也不會單獨出沒,而此時三種主因都集中在一起,讓這萬余百姓已失去了基本的信念,而變得麻木,哭泣聲也漸停,眼中都盯著前方。

    正是哀莫大于心死,這些百姓也已如此。

    好在大家也都听聞鬼谷王禪大名,而民間傳聞比事實更離奇,也更具玄幻色彩。

    特別是剛才看見以一人之力,就冰封了地道口洶涌之水。

    才讓大家心里都認定鬼谷王禪就是上天派來打救他們于危難的,所以眼神之中除上列死寂,卻也透著一絲少有的期盼。

    “王禪,為何你如此周密的計謀,竟然還有人能猜得透,難道這世間還真有比你聰明的人嗎?”

    王禪听景成公主再次問起,不得不再次轉身看了看景成公主道︰“若說比我聰明之人,在大周天下自然有很多。

    我只是貪圖于名聲,所以才顯露出來。

    易理八卦里有地山謙卦,意思十分清楚。

    就是說其實在我們看不到的大地之下,有許多潛藏著的高山。

    所以主卦山,客卦為地,意指山掩地下。

    名為謙,意指這些人隱身于世,有若謙謙君子,名利于他們而言只是過眼雲煙。

    這些人才是真的大智慧之人,而小子只是小聰明而已。

    至于公主所問,是誰猜透了此事,應該十分清楚,不說也罷。

    可若不說,公主自然好奇,小子到也可以成全于公主,只是希望公主勿怒。

    設計此計之人就是你們越國的範蠡中將軍。

    只有他才會斤斤計較,也只有斤斤計較之人才會有吳王一樣的心思,也才會首先猜透吳王所設之計。

    而他只要依我平時謀事在先的習慣,再根據今天我一副無所謂的態度,在明知吳王要設計謀害我的情勢之下,依然敢于帶公主進地宮,如此就說明我已有了退出之路。

    而他只要他依此探查,必然會尋得其中端倪。

    有此信息,只要他通報于吳王,吳王自然不想著功盡棄。

    而此時春耕之時,設壩截水也可掩人耳目,此計謀該也是範蠡策劃。”

    景成公主听王禪慢慢說著,心里更是佩服王禪。

    可听到最後,再細想,心里卻也是憤極一時,也顧不得王禪的提醒,一下子就蹦了起來,反而嚇了王禪一跳。

    “這個範蠡,竟然不計本公主生死,與吳王勾結,出此下流之謀。

    等我回到越國,我一定要如實回報王兄,讓他看清範蠡的奸險面目,處死範蠡。”

    景成公主一時氣急,可話說完,卻也沒有自信。

    “公主息怒,我勸公主不必在意此事。

    其一越王也一心想讓小子死于非命,此次機會範蠡若是知而不謀,反而會被越王責罰。

    而于越王心中,犧牲公主,卻能置我于死地,以一命換得一命,卻也算是解了心頭之恨。

    其二,範蠡能在此時除掉我,他當然可以說是為越吳大戰除去憂患,于越王也是大功一件。

    想來越王最多把公主當成此事的謀算者,犧牲自己,成全越國大計。

    若是公主真的死了,越王必然也會為公主風光大葬了,成為越國英雄。”

    王禪說得沒錯,可景成公主听來,卻總覺得王禪一直在有意貶低于她。

    意思十分明確那就是景成公主在越王眼中的價值,尚不及王禪越王心頭的地位高。

    可景成公主氣歸氣,卻又挑不出毛病,事實也正是如此。

    “尊主,門還是打不開,可否請您去看看。”

    萬毒紅奔過來,小聲的對著王禪說著。

    “嗯!”

    王禪也不回話,只是冷哼一聲。

    “對,是小子語誤,鬼谷先生,還請到門前一觀。”

    王禪一听,這才丟下有些莫名的景成公主走到墓門前察看。

    盜拓忙碌了半天,卻並沒有任何效果,墓門依然緊閉。

    “姓魯這賊子,若有一日,我一定要把他大卸八塊,方能解我心頭之恨。”、

    盜拓見王禪走了過來,嘴里卻是不干不淨的罵著。

    王禪也不理盜拓,只是看了看身邊的萬毒紅。

    “回鬼谷先生,柳大哥所說的魯班,專門研制機關巧術,天下間少有人能解開其所制的鎖。

    這墓門之鎖當是他所為,柳大哥一時也沒有辦法。”

    “魯班,此人善長于機關巧術,木制工藝,它日有緣,小子也要拜訪拜訪!”

    王禪這說這走近墓一看,門上有幾塊機關巧設,上面布著天干地支九宮八卦之形。

    而剛才盜拓顯然也已基本解了此機關布設。

    可王禪一看,還是覺得不妥,嘻嘻一笑,再看墓門,見門已開了一根手指的縫,可以看見鎖芯了。

    此時盜拓正在跟幾個兄弟一起想硬扳開墓門,可墓門卻紋絲不動。

    “盜聖兄,讓大家一邊讓讓。”

    王禪說完,已經一躍而起,雙手在墓門上的九宮八卦上不停的搬弄著。

    人再躍下之時,墓門之上的圖案已然重新布置過了。

    盜拓與眾兄弟一看,實在不明其理。

    “鬼谷先生,我听聞你自小精通易理,為何這九宮八卦都排不好。

    我雖然只是一個小偷,可也略懂一些,你排的簡直是年頭不對馬嘴,實在不敢恭維。”

    盜拓一看王禪所排,與他剛才所排已是面目全非,他弄不明白,可卻十分自信,反而說王禪不懂易理。

    “盜兄,你有所不知,易有先天之易,與後天之易之說。

    先天之易傳于黃帝親書,有歸藏與連山兩易。

    而後天之易則是文王所演,所以故名後天之易。

    而你所習正是文王所演,人稱‘周易’。

    剛才所排依周易之理並沒有錯。

    只是魯先生所布,其理在于兩易之別,先布後天之易,再布先天之易。

    所以你剛才所排後天之易,並不能完全解開其鎖,只能算是解開一半而已。”

    盜拓一听,心里捉摸著,也不知王禪所說先天與後天之別。

    但王禪已走近墓門,再次掏出七星斷魂刀,耳朵貼近墓門,再用短刀輕敲墓門。

    只听得一聲輕脆之聲傳遍整道墓門。

    如此可見,王禪看似乎輕微的動作,其實已含著超強的內勁。

    通過回聲,可以听說鎖的結構。

    緊接著,大家都只看著王禪。

    王禪收起刀,一手抓住墓門把手,猛一用勁,兩道墓門竟然再次合並撞在一起。

    剛才盜拓及其它兄弟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趴開的指縫,現在已合得密不透風。

    正當大家面面相覷之時。

    王禪雙手活動活動筋骨,再次抓緊墓門,向兩側一拉。

    兩道鐵鑄的墓門,竟然十分輕松的被王禪一次拉開三尺多的寬度。

    “阿大拿火把來,讓兄弟們把墓門打開,先讓百姓們稍安勿燥,待我探一探。”

    阿大一時之間,驚得張著嘴,十分不解,卻呆呆的把火把遞給王禪。

    而這些江湖朋友更是不可思議。

    連盜聖都打不開的門,在王禪手中就如同普通的一道小院之門一樣。

    而剛才十多位江湖好手,再加上盜拓如此粗壯之人,也才打開一道指縫寬度,可王禪以一人之力輕輕松松就把墓門打開了。

    如此神力,誰看了都會吃驚,更何況這些江湖朋友都深知武技一途,這種粗笨之活,原本就是體力活,要的是力氣,而不是內力修為。

    “這是魯先生所制的回陽鎖,需要排兩個易理之卦才能解開。

    你剛才所排文王所演八卦,算是完成第一步,可以解開一指,卻不能打開此門。

    縱然是一百個如你一樣力大無窮之人,也無法打開。

    但只要再演先天八卦九宮,就解開里面所設機括。

    但回陽鎖的奧秘也在于此,若要真正打開此門,還需要把剛才已解開的門縫回攏,這樣才能真正解開回陽鎖。

    魯先生高明之處,就在于利用欲圖打開此門之人的心思。

    當一道墓門已打開一指之縫時,都覺得可以依此而行,也都舍不得再次合攏。

    心思也只會想著用其它辦法度圖撬開此門,可越是如此,就越是與此鎖相背而行,永遠也打不開墓門。

    但只要放棄剛才打開的門縫,再次回攏,就可以真正解開此鎖,再向外用力,就可以打開墓門。

    所以此鎖名焉回陽鎖,通俗之人也可叫回頭鎖,若路不通時,需要回頭。”

    王禪還是有心傳教于盜拓,畢竟盜拓是為百姓而盜,所以能多懂一點,將來可以讓更多讓受難的百姓得益。

    “盜拓甘拜下風,十分受教,十分感激。

    可鬼谷先生,你為何如此大的力氣,真有如九牛二虎。”

    盜拓也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之人,並不在乎自己的顏面受損,對于比他懂行的人,他還是十分虛心受教,並不妄自尊大。

    王禪回首一看驚異的盜拓嘿嘿一笑道︰“天生的!”

    此時墓門已全部打開,而里面四壁之上,已全部點好油燈十分通亮。

    (謠傳古墓之中油燈之所以可燃幾百年之久,是因為油燈的燃油是用人魚提煉,但據考證世間本無人魚,只是一種像娃娃魚一樣的魚類而已)

    王禪一提衣袖,十分大膽的向里面走去。

    盜拓一看連呼︰“小心機關,那魯賊的機關也著實傷人。”

    “不必,此地宮深在虎丘山中,腳下當是虎丘山基石,欲設機關難如登天。

    而吳王此時尚未死去,也未入殮,縱有機關也不會打開,最多只有墓穴之處才會有。”

    王禪說完,十分自信,而此時景成公主也趕了上來,再次緊帖著王禪,以示對王禪的信任。

    此時也印證了景成公主在醉夢樓說的話,走在王禪身邊才是最安全的。

    而大家一听,也都蜂擁而進,不再小心翼翼。

    身後的百姓一看,焦慮的心里,又多了一份希望。

    大家都被安排著,有條不紊的走進這巨大的地宮之內地宮之中。

    【作者題外話】︰此章通過對話引出魯班,是為下一部分楚國風雲做些準備,楚國攻宋,魯班與墨翟有一場攻守之戰。

    而先天八卦與後天八卦,讀者可以網上查一下,方位有所不同,本書在王禪六歲之時,就已有說明。

    此章的回陽鎖也是本人杜撰,請讀者們不必較真。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