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五十三章突發意外



    第二百五十三章突發意外

    回到吳王墓葬里,萬余百姓的恐慌還真是讓人捉不及防。

    那些夫妻、父女,在相互埋怨著。

    “都怪你,好好的要來看什麼熱鬧,還說能找到財物,現在到好了,家里的娃娃怎麼辦呀,我的老天呀!”

    女人都在埋怨著身邊的男人,覺得這一切都該由男人來負責。

    “我也只是想讓家里好過一些,你看來這里的也不止我們一家,許多人不都是還是你著把日子改善一下嗎,你就別埋怨了。”

    男人總是忍氣吞聲,可被困在這里,就算是再理性的男人也會失了主意,可他們還是要安慰著身邊的女人。

    而且要表現得沒事一樣,讓自己不恐慌,才能讓身邊的女人感覺到一種依靠。

    “哭什麼哭,吵什麼吵,剛才貪財尋寶的時候不是都開心嗎?

    現在知道哭了,天底之下從來也不會有白檢的東西,若是有,除非是是我盜拓送的。

    都別哭了,如果還想出去,就給我都閉上嘴。”

    一個男材高大的粗壯男人,在百姓人群之中走著,邊走邊喊著。

    而他的身邊跟著數十個江湖人士,手中都提著武器,讓這些百姓一看更是恐懼。

    可他們還是知道這群人並非從天而降,而是從地宮石壁之中打開了一個口,這才到了地宮。

    所以這些百姓似乎在那失望的極點之時,又看到了希望。

    粗壯大漢雖然看似粗魯,可卻也細心,但凡見到時一些受傷,弱小的百姓也會親自扶著他們坐起。

    而他身後的江湖人士都十分體貼,並不像是凶神惡煞的樣子,而且邊走邊把一些群眾分開,讓零亂的百姓變得在些秩序。

    慢慢的,粗壯大漢走了一圈,也對這些百姓有了了解。

    而剛才還是一片吵鬧,哭泣聲,可經過他的連續幾次怒吼,竟然也壓過了萬余的人吵鬧,大家也都慢慢停了下來。

    等著這位救星施救。

    “吳都的百姓們,你們不要害怕,我們是來救你們的,我們不是壞人,和你們一樣,也都是百姓出身。

    可要救你們實是不易,剛才你們亂成一團,也踩傷了不少人。

    萬余人實在太多,得先把你們分一分,大家都听我的人指揮。

    現在入口斷龍石已被放下,出路已被堵死,可我們公子早已做好準備,為大家挖好了一條通道。

    大家都已經看到了,我和我的兄弟們就是從外面進來的,大家莫要驚慌。

    只要大家听我指令,明天早上你們還是可以回到家的。

    可若是你們不听我指令,胡亂逃生,再發生踩踏,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誰要是不听指令,誰現在就得死在這里。”

    壯漢聲音宏亮,特別是在這種地宮之中,听在人的耳里,簡直如同打雷一樣震耳欲聾。

    而他說完,手中一把虎頭大刀,對著吳王山門前端立的石獅子一砍,頓時石屑橫飛,聲勢巨大。

    百姓們一听,再一看粗壯大漢的威嚴,大家也都消停下來。

    而在百姓中,剛才隨粗壯大漢一起下去的那些江湖朋友都已忙碌著。

    他們正在把這萬余人分成多少不均的十群人,像是演兵一樣,這些百姓也無下分听話,此時都站在吳王闔閭陵墓的山門前。

    王禪再看整個陵墓東側的地方,已然有一條丈余寬的通道。

    里面已經點著油燈,相信這些百姓都可以清楚看到,所以也算寬了百姓之心。

    剛才那些埋怨的話,也變成相互之間放心的一笑,有些人反而覺得財物還沒拾夠一樣,有一種失落之感。

    有人在嘆息,也有人在感激,也有人在失望,而大多人還是虛驚一場。

    大家知道可以逃出此地,此時也不再擁擠,更不會想著爭先逃命了。

    因為大家都知道可以出去,此時有些百姓已經相互挽扶著,也有的在整理著撿到的財物。

    剛才的哭嚎聲停了下來,大家都听從安排,正在分著群隊,只听得都是腳步聲,以及那些江湖人士的叫喚聲。

    大家都不問站在前面的來人是誰,也不想知道。

    只知道若是沒有這些人從地道里出來,帶來了火把,照亮了大家,那麼大家此時已是絕路。

    這些百姓雖然平時粗魯一些,可在關鍵的時候,卻比任何上流的權貴人物還要更鎮靜,也知道感恩,也更實在一些。

    王禪帶著景成公主,一直停在山門後的陰影里,听著這個大漢的說辭。

    此時經大漢一番折騰,萬余人很快就平息下來,王禪心里也是由衷佩服。

    他首先讓大家有了希望,接著又明確了規矩,若是不從者,還是要得死。

    如此一來,百姓既有求生之欲,更怕死得如此不明不白。

    而那些江湖朋友也十分在行,像是在兵營里時常操練一樣,穿稜在人群之中,把這萬余人隔開。

    每一群人相距也不遠,最多不足一丈,這也給百姓一種安心。

    若是分得太開,百姓自然也會懷疑,也會恐懼。

    “小公子,出來吧,躲在陰影里也好大一會兒了。

    我是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就學會勾搭有夫之婦了。

    實讓我心生羨慕,卻不知是那家的小娘子,為何不帶出來讓大家瞧瞧!”

    景成公主站在王禪旁邊,心里一羞,正想發怒,卻讓王禪伸手擋住。

    “走吧,既然這些朋友都已準備充分了,我看我也該送公主回去了。”

    王禪帶著景成公主走了出來,慢慢走到山門之前。

    而趙阿大與趙伍就迎了過來,剛才還是十分焦慮的臉,此時見王禪安然無恙,也都放下心來。

    “小公子,你真讓我們好找,剛才我們就在這萬余人里找了好幾遍了。

    而且還派人去了斷龍石入口,卻都不見小公子身影。

    我還以為你沒有進這地宮,連阿三也沒見著。

    現在見到小公子,我們兩也放心了。”

    趙阿大說完,見其身後的景成公主一臉通紅,也是有些不好意思。

    兩人向景成公主一揖,卻不知該說什麼,至顯得十分難為情了。

    “讓朋友們失望了好大一會,小子有些事兒,所以耽擱了點時辰,不過卻不是像盜兄所說的那樣。

    這位是越國景成公主,此次來吳,也是吊祭吳國王後及兩位公子,還有勝玉公主亡靈。

    所以小子帶公了把幾座墓葬都吊祭了一番,也費了些周折。

    至于剛才這位大哥所說,小子實不敢當,越國景成公主可不是小子能勾搭的。”

    王禪能從剛才的大漢語氣之中听出一絲不快。

    大家拼了命為實現王禪的救人目的,而剛才卻一直見不到王禪。

    江湖朋友都覺得王禪小小年紀定然是怕死了,所以連進地宮的勇氣都沒有。

    此時一見,就算是進得地宮,卻不辦正事。

    身邊還領著一個小婦人,在這地宮黑天瞎地的,始終讓人疑惑,到也成了大家的笑柄。

    所以趙阿大與趙伍見王禪才會松了一口氣,至少王禪並非膽小之人,在江湖朋友面前也不再愧意。

    若是王禪真的未入地宮,那他們日後還有什麼顏面再吹噓王禪的本事。

    而景成公主他們當然認識,也不會有壯漢那種齷齪想法。

    “小公子,我來給你介紹,這位就是。”

    趙阿大話未說完,王禪就走了上去,看了看壯漢。

    “夜盜千戶候,日濟萬家愁,夫子聞膽寒,列國群候憂。

    來去自隨風,獨行臥小樓,柳家兒朗俊,宵小也風流。

    這位該是名揚列國的盜之聖人,盜拓了。

    名揚列國,何須介紹呢!”

    王禪說著走到盜拓一邊站著,微微一笑,雙手作揖,算是感激,也算是行禮。

    而他隨口編的歪詩,也算是把盜拓夸了一遍,給足了盜拓面子。

    (莊子寫有盜拓一篇,講孔夫子當年覺得盜拓作賊不好,想勸盜拓改邪歸正。

    當時就有柳下惠勸他莫要管盜拓,說盜拓自有理論,不會听孔夫子的,可孔夫子卻十分自信還是到齊國找了盜拓。

    卻不想在齊國盜拓所在之地,不難仁義道德之禮,未說清楚,也夫子反而被盜拓痛罵一番。

    孔夫子離開的時候,已是驚魂未定,膽憚心驚,出門之後嚇得連跌三次,才坐上馬車。

    盜拓姓柳,歷史之上,坐懷不亂柳下惠正是其兄長,同時也是孔夫子的朋友。

    有些小說電視把盜拓都寫到了始皇年代,實相差太遠。

    莊子是戰國初期的人物,所以他寫的書雖然有貶孔夫子之嫌,可卻比較靠譜一些,所以盜拓該是春秋末期之人。)

    兩人站在一起,身高相當,而盜拓卻十分健壯,如此一比,王禪到顯得玉樹臨風,儒雅風流。

    這讓王禪自我感覺都良好許多。

    畢竟自來吳都就認識于墨翟,而墨翟才是公認的儒雅俊秀公子。

    而王禪呢,只能勉強算是。

    “我也佩服你,竟然只與我擦肩而過,就認出是我。

    來吳都十幾日,也听聞你不少故事,卻不想你小小年紀,心智如此成熟,至讓我有些意外了。”

    盜拓始終不忘諷刺于王禪帶著景成公主進地宮,臉上也帶著些猥瑣的表情,到是符合其江湖人的身份。

    “你就是盜拓,實在讓本公主失望。

    人之心智成熟與否,可不比身材,更不比聲音。

    鬼谷先生剛才是履行承諾,帶本公主有事,你不該取笑于他。

    而鬼谷先生見財不取,我王兄與我送他十箱重禮,他視而不見,轉手就送與吳越百姓。

    這十箱重禮足可買三個縣郡,本公主也听過你的高名,可鬼谷先生若與你相比,高下立分。

    現在你竟然如此奚落于他,實是沒有自知,讓人失望。”

    景成公主看著盜拓再次譏諷王禪,心里有氣,也不管盜拓如此粗曠的身材,一點也不懼怕,反而直斥他小義不如王禪的大義。

    “哦,原來是越國景成公主,相國夫人,是在下誤解了。

    想來依景成公主的姿色,也不會看上鬼谷王禪這個少年人吧。”

    盜拓並不生氣,卻也不懼言辨,此時語氣也隨和許多,畢竟對著一個公主,也體現出他的禮節。

    而並非讓人覺得他是一個盜賊,就沒有與人相處的基本禮儀。

    “盜兄,這些百姓都聚集完畢,就等你下令撤走了。”

    下面走來一個中年男子,走了過來,卻也不理王禪,直接向盜拓請示。

    王禪看此人,臉色青青,語氣陰沉,若是白天走在大街之上,到是十分唬人。

    再加上十指如勾,身材C高,讓人一見難忘。

    王禪一看,就知道此人善長用藥,而且是毒藥,語音既非南方口音,也非北方口音,該是王禪還未去過,也未認識的地方之人。

    “萬毒紅老兄,既然楚國靈童在此,就該由他來指揮吧,大家都听他的。

    他可是此次我們來吳的東道,不可怠慢了。”

    這位被盜拓稱為萬毒紅之人,看了一眼王禪。

    見王禪微微一笑,心里也是沒底,畢竟江湖之人,對這些公子哥兒還是敬而遠之,對王禪之能,也停留在傳聞之中,並不可信。

    “那就依盜拓兄之意,小子也不便推辭。

    我看此地道寬丈余,該可同時並排六人,就由各位江湖兄弟帶隊,每五人一排,同時向地道撤出。

    其它的百姓們先耐心等待,不用二個時辰就可以安全回家了。”

    王禪語音不高,卻十分具穿透性,整個話說出,底氣十足,由一股內息逼出。

    他雖然是對著盜拓與萬毒紅而說,卻讓每一個百姓都能听到。

    而他的聲音,並不像盜拓剛才那般吼叫,可在這封閉的地宮之中,繞了一圈,卻並無回音。

    “阿大,就由你帶頭出去,趙伍隨我押後。”

    趙阿大對著王禪一揖,就開始前去領著靠通道一側的百姓開始向地道撤出。

    大家動作都很快,五人的排,有人給他們排好,就緊跟著向地道里走。

    “趙伍哥,這地道多長,若從這里走出,計多少時間?”

    王禪想計算好時間,這樣保證每一個人都能安全撤出。

    “回小公子,此地道計一百丈,若走得快些,一柱香的時間就可以走完一群百姓。

    這里共計十群百姓,要十柱香才可以安全撤完。”

    趙伍也是農家獵戶,不曉得時辰計法,就依農村的俗規用香來計。

    王禪知道,一柱香大約一刻時間可以燃盡,由此看來這十部分人,共要十刻,也就是要二個半時辰才能撤出。

    而現在都已是子夜了,離天亮也只有二個時辰了。

    若是天亮之前不能按時撤出,那勢必要引起吳都城防的注意,這樣反而不好。

    “趙伍,你現在就過去,讓這些百姓接開間距,交叉行進,小跑起來,這樣可以節省一半時辰。”

    趙伍一听,立時朝行進的人群中奔了過去。

    而盜拓則與萬毒紅站在一起,听著王禪安排,面上到是和顏許多。

    他們也知道王禪的安排深和行伍之術,那就是穿插行軍,可以避免百姓自己再相互擁擠,同時也提高行進速度。

    王禪一看,此時已大事將成,到有些素然無味,帶著景成公主坐在山門前的石階之上,靜靜等待。

    可王禪剛一座下,卻忽然一驚,跳將起來,大聲對著眼前還在奔走的趙伍喊道︰“快停,全部人都撤出地道,向陵墓里轉移。”

    趙伍不明,可還是立時阻止了此時將要進地道的百姓。

    “鬼谷先生,發生什麼事了。”

    盜拓也是十分驚異,剛才王禪還讓百姓交叉行軍,增加撤離速度,可此時卻讓停下來。

    而王禪並不理盜拓問話,人一說完並不停下。

    而是長劍一抽,人卻如鬼魅一樣向著地道奔去。

    半空之中說道︰“保護好景成公主,全部撤往吳王陵墓,有水!”

    王禪話才說完,哄轟轟的洪水聲就從地道之內傳了進來。

    剛才那些撤出的百姓,連地道都未走完,就被洪水沖了出來。

    趙阿大一身水氣,從地道之中奔出,大聲叫道︰“小公子快躲開,有人放水淹了地道。”

    王禪人在半空,水卻已沖出了地道口,許多百姓都被沖了出來。

    “快救百姓,組織大家往陵墓走。”

    盜拓與萬毒紅此時才知道王禪剛才的意思,此時也是急忙招呼手下一些帶著百姓向吳王陵墓里奔去。

    而萬毒紅只手的揚,就夾起景成公主,像一陣風一樣,腳不落地,人卻向著陵墓奔去。

    趙伍與趙阿大還有一些江湖人都忙著把落水的百姓扶起,再讓他們自行向陵墓奔去。

    “阿大哥,地道里還有多少人?”

    阿大此時渾身濕透,幸得他有一身武藝,見大水沖進地道,轉身就朝里奔,撿了一條命回來。

    此時喘著粗氣,一抹臉上的水,搖了搖頭,卻也無清估摸。

    而這萬余百姓卻都亂成一團,相互推攘反而難與一時撤離。

    可地道的水卻越來越大,幾乎把整個地道口都填滿了,水聲已經掩蓋了人聲。

    “大概還有幾十人已被困在地道洪水之中,想來已沒有活的希望了。”

    趙阿大扯著嗓門回復王禪。

    此時萬余百姓看到此景,也是嚇得驚慌不已。

    才停下不久的哭泣聲,又再次響遍整個地宮。

    而地道口的水則越流越大,越流越急,這些百姓都已在水中涉水而行了,走得就更慢了。

    “你大爺的,千算萬算還是被公子光這個狗娘養的算計了。

    鬼谷先生,現在怎麼辦,快說呀!”

    盜拓此時又回到山門之前,見此情勢也是失了主意,張口就罵。

    王禪此時也是十分惱火,他知道是誰泄了秘密,然後截河灌水,欲置百姓及他于死地,心里也是好生慚愧。

    “不急,地道里的百姓算是救不成了,你帶其它百姓走,不用急,我先封住地道口的水。”

    王禪說完,人已躍出,一劍向那洶涌奔出的水刺去。

    王禪此時毫不敢猶疑,雖然劍招只是普通一刺,可卻含著他從體內分離出的陰寒之氣。

    一劍帶著陰寒之氣向涌水的地道口刺去。

    而王禪剛才站立的巨大石人也同時砸飛出,比王禪的劍氣還先撞向地道口。

    王禪的劍帶著一股巨大的勁氣,先擊在石像之上,石像在撞上地道口之時,片刻之間就已化成碎塊。

    可就在這時,王禪的陰寒之氣也同時擊向整個地道口的洪水,一股劍氣像是把地道口封住一樣。

    可以說是一劍斷流,威力無窮。

    王禪身在半空,卻不停的催發著真氣。

    而整個地道口卻從下到上,一股寒意散開,已經慢慢冰凍了起來。

    王禪再次飛躍,人已站在地道口一仗之外,再次揮劍運足真氣。

    長劍刺在被冰封的地道口上,只見地道口的冰也慢慢向內凝結。

    王禪不停的催動內力,卻也一頭大汗。

    身體像是要被火燒盡一樣。

    半刻時間,整個地道口終于被王禪的寒冰之氣給凍結了。

    從外至內,一起連著兩側的石壁,至少也冰凍住三尺之厚的一塊冰門,讓外面的水一時之間,不再向內流動。

    王禪此時這才松了一口氣,一身早著白氣,不僅不冷,反而從地上拾起一些碎冰塊從頭至腳抹了一遍。

    “小公子,你沒事吧?”

    趙阿大此時奔了過來,想扶王禪,而王禪卻用劍指著趙阿大。

    讓趙阿大一時之間呆住了。

    “別別靠近我,我身上很熱。”

    快帶百姓們到吳王陵墓地宮門前,我很快就來。”

    王禪說完,就地一躍,離開腳下的冰面,再次坐在另一尊石像之上調息起來。

    趙阿大一看,知道王禪剛才元氣大損,臉上像燒紅的火碳一樣,此時需要調息。

    他向驚呆的盜拓一揮手,這才重新組織著後面的百姓快速向吳王陵墓里奔去。

    王禪一坐下就進入禪定,體內如火一般,可也只半刻時間,王禪再次一躍而起,直奔陵墓地宮之門。

    而此時所有的百姓都已呆呆的擠在陵墓前面,剛才一時失望,一時興奮,此時來到陵墓,卻更讓人傷懷。

    吳王陵墓地宮之門,閉得緊緊的,大家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就算進得地宮之中,也不會再有生路。

    百姓們此時小聲的泣哭著,也不再大聲嚎了。

    因為他們知道,再嚎也無濟于事了,要麼被淹死,要麼被困死。

    而盜拓此時也沒了主意,他從來不喜歡有這麼百姓跟著。

    若是一個人的時候,無論多危險的地方,他或許還能想出主意,可此時他十分清楚眼前的局面,就是一個死局。

    縱然他能打開陵墓大門,而吳王陵墓里也有通道,可依修陵規矩,那些匠人農奴都會被斬殺于地道之內。

    任何王候都不會給這些修墓之人活口的機會,唯一的出路就是來路,也就是斷龍石處。

    而他們辛苦多日打通的地道,此時也不得不封住,封住了至少還有喘息之機,此時在這虎丘山腹之內,想出去比登天還難了。

    王禪三縱兩躍,還是來到了高大的陵墓門前。

    “盜聖兄,為何不打開吳王陵地宮之門。”

    “打開了也無濟于事,難道你還能從公子光的陵墓里修一條逃生之路出來?”

    盜拓此時也是心情詛喪到了極點,反問著王禪。

    “這可不是你該考慮的事,只要你把門打開,我自然會有辦法。”

    王禪說完,從懷中掏出七星斷魂刀,在手上掂量著,也不再說話。

    盜拓與這些江湖人士一看,臉上驚異,卻不敢吭聲。

    “就听你的,我來看看公子光的陵墓設了什麼機關。”

    盜拓一說,這些江湖人士也開始幫起忙來,而下面黑壓壓的一群百姓也開始瞪著王陵地宮大門。

    大家都期盼著這能有唯一的通道。

    畢竟一些人剛才也看到了王禪的能力,就如同會仙法一樣,只那一劍就封住了洶涌的地道流水。

    【作者題外話】︰又寫一個長章節,先介紹一個重要人物,盜拓。其實再把故事的意外寫出。

    所以為把盜拓寫得形像一些,用了些對話描寫,豐富一下人物的形像。

    每日零晨發文,只要讀者們願意,每天打開都有最新的章節。

    不過本人還是希望有限讀者能投些銀票于最新章節之下,這樣也算對本人的一種支持,本人十感謝!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