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五十一章夫概之墓



    第二百五十一章夫概之墓

    吳王闔閭的墓葬,其實就是整個虎丘山中腹,並沒有完全開鑿,而是自上而下在虎丘地宮之中開鑿形成一個龜形封堆,全部是整個的花崗石體,再在里面掏空一部分用為真正的地宮墓室。

    而巨大的龜背之上,向上連著一塊四五仗寬,厚一丈有余的巨型石碑,與整個虎丘山頂相連,支撐著整個地宮。

    弧形的龜背,正好向四周擴散,再把整個虎丘山頂被掏空之後的巨大壓力傳遞至山底基岩之上。

    如此開鑿,既不會出現大的垮塌,也不會影響整個虎丘山的穩定,說起來也是空前絕後,嘆為觀止。

    王禪邊順著龜背邊緣走著,看著兩側高達一丈有余的石人守護,也是由衷感嘆。

    若要修建此地宮,光憑人力是不夠的,如此精巧的設計,實匪夷所思。

    不僅把整個山腹掏個半空,形成一個王族墓葬群地,而且有效的利用了吳王闔閭墓葬的支撐作用,可以開鑿更多空曠的空間。

    而吳王也十分自負,自比三皇五帝,死後的墓葬都以玄龜之形修築,可見當年吳王闔閭攻伐楚國之後,那種霸氣,那種傲慢還有雄心,實是普通王候難與比擬的。

    繞了片刻,從吳王墓葬山門之處又走了百丈這才繞到了這巨型龜墓的背後。

    而一座孤零零的青石所砌之墓就立在龜背尾部側邊,離主墓有十丈之遠,像是一個陪襯一樣。

    整個墓葬不過二三丈方圓,高也僅不足半丈,在此墓葬群中,十分普通。

    可若是與外面的墓葬相比,也可算是大葬了。

    只是此墳在此地宮之中,如同一尊孤墳,顯得十分淒涼卑微,顯示是為他立此墓之人的心情郁結。

    “景成公主,應該到了,若真是夫概之墓,望你不要過份悲傷。

    若不是夫概之墓,也望公主太過失望。”

    王禪並不把話說死,是因為他心里也有疑惑,此時只是用手一指黑暗之處那座孤墳。

    景成公主張望著,卻一時找不著墓地所在。

    “在哪,快說!”

    景成公主此時放下王禪的邀陽劍,膽氣十足,心里卻是忐忑不安。

    畢竟吳王還未死,而已死的夫概該不會化作陰魂來害她。

    這是她心里的安慰,相對于吳王還有其它人來說,夫概于她更親近,這也是一個痴情女人的自我感覺。

    而她此時,已經歷過知道事實真相的悲傷,只想一見墓地,以解心中愁腸。

    “跟我來吧,希望不會讓公主失望!”

    王禪說完,朝前走去,只那麼十幾步後,火光之下,已可看見墓穴了。

    景成公主跟在後面,順著王禪手中的火光一看,一頭奔了過去,像發瘋一樣。

    而此地卻並不平整,目下又不能視物,再加上景成公主情緒失控,竟然連跌幾跤。

    可她卻一點也不覺得痛,反而跌跌踫踫的爬到墓前。

    而王禪看著,也是心里不忍一個閃身,就已來到墓前,扶起景成公主。

    王禪先把景成公主扶了坐到墓前,再從身後拿出一個布袋,把里面的三盞油燈點在墓著,還稍帶著墓前供奉了一些水果也擺在上面。

    景成公主此時已能清楚看見整個墓碑。

    只見上面寫著“姬氏子孫,不忠、不孝、不仁、不信之公子夫概之墓”。

    而墓碑之前一根三尺長的金笛正在油燈之下閃著金光,昭示著墓里主人的身份。

    景成公主一看,手撫石碑,傷心欲絕。

    呢喃自語道︰“公子,你為何如此苦命,竟然死在自己長兄之手,妄我等你十幾年,而你卻孤獨的躺在這里。

    你曾說過,只要你回到吳國當上吳王,就會娶我回去,讓我當吳國王後。

    我不羨慕什麼王後,只是想與你在越國共度一生。

    我多次勸你,放下名利與權勢,可你卻不听我的。

    你還是相信了那個狠毒女人的話,為她,為了權勢而拋棄了我。

    不忠,不孝,不仁,不信。

    你風流一生,胸有大志,腹有詩華,卻還是落得如此下場。

    你這是何苦呢?”

    王禪看著碑文,也知道吳王闔閭心中那股氣憤之情。

    想當年吳王還被稱作公子光之時,他一心為了王位,卻得不到自己親兄弟的幫忙。

    不得不先扶王僚登位後,再刺殺王僚,經歷多少磨難,受盡世人譏諷,最終才奪得大位。

    這個時候,夫概若有自知,也該心有滿足了。

    畢竟依吳國繼承大位的傳統,只要他扶助公子光,盡心盡力,想來現在的夫概比任何一個吳王公子更有資格繼承王位。

    可他卻縱情花酒之地,四處游蕩,到處留情。

    甚至想借景成公主之利,借越王之力反攻吳國,推倒吳王闔閭而成為吳王。

    他不從正道之途,為自己志向而努力,他卻投機取巧,用自己風流之姿,利用淑敏王後對他的孽情,在吳王征伐楚國期間,公然自立為吳王。

    卻在吳王返兵之後倉惶逃走,如此不?,實也難成大器,心里竟然還想著回去找景成公主,一續前緣。

    貪念而無所作為正形成鮮明對比。

    可就是因為他如此不義之行,才讓當時已贏得越王欣賞,許配景成公主為妻的文種相國心生恨意。

    在他落敗之時,欲圖逃往越國之機,故意透露了他逃竄的信息,讓吳王闔閭有機會抓到他處死于此。

    王禪想著夫概公子的一生,實是讓人痛恨無比。

    對吳國不忠,對長兄不孝(長兄為父),對吳國百姓不仁,對其兄長、朋友(情人淑敏、景成公主)不信,卻不知還有多少無辜的女子,被其耽誤了青春年歲。

    王禪看著碑文,想著夫概的一生,雖然並沒有實質的殺戮殘暴之行,可所造成的傷害,遠比一場戰火帶來的更甚。

    此碑文對他的評價也算是實至名歸,一個四不義之人,並沒有一點折損于他。

    他的一生是自私自利的,可對于這些痴情的女子而言,這又有什麼不可以的呢?

    想來在他死前依然風光無限,過著逍遙的日子,從來也未曾真正為別人考慮過,甚至也未想過他死後會如此孤寂。

    在王禪看來“公子”二字實不配用于他身上。

    “公主,此碑之文,實也是夫概一生的寫照,公主不必過分傷懷,為一個自私又利利之人而付出。

    他未赴你之約,雖說讓公主記掛,可細思之,實也是公主之大幸。

    如此自私自利之人,他不值得你為他再落一滴眼淚。”

    “放肆,你根本不必,我更不準你污公子清白。

    他待人真誠,對我很好。

    我不管世人如何評價于他,我都不在乎。”

    景成公主一怒之下還是訓斥王禪,可說到後,卻還是語調低緩,自知失理。

    “我並非污他清白,堂堂吳國公子,當與家國為重。

    縱然一時雄志難伸,也該顧大局而棄私利,以待時機。

    他去越國謀算攻打吳國以稱吳王,是為國不忠,對兄不孝,于民不仁。

    淑敏王後已嫁給吳王,成其嫂。

    而他不顧兄長之義,與淑敏王後藕斷絲連,如此背棄倫理之道,實讓人難啟齒。

    而淑敏王後一生都在為實現他的吳王夢而奔勞,不惜放棄一生幸福,陽奉陰違,背叛吳王。

    淑敏王後的結果,算起來該是咎由自取,而他夫概公子呢?

    當也可算是無節無信無禮無義之人。

    公主難道真的不明白嗎?

    難道公主覺得他對你的愛還如此真誠,這里邊又會有多少是虛假的偽裝,還有他貪戀背叛。”

    王禪語氣嚴厲,有理有節,如此說完,也算是對景成公主的負責。

    他不忍心一個如此痴情的公主,竟然愛著一個披著風流外衣的豺狼之徒。

    最終把自己一生的幸福斷送在一個虛偽的等待之上。

    “鬼谷先生,你不用再說了,我知道你說得都是大義。

    並且並沒有污他名節,這確實是他真實的一生寫照。

    只是于此之時,還請你讓我靜一靜吧!”

    景成公主此時語氣平緩,微帶輕泣。

    經過一場撕心裂肺的痛哭之後,心里慢慢也歸于平靜。

    而她的傷心,連她自己也分不清是愛,還是已經變成了恨,或是變成了一種痴怨。

    王禪所說並無不對,夫概是辜負了許多姑娘家的愛慕和等待,包括景成公主自己。

    而夫概公子他從來也未履行過他的任何承諾。

    他本應該只做一個風流公子,過縱情山水的生活,與相愛之人生死相依。

    他不該對權勢有任何貪念,不該用善良的愛情。

    以他的資質,做一個閑散的詩人,閑散的樂人,都可以過得很好。

    可他終歸還是生于欲望而死于欲望。

    欲大難填,最終欲望成為他無可背負的沉重山丘,而他也為自己的行為付出生命的代價。

    長久,景成公主慢慢站起身來,眼淚已干,愁容漸淡。

    那碑前的油燈也慢慢弱了下來,四周又開始被黑暗所浸蝕。

    “謝謝你鬼谷先生,讓我解了半輩子心結。

    自今以後,景成自然會守節盡忠盡孝,不會再有任何奢想。”

    “你想通了就好,到也不必謝我,吳越邊境萬千百姓都還要感激于你呢!”

    王禪說的是那五箱重禮,可用于欲望,也可用于善舉,結果自然不言而喻。

    景成公主一听,見王禪正盯著她的臉看,忙掏出手帕來擦試臉上的淚痕。

    “難道得你有心,還帶上祭祀用品,夫概雖然如此,地府之內也該滿足了。”

    王禪嘿嘿一笑道︰“並非小子有心,而是剛才祭拜王後及二位公子之時,順來的。

    權當是這一個墓穴里,她們的亡靈,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吧!”

    景成公主听了,並不覺得夫概與淑敏王後同處一地而心生嫉妒。

    反而十分大方的回道︰“不錯,淑敏王後一生,其實比我更可憐。

    她至死都不知道夫概已經死了,而且為夫概公子付出那麼多。

    現在兩人同處一個墓穴,就讓他們在地府終能如願以償。”

    景成公主說完,王禪卻又憑添憂慮。

    王後死時的話,讓王禪難與明白。

    若說王後所有的行為,確實可以說是為夫概而奉獻了一生。

    可若是王後早已知道夫概已死,那也可以說是為夫概而報復于吳王闔閭。

    當年她嫁給吳王也並非為了愛情,而只是成全于權勢。

    此想也並非沒有可能。

    王禪一想,瞬間覺得心煩,不敢再細思。

    只覺得這世間男女之愛情,實在不可理喻,難與理解,而且女人的心思實在深不可測,難與用常理來推斷。

    若是再推斷,人性之惡就實在難與言語了。

    怪不得以史角大師之能,卻還創出天問九式,而第一式就是問天何有情。

    情在世人心里,該永遠沒有一個正確的答案可解。

    王禪回過神來,卻是一驚,此時剛才走過的吳王墓葬前已是吵鬧哭喊聲震砌整個地宮。

    王禪回首一看,此時身外黑暗,再看外面,燈火到比剛才要亮了許多。

    看起來那些奔回去的百姓,已把斷龍石關閉的消息帶了進來。

    此時萬余百姓已陷入恐慌與無助之中,唯一能坐的也許只有哭訴與抱怨了。

    王禪知道他必須盡快返回,以解百姓之危。

    “鬼谷先生,我們走吧,解救這些被困的百姓,就算是我為他積些陰德吧!”

    “這根金笛,公主不如拿回去做個紀念。

    想來吳王放于此處,也是知道本人會來此尋夫概之墓,以解開謎題。

    他留在此地,也只是寬慰于有緣之人而已。”

    王禪最後還是提醒于景成公主,怕她日後相思,拿根金笛,至少可以睹物思人。

    “不必了,人既已死,心也釋懷,何必再留什麼紀念。”

    景成公主十分淡然的說完,連看都不去看那根金笛。

    想來那一根金笛也曾給她留下不少美好記憶,可現在用笛之人已故,徒留也沒有任何意義。

    王禪嘿嘿一笑,欣慰于景成公主如此拿得起放得下的自如,再次牽著景成公主大步朝墓葬山門走去。

    【作者題外話】︰夫概公子也是虛設的一個人物,可通過王後淑敏以及其它敘述,此人從未現身,卻也讓大家有一個鮮明的印象。

    現在把他寫死,其實日後還可以把他寫活,只看此小說能走多遠,本人是在一個什麼的心態下來寫。

    或許反轉一下,會讓人覺得他更加可憐可嘆,而不是現在的可恨!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