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五十章虎丘地宮



    第二百五十章虎丘地宮

    背對著太陽,跟隨逐漸稀稀拉拉的人群,兩人此時已來到虎丘地宮門口。

    這里十分寬闊,專門開劈了一塊前庭院地,足夠二三萬人同時在此聚集。

    只是大部分來到此地的百姓都已進了地宮,不在外面逗留,黃昏之時,反而顯得十分寂寥。

    王禪看了看那寬大的地宮斷龍石,心里還是有些發麻。

    “鬼谷先生,你在想什麼?”

    “景成公主,現在我們就要進去,你可考慮清楚了,這地宮之內說不定危機重重,連我都無法保證。

    而我也不確定夫概公子的墓地就在地宮之內。

    若是發生什麼意外,後悔就來不及了。

    公主是否還需冒此風險進此地宮?”

    景成公主知道王禪並非虛言恐嚇,說得是實情。

    景成公主看了看身後十分疲憊的兩個侍女,從懷中掏出一塊碎金錠,遞給兩個侍女。

    “你們不用跟著了,我身邊的人就是你們時常議論的楚國靈童。

    有他在我身邊,不會有什麼意外。

    此時離吳都還很長,你們叫輛馬車,送你們回吳都,在驛館等我。

    無論發生什麼事,至少要等我三天。”

    景成公主十分鄭重的在對侍女說著,而兩個侍女則面面相覷不敢接。

    “公主,讓我們跟你一起進去,若是有意外,還有我們陪著公主。

    我們不怕,我們生是公主的奴僕,死也要做公主的奴僕。”

    其中一個較大的還是鼓著勇氣向景成公主回復,可邊說眼中卻含著淚,都快流出來了。

    景成公主一看,心里知道這兩個侍女對自己的好,雖然不忍心,可卻也不得不讓她們離開。

    而她們也听說進這地宮的危險,所以此時還是體現出奴僕對公主的忠心。

    景成公主正想痛罵兩人一頓,讓她們知趣離開。

    王禪卻是悠然一笑道︰“兩位小姐姐,景成公主只是進地宮之中祭拜一下故友,並沒有什麼危險。

    剛才小子也只是嚇嚇公主而已,其實里面都是平坦大道,誰會在自己陵墓里弄什麼機關呢?

    你們說是不是?"

    王禪說完看著身後一直跟著的趙阿三嘻嘻一笑道︰”阿三你帶兩位小姐姐先回小院,然後你再趕來,記得速去速回。”

    阿三一听也是一楞,他不比兩個侍女,他知道此次的風險,也知道王禪所能。

    可此次不比以往,一切都還沒有定數,而他就是跟著王禪,就是想照顧王禪的,保證王禪的安全。

    現在要他回去再來,並不是麻煩,而是怕來了之後找不著王禪了,那今晚若是王禪出了什麼紕漏他就責任重大了。

    若是所謀失敗了,那就意味著連王禪都會有生命危險。

    “若你來時已進不去了,不用著急,說不定正好是天意。

    依我所算,你就在此山出水之處等我。

    若是今晚再遇困局(澤水困),此局的解處就在水流出口,可記得我交待之事。”

    王禪見阿三也有些猶疑,此時也十分正色的告訴阿三,以解阿三之惑,目的就是說自己其實已經把其它意外都已算好了。

    “哦,屬下知道了,南面那塊巨石之下有一處映月潭,那里就是虎丘山中出水的地方。

    小公子您也常去那里,我若來時進不去,就會在那里等小公子。”

    王禪嘿嘿一笑道︰“還是你聰明,那還不快去,可別委屈了兩位小姐姐。”

    王禪說完,手向著地宮大門一伸道︰“公主請。”

    景成公主一看,還是王禪有辦法,跟著王禪就向地宮走去。

    而那兩個侍女也不敢再問,只得跟著阿三回身向山下走去。

    地宮之門足足有十多丈寬,高至少也有三丈,此時天色已漸昏暗,實也難與看清。

    只是上面一塊斷龍石十分巨大,下面已全部開鑿至虎丘山中基石之上,而且下面還開鑿出了斷龍石的鉗巢。

    若是斷龍石落下,斷龍石落下之後與虎丘山的基石可是嚴絲密縫,兩想隔絕。

    人若是被關在里面,還真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此斷龍石不僅巨大,顯然十分沉重,而且厚足有三尺,被關之人更別想在這斷龍石門之上打什麼主意了。

    縱然是王禪武技非凡,對于此石他也毫無辦法。

    所以王禪從一開始也沒有打過此石的主意,況且若說從此地離開,那到顯得王禪計謀不足了。

    景成公主此時到顯得十分大膽,竟然走在前面,一進這斷龍石卻還是有些猶疑。

    里面黑黑漆漆一片,只有四壁點著零星的油燈,這個時候葬禮已經結束,主持及祭祀的官員都已回吳都。

    而萬余百姓進到這龐大的地宮之中,竟然都看不到人影。

    景成公主還是略為緩了兩步,讓一直觀察于斷龍石的王禪趕上,這才添了膽色。

    “鬼谷先生,我們該怎麼走。”

    “公主,這地宮門前該不會有機會,若是有也不必恐懼.

    這萬余人都已進去了,我們就順著百姓的足跡走進去再說。”

    王禪邊說邊從懷中掏出一個火石,點燃之後照耀著景成公主。

    兩人小心翼翼,看著地上百姓雜亂不堪的足跡,這樣誰也不說話,足足走了半刻。

    只見幾個落隊的百姓,就地坐在地上休息。

    而這百丈來寬的地宮之中,每融十丈就會有一根粗大的石柱支撐,看來是在當初開鑿之時,依著虎丘山石的原樣留下的。

    這個地宮實際上就是一個鑿穿的山腹,走在里面,陰寒之氣四散,皆是從這些地面的表石及四壁發出。

    而這地宮之中,處處遺落著白鶴及流鶯的碎片,看來這些百姓有的已經把白鶴及流鶯拆解了。

    而地上卻不見財物,看來大家都想著財物該在里面,所以外面反而並沒有多少人。

    景成公主越往里走,心里就越虛。

    “鬼谷先生,我們走了多遠了?”

    “回公主,尚不足三十丈,前面有些百姓,應該是到了一個分岔之處了。

    王禪說著,卻並不回頭,他已經十分清楚的可以看到前面像是已到了盡頭。

    再走近一看,原來並非分岔之處。

    此處竟然是一個向下的通道,有五丈來寬,卻並不高,也沒有設門,人群都可以從這通道走過去。

    而通道上面已是虎丘山的山腹原石,可以清楚看出,整個山腹是一塊整體的岩石,一些開鑿後殘留斷壁飛石之上,也長起了一層青苔,由此可見此地開鑿已有些年月了。

    “你到隨時計算著,有勞你了,我們還是向前嗎?”

    景成公主此時已回歸一個女人的本色,完全仰仗于王禪了,此時問起,也體現對王禪的信任。

    “那是當然了,既然都已進來了,我們若不向前,後退怕也沒有門了。”

    王禪話才說完,只听得身後一聲巨響。

    直震得地宮之中回響連連。

    “發生什麼事了?”

    景成公主顯然是被嚇到了,一下緊依著王禪。

    “公主莫怕,是剛才進來之時的斷龍石被放下了。”

    王禪十分淡然,把如此震驚之事說出,景成公主還是驚得花容失色,張開的嘴卻都合不上來的。

    剛才她口口聲聲依賴于王禪,什麼也不怕。

    可現在在一片黑暗之中,只有那麼幾盞孤燈,可以說得上伸手難與五指。

    而且此時地宮之中陰寒之氣更甚,讓人有些懾懾發抖。

    “你說,說什麼,那我們不就出不去了,難道真的要被困死在這里邊了嗎?”

    “公主,實不瞞你。

    我之所以來此地宮,其實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要救這地宮之中的無辜百姓。

    吳王也和你的王兄一樣對我心懷恐懼,所以用這些百姓來誘我來此。

    目的就是要把我困在地宮之中,死在此地。

    他派人放下地宮之門,是早就準備之事,不必驚慌。”

    王禪邊說邊向前走了兩步,而那些剛才還停著休息的百姓听得此聲音,也是驚慌失措,都向外面奔去。

    “你等等我,別丟下我。”

    景成公主緊趕兩步,雙手緊緊挽著王禪的手。

    “走吧!”

    “那些百姓你不管了嗎?”

    王禪卻並不停留,而反而牽著景成公主緊趕幾步走得快了起來。

    “不必,這些百姓若是知道斷龍石已關,他們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再向前走。

    畢竟里面還有更多的百姓,所以我們要快一些,免得百姓恐慌多生事端。”

    景成公主此時也不敢再問了,身邊有不少吳都百姓匆匆向外奔去,反而讓她不再害怕。

    “若是沒有出路,想必你不會如此肯定的帶我進此地宮。

    就算沒有出路,至少你也得帶我找到夫概公子的墓地,這樣我就算死也甘心了。

    可若是你找不到夫概公子的墓地,那這一輩子我也不會再回越國,會一直跟著你,權當你就是夫概公子了。”

    景成公主邊說著卻更貼近王禪,成**人的身體,有如一團火,讓王禪都有些冒汗。

    剛才還感覺到一絲寒意,此時卻是有些燒了。

    “放心吧,一定能找著的。”

    “你是怕我跟著你吧,所以這也算是給你的考驗。”

    王禪此時只能嘿嘿一笑,有些自嘲,卻也十分享受。

    誰怪他憑著自己的聰慧,到處承諾一些完全沒有保障之事呢。

    現在王禪不擔心出不去,反而是擔心若是算錯了吳王闔閭的心思,夫概公子並不葬在此地,那他的麻煩就大了。

    地道還是有三十丈深,一直是直坡路,走過去之後,慢慢卻變得通透了。

    里面又是一個諾大的場地,擠滿了萬余百姓。

    大家都在葬地里四處搜尋著,時不時有人會發出驚呼,似乎是找到了一些真金百銀,而更讓其它圍觀的群眾心生羨慕。

    在這地宮里面,人性的貪念到是一覽無疑,就算外面發生如此大的巨響,卻並不驚擾這里面的人群。

    王禪還是長呼一口氣,看著這群百姓,心里大定。

    “你是怕他們恐慌反而會誤了你的大計,現在這些人都在尋寶,在找尋地宮的財物,所以他們也忘了危險。

    若是你要救他們,自然比救一群恐慌的百姓要好得多了。”

    景成公主似乎也理解王禪剛才的擔心。

    “並非如此,景成公主,現在他們還不恐慌,可很快就會。

    因為外面的人還沒有把斷龍石關閉的消息傳來,若是傳來,恐慌就像一種病,傳得很快。

    而且越是在恐慌的心理下,這些百姓越會做出不可理宜的殘忍之事。

    所以我們要快些找尋到夫概公子的墓地,這樣再想辦法出去。”

    景成公主有些懵逼一樣看了看王禪,她不相信王禪沒有準備。

    可剛才王禪明明在說,找到墓地再想辦法,這讓她有些難與相信。

    可當他看到王禪身影偉岸,如同夫概公子就在她身邊,心里還是多添了些溫暖。

    “鬼谷先生,若按年紀我也只可做你的姐姐。

    而你處處聰慧,也十分討人喜歡,跟當年的夫概公子實在太相像了。

    只是有一點,夫概沒有你聰明,與你相比他算是十分笨拙的。

    但他有的時候,並不會直接拒絕一個女人,說話也要婉轉一些。

    就像剛才那樣,他並不會否定我的想法。

    而是會轉著彎兒,先奉承于我,再慢慢點化我,最後讓我相信他的想法。

    所以你以後若是遇上喜歡的女孩,可要記得,不要隨便因為你的聰慧而傷了她的自尊。”

    王禪此時听著到心里十分滿意。

    畢竟景成公主說得話,確實是王禪的弱點,人若是太過聰慧,反而不會討好姑娘家。

    姑娘家的心事他一眼就能看穿,而且還十分喜歡說出來捉弄于人,這時常讓他身邊的姑娘家感覺難堪。

    可王禪也听得出來,景成公主如此說,是要讓王禪心里不再尷尬。

    而景成公主此時貼王禪更緊,心里也不再有羞澀之意,畢竟剛才已經說了,把王禪當成弟弟了。

    王禪此時到是清楚明白,卻也只得裝作糊涂。

    兩人擠過一些人群,前面就有一道白玉石砌成的石坊,上面寫著四個大字“王族陵園”四字,算是進入了吳國王族陵園了。

    門前九道台階,像是外面普通的王候陵園一樣,十分規整,此處當算一個山門了。

    王禪牽著景成公主還是徑直走入,並不猶疑。

    陵墓主道兩側也就七八丈寬,其它的就已是一些石像,除此之外就是一些巨大的石柱。

    在兩側燈光之下,透著長長的陰影,讓王陵顯得異常莊嚴。

    而那些百姓則在四處搜尋,像一個個幽靈一樣,完全沒有一絲做人的恐懼。

    這一條穿廊的盡頭,就是一座巨大的陵墓,王禪不用看,也知道這該是吳王給自己留的。

    而在其旁邊,分別修有幾座陵墓。

    王禪帶著景成公主在新修的幾座陵墓前一一祭拜。

    這里有王後的墓地,相對其它要大一些,還有公子波的,公子山的墓地。

    而勝玉公主的墓地則緊挨著吳王空設的墓地,雖然也和兩位公子的墓地一般大小,可從位置來看,也體現吳王對勝玉的寵愛。

    至死之後,兩人的墓地都緊挨著,反而是王後的墓地顯得有些偏遠,也體現了生前兩人的關系,實也是讓人難與捉摸。

    除了吳王的墓地在正中之外,其它墓地並沒有固定的排序,卻相互之間都有相隔,像是有意為之。

    也因此地太過空曠,有的是連體的山石之壁相隔,有的則人為的修築了陵墓之牆。

    看來吳王對自己的兒女也是十分了解,特別是公子山與公子波,相生相斗,所以他們倆分得更開。

    這地宮之內就像是吳王為妻兒,分封的封地一樣,徑渭分明,卻又相互獨立。

    每個墓葬都可以獨立算一個墓葬,把整個虎丘山腹當作一個墓葬群專門用來埋葬吳王以及他的子嗣,算起來也是一勞永逸。

    “王禪,為何不見夫概公子的墓地,難道是你算錯了。”

    景成公主此時心里已十分著急,已經連續著跟著王禪祭拜了已埋葬的吳國王後,及兩位公子,還有勝玉公主,卻不見夫概公子之墓。

    這些都是真實的墓葬,而她只能跟在王禪身邊,尺步都不敢離開。

    畢竟墓葬之地若埋了人,就會讓人感覺陰氣逼人,讓人有一種透不過氣的感覺。

    若是不埋死人,那讓人感覺這里像是一處地下宮殿,只是燈光昏暗了些,並不會有太多恐懼的心里。

    王禪一听,知道景成公主心里還是有普通人的恐懼,所以把身邊的邀陽劍拔出。

    “公主,你就拉著我這把木劍吧,此地陰氣過重,而我此劍卻是至陽之劍,可以消除心中的恐懼。

    夫概公子墓定然在這其中,只是我們還要尋找一會兒,公主勿憂,請公主隨我走吧。”

    王禪說完,景成公主雖然有些不舍,卻還是放開挽著王禪的雙手,改為牽著王禪的邀陽劍。

    可當她手一握住邀陽劍的時候,一股陽剛之氣,瞬間傳遍全身。

    像是一股暖流,卻又讓人心緒寧靜,不再胡思亂想,也不再感覺到恐懼。

    其實並非只是邀陽劍的特效,而是王禪手上暗暗注入了內息之勁,傳入了景成公主的體內,這樣以調息景成公主因恐慌焦慮而紊亂的內息。

    兩人順著吳王的陵墓再往前走,卻越走越黑,里面已經沒有燈了。

    王禪不得不再次燃起火石,這一點微弱的燈光,就像是磷火一樣,自己感覺不到恐懼,至是讓外面的人見之生懼。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