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四十五章恩將仇報



    第二百四十五章恩將仇報

    很快夫差親自帶著宮奴把膳食送來,此時該算是夜宵了,可正是這個時候,吳王也才覺得餓了。

    昏睡了三天三夜,只是食些軟食,此時醒了,身體一切機能都要消耗。

    吳王也顧忌不得,自己接過夫差所盛的粥就喝了起來。

    “差兒,你也吃些,另外你讓膳司多做一些,由你親自送些去給靜王妃。

    這幾日後宮事多,你的母後也受累了。

    父王現在已經沒事,用完還要與伯卿家商議明日葬禮之事,你就不用守著了。

    明日辦完葬禮之事,我會親自去看望你的母後,也讓他心領本王感激之情。”

    夫差一听,立時又跪在地上,叩頭謝恩道︰“謝父王對母後關愛,孩兒這就讓宮奴給母後送過去,想來母後該尚未回到府上。”

    “起來吧,以後不必如此多禮,去辦吧!”

    吳王臉帶微笑,對這個兒子,此時也是十分滿意。

    夫差听聞這才起身,退著走出吳王寢宮。

    夫差一走,吳王就向外傳道︰“老吳!”

    宮奴老吳躬身走了進來。

    “王上,有什麼需要老奴辦理的。”

    “也沒什麼,若是伯否大人來了,就請他來我這里好了。”

    老吳一听,卻還是停了一下,並未走開。

    “老吳,你是否想問,為何要故意支開差兒?

    此事就由本王負責,差兒不必參與,更不用橫背此惡名。

    此事辦成以表本王對玉兒的一點愧疚之情吧。”

    “老奴知道,這就去請在外候著太宰大人。”

    老吳走後,吳王又吃了一些菜,食欲到是不減。

    昏迷三日,也算是想通了許多事情,人至將死之年,放得下的,放不下的,卻得統統放下。

    “太宰大人到。”

    隨著宮奴老吳一聲通傳,伯否軀身走了進來。

    看著吳王正在用膳也是及時一跪呼道︰“蒼天憐惜,王上終于醒了,身體安康,真是吳國之福。”

    作為臣子,跪得習慣了,就很難站起來。

    縱然吳王已經封三位重臣君前不用下跪,可伯否一時之間卻也忘了。

    “起來吧,伯愛卿,不知伯愛卿是否饑餓,不若就一起坐坐,陪本王進點晚膳如何?”

    伯否一听,卻也不敢回絕。

    “能與王上共用晚膳,是老臣榮幸。”

    吳王微微一笑,看了看伯否。

    “那就坐吧。”

    正說完,宮奴老吳已為伯否添了碗筷,而且還單獨給伯否提了一壺酒。

    算是十分體貼吳王的意思。

    “伯愛卿,這幾日辛苦伯愛卿為本王逝者操勞,本王為愛卿斟一杯,以表謝意,就不陪愛卿同飲了。”

    吳王說完也是為伯否斟好酒,而伯否只得再次站起身來,等酒斟好了這才坐下。

    “老臣謝王上恩寵,為王室操勞,也是老臣的份內之事,不敢居功。”

    “明日吳國國葬,不知列國之中可否有人來吊喪祭拜?”

    吳王先問起列國的情況,也算是一位名君。

    吳國已發國書,作為王後葬禮,列國都會派人來參加吊喪,就連大周天子也會派專人來。

    “列國都有派人,周天子派了司禮大臣,算起來十分重視。

    晉國派副使司禮大夫,齊國、秦國、宋國、楚國、魯國都是如此。

    雖然稱呼不一,都是朝中相對應的大臣前來。

    老臣都已安置在官驛之內,明日一同送葬王後及二位公子、勝玉公主。”

    “如此甚好,我吳國雖然強于一時,可卻也不得失了大周禮儀。

    伯愛卿待葬禮事了,不可虧待這些吊喪官員,一切依大周禮數照辦。

    依伯愛卿所說,越國沒有派人來嗎?”

    吳王最後還是最關心于越國,才有此一問。

    “回王上,越國派了越王之姐,景成公主,也就是當今越國相國夫人作為吊祭使臣前來吊祭。”

    吳王一听,到也來了興趣。

    “哦,如此說來,景成公主是主動來我吳國,看來還與當年我那多情的二弟有關,實也是一個多情守情的女子。”

    吳王臉帶著譏諷,對于景成公主與夫概公子當年之事,他也有所耳聞。

    “回王上,景成公了昨日清晨由老臣陪同,已去拜會了鬼谷先生。

    她還替越王敬送了五箱重禮與鬼谷先生,而自己也敬送五箱重禮。

    看來與王上所猜想一樣,是為夫概公子之事,而詢鬼谷先生。”

    “看來鬼谷先生也曾在越國扮過夫概公子,所以這位景成公主才會專門求得越王勾踐允許,成為越國訪吳的吊祭使。

    而王後之死的消息,也再次讓這位公主心里難與平復,這才如此重禮而求鬼谷先生。

    不知鬼谷先生小小年紀如何應對?”

    十箱重禮,對于一個大富之家來說,也都是極大的誘惑,更何況于對王禪這種未經世事之人。

    吳王臉上也是十分想知道王禪如何面對景成公主所求,又是如何對面財物的表現。

    “回王上,鬼谷先生起初十分為難。

    畢竟景成公主所言,越王是為在越國謀害鬼谷先生而致以嫌意,所以送了五箱重禮。

    其目的自然不言而喻,想分化鬼谷先生與王上交情,這也難逃鬼谷先生之眼,所以他可收也可不收。

    而景成公主的五箱重禮又是別有所求,鬼谷先生心里也知,所以才會為難。

    不過鬼谷先生很快就答應收下這十箱禮物,而且還著老臣代為保管。”

    伯否還是揣測著王禪當時的心理來回答吳王。

    此時吳王臉色一沉,有些失望,卻又十分有興趣的看著伯否道︰“伯愛卿,你跟本王說話就一次道明了,不用吊著本王的味口,你看本王現在都已食之無味了。”

    吳王放下筷子,把碗往桌上一推。

    吳王知道該還有下文,若鬼谷王禪如此愛財,那吳王到又是失望,又開心了。

    失望的是縱然如鬼谷王禪這種天賜靈嬰,卻也難逃世間財誘。

    開心的是,鬼谷王禪幫了吳王及夫差如此大忙,吳王也親口答應于王禪與楚國交好。

    若是王禪愛財,那若要處理接下來的事,那吳王就省心多了。

    大不了給王禪多幾十箱財物,讓王禪做一個少年富翁,于吳國算起來本不傷什麼國體,反而可以為夫差將來謀楚打下基礎。

    “回王上,是老臣語遲,望王上贖罪。

    鬼谷先生當時就告訴老臣,言明吳越之爭勢不可免。

    讓老臣收下此十箱禮物,待相國交戰之後,再賑災于兩國邊境受難的百姓。

    如此可謂一計多謀,既照顧景成公主顏面,也顧全了王上及越王兩相交戰之心。

    而且以此財物救濟將來受戰百姓,也是成全于墨翟止戰之心,為百姓謀福之志。

    鬼谷先生如此視錢財如糞土的高義,又善用于錢財,實讓老臣佩服。”

    伯否把事情說完,也是由衷感嘆。

    “伯愛卿所言極是,鬼谷先生實也讓本王欽佩。

    小小年紀既不愛財,又不好名,更不巴結權貴,也不想當官封爵,實是難得的人才。

    他既不得罪于越王的安撫之心,更不有駁于本王的攻伐之意。

    如此一收,就連景成公主也不會反對攻伐,也算告慰玉兒在天之靈。

    如此大義之舉,實讓本王慚愧。

    本王慚愧哪!”

    吳王十分感嘆,一是感嘆王禪小小年紀就如此淡迫名利。

    二是感嘆,見如此大才之人,卻不能為己所用,十分可惜。

    “王上,那明日喪葬之事是否還按原計劃進行?”

    “一切皆按原計劃進行,本王將死,不得不防。

    此子實在太過聰慧,放眼大周天下,實難逢對手。

    不除此子,讓本王死難安息。”

    吳王一返常態,話鋒一變,此時臉色如霜,正是對王禪左右為難之選。

    若不能為己用,只有除之。

    這個道理越王勾踐明白,吳王闔閭自然也不會不懂。

    而且夫差剛才已經表現得如此雄心大志,若不為夫差除去王禪,終有一日王禪會成為夫差稱霸列國的最大障礙。

    伯否臉色還是一變,他對王禪並沒有敵意。

    而且王禪初來吳都就拜訪于他,算是給足了他面子。

    兼之現在也完全知曉出使越國的情況,算起來王禪于伯家是有大恩之人。

    伯否並非不懂知恩圖報,此時也知道難與再說服吳王。

    “伯愛卿,之所以此事只由你一人辦理,不讓伍愛卿與孫愛卿知曉。

    就連差兒都不知曉此事,就是因為怕你們顧忌鬼谷先生。

    本王知道你也受鬼谷先生大恩,成全于伯焉公子與越國蓮花公主。

    而孫愛卿一直扶差兒,當時卻是最弱一方。

    在得鬼谷先生支持之下,差兒才慢慢成為太子唯一之選,也算是間接幫了孫愛卿。

    而伍愛卿也幸得鬼谷先生提前幫忙,才免于遭淑惠毒手,救命之恩,他不得不顧忌。

    而鬼谷先生三番四次幫本王度過難關,救勝玉于邊境,救差兒于落雁峰之上,一切于本王都是有大恩之人。

    可本王卻也是無可奈何,不義之事本王心雖不願,卻不得不做。

    希望伯愛卿休貼本王為吳國將來謀算之心。”

    吳王知道伯否此時也十分為難,可卻不得不語重心長,把吳國將來當成自己再行不義之舉的理由與借口。

    “老臣明白王上苦衷,明日已準備了上百藝人,表演各種節目,另外白鶴流鶯也準備了上千只,每只里面都藏有真金白銀。

    而且此消息已經吳都百姓中私傳,大家都心之肚明。

    只要明日下葬之前,放出白鶴流鶯,再配合這些藝人表演,相信會有幾萬人同時涌入地宮之中。

    而此信息老身也無意之中傳與了鬼谷先生,相信他不會看著這萬余百姓與公主陪葬,所以也會隨這些百姓進入地宮,意圖解救百姓。

    到睦只要借口百姓圖財,意圖盜竅陪葬物品,關下地宮之門。

    這些百姓與鬼谷王禪還有其下屬,將會一起成為王後及二公子,還有勝玉公主的陪葬。”

    伯否說完,自己也是倒吸一股冷氣。

    他也未曾想吳王最終還是要對王禪下手,而且還要吳都上萬百姓陪葬。

    雖然王公貴族死後由奴僕陪葬一直是大周的一種喪葬之禮。

    可如此多的人陪葬,就算是大周天子也不敢做出此不義之舉。

    可吳王為除王禪,也算是煞費苦心。

    不惜犧牲吳都萬余百姓,而且利用鬼谷王禪對百姓的體恤之心,此計說來也是夠陰險狡詐的。

    伯否自己經手此事,時刻都會有一種心驚膽戰的感覺。

    “伯愛卿,成大事不可拘于小節。

    我姬光一生,為謀天下,也做了不少不義之事。

    說來縱是百死也難平其一,可我自問除了當年王兄負我,而我刺殺于他,是為私意。

    直到現在本王一切都是為了吳國而謀。

    就算這最後一次如此陰險之計,也是不得不施,希望蒼天在上,能體恤本王的苦心。”

    吳王自言自語,表現出一種大義凌然之態,卻不知自己所為,只是私心作崇而已。

    “王上,時候不早了,若無其它事,老臣也該告退了,王上也該休息。”

    伯否知道此事沒有回旋的余地,所以多說無益,就想著溜走。

    “有勞愛卿為本王奔勞,事成之後,本王定然不會虧待于愛卿。”

    吳王起身拍拍伯否的肩,算是送行于伯否。

    可伯否卻是心中膽顫,思慮著吳王此語。

    若吳王死後,他就是唯一知曉此事之人,知秘者什麼下場,他不敢想像,此時更不敢再言。

    【作者題外話】︰成王敗寇,在春秋戰國之時,只要能打贏,能爭贏,那麼無論他使用什麼陰險之計,在後人看來都是好的計謀。

    包括吳王闔閭,前些章一直寫他隱忍之能,遇事沉著冷靜,就算是死妻死兒死子,也不忘把王禪這個過于聰明之人弄死。

    而且計謀說起來只是利用了王禪的仁義之心,十分卑鄙。

    這就與上一章相對,他教子要仁義守信重諾,可自己卻恩將仇報,欲置救命恩人王禪于死地。

    不能以身作責,卻如此表率,他的兒子夫差自然也會得其傳承,而此章也算給夫差的命運打了一個伏筆與對照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