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四十二章恩怨分明



    第二百四十二章恩怨分明

    “你為什麼不盡全力,我能感覺到你只用了三分內力,是在小看我嗎?

    真是自作自受!”

    化蝶說完,也是十分著急,生怕王禪真的有什麼不測,一躍而起,還是奔了過來。

    看著王禪,手把其脈,卻一時不敢扶王禪。

    “蝶兒,你已領悟陰符之術,竟然重新解悟飛龍在天之意,實在可喜可賀。

    婆婆的天地乾坤劍法,拘于形而局于招法,你的劍法卻得天地乾坤之大義,時不可同語。

    若再假以時日,我定然不是你的對手。”

    王禪還是實話實說,知道化蝶慢慢的找到了她天賜的能力,逐漸向天地之道進發。

    可話說回來,王禪還是臉上一紅,覺得十分羞愧,敗在一個姑娘家手上,心里更不知道是悲是喜。

    化蝶放開王禪的手,知道他若還能說得出如此小氣之話,自然是死不了的。

    “你怎麼樣了,傷得重不重。”

    施子與慶忌也都奔了過來,施子面帶悲意,眼淚汪汪,到比化蝶要更真切一些。

    此時看見王禪如此,也不想趁人之威,只關心于王禪的生死,真情真意,不言而表。

    “有勞施子姐姐計掛,我還死不了,蝶兒手下留情,晚上還可以再喝一杯。”

    王禪嘻嘻一笑,看著施子為他著急的樣子,心里也是十分寬慰。

    再看化蝶那種小女孩欲哭無淚的委屈表情,心里反而十分開心,也十分得意。

    “你快坐下,讓我給你療傷。”

    化蝶此時听施子一問,也是淚流漣漣,心里是十分委屈。

    想著若不是剛才被王禪一激,她也不會賭氣,更不會傷了王禪。

    “蝶兒,不礙事,我鬼谷王禪非短命之人,你可別用淚水咒我。

    只是現在你們也不用去殺什麼幽冥尊主了,因為老的幽冥尊主已經死了。

    你們若是信任于我,就坐下來陪我,我與你們說幾句話。”

    王禪說完,自己到是站起了身,把劍一收,找了一塊石頭坐下。

    三人一看,心里也是驚異,感嘆王禪武技的深不可測。

    卻也不知王禪又打得什麼主意,而且剛才看起來傷得很重,可現在卻像沒事人一樣。

    “你練得什麼功法,在蝶兒如此重擊之下,竟然像是沒事一樣。”

    慶忌十分疑惑,若依此時情形,又听了化蝶剛才之語。

    他也知道王禪是故意在讓化蝶,如此兩相比較,一個怒意而發,一個有心相讓,高下立判,可王禪卻也只是傷了片刻。

    再回想剛才與趙伯對峙的情形,只要趙伯依此招而出,那他與化蝶必然難與活命。

    可趙伯卻選擇就地支撐兩人的攻擊,如此看來,王禪剛才所說趙伯不想傷他兩人,而是拼著自己一死,也只用三成功力來對抗他與化蝶的攻擊,當真是事實之話。

    如此禮受,也說明趙伯當不該是一個卑鄙之人,此時慶忌心里也對他的母親南海婆婆有所懷疑。

    “蝶兒的劍氣,無論如何亦為陰陽二氣融和,再借迎月劍之威,借陽光之利,所以威力十足。

    可我自小所練功法,正是以體內之氣,吸天地陰陽之氣,加與融和。

    所以剛才受蝶兒一擊,也只是像喝得多了一樣,嘔了一口,稍作休息就好了。”

    王禪用十分通俗的話回答著慶忌,而且半開玩笑半正經。

    用喝多了嘔吐來代替自己剛才嘔血,實也是輕描淡寫,透著一股自信。

    化蝶一听,氣得臉紅,知道王禪所言非虛。

    剛才她已給王禪把過脈像,知道王禪體內隨時都在運行著體內真氣。

    而依王禪所言,之所以在空中連翻十幾個跟頭,就像是喝酥醉的老鷹一樣,就是在化解化蝶攻入的內力真氣。

    施子此時知道王禪沒事,也偷偷轉過臉去擦了擦眼淚,再看了看遠處的蹶由公子,也就是她的尊主。

    此時經歷拼斗,可蹶由公子已十分安靜平息,了無聲息,知道王禪所言非虛,蹶由公子已經安去。

    她剛才的憤怒,剛才那些仇怨,已然消失,反而多了一分悲傷。

    “蝶兒,我們也到那邊坐著,鬼谷先生喝得多了,不知還會有什麼故胡言亂語,我們還是坐著听好一些。”

    施子一牽化蝶,兩人走到相距一丈有余的地方相依而坐。

    而慶忌此時的仇怨隨著蹶由公子的死,也放了下來,卻並沒有離開,還是看著王禪。

    “蹶由公子一生,並無過多劣跡,相反一生所為,皆是為了吳國。

    直至臨死之時,他依然秉承著大義,不計小節之怨,實是難得。

    她的女兒就是前吳王之紀,費思賢,被封為賢王妃,當年一時嬌縱被孫武斬殺于演武場之上。

    可他知道孫武于吳國的重要性,而且孫武作為軍人,看執行軍規並無過錯,正所謂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孫武殺其女,而他卻並不懷恨在心,能有如此高義之舉,實已遠在常人之上,這一點不可否認。

    公子山死于施子之手,蹶由王叔一看就知,可他還是並沒有為難施子。

    他知道作為一個殺手,只听命于人,只是一個工具。

    工具的好壞在于使用之人,而不能工具卻並不過錯。

    蹶由公子恩怨分明,是非明辨,在吳國王族之中,怕也只有當年季禮可與之相比。”

    王禪如此推崇,也非虛言,就連慶忌自己也心有愧意,自知難與達到蹶由公子的胸懷。

    以剛才的魯莽行為來看,慶忌有些愚孝之行,卻並無大局之思。

    而王禪說完,也只是看了看坐著的施子與化蝶。

    施子一听,臉上羞愧泛紅,心里明白,若幽冥尊主想要殺她,並非難事。

    可蹶由公子卻並不責怪,就算在鄉野之時,蹶由公子也是手下留情。

    當時施子劍已刺入蹶由公子胸內,一時難與拔出,蹶由公子若想傷施子,反正都是一死,只要一掌拍出,施子就會命喪當場。更何況當時蹶由公子手中還有一把鐵劍。

    只是王禪的比喻還是粗俗了一些,把刺客殺手當成工具,所以此時心里有怨,也是恨恨的看了王禪一眼。

    此話就連化蝶也覺得王禪所說,十分不得體,有損施子如此美貌的形像。

    可慶忌卻並不忌諱,他雖然也是一名殺手,夢魘的殺手夢三,比作工具,卻也覺得十分恰當。

    “剛才所說,我也知道,可母仇與殺妻之恨,非你一語可化解。

    他現在死了,我無話可說,此仇就此罷了,日後也不會再追究。”

    慶忌此時還是有些憤憤,畢竟死的是他的發妻,也是他半世愧對之人,正想彌補之時,卻已是陰陽兩隔,有些憤意也是情有可原。

    王禪淡然一笑,知道此間之事慶忌就算再有嫌隙,也無處發作,這也算是一種無奈。

    王禪看了看三人,都在等著他在講後續,也是緩了緩,再次說著。

    “當年你父王僚奪位,其實也是不孝之舉。

    你的祖父吳王余昧其實也心意蹶由公子,順其二位長兄之意,傳位于蹶由公子。

    只是爾父及母在余昧之前挑拔離間,說楚國放蹶由公子,一定是是楚人奸計。

    讓你的祖父懷疑蹶由心意不堅,與楚人合謀,不利于吳國。

    最後才決心立子傳位,選擇于爾父王僚。

    楚人之謀,確實是一個小計,目的是讓吳余昧為難,或至吳國內亂。

    至于吳王之位,其實楚國之人從來也未曾想讓蹶由公子來坐。

    畢竟蹶由公子之才,當年勞軍之時,已讓楚人震驚。

    年少有才,有膽有識,以一舉之力,讓楚國放棄攻伐吳國,讓楚人震驚。

    所以楚國才囚禁蹶由公子二十年,就是怕蹶由公子回到吳國,報效吳國,而不利于楚國。

    這該是世人皆知之理。

    所以蹶由公子所失,卻是爾父王僚之所得。

    若說因此而仇有隙,該是你的母親淑惠婆婆與他有隙,與你還有施子並沒有關系。“

    王禪把蹶由的一生簡單一說,讓三人明白,其實蹶由公子才該記仇于此時的慶忌一家,是慶忌的母親及父親奪走了本該屬于蹶由公子的權勢與榮華,而不該反說蹶由公子對不住王僚一家。

    三人听了也是面面相覷,心服用口服,無話可說。

    王禪頓了頓又接著說道︰”至于蹶由是不是殺死你妻子的人,想來施子心里早就有了答案,我不必多說。

    蹶由公子年少多才,胸懷大義,而且精于武技,十分自負,任幽冥尊主以來,更是不凌弱小。

    若他與婆婆相爭,縱然拼著受傷,也該不會對繡娘下手。

    再者繡娘並不會武技,所以在兩人拼斗之時,也幫不上任何忙。

    而蹶由公子已經是萬念俱滅,了無牽掛,是不會再傷無辜。

    他受施子一劍,也是逼不得己。

    想來施子刺他之時,也清楚蹶由公子為人。

    他之所以逃至虎丘,並非怕死,而是明知自己將死,這才逃走,想死在虎丘山上。

    因為他的女兒葬于此山,他的孫兒亦將葬于此山腹。

    這是他最後之願。

    我剛才阻止你們,是想給他最後一點尊嚴,死得其所而已。”

    王禪像講故事一樣,把道理說完,慶忌到是听得出其中公理。

    意思就是蹶由公子並無對不起吳王僚一家,反而是吳王僚,也就是他的父親與母親對不住蹶由公子。

    若說報仇,那麼蹶由公子又該找誰去報他一生所受委屈,一生所受的不公。

    “施子,鬼谷先生所說繡娘之死,還有你刺蹶由的情形是否相符。”

    施子一听,面有難色。

    “父親,鬼谷先生所言,女兒也不敢否認。

    當時我回到家之時,家中已被布了陰符之局。

    婆婆與蹶由公子在里面相斗,情況女兒也未知。

    待他們同時收了陰符之局後,女兒才進入已毀的廢墟之中找到我娘。

    只是那時我娘已生機全無,了無氣息,

    至于我刺蹶由公子一劍,到與鬼谷先生所說無誤,他是不想傷我,所以才被我刺中。

    他身為幽冥尊主,武技一直在女兒之上,女兒也有自知。”

    王禪一听,站起身來,也不願再說,若是再說,他自己也就變成小人了。

    變成挑拔別人父女關系,與母子關系的小人。

    他的心里其實早就認定只有南海婆婆才會殺繡娘。

    因為蹶由公子剛才所說的秘密,南海婆婆是不會拿來炫耀的。

    只有她在得意之時,才會說出來,而且是對並沒有威脅之人。

    那麼繡娘之死,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知道了南海婆婆的秘密而遭其滅口。

    可現在王禪並不願意讓他們三人知道這個秘密,甚至于永遠也不會讓他們知道。

    “你們不若先回去處理繡娘之事,繡花村也不必再呆了,我看就去我的別院小住幾日,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我現在得安葬蹶由王叔,無論如何,他也是一個識大體,顧大義之人。”

    慶忌一听,知道王禪之意,並不想讓三人在場,對著王禪一抱拳轉身就朝山下走去。

    而化蝶與施子則再添憂愁,看了看王禪,也跟著慶忌下得山去。

    王禪看著三人的背影,心里也有些寬慰。

    蹶由公子雖然沒有殺死南海婆婆,但至少現在後一輩不會再有恩怨。

    王禪把蹶由公子尸身扶正,再為蹶由公子找了些水清洗了臉,整事冠容。

    再慢慢悠悠的為蹶由公子挖了一座新墳,把蹶由公子埋在所選的陰穴之上。

    看著日已斜西,那層層雲霧依在遠方,等著落日西下,像是一種期盼,又像是一種回歸。

    就像是已故的賢王妃還有公子山所化一樣,在等著蹶由公子一家團聚。

    王禪砍了一片木塊,用七星斷魂刀,刻了幾個字︰“吳國王族公子蹶由之墓”。

    這一堆新土,代表著逝去,也代表著新生。

    王禪現在是新任的幽冥尊主,心里並沒有過多的欣喜。

    相反此時的憂慮更甚。

    他想自由發揮,可若想縱橫列國,有時候還得靠實力。

    墨翟之所以游走列國,難推行他的主張,也因他身後只是宋國。

    宋國曾經也是一代霸主,只是不能霸業長久。

    此時的宋國業已衰落,夾在南北列國中間,實也如大周的洛邑一樣。

    什麼時候被滅,其實誰也說不清楚,所以墨翟才處處受制,委曲求全。

    王禪不一樣,他不想和墨翟一樣處處受制,相反他想處處制于人。

    若要縱橫列國,那就得有實力,有實力才能讓人恐懼,只有對手恐懼才會遵從于他的主張。

    王禪看了看身後的墓地,長嘆一聲道︰“蹶由王叔,你求仁得仁,年少之時意氣風發,為大義挺身而出。

    雖然一生之中也有過歧途,有過坎坷,難得至死之時,又回歸大義。

    實也是死得其所,如你如願,希望你來世並不孤獨!”

    王禪說完,像是脫去一身煩憂一樣,大步向山下走去。

    他還有太多的事需要謀略,還有太多的糾糾葛需要化解,還有太多的人需要他的解救。

    【作者題外話】︰蹶由公子在正史上並無記載,皆是因為其年少勞軍,一直被楚國關押。

    而二次放其歸國,皆是逢吳國爭位之時。

    蹶由公子也算是一個俠義之人,雖然著筆不多,可通過其女以及公子山之事,還是把他的矛盾與秉性敘述清楚,也算是十分讓人可悲可憐可敬之人。

    隨著劇情發展,吳國風雲的秘團也一一解開,剩下的劇情也相對簡單一些,本人寫起來也不會糾結。

    剛開始的時候,人物偏多,隨著劇情發展,該死的死,慢慢讀者們也不用這麼累了。

    可卻也要認真品讀,這里會留下一些伏筆,是關于下一部楚國風雲的。

    接下來的故事,就是再回到吳都,把一些人物再交待清楚,給她們一個歸宿。

    同時希望讀者不棄此書,繼續跟讀,若有銀票把它投在最新更新的章節之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