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四十一章兩小比劍



    第二百四十一章兩小比劍

    “王禪,你為什麼要傷施子。”

    化蝶一聲厲斥,迎月劍指著王禪。

    “蝶兒,他並沒有傷我,我們不必與他計較,先殺了幽冥尊主,為婆婆及繡娘報仇再說。

    施子臉上一紅,話才說完,落在後面的慶忌已然一劍橫掃擊向王禪。

    王禪不得不拔劍一挑,從劍氣之中翻身躍了出來,反身一劍刺向慶忌。

    他知道有的時候光憑嘴說,已經解決不了問題了。

    而施子也持斷劍迎了上來。

    王禪劍尖輕拂施子,而施子則施展其鬼魅的身法,想繞過王禪。

    可王禪卻在輕點的同時,身子忽然向後飄飛,始終還是擋在了兩人的前面。

    王禪劍法超脫,隨心所意,並不懼二人合擊,三招二式之後還是穩佔上風。

    “鬼谷先生,剛才你阻我殺趙伯,若說還有幾分理由。

    可現在幽冥尊主殺了繡娘,又重傷我娘,此時我娘生死未明。

    如此大仇,我若不仇,慶忌我也就妄活于世了。、

    希望你不要再次阻攔,莫讓我小瞧于你。”

    王禪看著一臉悲憤的慶忌,心里還是一驚。

    他剛才算過會有血光之災,傷及無辜,那時他已想到繡娘。

    因為繡娘本是大家閨繡,自小習的是江南繡技,並不像其它女子,舞槍弄棍。

    生為慶忌的妻子,並不得慶忌真愛,卻一生守節,侍候婆婆,養育女兒,無怨無悔。

    想著剛來吳都之時就認識繡娘,此時已無辜喪命,心里也是悲怯。

    可他知道蹶由王叔已抱死之心,是不會傷害一個無辜的弱女子的。

    這是一個男人的秉性,他能承認自己的失敗,也能正視別人的痛苦,自然不會殺繡娘。

    他想殺的南海婆婆,而不是無辜之人。

    幽冥組織雖然是刺客殺手組織,都是單獨行動。

    而且這些殺手、刺客都是一些貧苦下層江湖人士,對同樣底層之人,是不會如此殘忍的。

    “慶忌大叔,繡娘之死,小子也實在痛惜,可萬事皆有因由事理,還望大叔節哀,勿要亂了是非。”

    王禪此時想用知敲醒慶忌,因為慶忌本就對繡娘心有咎意,上旨繡娘無辜而死,心里更是愧疚,所以未必能看清事實。

    “我不與你多講,更不會再听你胡扯,無辜喪命的是我的發妻,你若要阻攔就拿出本事來說話!”

    慶忌一劍揮劈過來,王禪只得暫時一躍,卻也守住方位。

    “蝶兒,你不必參與,此地有我與施子就可以了。”

    慶忌揮劍向王禪殺來之際,還是顧忌于化蝶與王禪之情,所以讓化蝶不用管此事。

    施子也在同時躍了起來,丟下斷劍,從腰間抽出一條軟鞭向王禪卷來。

    此時她的長劍已斷,再用已無意義。

    而且幽幽的身份于此間之人,已沒有並不需要隱瞞,她才會于此時使用自己當刺客幽幽身份的殺敵手工具來對付王禪。

    軟鞭朝王禪腳下卷來,而王禪只得一躍而起,飛向慶忌。

    邀陽劍與慶忌的重劍一劃而過,而此時化蝶也一劍刺了過來。

    王禪橫向一擋,順著化蝶的迎月劍,旋身回返。

    而慶忌也一改刀法劍用,而是施展自己所習的天地乾坤劍法,與施子的軟鞭,到是配合得十分默契。

    軟鞭變幻無窮,鞭身鞭頭都可以襲擊至敵,有如蛇之長信,伸縮自如,若是貫入內力,還可以變成一支長槍。

    王禪幸得身形靈活,卻也游走在施子軟鞭之中,到讓慶忌的劍法無法施展。

    化蝶一看,始終還是猶疑,劍使得也不干脆,心里確實是十分矛盾。

    “王禪,你若再不閃開,就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化蝶對著王禪,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重一點的話,可繡娘之死,她也不會無動于衷。

    “蝶兒,你盡管施展來吧,我從來也未與你比試過劍法。

    今日難得,不若你可以施展一下天地乾坤劍法,我正好可以驗證一下剛才所說。”

    王禪並不在意化蝶多出一劍,語氣里充滿調侃,反而有些瞧不起的態度。

    化蝶一听,此時氣得臉上通紅,原本只有十三歲,又是女孩子,心里承受能力要男孩子要差得多。

    繡娘是她的舅母,而南海婆婆是她的外婆,如此悲痛的事,卻在王禪嘴里顯得十分不正經了。

    “那好,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傷了你可不要怪我無情。”

    化蝶此時一個騰空,人已如一只飛燕,震翅直飛,一直至身形幾乎與藍天相齊。

    而王禪卻也不懼,同時躍起,而他所施展的正是在問九式之中的第一式,問天何有情。

    化蝶從天而降,一劍萬千劍影,似乎比王禪的天問九式還要變幻無窮。

    可王禪知道此招威力,他也是第三次見此招。

    第一次在繡娘村時,施子也曾施展過,只是有所保留。

    而剛才在救趙伯之時,也見化蝶施展過。

    可剛才與趙伯對奕之時,化蝶還是有所收斂,並沒有盡數施展。

    可此時,一是逼于王禪的自負,小瞧于她。

    二是她也知道,若不在武技上強過王禪。

    有王禪在此,要殺蹶由王叔,實是不可能之事。

    所以此時她把飛龍在天之勢發揮得淋灕盡致,威力有如一條天龍飛在天上一樣,渾身上下閃著金光。

    此時化蝶的劍與陽光相融,雖然是木劍,可經內力貫入,卻也閃著劍光,有如龍之鱗光,閃得人睜不開眼。

    而化蝶則在這些金光之中,有如天女下凡一般,十分飄逸。

    此劍一出,慶忌與施子都躍到一邊,不敢靠近。

    施子也曾習得此劍法,而且若以傳授的時間來看,較之化蝶還要習之更久,可此時看化蝶施展此此招也是十分驚異。

    她也能比較出來,化蝶施展的此招雖然劍招還是南海婆婆所傳飛龍在天,可劍意卻已完全兩樣。

    一個飛龍在天,一個則是人若飛龍在天,這是完全不同的兩種境界。

    王禪不敢大意,問天何有情也非弱手,一劍十八式,一式九問天,天地何有情,有情情如何?

    這是人道之極,問天有情,天若有情天亦老,人若有情人若天。

    劍氣如虹,劍震九洲九洲鳴,劍向天問蒼天驚。

    化蝶使的是迎月劍,劍為陰。

    王禪所使為邀陽劍,劍為陽。

    化蝶飛龍在天,借此時的陽光,正是陰陽相生。

    而王禪由地而起,劍起坤勢,陽劍帶著地之氣勢而出,也是陰陽相生。

    如此兩劍,既符劍本身之意,又適天地之道。

    可王禪的天問九式還是要精妙一些,一劍沖破化蝶的萬千金光,卻與化蝶身外一起,兩人近身同時出劍。

    劍道之終聚于劍尖,無論如何精妙的劍招,終于最後,還是歸于平凡,那就是直刺。

    兩劍並無虛招,對刺而出。

    王禪心有余悸,不敢盡力而為。

    可化蝶則不一樣,若不盡力施為,她就無法施展出此招。

    雖然化蝶的內力稍遜王禪,可王禪身為男兒,有心相讓。

    化蝶則是氣惱王禪,有心證明自己不比王禪差,所以如此一拼。

    隨著劍氣聚于劍尖,就如同兩道閃電對擊一樣。

    兩人瞬間被對方的內力劍氣一震,都飄飛下而出。

    化蝶身姿輕盈,有如蝴蝶驚夢一樣,一下乍開數十丈之遠。

    而王禪卻像一只大鵬,被擊之後,在半空之中,連翻十數個旋轉,以化解內力。

    然後才飄然落地。

    化蝶落地後,一縱一躍卻已回到原位。

    而王禪則單手支劍,噴出一口鮮血。

    抹了抹嘴,看著化蝶嘿嘿一笑。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