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四十章秘密非密



    第二百四十章秘密非密

    王禪邊走邊想著,自己對南海婆婆的猜想是否正確。

    南海婆婆顯然已經布了局困住了趙伯,而趙伯則並不精于陰符之局,這一點南海婆婆顯然十分明了。

    那麼在局內兩人相斗,南海婆婆肯定要佔優勢,可為何南海婆婆在困住趙伯之後,又會返回繡娘村,讓趙伯有喘息之機,然後再通知化蝶與慶忌來殺趙伯呢?

    而化蝶精于陰符之局,肯定能破南海婆婆所布之局,這一點南海婆婆顯然已經算好。

    而且南海婆婆十分清楚趙伯的身份,化蝶在忘歡峰也見過趙伯,知道兩人的關系。

    若說讓化蝶來殺趙伯,化蝶未必會狠下心來,縱然是狠下心來,若想殺趙伯,那也只能利用趙伯的仁慈。

    那麼化蝶其實只是一個借口而已,南海婆婆並非想讓化蝶真的殺趙伯,只是為了能破她自己所破的陰符之局。

    主要的目的還是要讓慶忌殺趙伯。

    可南海婆婆也知道慶忌與趙伯武技相差甚遠,就算趙伯不想傷慶忌。

    但慶忌孝心仁義,不會違逆于南海婆婆之命,必然會拼死一博。

    而慶忌因為若水的身世揭露,讓他十分痛恨自己。

    那一種深深的愛,原本是男女之愛,現在卻變成姐妹之情,無論如何對于慶忌這種深情的人來說,都是難與接受的。

    身世的揭開,帶給他的反而是無比的內咎與自責,並沒有帶給他一絲姐妹之間那種親情。

    再加上與專諸還有化武,以及要離的關系。

    他們之間雖有仇隙,但他也知道這三位兄弟也是身不由己。

    就如同他現在的刺客身份一樣,所以他理解他們三人,也始終難以放下心中秉承的兄弟之情。

    這麼多年過了,他已經習慣于做一個普通人,而不是什麼王族公子。

    當年欲稱王一展抱負之心,慢慢變得平淡。

    再看現在王族發生的這些慘事,看著同是姬姓王族的吳王闔閭家破人亡,夫妻反目,父子相殘。

    慶忌也是心灰意冷,早就有了一死了之的心。

    這一點顯然南海婆婆十分清楚,所以她才讓慶忌來與趙伯相拼。

    可若依剛才慶忌那一劍的刀法,換作普通人,一定會全力出擊。

    以趙伯的深厚內力,慶忌或許只要一招,慶忌就會喪命當場。

    若是趙伯不願傷慶忌,那慶忌還會再施刀法,再加上有化蝶糾纏在其中。

    最後的結果不言而喻,一是慶忌被趙伯擊殺,一是趙伯被慶忌擊殺。

    這一點南海婆婆應該是早就籌謀好的,並非是因為其它原因,或者說是她希望報復于趙伯的結果。

    至于其它原因,或許只是她內心里找一個多余的借口而已。

    她想看到的就是兩人拼殺,而他要報復的是趙伯。

    所以無論是那一種結果,必然都會對趙伯造成巨大的傷害,這才是南海婆婆想看到的結局。

    那麼什麼傷害才能與她失女之痛能相提並論呢?

    也許只有一種情況。

    此時王禪從頭想了一遍,當年南海婆婆為何要嫁與王僚。

    依南海婆婆的脾氣決不是容易動搖之人,而當年王僚其實並不想背棄信義,也一直想傳位于公子光。

    只是南海婆婆固執己見,要立慶忌為太子,這才斷了公子光的希望,引發後續的一切是非。

    南海婆婆雖然以報仇手段,可真正的目的還是要扶慶忌為吳王。

    只是現在她知道趙伯當年就是偷走若水的小偷,心里才徹底崩潰,做出如此喪心之事。

    王禪想到南海婆婆所說,一切都是為了趙伯,心里也基本明白個中事由。

    想到公子山與吳王闔閭的悲劇,王禪是到吸一口冷氣,慶幸自己來的及時。

    若不然悲劇真的發生,任趙伯還是慶忌,都是巨大的打擊,或許只有一死才會原諒自己。

    一切想清楚,王禪也肯定了自己的判斷,只是思慮之中,卻不想前方傳來跌跌踫踫的爬滾之聲,打亂了王禪的思緒。

    王禪來不及細想,一躍沖了過去。

    蹶由公子,趴在地上,氣喘息息,面色蒼白,臉上掛著汗珠。

    更可怕的是一身血污,左胸之上還插著半截鐵劍。

    他听著聲音,看到王禪,臉上竟然微微一笑,長松一口氣。

    自個兒掙扎著找了塊石頭就近坐了起來。

    “蹶由王叔,你與南海婆婆一戰,如此慘烈,快讓我給你看看。”

    王禪也有些著急,知道南海婆婆也在想著若蹶由一死,吳王闔閭中毒,最後只要殺死夫差,那吳王之位還是慶忌太子的。

    這算起來該是南海婆婆自己的心願了,並非真正的想當這個吳王,而是心里的怨氣郁結,不做不行。

    “你猜得不錯,是老朽學藝不精,受她所傷。

    不過謝謝鬼谷先生好意,老朽已不用再看,自己事自己知,看了也不益處。”

    蹶由公子說完,也是長嘆一聲,似乎覺得敗在一個女人手上,是他一個王族公子的恥辱。

    王禪一听,還是心里一寒,知道蹶由公子此時自知傷重,已無回天之力,所以並不需要人來幫忙療傷了。

    “非王叔學藝不精,而是她算好有施子會幫他,而你是前幽冥尊主,所以不會傷及同門。

    並且你已抱死之心,更不會再添仇怨,在施子偷襲之下,你才受此致命重傷,而你才要向虎丘奔來。

    當年賢王妃的墓就在此山中,而公子山也將葬在山腹之中。

    所以你才想跟他們葬在一起,好有一個伴兒。”

    蹶由王叔看著王禪,還是有些不可思議,畢竟王禪算得十分通透,有如親眼目睹,也知道他的所想。

    “既然在此遇見你,那我也算是臨死之時,也盡一點仁義,剛才我無意之中听到一個秘密,是關于趙歡與慶忌的。

    這個秘密本只有淑惠王後一人知道,所以我不想讓它隨我埋在土中。還有一個目的,

    雖然與我並不喜歡趙歡,說實在甚至于討厭他,討厭他那副正人君子憂國憂民的模樣。

    而且算起來我與趙歡也斗了一輩子,無論是明面之上,還是暗地里,我們都只能算是對手,算不得朋友。

    可知道此秘密,再細思,有些事趙歡也實是逼不得而已,更不忍看他年暮將死之身,還要再深受打擊。”

    蹶由王叔看了看王禪,體現著一種一貫秉承的深明大義。

    王禪心里明白蹶由所說並非虛言。

    他與趙歡算起來也是對立之人,其它的暗斗先不說,就論當年趙伯因淑惠為王僚出頭,以武力逼蹶由王叔遠離他鄉,就已是敵非友。

    而且趙伯的行為,也並非如蹶由公子所說的如此光明正大,憂國憂民。

    其實就算趙伯也不可否認,他幫淑惠奪位,其實是抱著深深的私怨。

    畢竟當年的情形,他應該十分清楚,而且也清楚吳國傳位的規矩,前面三位吳王的例子擺在眼前,他不可否認。

    那就是蹶由公子才是最合情合理的王位繼承人。

    可難得蹶由王叔現在年歲大了,反而想通了許多東西,也看得淡了。

    不再計較于得失,更不在意趙伯是自己的對手還是朋友,對于一生的對手,反而十分體貼。

    這其中也透著蹶由王叔本性里那一股正直的英雄氣節,若是換了其它人,或許偷笑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想到來告訴王禪。

    “我知道,小子在此替趙伯謝謝王叔,你是不是想告訴我說,慶忌是趙伯的兒子,此事自當只有南海婆婆一人知道。

    她剛才的目的就是想要讓慶忌或死于趙伯之手,或是趙伯親手殺了自己的兒子,再釀父子相殘的悲劇。

    這樣南海婆婆才會覺得十分欣慰,才會有一種報復得逞的快感。

    幸好我趕得及時,沒有讓悲劇再現。

    不過還是要真的謝謝蹶由王叔,小子十分欽佩,您實在是一位高風亮節的俠義之人。”

    蹶由一听,看著王禪並不驚奇,而且十分平淡,語氣卻十分真誠,知道慘劇已被王禪化解,臉上也是露出一絲欣慰的笑意。

    可這笑意之後,再接著臉上卻是有些失落。

    掙扎著又喘了口粗氣道︰“我還告訴你另外一件事,南海婆婆田氏三姐妹,她們都是齊國人。

    姓田,是齊國一大姓氏,現在已是齊國最大的權貴一族。

    她們來吳的目的並非好意,而是來分化吳國,不想讓吳國牽制于楚國,讓晉國的計謀得逞。

    只有分化吳國,讓吳國衰落,這樣才能讓楚國無吳國之憂,反過來牽制于晉國。

    這樣反過來才會有利于齊國。

    這些事想來你也會知道,可你知道她三姐妹的身份嗎?”

    王禪一听,心中還是一震,雖然他也知道這淑惠姐妹三人的來歷,也知道列國之爭非爭一朝一夕,而是有長遠的布局謀略。

    就如同趙伯之趙氏一族,就是當年晉王謀算著對楚國下的一招棋子。

    而吳國的爭斗看似只是宮庭爭位,其實里邊還有列國博弈。

    王禪一時思慮,也嘿嘿一笑回道︰“小子也知道一些,淑惠王後三姐妹她們該都是離魂組織之人。

    靜王妃利用離魂之術刺殺公子波時,我就在旁邊,對其技法也有目睹。

    所以我斷定她們都是離魂之人,而且身份地位還非普通離魂殺手可比,身負重任,自然非同小可。”

    “哎,是我多慮了!“

    蹶由公子長嘆一聲,又接著道︰”你是天賜靈楚國靈童,年幼之時就能得楚相李悝高看,自然是與眾不同。

    不知道這天底下還有什麼事是你不清楚的,你聰明得實在讓人恐懼。

    不過你可知她們是誰的徒弟嗎?”

    王禪一看蹶由王叔的表情十分難堪,心里也過意不去,知道他是一片好心,而自己似乎並不領情一樣。

    “不知道,這就要王叔告訴我了。”

    蹶由王叔一听,也是嘿嘿一笑,卻咳了起來,嘴里溢出血漿。

    王禪心里還是有些不忍,想為他輸些內力,卻也知道蹶由公並不會領情,反而會厭倦。

    蹶由王叔拼著最後的氣力,就是想來到虎丘山中,就是想死在此山,至于遇王禪,或許只是上天的另一個安排。

    “此人身份神秘,也是齊國之人,武技听說也已通天達地,還在齊國史角大師之上。

    他自創離魂大法,可游蕩于陰陽兩界,不受天地之道約束,既非神亦非仙。

    這些年離魂組織有他在,已穩居四大組織之首。

    上任幽冥尊主之死,我懷疑就是離魂所為。

    以後若是你遇到此人,一定要小心為上。”

    王禪一听,心里也有數了,此事日後必然是躲不過的。

    听蹶由王叔一說,此人還真是似人非人似魔非魔,也就更算不上得道神仙了。

    (春秋時期,也已經有了最早的黃老之術,皆是從黃帝之時傳下。包括易理、陰符之術等。

    相傳當年黃帝大戰蚩尤,之所以得勝,全憑九天玄女賜與其陰符之術,才得以打敗蚩尤。)

    “謝謝王叔提醒,小子會注意的。”

    王禪還是十分謙虛,知道蹶由王叔是真的關心于他,所以不敢傲慢。

    “幽冥令是幽冥組織尊主信物,不可遺失,將來你若想一統河山,此令或許還可幫上一些忙。”

    蹶由王叔說完已是臉色通紅,臉上帶著一絲難得的滿意之笑。

    “王叔,我抱你去那邊向陽之處,那里看起來風水不錯,可望著吳都河山。”

    王禪並不過問為什麼蹶由公交待他幽冥令的事,可他卻也不在意。

    畢竟他根本不想當什麼官,更不想當什麼天子。

    只是蹶由王叔認為他是天賜靈童,似乎是上天派來世間結束這些年列國紛爭的,所以才如此說來。

    現在見蹶由公子已沒有了心事,臉上也顯出回光返照之相,所以王禪想讓他安穩的離去。

    “有勞鬼谷先生,想來你選的陰穴之位也不會差到那去。”

    王禪也不怕污了身上的新衣,直接抱起蹶由王叔,朝那向陽之處,卻又可以俯視整個吳都的地方走去。

    “蹶由老賊,拿命來!”

    王禪剛才走幾步,一聲怒斥傳來,緊接著就是一把斷劍向王禪刺來。

    王禪其實已經感應到施子的氣息,所以此時一躍橫飛數丈,只一落地,再次躍起,三縱五躍之後,抱著蹶由王叔已來到他所選的陰穴之處。

    輕輕把蹶由王叔平放在地上。

    “王叔,你先歇歇,我去去就來。”

    王禪回身一躍,正好擋住怒氣沖沖的施子,而其身後還跟著化蝶與慶忌。

    都一臉悲憤,怒意十足。

    王禪一看,長嘆一聲。

    見施子再次一劍刺來,卻兩指夾住施子的斷劍,輕輕向前些一拉,再向後一送。

    施子竟然被王禪如此陰預柔之勁拋出三五丈遠,幸得趕來的化蝶一扶,才拿住腳步。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